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王妃,王爷又来求亲了!> 第866章 不能错过夸奖儿媳妇的机会!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66章 不能错过夸奖儿媳妇的机会!(1 / 2)

能错过夸奖儿媳妇的机会!

君采昭看着波澜不惊的独孤雪娇,思绪瞬间如脱缰的野马,又开始漫无边际地发散。

这丫头听到已故宁王妃,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只有两种解释。

要么独孤丫头是对十七弟完全不在乎,所以也不关心他死去的王妃。

独孤丫头跟展家那臭小子据说以前是小青梅老竹马,现在不会真要重修旧好吧?

最棘手的是,这里还有两个推波助澜的,若是这样,那真是糟糕了。

要么独孤丫头心胸开阔,根本不在意十七弟已故的王妃。

但是这可能吗?若真是喜欢十七弟,都会羡慕嫉妒恨的吧。

就像庞初珑,恨不能把沈卿依一手创建的花颜绣坊给毁去,不就是为了彻底的取而代之。

这边君采昭一个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那边几人却在谈笑风生。

珍太妃甚至已经进到里屋把凤尾裙穿上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又是一阵倒吸气声,多是被惊艳到的。

但见她身上的凤尾裙,随着缓缓行走,微风拂动,犹如凤尾,端丽冠绝。

最让人移不开眼的是,衣裙分为十二幅,每爿裙幅刺绣不同季节的花朵。

春之灼灼桃花,夏之亭亭芙蕖,更有秋之菊花,冬之腊梅,皆以金丝压边,雅致中见富丽。

钱夫人急忙上前一步,拉着珍太妃的手,眼睛亮晶晶的。

“天哪,穿上之后更漂亮了,艳光四射,妹妹,这条凤尾裙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

珍太妃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效果,她本来对花颜绣坊没抱什么希望的,不过是看在君采昭的面子上,才去给她们送点生意上门。

若是几年前,她肯定不会有这种思虑,可毕竟现在花颜绣坊今非昔比,早就没落了。

好多年没出新品就算了,就连以前的旧款式,也因为绣娘的离开,做工出现问题,甚至一度在倒闭的边缘徘徊。

谁能想到呢,已经消失几年的凤尾裙,再度横空出世。

不是她说,今日她把这裙子穿出去,明天开始,凉京又要刮起一阵凤尾裙风了。

思及此,珍太妃深深看了独孤雪娇一眼。

看着娇娇小小的一个人儿,甚至还未及笄,竟这般厉害,真是后生可畏啊。

若真是她接手花颜绣坊,或许真的能让花颜绣坊重现往日雄风。

钱夫人与她对视一眼,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因为她也是这么想的,但她比珍太妃更激动。

本就是自己看上的儿媳妇,这么能干又冰雪聪明,谁能不爱呢,赶紧让儿子把人娶回家才是要紧。

钱夫人亲热地拉着独孤雪娇的手,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儿媳妇,越看越满意。

“娇娇,你怎么会想到做凤尾裙?我听说这种裙子想要做好,并不容易。”

独孤雪娇满上浅笑,端庄又不失礼貌。

“做之前,稍微打听了一下,听闻珍太妃对凤凰纱情有独钟。

不管是凉京城的各大绣坊,还是宫里的司珍房,都是把凤凰纱当成最外层的陪衬。

最多就是一层纱,披在肩上,但我觉得这样做,不仅降低了凤凰纱的价值,而且很是累赘。

凉京的春天多风,若是那样穿出去,若是不注意,还有可能被吹走,令人尴尬不已。

所以我便另辟蹊径,将凤凰纱裁剪成条,然后在贴在每爿裙幅的外面。

若是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比凤尾裙更合适么,也唯有凤尾裙跟凤凰纱最相配。

这样,十二裙幅分四个季度,刺绣出不同的花朵,然后覆以薄薄的凤凰纱。

不仅看起来多了朦胧美,而且被固定住,不管风怎么吹,都不会掉落,再也不用时时担心。”

钱夫人虽然穿过无数的绫罗绸缎,但对如何做衣服却是一窍不通的。

即便如此,听她如此娓娓道来,还是觉得很有道理。

“我虽不懂这些,但你说的通俗易懂,很容易理解,我觉得你这个改进非常棒。”

绝对不能错过任何一个夸奖儿媳妇的机会!

珍太妃也跟着一起夸,两姐妹把独孤雪娇差点捧上天。

君采昭眯着眼睛看了会儿,也凑过来,拉着独孤雪娇的胳膊,不甘人后,加入了彩虹屁的行列。

独孤雪娇有些哭笑不得,来了凉京,真要成团宠了。

就在这时,外面忽而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一声软哝的声音。

“母妃,姨母,公主殿下。”

珍太妃三人同时转头看去,神色各异。

“清泠,你来了,快过来。”

来人是清泠长公主君梓茗?

独孤雪娇顺着她们的视线看过去,正看到一个身穿宫装华服的少女走进来。

君梓茗养在荣华富贵乡多年,有个疼宠她的首富外祖父,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

如今出落得娇媚艳绝,花一样在眉宇间寸寸绽放,那双澄澈的杏眸里,透着几分高傲骄矜。

她走到近前,好似才看到独孤雪娇,淡淡地扫了一眼。

珍太妃拉住君梓茗的手,让她看自己身上的凤尾裙。

“清泠,你看,独孤小姐为母妃做的凤尾裙,是不是很好看?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收集漂亮的……”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君梓茗悄摸摸地在她手臂上扭了一下,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她微抬着下巴,扫了几眼,看似十分勉强地点了下头。

“也就那样吧,还可以。”

众人都觉得惊艳的裙子,到了她的嘴里,就成了还可以,她的要求可够高的。

流星站在不远处伺候,听到这话,偷偷地撇嘴。

真是个难伺候的主,小姐做的裙子这么漂亮,她还看不上眼,也不知她平时都是去哪里做的裙子。

宫里的司珍房能满足她吗?

跟在君梓茗身后的两个丫鬟对视一眼,神情古怪。

独孤雪娇倒是不在乎这些,她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设计,才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贬低而自惭形秽。

钱夫人尴尬了一下,可她深知这个外甥女的性子,也没当回事,赶紧岔开话题。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