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王妃,王爷又来求亲了!> 第867章 太后娘娘驾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67章 太后娘娘驾到。(2 / 2)

美其名曰,要母女俩一起做衣服才好,也省的宫人麻烦。

君梓彤坐在边上,撸了两下猫,又看了独孤雪娇两眼。

琢磨了一会儿,也笑着朝她点头,说是要预定两套夏季穿的裙子。

独孤雪娇深深看她一眼,越发不懂这个表姐了,说好的有仇呢?

正是一片和谐热闹,欢歌笑语,忽而传来一声尖细的嗓音。

“太后娘娘驾到。”

之前大家讨论的太热闹,都差点忘了还有一位压轴出场的贵人呢。

宫里最尊贵的女人。

敞轩里的人都跪下行礼。

“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独孤雪娇跪在地上,额头贴地,许久没有等到让起身的声音,耳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视野里多了一片宝蓝色衣角,边角用金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

“起身。”

众人胆战心惊地跪着,终于等到这两个字,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沈卿婉穿了件宝蓝色长袍,上面绣满凤凰,刺绣像浮雕一样在衣服上凸出来,可见做工不一般。

更惹人注目的是,每只凤凰的口里都缀着一串约两寸长的细珠,真真是华贵的珠光宝气。

独孤雪娇站在众人之间,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

未见的时候,心情还有些复杂,不知是期待多一些,还是痛恨多一些。

现在见了,反而十分平静,甚至连心跳都未加速,反倒像是旧友重逢。

她看着那个被众星捧月的女人,刚一出现,就成了新的焦点。

沈卿婉的样貌没怎么变,画鸾刺凤,容光夺魄,却比之前多了上位者的雍容华贵。

尤其是那双眼睛,再也不复年少时的透彻,满满的都是算计和野心,即便被极力掩藏着。

珍太妃作为寿宴的正主,坐在了主位左侧,沈卿婉便坐在主位右侧。

两人并排而坐,相视一笑,是惯有的虚与委蛇,各自不点破而已。

众人跟着落座,比之前安静许多,生怕言语稍有差池,便招来杀身之祸。

虽然太后娘娘对外是温良贤淑的性子,可那眼神盯着人看的时候,总有种被野兽惦记上的感觉,浑身发毛。

沈卿婉年纪不大,但穿了一身厚重的宝蓝色,人看上去十分厚重老成。

她好似不经意地扫了独孤雪娇一眼,嘴角挂着温婉的笑。

“你就是镇国公府的嫡女独孤雪娇?”

独孤雪娇知道她是明知故问,却还是如实回答,声音不卑不亢。

她这个嫡姐自小就是这样的性子,喜怒不形于色,特别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

总觉得高人一等,看人的时候高高在上,却偏要藏起来,面上带着自以为温婉的笑。

现在当了太后,更是趾高气昂,虽然被她有意遮掩,听声音,却能听出几分,带着上位者惯有的淡漠疏离。

她或许能骗过别人,却骗不过独孤雪娇,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

沈卿婉似乎没想到她是这么个性子,眼底暗光一闪,长长的丹蔻刮过袖口的金线凤凰,浅笑一声。

“独孤小姐真是名不虚传,通身气度不凡,与一般闺阁女子大有不同。

听闻你在战场上不输男儿,真真的巾帼不让须眉,是我们大夏朝之幸呢。

不过,名门贵女舞刀弄枪到底不好,在家相夫教子,做个贤良淑德的贤内助才是正经事。

你们说是不是?若凉京的贵女都跟你这般,男不男,女不女,岂不是乱了套。”

刚见面,没说两句话,就开始数落,明褒暗贬,说的那么难听。

这是在明晃晃地告诉众人,哀家不喜欢这个臭丫头。

在座的都是人精,又怎会听不出其中深意。

之前吃瘪的太后一系的贵妇就像是闻到了肉腥,一个个嘴脸十分难看地跟着数落,恨不能把唾沫星子喷她脸上。

在她们嘴里,上战场的女子,就跟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珍太妃原本面上带笑,见此场景,眉头微皱,转身看了沈卿婉一眼,故意打趣。

“妹妹,今日是我的生辰宴,你不把目光放在我身上,却一直盯着独孤丫头,岂不是故意寒我的心?”

沈卿婉见独孤雪娇低垂着头,也不知神情如何,眸子眯了眯,这才转头,歉意一笑。

“哎呀,姐姐,你说什么呢,妹妹怎会怠慢你呢,还是妹妹特意为你办了这个生辰宴呢,你在妹妹心里,比谁都重要。”

两人笑着虚与委蛇,算是岔开了之前的话题,其他贵妇也不好再继续嘲讽,都收了话头。

独孤雪娇耳边清净了些,嗡嗡的苍蝇终于不见了,对于沈卿婉甩过来的软刀子,她没有一点感觉。

毕竟十多年相处,早就习惯了,知道她是个什么德性。

沈卿婉之所以会当众针对她一个小丫头,连太后的宽容贤良都不顾,无外乎因为两件事。

一是因为沈岱变成了残废,沈怀谷在神机营的团长之位又被抢了,再加上太师府两个嫡女接连失利,她心里早把独孤雪娇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

二是因为她那点不为人知的阴暗扭曲小心思,早在年少时,沈卿婉就暗恋君轻尘,可最后却是庶妹嫁进了王府,心里早就扎了根刺。

沈卿婉就是个心思阴暗的毒妇,自己得不到的,也不会让别人得到,尤其是她一直看不起的庶妹。

就算得不到君轻尘的爱,弄死了宁王妃,大家都得不到,也就心里平衡了。

可谁知,君轻尘最近半年来,总是向独孤雪娇示好,显然是对她上了心。

沈卿婉知道这事后,怎能不生气,越发把独孤雪娇恨上了。

她对君轻尘,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执念。

她并不是真的爱着君轻尘,只不过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而已。

准确点说,沈卿婉心里对君轻尘的恨比爱还多。

当年,若不是君轻尘有心算计,她就不会进宫当先帝的妃子,沈卿依也不会嫁进宁王府。

沈卿依刚开始也不知道这事,为此还生过君轻尘的气,跟他冷战了许久。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