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王妃,王爷又来求亲了!> 第892章 救我,我不想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92章 救我,我不想死。(1 / 2)

我,我不想死。

可当时的沈卿依并不知情,等了心上人整整两年,见君轻尘平安归来,欣喜若狂。

两人在那年成了亲。

成亲之后,她一直没有怀孕,为此她还偷偷落过眼泪。

只以为君轻尘并不想要孩子,却不知他浑身是毒,身体还未调理好。

他总是那样,什么都藏在心里,苦自己吃,泪自己流,只跟她分享喜悦,把她捧在心尖上宠。

此时想想,自己当时也是被他宠昏了头,跟个傻子一样,什么都察觉不到。

但凡她多用点心,多留意点,也不会发现不了。

独孤雪娇越想越难受,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了君轻尘。

现在不一样了,她不再是傻乎乎柔弱弱的沈卿依了,可以跟他并肩而行,也可以为他撑起一片天了。

他选了一条满是荆棘的路,那她甘愿化为他手中的刀,冲在前面,将荆棘砍去,而不是跟在他身后,踩着他的血脚印。

君轻尘似乎察觉到她灼热的视线,转头看她一眼,给她一个安定的眼神。

之后,才慢慢地站起身,摆了摆手。

没多久,十数名带领亲兵煽事的军官被带到面前,无一不是世家贵族子弟。

这群生事的人狗胆是真的大,竟然还喝酒,一个个醉意熏天,内中领头的是庞宽的手下赵思成,也是庞宽的小舅子。

赵思成见到君轻尘,非但不惧,反而坐在地上发酒疯一般大声诉苦。

说什么似庞氏、赵氏这般老牌世家,曾为大夏立下汗马功劳,子弟亦多俊杰,如今却连爵职都保不住,实在是人心不服。

君轻尘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冷眼俾睨着地上撒泼的人。

赵思成身后的十多个人被他的眼神凌迟着,吓得瑟瑟颤抖,即便喝了酒,也差不多被吓醒了。

说起来,君轻尘十三岁就上战场了,在军中向来铁腕,又极得军心,军士无不爱戴。

摄政王还只是宁王的时候,逢战则喋血舍命,只要他去了,绝不会有失。

说起汗马功劳,没人敢跟他比。

赵思成说这话,在别人面前尚且有些说服力,在他面前,只会被人嘲笑。

君轻尘就像是在看跳梁小丑,目光锐利沉静。

他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冷渊和泷翼,嗓音冰冷,华美的轮廓线条紧绷。

“嵬翼营的两位副将也这般想吗?”

冷渊本就是效忠于独孤铎的,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镇国公府跟摄政王府走的极近。

再扫一眼边上的独孤雪娇,说不定以后还会结为亲家,他肯定是追随摄政王的。

再说了,他其实很支持改革。

冷渊手下有很多弟兄为了护卫家国冲锋陷阵,九死一生,可就因为出身低微,一直没法往上升。

而那些只知道花天酒地的世家子,有些人就是酒囊饭袋,却因为祖上的荫蔽,尸位素餐,看着令人心寒。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明明屡建军功,却得不到应有的职位,尤其是武将,以后谁还会拼死作战,早晚要完。

至于,泷翼,他本就是摄政王派系的,自然是无条件支持他。

冷渊大马金刀地坐着,神色肃然。

“王爷,末将支持改革,本就应该是以军功论官职。”

杜彩琼听到他的话,朝他挤眉弄眼,送去爱的眼神。

泷翼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寡淡地点了点头,表示跟冷渊意见相同。

他跟平日里没什么两样,一向不爱说话。

君轻尘这才转过头看向赵思成,眸如寒星,气势逼人。

“你还有何话好说?”

赵思成躺在地上,双目赤红,整张面孔涨的发紫,如能滴下血来一般。

他借着酒劲儿壮胆,忿忿地起身,趁着君轻尘转头的间隙,突然呲目赤孔地冲上来。

“他们都是你的人,自然会唯你是从,但……”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人就被一脚踢了出去,他甚至没看清是谁下的脚。

噗通——

赵思成摔在地上,五脏六腑都好似摔的移了位,扭曲着脸喷出一口血。

独孤雪娇站在君轻尘身边,讪讪一笑,然后重新坐回位子上。

“不好意思,下脚重了点,我以为他要袭击王爷呢。”

君轻尘宠溺地看她一眼,再转过头的时候,笑意瞬间收敛,朝一边的人摆了摆手。

“既然不想好好说话,那就老实待着。”

两个士卒拿着枷锁走上前,一左一右将他压在地上。

赵思成鼻青脸肿,脑门还在流血,可他却不肯就此服输,还在奋力挣脱。

“王爷,你早就不是三大营的主将,凭什么对我发号施令?就算真要处置我,也要嵬翼营的主将亲自动手,哪里轮得到你!

我乃朝廷堂堂正五品武德将军,不过是反对改革而已,我何罪之有?凭什么任你一意孤行?

你今日公然辱我,给我戴罪人枷锁,待日后,我在御前参你一本,你再想除我颈项枷锁,便没那么容易了!”

话音落,之前被带来的十几人,以及他平时的部下,赶紧随他高声起哄。

左右都是死,不如死前搏一搏。

赵思成趁机爬起来,站的笔直,还不停地晃动脖颈枷锁,显然是有恃无恐,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嵬翼营的主将是庞宽,是他亲姐夫,肯定会护着他的。

君轻尘睨了他一眼,往前走了一步,目光锁住他的视线,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你问我凭什么?”

话刚出手,一手钳住他的肩膀,硬生生将他重新压得跪了下去。

脚尖一点,赵思成死狗一般躺平了,被他捏住的手臂诡异的扭曲着,痛的脸都扭曲了。

君轻尘这才慢慢弯下腰,缓缓靠近,薄唇吐出几个字。

“就凭我的摄政王。”

说完这话,摸出帕子擦了擦指尖,又朝边上炎武摆了下手。

“武德将军是么,本王若要除你枷锁,有何难?”

赵思成闻言,努力转过头来,虽然身形狼狈,却还是露出了得意的笑。

你是摄政王又如何,还不是要顾及太师府的威严。

可谁知他的笑还未到达眼底呢,就看到炎武走上来,手上捧着一把金灿灿的长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