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王妃,王爷又来求亲了!> 第1031章 我的手废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31章 我的手废了……(1 / 2)

的手废了……

雪琯被抱在怀里,只觉掌心痛的失去知觉,血缓缓流淌。

君承尧看着她血流不止的手,几乎要疯了,控制不住大喊一声。

“你不知道你的手对自己有多重要吗?为什么要去挡刀?

我皮糙肉厚,又经常受伤,就算真被刺一下,也死不了。”

雪琯感觉痛意冰冷刺骨,看着他惊慌失措的表情,青白的唇缓缓开合。

“你不是受伤了吗?若正刺中你胸口,这次神仙也救不了你。”

君承尧神情一怔,脚步顿了一下,带着不易察觉的惊慌失措。

“你、你怎么……”

雪琯惨白的唇艰难开合,声音断断续续。

“傻子,你我认识这么多年,只要看你一眼,便能猜出你的想法。

更何况我曾为你包扎过那么多次伤口,我比你还了解你的身体和表情。

你受伤的时候,感觉自己装的很好,可每次都能被我识破,不是吗?”

君承尧听到这话,心里一阵酸涩,紧紧抱着怀中娇小的人。

“雪儿,这世上唯一懂我的人,只有你,所以,永远不要离开我。”

君承尧正要抱着她去找大夫,刚好在走廊上碰到风慈。

两人同在教坊司的放春山,平日里也比其他人走得更近。

风慈不苟言笑,寡言少语,总是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似乎对什么事都不关心。

可此时看到雪琯血流不止的手,神情骤变。

“你的手怎么回事?”

雪琯想要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却怎么也勾不起嘴角,眼底一片湿润。

风慈见状,更加生气,脸上似覆了一层寒冰。

“你不是说琵琶是你的命,若你的手毁了,你还怎么活?”

雪琯跟风慈性子有些像,两人都有些冷漠,也不怎么爱说话。

平时在一起,多是一个发呆,一个弹琵琶。

却也因为这种微妙的不同与相似,反而相处很愉快。

雪琯知道她性子严谨,从不会对外乱说,偶尔会把秘密告诉她听。

那时候她刚来教坊司,整日以泪洗面,几乎活不下去。

后来遇到风慈,听了她的故事,明白一个道理。

当你以为你是世上最悲惨的人时,总有人比你还悲惨。

不知算不算是安慰,她从那段阴暗中走了出来。

风慈说,你可以找一件可以支撑你活下去的事情。

雪琯想了想,除了报仇,她唯一不厌其烦的事情就是弹琵琶。

弹曲,可以诉请,可以回忆旧人,亦可以派遣心中难言的感情。

多少个无法入眠的日日夜夜,都是琵琶声陪着她。

当她以为自己很寂寞的时候,最起码还有琵琶声。

那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朋友。

可若是她的手毁了,她或许就要永远失去那个陪伴她最长时间的朋友了。

所以,她实在笑不出来。

风慈又怎会猜不出她心中所想,叹息一声。

“不想笑,就不要强求自己,难看死了。”

说完之后,才看向君承尧,眼神立刻散出凛冽寒意。

“你到底怎么搞的?为何没有保护好她?你之前可不是这样跟我承诺的?”

风慈出自将军府,又曾在北地待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边关将军的铁血冷傲气势。

即便君承尧在她面前,偶尔也会被她的威压震慑到。

“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雪儿。”

雪琯面色越发苍白,原本红肿的小脸透着不正常的惨白。

风慈不再多言,她知道现在不是质问他的时候。

“你先带雪儿进去,有几个太医在那个厅里饮宴,我去找一个来给雪儿看看手。”

君承尧愣住,然后点头,脚步飞快地朝屋里跑去。

风慈身形一动,脚步如飞,几下消失在走廊里。

安嘉轩今日受同僚邀请,说是来教坊司饮宴。

他原本不想来这种地方的,但是想到某个不听话的小野猫最近总往这里跑,心里十分不安定,干脆顺势答应,亲自前来看一看。

若是有机会,还可以找人打听一下,小野猫到底为何要往这里跑。

酒宴正酣,安嘉轩看着同僚醉醺醺的,只一人端正地坐在那里。

整个宴会厅里,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风慈进来的时候,环顾一周,最后实现落在他身上。

她快步走到近前,附耳说了几句。

安嘉轩眼底流光一闪,十分爽快地起身,跟她走了出去,还被同僚笑话了几声。

她其实跟安嘉轩并不熟悉,却知道今日在这个厅里的都是太医院的年轻子弟。

之前听到丫鬟讨论过,吏部侍郎府的安公子来了,是太医院长得最好的男人,斯文又儒雅。

风慈开始也不知道哪个是安公子,但其他人都喝的醉醺醺,也唯有他一人端正地坐着,一眼就挑中了他。

这么一问,果然是安嘉轩。

雪琯跟云裳的关系不错,连带着风慈也把云裳当成小妹妹。

当初云裳受伤的时候,她也没少去看,自然就遇到了为她调养身体的黎艮。

继而又认识了独孤雪娇,同样是出身将门的女子,对彼此格外有好感。

风慈曾经在云裳那里见过独孤雪娇一次,虽然只说过几句话,却对她印象很好。

再加上曾经有一天,无意中听到黎艮说,刚从郑国公府回来,在忙着给安姨娘治疗腿疾。

安姨娘又是安太医的亲姑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