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王妃,王爷又来求亲了!> 第1050章 开在地狱黄泉的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50章 开在地狱黄泉的花。(1 / 2)

在地狱黄泉的花。

独孤雪娇看着女丑一顿操作猛如虎,小身板乱颤,竟有些无言以对。

我肯定是受伤太重,脑子还有些不清醒。

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如花眼见着贵客被吓得话都说不出,实在看不下去了。

他蹭一下站起身,操起身后的黄泉月牙铲,直接朝女丑的脑袋丢了过去。

“你他娘的给我闭嘴!”

直到女丑的脑袋沉下去,独孤雪娇才恢复些神志,伸手指了指。

“她这样没事吗?会不会……”

如花朝她摆摆手,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做。

“没事,别管她,如常犯病而已。”

独孤雪娇嘴角抽了抽,百思不得其解,原来阴差也能得病。

“她得的是什么病?为何对我前后差别那么大?”

刚见面的时候,横眉冷对,多看一眼都觉得厌恶。

这才多大会儿,就像是变了个鬼,又是谄媚又是撒娇。

如花偷偷瞟她一眼,伸手搅着一头乱发,极力做出世外高人的模样。

“可能是爱屋及乌吧。”

只简短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闭上了嘴巴,一副不足为外人道的高深神情。

爱屋及乌?

独孤雪娇似懂非懂,难不成这里还有跟她认识的人?

想了半天脑壳都疼了,干脆放弃。

她又指着水面漂浮的琉璃球,问出心中所想。

“这漂浮的琉璃球是什么?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

如花甩了甩枯草般的长发,血红的唇张张合合。

“这是忘川河啊,水里的琉璃球,封印的是人死之前的最后一面。

看到那边的奈何桥了吗?走过那个桥,喝下孟婆汤,便什么都忘记了,这一生也就走到了尽头。

有人欢喜,活着的时候一直幸福,对生前没什么留恋,也没什么悔恨。

有人悲伤,怨自己死的太早,恨世间不公,表情就狰狞了些。

还有些人无所谓生死,生前浑浑噩噩,得过且过,死后也是面无表情。

所有人神情各异,被封印在琉璃球中,丢在忘川河里。”

忘川河?

还真有这种地方!

她以前只在古籍中看到过,还以为是杜撰的。

但自从她被选为阴间使者,心里其实便有了些怀疑,或许真的存在。

可如今冷不防摆在眼前,自己甚至还在忘川河上飘荡,诡异中又透着无可奈何。

若是把这里所见的一切说出去,旁人估计会把她当成疯子。

独孤雪娇盯着神色各异的琉璃球,忍不住叹息一声。

“原来人死之后来到这里,还会把生前的最后一面留下来,那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如花似乎十分钟爱那一头枯草,自以为风情万种地撩了几下。

“这个呀,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奉了主子的命来忘川接你,或许一会儿见了主子,你可以问问他。”

主子?到底是谁呢?

她对这里一无所知,唯一的联系,就是曾经把她选为阴间使者的那个声音。

独孤雪娇陷入了沉思,指尖若有似无地抚摸着手腕上的花瓣。

她刚刚已经数过了,雪琯的那片半透明花瓣不见了。

想到晕倒前看到的那一幕,雪琯与心爱的人抱在一起躺在血泊中。

她的夙愿没有达成,那个男人死了,她也死了。

所以,这是对自己的惩罚吗?

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原来未能达成他人夙愿,还会反噬到自己身上。

女丑没了脑袋,没人跟如花聊天了。

寂寞如雪的他只能把目光投向独孤雪娇,试图跟头一次见面的阴间使者攀一下交情。

“使者大人,你觉得我们这里景色如何?跟人间比,丝毫不差吧。

瞧这风景美如画,是不是处处都令人心驰神往?可为何你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

独孤雪娇扭头环顾四周,放眼望去,不是黄沙,就是黑土。

隐隐约约还能看清上面铺的白骨,与道路两旁妖异盛放的曼殊沙华形成鲜明对比。

也许正是这些白骨化作养料,滋养着花朵,才会长得如此繁茂,铺天盖地的红,如火焰一般。

如花没得到她的回应,仍旧不死心,又开始舌灿莲花。

“使者大人,你觉得忘川河可美?一望无际,无边无垠,在人间看不到这样的奇景吧?

你瞧,上面还有琉璃鬼面做吊坠呢,像不像是倒转的银河?星辰遍布,美轮美奂,真是仙境啊。”

独孤雪娇顺着他的手再次看着忘川河。

漂浮的琉璃球表情各异,有些朝她腼腆地笑,有些威胁似地露出尖牙。

有些打闹般互相挤压碰撞,原本透明的琉璃球瞬间成了血球,红艳艳的一颗,像是血红的眼珠子。

这他娘的也叫美轮美奂?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