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 / 2)

任意联想,心灵之中,都可以有了这“轻功”二字,这是任何一人都可以直接联想,一个看似简单,却又无比深奥的词语,世所罕见,振奋人心。

更显夸张,极端走向,一尺,半米,在不断升高之时,竟然与原本所在的距离还在无限地扯长。

直至“轰隆”一下,双足而下,仿佛掀起了一层,冒泡的尘土,弥漫四周,想要借机覆盖了所有。

“嗯……”微微喘息,不见动摇,九千岁目光如炬,早已将这第四层之上的所有情形,理清猜到,可却面无表情,淡淡地说:“哼……哪来何人?”

结果依旧,并无不同,伴随着一种,尤为深沉的音色,开始了新一段,已是可见,再不茫然,真正之路。

抛却了这儿的崭新,越是往后退去,就越是显得一片的陈旧,直至这城市的边缘,一即将废弃的泊头。

不难见到,行色匆匆,正有一道倩影,迅速而出,青丝披肩,虽非绝美,但也算得上是倾世之容颜。

她不是别人,正是周月。

“喂?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痴呆症犯了?”满面焦灼,玉手“啪”的一下,拍在了身侧,认准了一个灯火较暗的地方,周月极其烦躁地说着:“下来?你这个废物,赶紧着点儿?”

不到三秒,就已是有了一人,小心而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得意忘形,不思进取的唐少。他看似迅速,竟是笨手笨脚道:“我?呵呵……谁说我是废物了?我可是人才!人才?你懂么?”

一双玉手,掐在了身上,周月红唇撅着,冷目而视,恶狠狠地说着:“哼?我懂你个头?”冷目而视,猛的一指,沉声开口:“我就问你一句……下来?还是不下来了?”

顿觉不妙,稍作思索,摇摇晃晃,踮起脚尖,唐少就已是满面堆笑,坚定而又自信,淡然地说着:“当然了!”一个闪身,就已是非常迅速,落在了周月的身旁,声音来到:“难道本少爷还准备在这破船之上,待一辈子了?”

“呵呵?”周月斜目瞅了一下对方,玉颜之上,明显多出了一种,难以解释的味道,如此不屑,调头一说:“走了?难道你还想一辈子都守着这只小破船儿么?”

唐少随手指向了自己,整个人嘴巴微张,愣是没有一句话可以说得出口:“我?”稍作停顿,来回摇头,探手而道:“喂?我说……你可不能这样的?大黑天儿把我这孤男扔在了荒郊野外实属不道德的手法?”

周月懒得再来搭理,身后的这位,一边来回摇着指头,一边尤为随心,大声而道:“你想做一个道德的人那还不简单了?”

听闻此话,蕴意极深,唐少一个激灵,反过来问:“我的意思是……让你做一个懂得道德的人了?”

走着走着,就是“唉”的一声,叹息而出,周月不愿过多的理解,对方当下,任何的心思,而是就这样,简简单单,随随便便,摆手着道:“哼哼……就你这样的?怎么看呢?都和一个恶棍差不了多少。”

像是一团黑风,正在疯狂侵袭而至,带走了唐少断了的一根长发,还有难以闻到,独特的飘香,远远地喊着:“喂?我说……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的?反正我不管……今儿个你若是不把话说明白了,我们谁都甭想回家睡觉的!”

没有了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