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玄幻小说>间客> 末章 美好的事情(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末章 美好的事情(下)(1 / 2)

首都特区某道斜斜山径旁,有一个叫做山麓技工学校的地方,没有权限发文凭,却已经成为联邦最难进的技工学校。

这间技工学校从来不打要学什么来什么之类的广告,甚至从来不进行公开招募,普通学生想要进校就读却十分困难,因为这间学校每年为一学习流程,每流程招生名额为一百名,东林大区就直接分去了一半,而西林大区则是分去了三分之一。

更关键的是,传闻中联邦三大机动公司对该校毕业的学生根本不进行任何考核,便会直接高薪特聘!

山麓技工学校之所以如此热门难进,除了三大机动公司间接给出的实力认证之外,还因为学校拥有十几名非常优秀的机修电子专家,更关键的是,这家学校拥有一名非常著名的名誉校长。

今年学校春季开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因为传闻而心情激动的学生们迟迟没有看到那位名誉校长,不禁开始怀疑传闻的真实性,某种躁动失望的情绪混杂积累,到了这天上午终于暴发。

穿着山麓技工学校修理服的学生们,整整齐齐走到操场上,高举着用床单油墨写成的标语,宣布罢课,向着教学校挥舞着愤怒的拳头,用稚嫩或者变声期难听的声音吼叫道:

“我们要见校长!”

“我们要见名誉校长!”

“强烈抗议不公平对待!要求拥有与前期学员相同福利!”

“我们要看简水儿!”

“我们要看简水儿!”

……

……

听到鼓噪和口号,操场旁的保安室里走出几名保安,平时那些保安天天就在那儿抽烟喝酒打牌,看上去就像是一堆老了的烂货,学生们根本毫不畏惧,轻蔑地看着他们。

那几名保安倒也老实,根本没有进行任何言语上的恐吓,而是直接抽出腰后歪歪扭扭别着的警棍向黑压压的学生们冲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

起始还有强悍的学生试图组织同伴反抗,然而根本没有想到,那些看上去像废物似的保安,竟然只出动了三个人便打的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不到五分钟,操场上便躺倒了一百名呻吟的学生!

“他妈,不,他嘀的!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不要忘记!进校的时候你们可是签了军事管理条例的!要换成当年在战场上,老子岂止会打到你们头破血流,直接就让你们伤筋断骨,卵暴鸡折!”

一个魁梧的中年汉子抚摸着头顶隐现花白的寸头,脸色狰狞剽悍冷酷,举着手中警棍咆哮道:“以后给我记住了!咱这学校除了名誉校长出名,我们保安部也很出名!你拉一个师来和我干干!”

始终在旁边沉默旁观的白玉兰微微一笑,伸出夹着烟的指尖轻轻挑起额前终于可以荡起的发丝,向依然处于暴怒状态中的熊临泉轻声细语说道:“你都什么年纪了,脾气还这么暴。”

熊临泉扔掉警棍,扯了扯身上皱巴巴的保安制服,愤愤不平走了回来,说道:“每年都听着不同的兔崽子喊着要看简水儿,那可是咱大嫂,谁能不生气?”

白玉兰低头看了眼有些旧的军用手表,说道:“时间到了。”

……

……

山麓技工学校名誉校长简水儿确实不在,她现在在开往左天星域的联邦战舰上,做为联邦最新型企业号战舰的名誉舰长,她此行前往帝国担负着比满足学生追星冲动重要太多的任务。

联邦与帝国的第二轮谈判即将正式展开,当年的国民偶像少女摇身一变成为联邦方面的谈判代表,做为怀夫差皇帝心中最深的那根刺,她主动请求担任谈判代表,就是要看看帝国的底线在何处。

除了判断对方的诚意与退让底限,简水儿此行也是想去替父亲最后去看一眼他的第二故乡,她自己的第一故乡,她还想看看那位一直未曾见面的公主殿下,想知道姐妹相拥时的感觉。

……

……

山麓技工学校正式校长南相美女士,走进大会议室,看着下面那些绑着医用绷带哀鸣一片的学生们,忍不住掩着嘴笑了起来,秀丽的面容上神情动人。

“大家想见名人的心情可以理解。”

她对下面的学生们温柔说道:“今天为大家特意请来的物理学客座教授就是位真正的大名人噢。”

学生们其实很喜欢这位秀丽漂亮而且温柔的女校长,之所以去操场上嚷着要看简水儿,除了确实很好奇那位隐退多年却依然是父母饭桌闲话主角的大明星,更多还是青春期男孩的冲动作祟。

然而听着校长的话,他们仍然险些起哄,心想这么个破学校居然还好意思说客座教授,只是忽然想起那些保安才没敢嘘出声来。

“今天为大家上物理课的客座教授是果壳机动公司的独立董事,MX系列机甲的双主设计师之一,最年轻的联邦科学院成员。”

南相美认真地宣读完这些前缀,然后满意地看着下方一片死寂的学生们,微笑温柔说道:“让我们热烈欢迎商秋老师。”

商秋从教室外走了进来,依旧戴着全框眼镜,凌乱头发用铅笔随意扎在脑后,穿着身果壳工作服,看上去就像刚下现场的工程师。

她看着台下的学生们很敷衍的随便笑了笑,直接掀开讲义教材,低头说道:“我很忙,所以只是隔一两个月偶尔过来帮帮忙,所以客座倒也没有说错,如果有不懂的地方不要问我,问我我也没时间回答,自己去查教材,或者继续不懂。”

很强大的气场,很潇洒或者说嚣张的出场,然而台下那些正值青春逆反期的学生们却没有任何反应,完全呆住了。

他们张大嘴望着台上那个女教授,做为专研机修的学生,当然知道商秋是谁,那可是和许乐齐名号称机修界神一般的存在!她当然是大名人,特别是先前那一低头的风情,真的很大!

另一边南相美校长抱着手册走出教室,看见那名中年男人捧着碗炮到稀烂的泡面在吃,不由蹙起了眉头,叹息着说道:“李小山老板,做为学校校长,我有责任提醒你,既然是专供学生的校内小卖部,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把酒卖给他们了?”

当年的山麓百货商店老板李小山,听到这句话后作势便要摔掉泡面碗,愤怒说道:“是谁用围墙把我家的便利商店直接围进了学校的?那我只好成了这间破学校的小卖部,想让我不卖酒行啊,你让许乐回来把这面围墙给拆了,让我家店再挪出去。”

南相美痛苦地捂住额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许乐坚持要把那家不起眼的便利商店圈进校园,更不知道这两个男人之间有什么问题,她只是实在没有精力去处理更多的问题了。

然而她没有想到,刚刚走到楼梯处,她又被一名气质不凡的男人拦了下来,那位男人微笑问道:“你好,请问您是南相美校长吧?”

“我是,不过请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南相美皱眉盯着他,心里想着保安部那些大爷们,就算是要去扫墓是不是也应该至少留一个人下来?

“我跟着商秋一起进的贵校。”那位男人微笑解释。

南相美放松了下来,疑惑问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因为今天没能找到许乐,所以有几句话想麻烦南相美校长转述给他,请您告诉他,我就是那个因为他当年从帝国归来而失去新娘的新郎官,而我在年前已经正式加入了青龙四科,如果他始终对商秋不放手又不肯负责,那么我会去追求张小萌女士。”

南相美掩着嘴唇,欣赏望着他赞叹道:“这招可真够狠的,而且你的情报工作做的真不错,不过您得留个姓名吧?”

男子微笑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表哥,姓曹名聚仁,我的父亲就是很早便离开曹家的那个曹秋道。”

听到那个名字,南相美掩在唇上的手再也无法放下来。

然而很明显今天山麓技工学校的麻烦并没有结束,只见学校门口一片烟尘,十几辆墨绿色军车呼啸而入。门房里的七组前队员山炮同学面对数十名荷枪实弹的特种兵也敢上,但当看清楚最前面那辆军车里的小祖宗时,顿时陷入了绝对沉默状态。

校园里闹出的动静太大,就连商秋都忍不住走了出来,她和南相美并肩站在栏边,看见那位从军车上跳下来的女孩儿时,忍不住互视一眼示意你上,然后发现没人愚蠢时只好一起走了下去。

从军车上跳下来的女孩儿是钟烟花,她此次专程从西林赶来首都参加联邦新总统就职典礼,自然不可能不来这里。

当了好些年的钟家家主,年过二十的清丽少女现在已经成了正经的大美人儿,只是成熟稳重这些词好像和她还是没有关系。

“两个嫂子,那个禽兽不在学校?”

商秋和南相美同时皱眉,商秋倒不在乎她称呼许乐为禽兽,只是不愿意被她叫嫂子,南相美倒是被这声嫂子叫的心里极甜,听到她许乐为禽兽却不干了,恼火说道:“你怎么能说你哥是禽兽。”

钟烟花抿着唇儿吹了口气,把额头上的西瓜刘海儿吹的飞了起来,嘲笑说道:“一帝国人霸占了这么多漂亮联邦姑娘,不是禽兽是什么?”

南相美无语。

钟烟花笑嘻嘻地走到商秋面前,毫无预兆地伸出食指,便向她鼓囊囊的胸部戮了过去。

商秋根本不怕她,而且早有心理准备,直接一把掌挥开,训斥道:“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

“好奇嘛。”钟烟花眼睛笑的眯成两眉弯月,蹙着的眉尖却散发着无尽不甘意味,幽怨说道:“我怎么就长不出来?”

商秋平静说道:“我的胸部和我的头脑一样,都属于天才范畴。”

钟烟花伸手掀开再次垂落的刘海儿,恼火说道:“就算我不能嫁给那个禽兽,怎么说我也是你们小姑,能不能客气一点,不要总这么打击少女脆弱的自信?”

“而且你们不要忘记,我比你们都年轻,你们都快要老了……好吧我承认你们现在确实看着不怎么老,但你们肯定会比我先老!”

然后她转向南相美教育道:“南相姐姐,我也曾经在你家庄园里有过一段美好时光,我必须提醒你,你的性子太弱,要和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抢肉吃,可得狠一点儿啊!”

不等商秋和南相美罕见的同时发飙,钟烟花摊开双手,做无辜状问道:“我只是想知道我哥去哪儿了,有没有人告诉我?”

……

……

S3畔山区有一座年代久远的庙宇,黄檐圆柱粉墙,前皇朝风格极为浓烈,依旧穿着淡麻衣衫掩着身躯的邰夫人,眼角比当年终是多了几丝皱纹,她的手中握着细长的尖刀,将菜板上的洋葱如同此时层层叠叠的心情一般尽数切碎,然后用指尖细细撮起,均匀地洒在刚煎好的新鲜羊排上。

邰夫人忽然觉得很疲惫,喃喃轻声说道:“他不肯再吃药了,他也不肯要个孩子,他非要离开,那我这么多年的辛苦究竟算什么,我究竟是在为谁辛苦为谁忙?”

一只手从她身后伸过来,取过那盘洒着洋葱屑异香扑鼻的羊排,那人傻呵呵笑着说道:“我还是喜欢吃妈妈你做的葱爆羊肉。”

邰夫人转过身去,紧紧搂住那个比她还要高、眉眼间带着憨稚之意的青年,不知道是切洋葱的关系还是别的原因,眼泪止不住地从眼角流了下来。

她抽泣着说道:“就连他也走了,这两个没良心的东西!”

……

……

首都郊区某处秘密空港外,望着消失在云层里的那艘黑色飞船,许乐下意识里眯了眯眼睛,摸了摸左手腕,那里只有手镯已经没有了简水儿送给自己的手链,低声喃喃道:“都走了啊。”

邹郁安静站在他的身旁,手里轻轻拈弄着一朵红花:“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到祖星,虽然现在有星图,但那艘飞船肯定没有当年的飞船先进,宇宙浩翰凶险,谁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都是投奔理想的人,在死亡到来之前能够为此而付之行动,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许乐看着远处哭成泪人般的白琪,看着这名从妓女变成联邦第一夫人的传奇女子,忽然说道:“林半山发现自己没有赶上这艘破般,会不会也哭成泪人,然后把张小花和韩楚直接割了?”

邹郁说道:“以他对去宇宙间审美的狂热爱好来看,极有可能。”

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有人想要留下,有人想要离开,有想要留下的却被迫离开,有想要离开的却无奈留下。

她看着鞋前那几瓣花红,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保罗婚期还有二十几天,我后天就走,两个月后回来。”

“要带人吗?李在道的残余势力,现在正在百慕大那边当海盗。”

“不用。”许乐解释道:“通道这边有老东西帮忙看着,应该没事儿,通道那边进入帝国境内,没人会愚蠢到对我下手。”

就在这时,他脑中忽然响起一道有些慌张和得意的纤细声音。

“乐乐,老东西已经走了,通道这边现在由我来看。”

许乐身体骤然僵硬,下意识望向天空,想要找到那艘破烂飞船的踪影,却哪里还能看得到,震惊问道:“菲利浦?你居然留下来了?不是说好了的吗?怎么换成老东西去控制飞船?”

“他也很想去看看祖星现在是什么模样。”菲利浦的语气严肃认真起来,“联邦加上帝国,只有他在那边生活过,有回忆。”

许乐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笑了笑,不再多想什么,寻找自己最珍惜的回忆是每个智慧生命最重要的权利。

“我只是担心,老东西把宪章网络还给你,以你现在这种轻佻性子,还有没有能力管好那些琐碎枯躁的工作。”

“这有什么琐碎枯躁的?”

菲利浦哈哈笑道:“乐乐那个老家伙一直不肯带你玩,我带你玩啊,找个时间咱俩并网,然后我帮你轻松地一统宇宙!”

许乐恼火回应道:“那种破事谁愿意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