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09(刻意的距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09(刻意的距离...)(1 / 2)

席樾带来的这柄伞很大,遮挡两个人绰绰有余。

黄希言有意离他远了两分,雨水从雨伞边缘落下来,有一半都滴在了她肩膀上,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向他靠近。

走路回去得要半小时,他们选择回到刚刚的站台等公交车。

黄希言手里提着那个装饭盒的帆布袋子,低头看着脚边,只要微微偏一下目光,就能看见席樾黑色运动鞋,他立在地面上的黑伞的伞尖,雨珠一滴接一滴往下滚落。

怔忪的时候,席樾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臂,轻声提醒:“车来了。”

早就过了下班的高峰期,车里很是空旷。

黄希言肩颈处衣服打湿了,上去时被冷气吹得一个激灵。

车上有空位,但没有两个连在一起的。

黄希言在第三排的靠过道的空位坐下,指一指后面,让席樾去坐。

席樾却说:“不用。”

伸长手臂,抓住了吊环,就站在她身边。

黄希言将帆布袋子搁在腿上,两手无意识地抱着。公交车起步,晃动了一下,她肩膀与席樾手臂碰上,便不动声色地,往里面挪动了寸许。

安静的一趟车,几乎没有人交谈,他们像是被闷在了一个空罐头里,顺着下坡路,轱辘轱辘往下滚落,一头栽入满是青荇的池塘。

黄希言好几次抬头去看前方LED屏幕上显示的站名,总有一种走错了路的错觉,日常熟悉不过的通勤线路,下雨的缘故,此刻窗外的夜景却显得陌生极了。

终于到了站,席樾先她一步下去,将伞撑上,向着车门处倾斜,替她挡雨。

黄希言一步跨下去,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

还是并肩而行,黄希言依然刻意地与他保持了一点距离。

下雨天,餐饮业的生意也不好做,沿路的店铺,拿蓝色塑料雨布,在店门口支起了棚子,牵一颗白炽灯泡,昏昏黄黄的光,倒映在湿漉漉的地砖上,摆三四张桌,却只有寥寥的食客。

黄希言心神不定,目光虽是看着脚下,心思一点没在走路上。

“小心。”

席樾忽抓着她的手臂一提,她恍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差点一脚踩上松脱的地砖,别的不说,要是溅上泥水,脚上这双帆布鞋一定是毁了。

她收敛情绪,往旁边让了让,绕开了那地砖。又走了没两步,听见身后有人喊她,转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不觉间经过了何霄家的超市。

何霄穿着T恤和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也不打伞,就这么走了过来。

他看了黄希言一眼,玩笑语气,“说是要辅导我英语的,怎么都逮不见你人啊。”

黄希言笑说:“我这周末应该有时间。”

“确定哦?那我到时候微信上找你。”说着,又看了一眼席樾,“樾哥你肠胃炎好了没?我爸说,市医院里他有认识的人,不行的话可以介绍你过去看看。”

席樾语气平淡,“差不多了。”

何霄往两人的脸上都瞥了一眼,要笑不笑的,“雨下这么大,你们是散步回来的?”

黄希言听出来何霄话里戏谑的意思,略有些尴尬,笑了笑,没有出声。

然而,席樾却“嗯”了一声。

何霄脸色一时难看得要命,憋了一会儿,看向黄希言,忽说:“我下周过生日,请朋友吃饭唱歌,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跟你同学一起吧,我跟他们也不熟,会不自在。”

“不要紧啊,我全程关照你好不好?你就唱K的时候去一下行吗?我生日呢。”最后一句话,纯粹是央求的语气了。

黄希言没办法了,笑说:“如果那天不加班的话。”

何霄露出个扳回一城的笑容,看了眼席樾,两手抄进裤子口袋里,退后一步,对黄希言说,“那就一言为定了。”说着,转身回店里了。

经过何霄这么一打岔,黄希言觉得,方才那种微妙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她暗暗地松了口气。

两人走回到了楼下,席樾将伞收起,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到了自家门口,黄希言顿下脚步,转身看着席樾,犹豫了一霎,“席樾哥,后面几天我要跟报社老师出去采访,中午休息时间不固定,也不好总是拜托同事帮我打包,所以……”

席樾说:“没关系。”

“你会好好吃饭的吧?”

“……不知道。”

这个回答,让黄希言有种进退两难之感。她手指无意识地捏紧了帆布袋的带子,又纠结了片刻,还是下定决心。

到这里,她和席樾之间的来往是两清的。

不要继续了。

她伸手去掏门钥匙,笑说:“那我进去啦。有事微信联系。”

旋动门钥匙,停顿一霎,她将门推开了,走进去的时候没有回头。

席樾待她的房门关上,迈开脚步上楼去。

那潮湿的雨水气息,好像一直蔓延到了屋里。他去沙发上躺下,点燃了一支烟,感觉烟里都有今晚雨水的苦涩。

他被呛得咳嗽了一声,抬手一把将头发往后捋去,手掌撑着额头,转过目光,看见电视柜上,那打包好了的雕塑,黄希言还是没拿走。

-

那个雨夜的对话,仿佛没发生过一样,黄希言再度过回了跟席樾互不碰面的生活。

她这几天比前阵子更忙,因为工作内容变了。晚报创刊三十周年庆,为了样子上的好看,之前一度停滞的新媒体运营工作,又被重新捡了起来,主编钦点了一个编辑和黄希言负责。

报社公号和微博都有,但几百年没人打理过了,都快长草,密码都是邮箱找回的。

接手后的第一个重要工作,是剪辑一个视频,盘点创刊以来的的十大重要新闻。

郑老师给她批了素材库的权限,过去的视频新闻都能调用。

为这个视频,黄希言前前后后地没少加班,终于赶在截止日期之前,剪辑完成了。

这天恰恰是何霄定了要生日请客的日子,她加完班就赶去定好的地方,总算没放何霄的鸽子。

KTV包间里,同学已经玩嗨了。

唯独何霄,身为主人公一直坐立不安,直到手机上黄希言通知他,她人已经到楼下了,他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下去接人。

一边上楼梯,何霄一边看着黄希言,忍不住笑:“以为你不来了。”

“毕竟答应过你的。”

何霄走在她前面把门打开,黄希言却步了一下,因为没想到里面会那么吵,比她小了好几岁的高中生嘶吼唱的那些歌,她都没听过。

何霄伸手搭着她肩膀,把人往里推了推,说:“你要唱什么歌,我帮你点。”

“不用不用,”黄希言忙说,“我五音不全的,我听你们唱就好了。”

她跟着何霄在沙发上坐下,卸下背包,不大自在地看了看四周。

有几个人注意到她了,一下凑了过来,其中一个女生笑问:“你是不是就是何霄说的那个大学生姐姐啊?”

黄希言局促不过,却还是不忘微笑,“何霄说我什么坏话了么?”

一个男生说道:“何霄夸你可爱。”

何霄立马否认,“我啥时候说过!”

男生打趣他,“说了不认,怂不怂啊!”

何霄挠挠头,看了黄希言一眼,强行给自己解释,“我就随口一说的好吧。”

大家齐齐地“嘁”了一声,又有一人问道:“姐姐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

何霄勾嘴角笑了笑,下一秒就被他同学搡了一把,大家发出阴阳怪气的“吁”的声音。

黄希言在留心旁人的情绪方面一贯很敏感,只是关于何霄,从来没往那方面去想过,现在恍然明白过来了,登时坐立难安。

只好保持微笑,假装听不懂他们小孩子的起哄。

何霄也怕把黄希言弄得太难堪,将围拢过来的人都哄散了,自己将果盘拿过来,递给黄希言一把小塑料叉子。

黄希言叉了一片西瓜,送进嘴里,心情复杂地说了声“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