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19(遗漏的嘱托...)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19(遗漏的嘱托...)(1 / 2)

清早被生物钟叫醒,黄希言摸手机,眼睛扫过锁定界面上显示的日期,愣了一下。

面部识别成功,自动解锁,她特意又打开日历的app看了看,时间确实已经到了八月中旬。

离她实习结束离开只剩下半个月时间。

然后,接下来的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在不断地提醒她这一点:

郑老师叫她可以去找行政那边拿实习证明的模板,因为主编马上要去出差,最好提前找主编签字。

赵露璐问她需不需要带一些土特产回家,这两周她可以帮忙采买一些,如果看中了她家祖传的辣椒酱,她会委托她妈妈再做两瓶。

何霄霜打的茄子一样没精神,每天见面总要问一遍,离职的日期到底确定没有。

至于席樾……

黄希言没有再找过他,所以不知道,他对此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夏天好像很快就要过去。

只是一眨眼。

-

席樾醒来头疼欲裂,形同宿醉,这几天熬夜太过的后遗症。

看一眼时钟,不过只趴着睡了半个小时。

起身去洗了完澡,拿干燥毛巾擦了一把头发,走去厨房找吃的。

冰箱里有吐司片,拿出来塞进烤面包机里。涮干净杯子,倒入一杯巴氏奶。入口之前,他回想了一下这牛奶是什么时候买的,想不起来了。

再打开冰箱门,里面寒气和冷白的灯光都一并扑向眼睛。

拿起牛奶纸盒看一眼生产日期,好像过期一天了。尝一口牛奶,似乎口感并未变质,也就懒得管,照常喝下去。

烤面包里弹出来两片烤到焦香的吐司,席樾咬一片在嘴里,端着牛奶去书房。

拿手机查看了一下微信,有一条蒋沪生发来的消息:那啥……我把你现在的电话号码告诉给秦澄了。她估计要给你来个电话,你俩好好聊聊呗。别怪兄弟出卖你啊,秦澄的性格你也懂。

席樾没有回复。

吃过东西,头痛症状稍有缓解。

理应回卧室好好地补个觉,但是烦闷得毫无睡意。席樾看一眼电脑右上角的时间,八月十八号了。

最近整整一周,都在磨手头的画,除了下楼去倒垃圾,闭门未出。

他起身去找烟,想起傍晚时就抽完了最后一支。

思考片刻,拿上手机和钥匙,出门。

敲了一会儿602的门,无人应,又给黄希言发微信,问她在不在家,没得到回复。

下楼,去何霄家的超市。

径直去柜台拿了包烟,顺便问何霄这几天见没见过黄希言。

何霄捏着扫码枪,觉得这一幕怪熟悉,分明不久之前就发生过一次,嘲讽道:“樾哥,这种消息你老需要问别人?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啊?”

席樾神情默然。

何霄报了价格,把烟往他面前一扔,“她跟她老师出任务去了。实习的最后一个项目,结束就离职回家。”

席樾一怔。

何霄撇撇嘴,嘟囔:“真是不上心……”

席樾出门点了一支烟,掏出手机来,黄希言还没有回复她。

回到家,原想再等等回音,却被连日熬夜的疲惫击败。

睡到凌晨三四点,无端醒来。

拿手机一看,终于有黄希言的回复:和郑老师在乡下采访,这边信号不好。我过两天就回来啦,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说?

席樾回复:好。注意安全。

席樾睡眠质量一贯堪忧,醒来之后很难再度入睡。

最后,还是爬起来,坐到了电脑前,新建了一张空白画布。

最近画画手感奇怪,总觉得再差一点就会有所突破。

但是差的这一点究竟是什么,他也弄不清,只能没日没夜地画,害怕错过灵感一闪而逝的瞬间。

-

席樾睡下一个囫囵觉的时候,已经是十八小时之后。

醒来之后去找手机,才发现早已没电自动关机。

插上充电线,去冲了个凉,回来时手机重启开机了。

点开微信,照例有蒋沪生催促的消息,没管。

看见黄希言的头像也有红点提醒,先将其点开了。

两条消息,都是语音,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位置分享。

第一条发于十二个小时之前。

点开来。

黄希言:我现在跟郑老师在镇上的医院,可不可以麻烦你,找张阿姨拿一下备用钥匙,然后去我家拿几件换洗衣服送过来。

第二条比第一条晚了两三个小时。

黄希言:不用了席樾哥,我找我报社的同事帮忙了。

席樾感觉心脏一路往下沉。

拨语音电话,没人接,想直接打电话,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存过黄希言的手机号。

只能去问作为房东的小姨,她那里应当有号码。

小姨很快给他回复过来,又问他,早先黄希言的同事来找她拿备用钥匙了,是不是小姑娘出了什么事。

席樾难得的,耐心回复一句:没事。我过去看看。

一边打电话,一边拿上钱包和钥匙下楼。

走到五楼了才发现脚上还穿着室内的凉拖鞋。没管。

试了两次,电话无人接听。

出门步行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司机听目的地那么远,拒载。

席樾问:“包车多少钱?”

“三百。”司机觑他一眼,分明宰客。

席樾直接扫他贴在副座靠背上的二维码,付了三百块。

司机没话说了,发车。

盛夏天的落日,自车窗玻璃照进来,投射在皮肤上,尤有烧灼的热度。

车开了近一个小时,席樾完整目睹了天色一分一分变暗。

抵达镇上,已然被薄冥冥的暮色笼罩。

他在医院门口,又打了一个电话,这一回,响了十来下,终于接通。

“喂……”他出声的第一下很哑,渴,或是因为急切的心焦。

“你好,请问你是?”

“席樾。”

那边静了一下,继而是轻轻的笑声,“你是不是看到微信消息了?我没事……”

“住在哪一间?”

“哎?”

“我在医院门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