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20(无惧的宣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20(无惧的宣言...)(1 / 2)

很久没联系,秦澄的声音,听来已经有三分陌生。

席樾走到窗边去点燃一支烟,语气平静地问:“找我什么事?”

秦澄开门见山地说:“朋友的朋友跟我表白,我打算接受了。“

席樾的还没出声,秦澄又说:“你是不是想说,我们都已经分手了,我打算跟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

席樾把已经到嘴边的一句“恭喜”咽回去,转而垂下目光,说道:“对不起。”

“你知道你在为什么而道歉吗?”

“所有……我是一个令人失望的人。”

“不但令人失望,而且无可救药。”

“……嗯。”

席樾听见那端有细细的吸气的声音。

秦澄:“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之前,我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改变你的这个想法就是错的。我怎么能把生活在水里的水草拔-出来,还指望它在陆地里也能成活。最后,搞得你不开心,我也挫败。”

烟夹在指间,静静燃烧。

席樾说:“抱歉。”

“你别再道歉了。蒋沪生告诉我,那天你喝了酒胃出血,进了医院。这件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当时我知道,或许……”

席樾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澄好似自嘲地笑了一声,“算了……就这样吧。知道你还在世界上某一个角落活着就行。好好照顾自己吧。”

在对面将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席樾出声:“……等一下。”

漫长的沉默像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席樾抬头,透过脏兮兮的玻璃,看见外面幽蓝的天色,隐约黯淡的月光,“……我习惯了昼伏夜出,而你是活在阳光下的人。会有人比我懂得怎么照顾你。祝你幸福。”

好长时间,电话里都没有声响。

席樾以为已经挂断,拿下手机看一眼屏幕,通话时间还在累计。

好久,秦澄终于再次开口:“不久之前,我还在想,如果你回头来挽留我,我会不会考虑再给你一个机会。真可笑……我居然幻想你会主动回头挽留。而更可笑的是,我发现,只要你开口,我多半还会同意。直到朋友劝我,没有必要。我们哪怕和好,最终结果必然是彼此折磨直到精疲力尽……我真想不带任何世俗期待,单纯地去爱你的才华,一直维持当时被你吸引、不管不顾一头扎进去的初衷。但是我做不到,我是一个俗人,还是更适合符合普世标准的普通人,哪怕他和你相比,显得太平庸。”

她重重地抽了一下鼻子,“……找蒋沪生拿到电话号码之后,犹豫了好久,要不要给你打这一个电话。想想,还是应该给这件事画一个句号。你真是一个令人挫败的人……但是我确实地爱过你。爱恨相抵,一笔勾销吧。我应该,祝你事业有成,还是祝你找到能和你一起生活在水底的另外一半?”

她自顾自地笑了一声,语气一时轻松得多:“恐怕后者很难吧,哪有正常的女人受得了你这个性格。那就还是祝你艺术家的事业更上层楼吧。”

“……谢谢。也祝你幸福。”

电话挂断。

席樾维持低头的动作许久没动,时间随他手里的烟燃尽成灰。

-

赵露璐终于亲眼目睹黄希言口中的“邻居”,忍不住八卦之心:“长得好帅,而且帅得很不俗气,气质非常吸引人。我从来没在生活中见过这一款的。”

黄希言无力地笑笑。

“做什么的?看起来像艺术家。”

“就是艺术家。”

“艺术家确实普遍有点个性,但也不至于不应该喜欢呢?他都过来找你,难道不是对你也有意思?”

黄希言走进浴室去挤牙膏,准备洗漱,“他过来找我,是因为我在微信上找他帮忙。”

赵露璐倚着门框看她,“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他明显很关心你。”

黄希言往镜子里看一眼,自己脸上没有笑容,“我知道。但是……”

“但是?”

“……下次再告诉你吧。”

“妹妹,你马上就要走了,还下次?下次什么时候,我俩还没有机会见面都不一定。”

黄希言笑了一下,“等你生宝宝,我一定过来看你。”

“别想当玩笑话搪塞过去,我可记住了。”

黄希言身上有伤,不是很好洗澡,只尽力地擦洗了一遍。

赵露璐孕中期,每天的精力明显不如之前,熬不了夜。差不多十点半,两个人就关灯睡觉了。

黄希言还没有睡意,在黑暗里睁着眼睛。

她那天就已经决定不再主动找席樾,但这次遇到事,第一时间想要依赖的人还是他,和他是不是最方便拿到备用钥匙的人无关。

觉悟和潜意识总是互相背叛。

席樾也是在意她的,她当然可以感知。

但这远远不够。

不够构成巨大的推力,将她从惯性的轨道推离。她太是害怕改变的人。

-

清早,黄希言收到席樾的消息,询问她们起床没有,要不要先吃早餐。

黄希言在刷牙,咬着牙刷,打字回复他:“起来了,在洗漱,一刻钟之后可以出门。”

大约二十分钟,席樾来敲门。

赵露璐去开的,见面笑眯眯跟他打招呼,“早啊,希希在换鞋,马上就好。”

黄希言坐在床边,往门口看了一眼,动作加快,两下就系好了鞋带。

有赵露璐在,黄希言感觉和席樾相处的气氛要自在许多。

他们去找了一家早餐店,吃过之后,再回去宾馆房间收拾东西。

离开镇上之前,黄希言跟赵露璐去镇上的医院跟郑老师打了一声招呼。郑老师的妻子过来陪护了,且过两天就会出院,回去市里再做骨折牵引手术,因此黄希言她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郑老师玩笑地嘱托黄希言,回去之后先把这次暗访的稿子写出来,有这么一段被差点被“毁尸灭迹”的传奇经历,这新闻一出来铁定很有可读性。

师母打他手臂,说他都伤成这样了,还记挂什么稿子。

自医院离开之后,就去了镇上的客运站。

大巴车可随时买票,半小时一趟,流水发车。

三人上车,赵露璐以孕妇需要宽敞座位为由,单独坐了一排,让黄希言和席樾一起坐。

两人走到赵露璐的后面一排,黄希言问:“你坐里面,还是……”

“你坐里面吧。”

席樾将她的背包举起来,放在车顶的行李架上。稍一低头,在靠过道的座位上坐下。

两人没有交谈,都很沉默。

黄希言瞥他一眼,他眼下有长期熬夜造成的淡淡青色,脸色显得很疲惫,很缺乏休息。

不久之后,车子发动。

微微颠簸之中,两个人的手臂挨在一起。

黄希言不动声色地往里避开了一点。

外面日光照进来,黄希言嫌刺眼,拉上了窗帘。车里几乎没有人交谈,头顶有冷气吹拂的呼呼声。

令人昏昏欲睡的一程。

黄希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和席樾有所交谈,为了避免尴尬,干脆阖上眼睛,假寐。

席樾盯着黄希言看了很久。

颠簸中,那被拉起的窗帘已经滑开了一线,日光照进来,落在她的手臂和膝盖上,晒得皮肤如月光一样的明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