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28(写诗的脚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28(写诗的脚步...)(1 / 2)

黄希言后知后觉,两人站得好近。

一阵寒风刮过,把她刚刚洗过的清爽头发拂到脸上,她拨开发丝时,也收回忍不住要去打量席樾的目光,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笑着给他带路,“我以为你会晚上到。”

“下午没有合适航班。”

“蒋沪生已经回老家了?”

“昨天走的。”

黄希言顿步,伸出手,“那东西呢?”

“什么?”

“你们工作室的新年礼盒呀。”

席樾完全被问住的神色,“……忘了。回去了给你寄。”

黄希言心领神会地抿嘴微笑。

租住的这里是安置房小区,绿化很一般,稀疏的几棵树上,有物业挂上的灯串和红灯笼,一楼的大门两侧,也贴上春联。倒不乏年味。电梯一梯好多户,永远拥挤。

黄希言和席樾被挤到最里面,隔着席樾的行李箱站着。

即使如此,站得也太近,黄希言不得不低头盯他的拉杆箱,一面说正经事:“你先上楼坐一下,我们出去吃中饭,顺便给你在附近找一个酒店。”

“哦……”席樾好像才被提醒了似的,告诉她,蒋沪生有个朋友,开民宿的,在南城的近郊的半山上。蒋沪生帮忙定了一套独立的家庭户型,上下两层,整面的落地窗,大露台,还有厨房。

“如果你朋友愿意的话,可以一起过去。”席樾说。

黄希言的第一反应是掏出手机,查天气预报。

“好像今天晚上会下雪。”她说。

席樾低头看她,有点没跟上她的思路。

黄希言笑了,“我的意思是,根据你描述的,那里好像很适合看雪。”

电梯到十三楼,两个人走出去,穿过一条短短走廊,到1307的门口。

黄希言掏钥匙,门却从里面打开。

丁晓收拾停当的一身装束,礼貌地冲席樾笑一笑,“你好。”

黄希言给他们做介绍:“这是我室友,丁晓;这是……席樾。”

丁晓:“久仰。”

席樾脸上仿佛浮现一个问号,也随她说:“……久仰。”

黄希言要憋不住笑。

黄希言先进屋,尴尬意识到,没有拖鞋,她真的以为席樾最早也要晚上到,本来准备下午去超市采办的时候顺便买一双。

天气冷,屋里也没地暖,不好让他只穿袜子,就说:“就这么进来吧,我好几天没拖地了。”

席樾很犹豫,推箱子递给她,“我去楼下抽根烟,你们好了直接下去吧。”

他是担心两个女生出门前要做准备,他进门不方便。

黄希言可以领会,就笑着将他的行李箱推进去,“很快,最多十分钟。”

席樾点点头,转过身走了。

黄希言阖上门,把行李箱推到餐桌那边。

丁晓当然忍不住点评:“你怎么没提前告诉我,雕塑家靠脸吃饭也绰绰有余?”

黄希言笑,“对了,通知你一件事,我们不在我这里过年,席樾定了近郊的一个民宿。”

“……你就折腾我吧。”

“去嘛,那里有厨房,我亲自烤蛋糕给你吃好不好?”

丁晓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十分钟左右,两人下楼去。

席樾坐在大门口外的长椅上,一支烟烧掉一半。见她们露面,起身去旁边的垃圾桶灭掉。

黄希言走近,闻到他身上烟草混着寒气的清冽气息。

决议过后,三个人去附近一家小商场,那里地下一层有很多美食铺子,也有一家进口超市,省掉来回奔波。

中饭去吃热腾腾的捞面。

木制四人桌,黄希言和席樾坐在同一侧。

扫码点餐过后,黄希言就抱着手机没有抬过头,甚至她的番茄青花鱼面端上来,她也不过就吃了两箸。

席樾和丁晓不熟,他又是很不善言谈的人,眼看着沉默之中,气氛尴尬下去。

席樾放下筷子,伸手。

黄希言看见一只手伸过来,修长的手指从侧面拿住了她的手机,再用力一下,就能从她的手里抽出去。

抬眼,席樾正看着她,他说:“先吃面,要凉了。”

“哦哦。”黄希言反应过来,“我在列等下去超市的清单,怕忘记。”

席樾手撤回,她将手机锁屏,放在一旁,“你们在聊什么?聊到哪里了?”

丁晓:“……”

吃过午饭,病号丁晓去星巴克坐着,黄希言和席樾去超市采办。

原本只买零食就够,如果去民宿那边可以下厨的话,还得准备些食材。

席樾推着购物车,全程跟在黄希言身后,看她一边比照备忘录的清单,一边利索从货架上一一拿下对应商品,生牛排肉、培根、通心粉、白奶油、鸡蛋……

在拿低筋面粉之前,黄希言忽然转过头来问他,“那里有烤箱吗?”

席樾从晃神中回过神来,“好像有。”

黄希言顿一下,偏头看他,“是不是,超市有点吵?或者你可以去星巴克那里跟丁晓一起等我。”

她怕他,不喜欢这样太有烟火气的地方。

“不是。我在想构图,走神了。”

“超市也有可画的吗?”

“有。”席樾目光是落在她身上的,眉眼之间,风雪初晴的一种洁净和疏朗。

目光,比语气还更要有所指。

黄希言不大自然地转过头去,拿了面粉丢进购物车,再指向前面:“我们还需要饮料!”

匆匆的脚步,不如说是逃。

黄希言拿了一大瓶葡萄汁和鲜榨橙汁,不管是病号,还是缺乏阳光的死宅画家,都需要补充维生素C。

经过冰柜,她看见里面有八喜冰淇淋,脚步顿了一下。

席樾跟过来,也停下。

黄希言低声说:“你在老家的冰箱冷藏室,有两盒没吃的八喜……你没清理掉。”

“忘记了。”

“什么时候买的?可能已经过期……”

“你走了之后。”

席樾的坦诚,让黄希言有点不敢继续这个对话了,“走吧……我看看,这边好像不差什么了。”

结账时,东西装了整整四个购物袋。

感谢席樾,如果是一个人,黄希言估计真的没办法把它们提回去。

和丁晓汇合,他们回到黄希言住的地方。席樾在楼下看守这几袋物资,黄希言和丁晓上楼去收拾行李箱。

最后,三人拎着大包小包的,去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丁晓上车之后,就打起瞌睡。

黄希言跟席樾聊了一阵,也开始犯困,努力再努力,还是打着呵欠,撑不住地阖眼睡过去。

她歪着脑袋,羽绒服的帽子做支撑,没彻底地坠下去。

车开过荒旷的郊外,车窗外天色灰蒙,掠过几棵枝桠光秃的树。

席樾转头,看着窗外乏善可陈的萧疏冬景。

衣服口袋里手机振动一下,他没兴趣没动力掏出来看,手碰到了口袋的边缘,又放回。

手指触到什么,他反应一下,是黄希言羽绒服的衣袖。

手指微屈,顺着衣袖往下,没费力就找到她的手。

轻轻地握了一下。

仍然是看着窗外的,没有回头。

-

一小时后,天快黑了,车终于到了那半山上的民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