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30(选择的节点...)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30(选择的节点...)(1 / 2)

晚上,民宿的老板打来电话通知,说大堂水吧那边会放电影,所有饮品一律半价,感兴趣的话,可以过去看看。

三个人吃完饭,也去凑一下热闹。

民宿虽然一贯是文青的选择,但是这种节日里,水吧里坐着的多数人还是拖家带口。

三个人进屋站一站,有点自觉落寞,笑一笑,心照不宣地转身离开了。

丁晓吹了一下风,鼻子堵住,不陪他们浪了,要回去,问黄希言要了一张房卡。

黄希言站在雪地里,抬头看席樾一眼,没出声先笑了,“我们去哪里?”

席樾一副让她拿决定的神色。

黄希言随口地感叹了一句,“如果能放烟花就好了。”

席樾闻言,从黑色棉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

黄希言看着手机屏幕淡淡的光照亮他的脸庞,片刻后,他说:“下山五公里路,山脚附近有个镇子。”

黄希言诧异,“那也没法下山呢?”

“可以找老板租车。”

黄希言笑起来,“下了雪路好难走,又是晚上,太危险了。我只是随口一说的,不要当真。”她十指交握,翻手掌朝外地伸一下懒腰,“我们随便走走吧。”

两个人没有目的,意识到的时候,是在往便利店的方向走。

经过便利店,黄希言进去买了一袋果汁糖,拆开,拿出一粒递给席樾。

席樾很迟疑,“我不喜欢吃甜。”

“但是你上次有吃我送的巧克力。”

席樾立即就伸手接过了。

黄希言发出清脆笑声。

继续往下走,是另外一家民宿,欧式别墅的风格。

让人敬佩的是,这么大冷天,居然有人在雪景里拍照,女生穿白色羊角扣大衣,手里拿着点燃的烟火棒,像日本偶像剧里的场景。

两个人停步站了一会儿,席樾忽然说,“等我一下。”朝他们走过去。

黄希言原本要跟,电话响了,是何霄打过来的。

她退后一步到路灯底下,接通电话。

何霄给她拜年。

黄希言笑说:“好正式。我以为现在的小朋友流行微信上发红包。”

何霄不很高兴的语气:“想听听你的声音不行?”

以前还好,此刻黄希言有心虚感,顿一下说,“我跟席樾在一起过年。”

那边果真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什么意思?他跟你回去见家长了?”

“也不是……”

“哦,你们在一起了?”

“没有。”

“‘没有’,还是,‘还没有’?”

“……还没有。”

“既然还没有,不还是公平竞争么?”

何霄的直接,黄希言其实不觉得尴尬,只有不知道怎么应对的苦恼,岔开话题去,问他是不是过年也要补课,初几开学。

“初六。”何霄“啧”一声,“如果不是为了你,谁要这么刻苦。”

“我希望你是为了你自己刻苦。”

“过年都不忘讲大道理哦?”

黄希言笑了一声。

抬眼,看见前面席樾走过来了,到面前,他问:“谁?”

她拿远听筒,轻声说:“何霄。”

席樾蹙一下眉,退后了一步。

电话里,何霄了解过她近况之后,沉默了一下,问道:“三月份或者四月份,我想去一趟崇城,考察一下那边的学校,到时候,你能不能跟我吃顿饭。”

“你到时候提前一周提醒我吧。”

黄希言往旁边瞟一眼,席樾在等着她。

她在找机会结束这通电话,但是何霄的话很密。

又两分钟过去了。

席樾走近一步,手伸过来,握住了她放在耳边的手机。

她犹豫一下,松手,手机被席樾拿过去,他语气平平地说了句,“有什么话,你们下次见面了再说。”大拇指按结束键,挂断了。

紧接着,席樾把手机塞进她的棉衣口袋里,抓过她方才拿电话的手,塞了一把东西。

四支烟火棒。

黄希言愣一下,再笑起来。

他们走到路中间的雪地里蹲下,席樾掏出打火机来帮她点燃烟火棒。

点着的一瞬间,朝外滋开,像星屑连成一线。

黄希言惊叹地“哇”了几声,却在烧得渐短的时候声音变调,“要烧到手了!”

“不会的。”

“我感觉它溅到我手背上了!”她害怕得手指一松,烟火棒跌进雪地里,继续燃烧至最后一点火-药耗尽。

席樾笑了一声,打火机再举过来,给她点下一支。

“你拿着吧,”黄希言把剩的三支都往他手里塞,“你拿着。我害怕。太浪费了,一共就四支呢。”还是好不容易要来的。

席樾没接,往她那边挪一下,和她面朝一个方向地蹲着。

伸手,连她的手一起抓住,“别怕。烧完了也会先溅到我手上。”他说。

黄希言愣着,意识到要抽回手的时候,第二支已经点燃。

风过的天空,是一片雪晴的墨蓝色,黄希言转头看他被金色焰火照亮的脸,先看见他低垂的,薄而长的睫毛。

这一支什么时候静静熄灭的,她都没发现。

-

第二天,黄希言原本提议大家一起去城里的佛寺烧香,看地图app的路况显示,城里的路堵成水泄不通的深红,遂放弃,还是在屋里消磨了一整天的时间――以斗地主的形式。

打牌是丁晓提议的,原本,黄希言觉得席樾不会答应,和他开口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荒唐。

哪知道,席樾说:“没打过。可以试一试。”

他是真的没打过,具体规则都是一知半解,还要她们当场教学。

但是,他有新手光环,还很擅长记牌,一下午,通赢她们几百块,结束时,还说:“承让。”

黄希言和丁晓没脾气。

虚度的时光,在初二结束,黄希言下午得赶回崇城,初三去完成袁令秋交代的事。丁晓和她一起回去。

至于席樾,他定了初二晚上的机票。

车先把黄希言和丁晓送到黄希言的出租房,再送席樾去机场。

黄希言和席樾在出租上告别的,有些匆匆忙忙。

稍微收拾了一下,黄希言和丁晓出发去高铁站。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