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33(黑夜的亲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33(黑夜的亲吻...)(1 / 2)

过去很久。

寂静有时候比言语更有分量,很多心事,他和她的,不用开口,也可在拥抱里彼此抵达。

黄希言眼眶湿了,脸往他衣服上靠,都蹭到布料上。

喜悦到极点原来心脏也会痛,她才知道。

感觉到他手臂皮肤一片微凉,她出声,声音从他胸膛前闷闷地发出:“再这样你会感冒。”

席樾这才抬起头来,松开手。

黄希言跑去餐桌那边把他的外套拿过来,他手臂套进袖管,穿上了。

两个人在灯光下对视,黄希言先笑了,上前一步往他怀里一扑,声音小到几乎听不清,“……再抱一下。”

席樾手臂合拢,手掌按在她背上,感觉她是小小的一只。

“……你真的要明天早上就走么?”黄希言小声地问。“嗯。”

“那好吧。”她难掩失落。

“交完稿,我就过来找你。”

黄希言点头。

抬起头的时候,席樾也低头来看她,她又感觉不好意思,再把脑袋埋下去,“那今天晚上,我想跟你待在一起,可不可以?”

席樾顿了一下,“好。”

她的语气里,没有丝毫引人遐想的成分。

时间已经不早。

关于今天晚上怎么安排,商量之后,他们达成合议:席樾去酒店退房,把行李拿过来,在她这里休息,明天一早直接去机场。

席樾拉上外套的拉链,打开门,接过她递来的雨伞。

迈出去一步,停了一下,又转身,“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黄希言笑了,“好呀。”

黄希言回卧室换了一身衣服,拿上钥匙和手机,跟席樾一起出了门。

到楼下,席樾撑起伞,她走到伞下,挽住他的手臂。

还是沉默,心情已然完全不同。

听见雨点敲在碰击布的伞面上,有节奏地合她的心跳声。

早春,属于他和她的雨夜。

酒店附近有一家便利店,黄希言和席樾在这里暂时分别,席樾去酒店退房和拿行李,她顺便买一些洗漱用品。

结完账,她走到门口的檐下等待。

手机这个时候来了一个电话,拿起来一看,是袁令秋打来的。

黄希言没有接,也没有拒接。几秒之后,那边自行挂断了。

通知栏弹出未接来电的提醒,还有未读的微信消息。点开才发现是十几分钟前,丁晓发来的。

丁晓问她:今天还回宿舍吗?礼物不要啦?

黄希言心里一暖。

塑料袋子的提拉口套到手腕上,腾出手来回复丁晓的消息:今天不回来啦。我现在跟席樾在一起。

丁晓秒回:有情况是不是?

黄希言笑着打字:我们在一起了。

丁晓回复一个“ok”的手势,又说:不打扰你们了,玩得开心。

又等了五分钟左右,街对面出现席樾的身影,她怕他看不到,挥了一下手。

席樾也抬起手来,很随意地挥一下,以作回应。

住的地方离酒店不远,他们还是步行回去。

湿漉漉的路面,被路灯光照亮,像无数被揉碎的月光。

让黄希言想到,夏天她还在那边实习的时候,那天下班等公交,席樾过来接她,也是一样的场景。

拿钥匙开门,进屋之后,黄希言拿出刚刚买的两双拖鞋,一双布拖,一双凉拖,凉拖方便他洗澡时穿。

席樾走进来,把行李箱推到墙边。

黄希言带他去浴室,把新的牙刷和毛巾都放好,告诉他热水往哪边开。

席樾洗澡的时候,黄希言先烧上水,再回到卧室里,更换了一套新的床单被套,白色底,绿色树枝和浅黄小花的花色。

床头柜上摆放的好几本看完的书,也都收回到书桌上的书立之间。

她坐在床沿上,等席樾洗完澡。

闲下来没事做的这个时候,她突然间后知后觉,领会到了方才提出今晚要在一起时,席樾一霎的犹疑。

她不知道席樾理解的,跟她想要传达的是不是一个意思。

她的想法和单纯,但是,如果,席樾想……她会拒绝吗?

她感觉自己不会。虽然理论上太早了一点,但情之所至的事情没有理论。

可是她没买东西,刚刚在便利店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她胡思乱想,耳朵发热。

浴室门开的声音打断思绪,黄希言赶紧起身走去卧室。。

席樾站在浴室门口,手里拿着换下来的衣服,身上穿了一件短袖T恤,和方便睡觉的齐膝宽松短裤。

“衣服给我吧。”黄希言伸出手去,“脱水晾了明天早上应该就会干。”

席樾犹豫了一下才递给她。

黄希言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启动之后,再走过来,从浴室柜里找出吹风机给席樾。

他吹头发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口。

席樾从镜子里看着她,她又想到了刚才在乱想的事,转头走掉了。

席樾有点莫名。

吹完头发,收拾好吹风机,席樾走出浴室,黄希言已经进了卧室,门是半开着的,她的声音传过来:“客厅门开关在大门边上。”

席樾坐过去摁灭了客厅灯,安静的空间里,只有小阳台上洗衣机运转的声音。

他看着地板上,从半开的卧室门投出来的一片形状规则的灯光,犹豫了好久才若无其事地走过去。

黄希言已经进了被子,趴着翻一本杂志,头发从一旁垂下来,露出有胎记的左半边脸颊。

席樾四肢僵硬地在床沿上坐下,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只马克杯,注了热水,缥缈的一缕热气。

他不常把心情表现在脸上,就像此刻,看向黄希言神情还是再平淡不过,“你还要再看一会儿书么。”

黄希言说,“双控的,你那边,帮我关一下。”撑起手臂,揿亮自己这一侧的台灯。然后合上了杂志,往床头柜上一放。

等主灯关掉,房间里只有台灯柔和的光,灯罩是彩色玻璃的,光透过去,投射到天花板上,形成奇异且漂亮的光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