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36(山水的相逢...)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36(山水的相逢...)(1 / 2)

黄希言的脸颊还有些发烫,被夜风吹得渐渐降温,她想起吃晚饭时讨论问题,抬头,看向席樾。

目光触及他挺直的鼻梁,过分好看的眉眼,先是恍惚了一下,才问道:“你会想要我来你这边找工作么?”

她相信即便异地恋,和席樾也不会有什么感情上的危机。只是能不能熬得住不见面的想念,是另外一回事。

席樾说:“我去找你也行。”

“你这边开着工作室呢,蒋沪生怎么可能放行。”

“只要我按时交稿,他没什么话说。”

黄希言笑出声,“蒋沪生可能上辈子欠你的。”

席樾也笑了笑,抽完了这一支烟,摸她的手,有点发凉,“走吧,进屋去睡觉。”

黄希言补擦了一点护肤品,席樾再次刷了牙,两个人一起进卧室。

一套深灰色的床品,被子微微皱起,掀起来一角,显然是起床之后没有整理。

枕头旁边歪七扭八地放了几本书,席樾当场收拾起来,码整齐放到了床边柜子上。

熄灯之后,两人躺下,席樾径直地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意味单纯。

黄希言好像嫌被子漏风,手绕到后背去掖被子;又嫌头发被压住,扯出来往耳后捋;还将手伸进被子里,把卷边的睡裙理整齐……

席樾有一点郁闷地箍住她的手臂,“别动了。”

他们本来就像两粒火种,某个人毫无杜绝失控燎原可能性的自觉。

黄希言停下来,以为他是准备休息了,笑说:“好了好了,我不动了,我们睡觉吧。”

“你困了么?”

“没有。不是你困了么?”

席樾在她头顶的脑袋摇了摇,“还好。”

因为黄希言要来,席樾为了不耽误陪她的时间,这两天除了睡觉和吃饭,其他时间基本都在赶稿子。现在身体很疲累,但是精神很清醒,矛盾地拉扯他,不愿睡,想睁眼看见她的时间更久一点。

黄希言想到什么,“哦,有一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见。”

“嗯?”

“我如果去做激光手术去掉胎记,你觉得怎么样?”

“假如你觉得去除更开心,都可以。”

黄希言笑,“不会觉得我因此失去独特性么。而且,如果胎记没有了,那么谁还会知道,你最近的一些画原型是我呢――你会不会觉得,我这种想法很虚荣。”

“不会。你的特殊,不是因为你的外表,而是……”

“而是?”

席樾沉默好久,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好。”

“就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很漂亮?”黄希言笑出声。

席樾也跟着轻轻地笑了一声。

他手掌按在她背后,脸埋在她发间,微微低沉的声音,“告诉你一些事。”“嗯?”

黄希言一直知道,席樾是不怎么擅长言辞的,这番话他说得很慢,有时候会停顿,常常会有上下语句无法相连的情况。

她凭自己的理解,归纳出来,他完整想要表达的是:

很长一段时间,他画画都在追求极度的技艺,不是不明白情感对画作的重要性,只是有意识回避。

是天生的心性,对情绪的敏感性远超于其他人,因此,过度的快乐或者痛苦,都会灼伤他。他画画的时候,会把那些情绪封存在心里的玻璃匣子里,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和描绘,但不敢真的去触及感知。

其实,七年前,第一次和她见面,他就隐约从她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

黄家幺女,和骄傲自信的兄长和姐姐不同,她永远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忧伤感,显得过于黯淡而不起眼。

但是,他却莫名地会留意到她,很不自知的同病相怜的心理,他也是对纷繁俗世手足无措的人。

不过,那时候他跟她的接触并不多,有限的安慰也就是初见那次送上的一盒八喜。

多年过去,这仅有点的一点交集也早就忘了。

这个夏天,她租住在他楼下,他现在回想,会觉得或许人生有一些事情是命定的山水相逢。

和记忆里稀薄的印象比对,她好像变了很多,那种忧郁的底色却没有变。

只是,和他这些年日渐的沉默相比,她却始终如一的,再怎么难过,还是会保持微笑。

黑暗里的生物有趋光性,他追逐过阳光,又被灼伤,只好躲进更深的黑暗深处。

但她不是阳光,是更柔和的,黑夜的萤火,或者月光。

他看到共生的可能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