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43(未尽的故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43(未尽的故事...)(1 / 2)

八月,何霄到崇城的学校报到,他提前去的,离开学还有几天,就又去了一趟南城,和黄希言他们吃饭。

约有半年没见,黄希言看见何霄的第一眼就觉得他又黑了一个度,不知道是不是高考之后只顾在外面疯玩。

而何霄所见的黄希言,好像比上一回分别又开朗几分,恋爱中的人,爱笑的眼睛藏不住。他还发现了别的变化,指一指自己的左脸颊,问她:“你这里……”

黄希言自己伸手碰一碰,“变淡了?”

“去做激光手术了?”

黄希言点头。

“蛮好的。”何霄摸摸鼻尖。发现对面的席樾表情不咸不淡地,他于是翻了一眼,总觉得左右看席樾不顺眼。

黄希言刚刚做了第二次激光手术,要求饮食清淡不含色素,因此吃的这一顿是较为淡口的日料。

何霄身上有一些市井的习气,又是少年心气,一定要跟席樾喝几杯酒。酒可以是男人之间表达友谊、芥蒂、隔阂或者敌意的,一切情绪的媒介。反正黄希言觉得怪难懂,她只知道最好不要放任席樾喝酒,怕他的胃遭不住。

席樾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低声说:“不要紧。”

“你确定哦?喝出什么问题来我会骂你的。”

席樾笑一笑。

何霄原本以为,席樾要么推三阻四,要么磨磨唧唧,谁知道他喝酒的风格凛冽得很,一声不吭地一饮而尽。

他也不过高中毕业,平常和朋友喝喝啤酒就了不起了,看席樾这么利索,反而有点怵,怕自己拼不过。喝醉倒是不要紧,但喝醉了在黄希言跟前出丑就得不偿失。

因此,几杯清酒落肚,他适时地摆起臭脸,表示认可了席樾的诚意,点到为止了,吃菜吧。

黄希言偷偷笑了几声。

正经开始吃东西,何霄才说,这回过来,还带了张阿姨准备的一点礼物,要转交给他们。

黄希言看一眼席樾,问何霄:“张阿姨最近好么?”

何霄说:“挺好的,反正每天也就收收租,打打牌。她让你们有空再过去玩。”

“谢谢啦。”黄希言再看一眼席樾,“说不定,今年中秋或者过年,我们过去看看吧。”

席樾没什么异议的神色。

吃完饭,离开日料店。

何霄住在靠近高铁站那一片的快捷酒店,坐地铁可以直达。

黄希言和席樾要送他去地铁站,他婉拒了,但是表示,想跟黄希言单独说两句话。席樾没什么表情,说自己要去对面超市里买包烟,摸一摸黄希言头顶,转身走了,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黄希言笑看着何霄,“想跟我说什么?”

何霄挠挠头,低垂目光,半晌,才说:“来的时候想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突然忘了要说啥……”

黄希言微微笑着,也不催他,耐心地等他“想起来”要说的话。

好半晌,何霄手背掩着嘴,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其实我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谁都好,为什么是席樾。他照顾得好你吗,他自己都半死不活的。但是今天见面,你这么高兴,我没话说了……怪我晚生几年吧。”

黄希言摇摇头,“我好久之前就说过,和年龄没关系。你不要妄自菲薄,我和席樾,都特别羡慕你的直率和勇敢。我相信,下一回你一定会遇到那个会回应你的人。”

何霄看她一眼,“高考前那会儿,想着考完了就能名正言顺见你,才能有干劲坚持下来。我知道自己没戏,但人有个虚幻的目标也挺好的。”

“但是你朝着目标走的每一步路一定不是虚幻的。”

“你又来了,我觉得你应该去当老师。”何霄撇撇嘴。

黄希言笑了,“我很珍惜和你的友谊,真的。你在学校遇到什么困难,用得上我的地方,一定记得找我。”

何霄没拒绝她的好意,虽然他很知道,没特别的事,自己应该不会再开口找她,“……那我走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黄希言点头。

何霄最后再看她一眼,“好好的啊。”

“嗯。”

何霄退后一步,却又顿住脚步,再看她,眼眶已经泛红,“我能抱你一下吗?”

黄希言微笑着,落落大方地点点头。

何霄走上前来,虚虚地抱了她一下。

靠近的半秒时间里,他心里对她说了再见。

随后,绅士地轻拍一下她的肩膀,就退开了,没等再看一眼黄希言的正脸,倏然地背过身去,两手都抄进裤子口袋里,“走了。”

“拜拜,路上注意安全!”

何霄一只手举起来挥了一下。

脚步越走越快,很快汇于人流,渐行渐不见。

黄希言怔忪间,一只手抚上她的后颈,清澈的声音问她:“何霄走了?”

黄希言点点头。

席樾去了趟便利店,只买回来一杯酸奶,这时候插上吸管递给她,挽住她的一只手往回去的方向走。不急打车,想散散步。

席樾没问他们两个人聊了什么,对黄希言他完全地信任。

黄希言也没说,出于她知道席樾一定信任她。

况且,也没什么特别值得说的。

人生的道别,或如相遇一样寻常。能一起经历一段时光,本身已经是奇迹的叠加,不是任何相遇都会有结果。

她喝了两口酸奶,递给席樾,席樾就着她用过的吸管,也喝了两口。

她问:“你现在胃有没有不舒服?”

席樾当真还认真地感受了一下,才说:“没有。”

黄希言笑说,“看来以后要继续盯着你三餐规律饮食。”

-

黄希言现在住处所有的东西,大多是从宿舍和上一个出租房里搬过来的。

有一些旧物,还在家里,趁着十一月天气转冷,她打算回一趟家,把东西收拾出来,搬到现在住的公寓。

她有住家保姆赵阿姨的微信,跟保姆打听过了一个无人在家的日子,回了崇城一趟。

席樾有空,陪她同去,但她跟他说好了不用进屋,只在小区门口等她就行。

黄希言提着一只大的空行李箱,掏钥匙开门,进了屋。

她正上楼的时候,却听见一楼的浴室方向传来袁令秋的声音:“谁回来了?”

黄希言愣住,不知道为什么袁令秋会在家。

或许因为没有听见应声,袁令秋走了过来,抬头看见站在楼梯上的黄希言,也是一愣。

黄希言只好打声招呼,又说:“赵阿姨说你们都出去了。我回来拿点东西。”她看了袁令秋一眼,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缎面睡袍,没上妆,脸色很是憔悴。

袁令秋说:“我头疼,没跟着去。”

黄希言默默地点了点头。

母女两人相对无言,片刻,袁令秋说:“你上楼收拾去吧。”

黄希言要拿的东西,来之前就做好了计划,几件很喜欢的冬装,一些有纪念意义的小饰品,锁在抽屉里的日记本……

饶是列了一个清单,真收拾起来,还是拖泥带水地顺带拿了不少的东西,直至将一个箱子装得满满当当。

她拖着下楼,三步一停,有些费力。

许是听到了提箱子的哐当声,袁令秋又走过来,看了看,几步走上来,从她手里接了拉杆。

黄希言没有推拒得过,只能由她了,木木然地说了句:“……谢谢。”

袁令秋生着病,体力也没好到哪里去,黄希言几回要自己提,她都恍如未闻,最后提到了一楼的阶梯之下,额头上已然一头的虚汗。黄希言问她:“……感冒了么?看过医生没有。”

“吃过药了。”袁令秋神色淡淡的,看她一眼,问:“现在就走?”

“嗯……席樾还在小区门口等我。”

沉默一霎,袁令秋说:“喊他进来喝杯茶吧。”

黄希言为难的神色。

“我女儿的男朋友,都到家门口了,进来打声招呼不为过吧?”

黄希言只得说:“如果您为难他的话,我跟他马上就走。”

袁令秋神色怏怏。

黄希言到门口,换上鞋,又出门去,走往小区门口。

席樾等了不短的时间,看她两手空空地出来,有些意外。

黄希言说:“我妈感冒了,今天没出门。她知道你也来了,喊你进去喝杯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保证不会给机会让她说什么难听的话。”

席樾看着她,片刻,“走吧。”

等他们再进屋,袁令秋已经换上了一身可以待客的休闲装束。

席樾打了声招呼:“阿姨好。”

袁令秋指一指沙发,“坐吧。”

她提了烧开的小水壶来,往三只茶杯里丢了些茶叶,冲入沸水,递给黄希言和席樾各一杯,然后到侧旁的沙发上坐下。

茶是开的,黄希言想拿杯子,觉得烫,手伸出又收回。

气氛很沉默。

袁令秋打量着她,半晌才开口,却是问席樾的话:“你们现在住在哪儿?”

席樾平平的语气,“南城。”

“你的工作在那儿,还是……”

“我是自由职业,希言在南城工作。”

袁令秋“哦”了一声,一时间又陷入沉默。

她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一只手支着一直闷痛的脑袋,打量着黄希言。她束着马尾,左侧脸上,那胎记的颜色,看着淡了不少。

往常这种场合,黄希言多半局促瑟缩,今天却再淡定不过,她不讨好地找话题硬要打破这略显尴尬的局面,气氛沉默就任其沉默下去。而偶尔与席樾的目光对上,她会情不自禁地露出一点浅浅的笑。

袁令秋顿感颓然,是生病,或者是上回黄希言的那一句诛心的指控,让她提不起半点的意志,要去干涉她的生活。

离了黄家,她活得好好的。

不如说,这是个理论上的两全其美,反正,原本,她对黄希言的态度就是眼不见为净。

茶烟淡了些,再碰杯,那温度已经可以入口。

黄希言端起来抿了一口,听见袁令秋说:“我也乏了,你们回去吧。”

黄希言捉着席樾的手站起身来,跟袁令秋说了句“您好好休息”,就走过去,把楼梯那儿的行李箱提过来。

席樾接了箱子,向着袁令秋点了点头,“我跟希言走了,您好好休息。”

快走到门口,袁令秋突然出声,“小席,我单独跟你说两句话。”

黄希言立即转身戒备地看着她。

席樾拍拍她的手背,“没事。你去门外等我。”

席樾把行李箱提到门口台阶下的院子里,再转身进去。

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成平行四边形地切进屋里,落在地上,袁令秋站的位置,却是在这阳光的尽头,微凉的阴影里。

袁令秋负着手,平静极了的神色,对他说:“黄家横竖就这样了,希言出去过自己的日子也是好事。我这个人,一辈子就活一张皮,让我低头对希言道歉,我反正做不到。所以你们远远的,往后也别跟黄家扯上什么干系。真的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小席你联系我,别让希言知道。”

她顿了一下,声音再涩哑不过:“……好好待她。”

然后便转身,一边上楼,一边唤住家的保姆:“赵姐,去送送希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