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玄幻小说>大道朝天> 第二十一章无涯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一章无涯(1 / 2)

(这章之后半小时发后记。)

……

……

宇宙以其不息的**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

这**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不管是叫景阳还是井九,又或者是叫莱恩。

也不管他是真的飞升去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还是死了,总之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

与星门女祭司一道解决了那些星球上的信徒叛乱,钟李子拒绝了留在主星出任祭司的请求,回到星门基地,开始了自己悠长的假期。

她没有住在祭堂,也没有留在守二都市,而是回到了地底的公寓。

按照她的要求,黑市没有被关闭,游戏厅也没有被打击,民生街区一切如常,只是多了很多便衣军警与监控设备。

吃完外卖的烤茄子,小心地喝了半瓶麦酒,她变得开心起来,于是拿出抹布开始打扫卫生,把柜子小黄的全息镜框擦的很干净,又开始擦那幅画。

那幅里是一丛金黄色的向日葵,被一道带血的白布束着,正是那幅著名的远古文明油画,更重要的是,这不是守二都市艺术馆的仿品,而是真迹。

她知道井九对这幅画很关心,所以要了过来。

睹物思人,大概便是这个意思。

……

……

赵腊月与柳十岁的思念没有人能看到,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表情,而是因为他们去了857基地静修,一方面是想要找到更便利解决暗物之海怪物的方法,另一方面也是要借那座死寂的城市静修,很明显想要找到追随井九而去的方法。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卓如岁成为了星河联盟历史上的第一任执政官,在冉家以及漩雨公司的配合下,在军方的支持下,位置坐的很稳,也没甚意思,因为政务与管理都是青儿在做,与当年他做青山掌门时似乎没什么区别。

那位少女祭司离开了花溪的身体,自然不被允许重新接管中央电脑,不停在各个特殊制作的生化人之间来回,偶尔也会去青天鉴与大涅盘。有一个专门的小组负责监视并且管理她,小组的负责人是彭郎,可以想见对她的重视程度。

真的花溪醒来后,因为井九的离去伤心了一段时间,便回到了望月星球。有花家的资源以及星河联盟当局的支持,曾经封闭而落后的那颗矿星顿时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能力,雾山市长被提拔成了星球的行政主官,他的位置则被伊芙女士接任。

七二零栋公寓一单元的另外那名住客则去了非常遥远的地方。

雪姬离开了本星系群,向着冰冷而荒凉的宇宙深处进发,选择了与井九不同的一条道路,因为她不需要能量补充,而且可能比一个文明存活的时间还要更长。

她走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彭郎,只是在火星那座最高的山崖上,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行字——宇宙很大,我想去看看。

沈云埋并不是很相信这个理由,觉得雪姬应该是去宇宙里寻找那个消失的高级文明的痕迹,不过他对此没有什么想法,他给自己换了一个身体后,便回到了老宅,把自己关在那个地洞里,据说是在研究一些哲学问题。

曹园也在做研究,只不过他研究的对象有些可怕,因为不管说是仙蜕还是遗存,本质是那就是两具尸体——李将军的以及井九的。

李将军的棺材里有井九当初在雾外星系断落的一根细丝。

井九的身体里有当初他在西海畔给自己缝上的一些天蚕丝,大部分天蚕丝都用在了补海的时候,但身体还残存了些线头,随着他的自我破坏而显露出来。

借着这些研究对象,曹园还真的找到了些可能,正在与童颜联手进行规划,准备看看能不能在两百年的时间里,把万物一剑修复好。

童颜与雀娘对着满天棋子思考点燃恒星的顺序,曾举圣人在旁协助。童颜还经常不顾沈云埋的愤怒打扰他,与他一道思考彻底打通朝天大陆的可能性。

这些人便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一个了不起的科研小组。

在祖星上还有一个很奇特的组合,那是阿大、尸狗以及谈真人。他们在祖星上不停挖掘人类文明早期的遗址,包括那些墓葬,因为他们真的都很擅长做这种事。

元曲与玉山还在观光……他们去了很多度假星球,玩的很开心,还因为沈云埋的提示涉足了一些非法行业,当然,不管是青儿还是卓如岁都懒得管这些事。

真正现在有些麻烦的,还是那些前代仙人。

像神打先师、那对黑衣妖仙都坚持认为井九已经魂散而死,根本没有飞升。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世界之上还有世界,你能飞升到哪里去?

不管这些前代仙人是想要替青山祖师复仇,还是想要争权,总之都确实是极大的麻烦,因为雪姬与井九都不在,彭郎与赵柳再如何厉害,也没有压制一切的威势。

公寓的房门忽然被敲响。

钟李子推开房门,看见了两个少女与一个微胖的少年,微微一怔便猜到应该是朝天大陆新来的飞升者,有些无奈说道:“你们真把我家当成客栈了吗?”

一个模样可爱、神情却有些刁蛮的少女沉声说道:“凡人,竟敢如此无礼!”

“你是南忘吧?”钟李子把三人带进公寓里,说道:“随便坐。”

南忘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李子拿出三瓶麦酒递了过去,说道:“你们怎么出来了?”

南忘说道:“想出来看看,还要你允许吗?”

钟李子忽然想到一些事情,想要把她手里的麦酒拿回来,却不是很敢,望向那位清美柔弱的少女,好奇问道:“请问……你就是白早姑娘?”

白早微微一怔,说道:“他……对你提起过我?”

钟李子心想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对整个星河联盟的人都提过,你知道后不要生气就是。

南忘说道:“别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是什么情形?”

钟李子说道:“他走了。”

井九回朝天大陆告别过,南忘没有太大的反应。

白早起身走到柜前,去看那个立体相框。

钟李子看了她一眼,把这个世界以及现在的情形简要地介绍了一遍。

南忘提起酒瓶一饮而尽,说道:“我来处理那些家伙。”

钟李子心想您不够强啊。就算是彭郎、赵腊月与柳十岁也无法压制那些前代仙人的蠢蠢欲动,除非井九与雪姬忽然回来还差不多。

“师姑,还是弟子来吧,您别累着。”

那个少年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这时候才开口。

钟李子看着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神情微异说道:“平咏佳?”

那个少年起身行礼道:“青山掌门平咏佳,见过同道。”

这时候,白早指着墙上的那幅向日葵问道:“这块……白布为何染着血?是什么?”

她不知道井九曾经问过相同的问题。

钟李子拿到这幅画的时候,曾经问过那位少女祭司。

也没有答案。

……

……

第三天的时候,井九就知道如何确定自己在宇宙里的位置。

但他不知道自己这时候的位置,因为他已经离开了这个宇宙。

离开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如果想要星际穿越,需要把神魂的感知无限放大,那么离开只需要无限缩小。

比最基本的粒子还要小,比想象的极限还要小。

在这里感觉不到任何力,概率也不存在,只有他自己。

他的感知继续向着“前方”伸去,仿佛变成一根飘舞的彩带。

之所以这根带子是彩色的,是因为他此刻的想法。

彩带就像浮力,带着他向“前方的上方”而去。

这种感觉有些奇特,他不是特别了解为何会有方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