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重生(2 / 2)

何俊凯心里冷笑,你能上个毛,嘴上说道,“别瞎说,让人听到了不好。”

关煌一听,觉得没意思,不再说话,继续想事情。

暗暗后悔当初没买几注彩票,搞到现在脑海里全是《刑法》上写的发财路子。

“有没有人愿意主动回答?”

胡教授抽完烟回来,扫视了一下四周,“没人的话,我要点将了。”

何俊凯把头低了下来,假装很安全,唯恐被点到。

老胡这人向来是不怎么给学生留面子,一旦回答不上来,就是各种冷嘲热讽。

虽然没什么恶意,但在全班面前丢脸,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尤其是少男少女们,不过不挂科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

让人又爱又怕!

班长举手站了起来,大方得体,开始回答:

“老师,我觉得丙男构成犯罪,虽然对象错误,但是犯罪事实在,不管是采取法定符合说还是具体符合说,都构成犯罪……”

何俊凯松了一口气,看着白小雅的背影,亭亭玉立,紧凑有致,眼神中闪过一丝痴迷。

对方不仅人美,能力还强,如果能做自己女朋友,就太好了。

“甲女利用丙男侵害室友,当时当晚乙女不在,犯罪未着手,只能构成犯罪预备,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在本案中,因为没有造成伤害,所以应当免除处罚……”

何俊凯忍不住低声赞叹,“说的正好。”

关煌撇了撇嘴,心里吐槽,“好个毛线,你丫的真是不学无术。”

不过这话不能当面说,免得面子上不好看。

虽然班长大人比较绿茶,耐不住大家喜欢,很多人就爱吃她这一套。

关煌也是虚与委蛇,从来不接近,也不远离,保持着表面客气。

胡教授示意班长坐下,看了一眼大家,“有其他观点没有?”

关煌想了想,一改往日低调作风,举手站了起来,“我认为甲女属于事实认识错误中的打击错误,究竟是否够罪,要看采取哪种学说……”

何俊凯瞪大眼看着自己室友,仿佛从来不认识一般。

“这货是疯了吧。”

关煌平时为人很低调,很少在课堂上发言,更不要说当场和班长对上了,真是见鬼了。

至于发言的内容被何俊凯下意识忽略了,什么打击错误、对象错误,半点也不想知道。

从各家学说到通说观点,从理论支撑到实践做法,关煌滔滔不绝说了十分钟,把整个问题详细解剖了一遍。

等到说完的时候,整个教室鸦雀无声,大家都被他一鸣惊人的表现震惊了。

关煌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对着胡教授笑了一下,在对方的示意中坐了下来。

“靠,你怎么回事?”

“什么?”

“装什么蒜呢,你没看班长对你很不满,盯你老半天了!”

关煌闻言笑了一下,“我这是套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

何俊凯目瞪口呆,尼玛!

关煌不屑,你这战五渣的水平,还敢在我这晃来晃去,不趁机堵住你的嘴,有你逼叨的。

胡教授称赞,“关同学分析的很全面,知识掌握的比较牢靠,这个案例涉及的知识点差不多都在这里了,我就不讲了,有谁不懂的话,下课后请教一下关同学,来我们看下一个案例。”

“就知道是这样”,所有人唉声叹气,又没有其他办法。

胡教授的风格就是这样,对教育学生并不怎么上心,懂就是懂,不懂就算了。

如果不是学校强制要求,胡教授连上课的心思都没有,他在外面兼职律师,每小时收费数千元,年收入几百万,律所的执行合伙人人。

教学生,纯粹是浪费他的时间。

很快ppt往下翻动,一个新的案例出现:

案例二:殡仪馆美容师甲某,一日见停尸房推进一满身酒气的年轻漂亮女尸,遂起歹意,于是美容师甲某半夜潜入停尸房,对女尸实施了奸淫。不料当甲某起身时却发觉这个女尸悠悠醒来,并见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手机,拨通了110:“喂!110吗?我的丝袜不见了……“

请问:甲构成何罪?

“大家先看一下,有什么问题一会讨论。”

胡教授说完喝了一口茶,又出门了,不知道是抽烟还是上厕所。

手机震动传来,关煌点开微信看了一下,

白小雅:关关,你怎么懂这么多!

关煌笑了下,班长大人还是那样。

看似亲近,随时释放出强烈的信号:我就是一个平常的爱笑的小女生,可以接近我噢。

其实很远,和所有人都很熟,又和所有人保持距离,是个聪明的女生。

关:日操而已。

对方没有回复,关煌也不在意。

说起来,他还曾经为班长的贴心温柔而躁动不已,后来发现那不过是人家的日常操作罢了。

都是套路。

班长的人设就是:邻家温柔女孩!

不打造高冷女神,不产生距离感,说话轻声细语,爱夸异性,穿衣风格偏低龄,多露大腿和锁骨。

偏偏很多男人就吃这一套。

关煌自己就知道,班上有三个男生同时在追她,至于暗恋的更是数不胜数。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