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玄幻小说>间客> 末章 美好的事情(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末章 美好的事情(中)(1 / 2)

纪录片《士兵回家》由金星制片厂承制,是白泽明大导演继《人类新征途》后的最新作品,经联邦新闻频道播出后,立刻便掀起了收视狂潮,不知催落了多少万吨眼泪。

虽然被某些犀利刻薄的评论家认为过于煽情流于低俗,但这部纪录片依然毫无意外地入围星云奖多项重要奖项,只是肯定无法打破他那部最出名的纪录片获奖纪录,不过两部纪录片同时入围星云奖,这已经创下了后人难以企及的纪录。

……

……

某夜,一对私下订婚已久,却分别更长时间的男女,重逢于拉比大道畔的树林间,互相送上代表心意的礼物。男方的礼物是一瓶桐木红酒,女方的礼物是一串手链。

简水儿微笑摘下手链,挂在许乐的手腕上,与那根手镯依偎在一处,银光互映,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几行小字。

许乐看着那张依旧美丽不可方物,不愿俏皮却更加迷人的脸庞,有些尴尬地举起酒瓶,说道:“我不知道该送什么,在战舰上你说算第一次相亲,那时候你喝了好几瓶,所以我就选了这个。”

简水儿笑了笑,走上前去钻进他的怀中,揽着他结实的腰靠在他的胸膛上,轻声说道:“当时觉得红酒淡了些,但我现在喜欢。”

许乐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唇,就在接触的那瞬间,他才想起来这场恋爱真的很梦幻,甚至就像梦那般不真实而飘忽,因为该死的命运波折,他们两个人竟没有时间好好享受一下恋爱的滋味。

不过什么是恋爱呢?就是心动的感觉吗?他曾经心动,依然心动,无论是抱着亲吻着还是仅仅看着,心跳便会加速动起来。

就像是小时候在酒馆外第一次看见电视里那个孤苦小保姆时,就像夜复一夜看着紫发少女舰长发痴时,就像在临海州体育馆演唱会上第一次看见真实的她时,就像从黑梦里醒来看见阳光穿透白纱裙照进抹胸时,就像在沉闷座舱内第一次抱紧她时。

他们牵着走穿过拉比大道旁的树林,走进依然灯火通明的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从来不在夜间审案,更没有证婚的职责,然而今天这间联邦最高司法机构却为一对新人而专门等待。

最高法院内人极少,没有亲朋友好友,没有新闻记者,除了首席法官席上那位老人,便只有负责拍照存档的两名工作人员。

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何英,就这样昏昏欲睡坐在那处,便令人平空感到某种压迫感,真是位能用时间压制强大力量的老者。

许乐牵着简水儿的手认真说道:“婚礼简单还无法公开,甚至只能在夜里举行,确实不够隆重正式,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弥补。”

简水儿微微一笑说道:“我这些年经历了太多隆重正式的场合。”

审判席上那位老法官忽然睁开双眼,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迅速清醒,望着台下那对男女不悦训斥道:“在最高法院举行仪式,由联邦首席大法官证婚,难道这还不够隆重正式?”

满脸老人斑的大法官用看着渣滓的目光冷冷盯着许乐的脸,声音苍老说道:“最高法院从来没有做过证婚,所以程序有些不熟悉,当然如果你以后多来办几次证婚,或许我们就会熟悉很多。”

这明显是对某人道德水准的严厉指控,然而许乐却无法辩驳,不知为何甚至听出了一丝杀意,于是像个罪犯般老实低着头,

大法官淡淡说道:“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你们一个是联邦人,一个是帝国人,这个婚怎么结?联邦婚姻法里有与百慕大通婚附加条款,可没有和帝国人通婚附加条款。”

许乐怔住了,挠着头发为难说道:“难道我还要想办法让联邦议会先通过决议允许联邦与帝国通婚。”

“笨蛋,你难道不会说自己是联邦人?”大法官像看着一头蠢猪似看着他,毫不客气训斥道:“天才工程师的智商跑哪儿去了?”

“可我确实是帝国人。”许乐很诚实地回答道。

“你可以保留帝国国籍嘛。”

许乐震惊看着老法官,说道:“还可以这样?”

“我说可以这样,那就可以这样!”老法官恼怒说道:“全联邦谁敢质疑我的判例?以前没有双重国籍,以后肯定有。”

许乐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身体骤然放松,在心中对官邸里那个家伙默默说道,我终究还是被承认是联邦人了。

仪式进入正式部分,何英大法官戴着老花眼镜,看着刚刚从网上下载打印出来的模板,一字一句读道:

“联邦公民许乐,你确定自己爱简水儿,想娶她为妻?”

“是的。”许乐牵着简水儿的手,回答道:“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聚简水儿当老婆。”

……

……

法院证婚仪式结束,简水儿去旁边拍单人档案登记照,只有许乐留在了宣判台前,不禁感到有些紧张。

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感到紧张的人太少,台上那位首席大法官绝对是第一名,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想起才从老东西那里学会的一句浩劫前谚语:无欲则刚,大法官之所以令自己敬畏,大概是因为他始终站在无私的立场帮助自己?

“许乐,到席前来。”老法官说道。

许乐依言走到席前。

“我警告你,如果你以后再敢找我为你和别的女人办证婚仪式,我会直接翻脸。”

老法官层层叠叠的皱纹里透着毫不掩饰的恫吓,然而下一刻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及为复杂,轻声说道:“当然我也清楚,男人嘛不都是这样,你只要不让我主持我也就当没看见,我刚才为什么坚持让你保留帝国国籍?因为帝国人可以娶很多老婆……”

非常不幸的是,简水儿这时候刚刚回来,听到了这句话,美丽的新娘柳眉微挑,望着席上恼怒说道:“老人家,你是不是不想再听我给你讲故事了?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这么胡来。”

老法官呵呵尴尬一笑,然后正色说道:“谁说我一百多岁了,我今年才九十五,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七十三八十四九十五?我都要死的人了,你和我置气有什么意思,乖乖的明天继续讲去。”

这时候他看了眼手表,有些后怕的拍拍胸膛,说道:“过十二点了,生日已过,我正式进入九十六岁,看来没那么容易早死。”

许乐看着席上的老法官,非常诚恳说道:“当年您判决钟家家产官司时,我就已经祝您长命百岁。”

“这个祝福太没诚意。”老法官挥手说道:“一百年太短。”

……

……

有人嫌一百年太短,有人嫌一百年太长,只争朝夕。

倾城军事监狱食堂内,一位肤色黝黑的中年囚犯正在给别的囚犯上课,他挥动着手臂,浑厚低沉的嗓音显得格外有说服力,被判处长期徒刑的前联邦总统帕布尔,还在坚定地继续自己的斗争。

“我们是囚犯,但仍然理所应当拥有相关的人身权利,比如不戴电子脚镣的权利,监狱方该项举措严重违反了联邦反酷刑法案,我们拥有会客的权利,我们还应该争取属于自己的政治权力。”

仍然活着的那些苍老囚徒神情漠然望着他,有人嘲讽说道:“这里的人不是死缓就是无期,争那些权利有什么用?”

帕布尔微笑望着那人说道:“怎么会没用呢?不戴脚镣总会舒服一些,现在大家能够阅读的报纸杂志数量也多了,我甚至可以站在这里给大家上课,权利总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角落里有位老囚徒声音沙哑说道:“这些倒也行,总统先生你确实给我们争取了不少福利,但是政治治利有个屁用,还不如要求监狱管理方给我们搞些色情光盘,这叫什么?性权利是吧?”

食堂里响起一片刺耳的狂笑声。

帕布尔也笑了起来,说道:“政治权利就是投票权,我们的票数虽然少,但极有可能是最关键的几票。如果我们拥有投票权,就可以把票投给那些赞同宽刑主张,或者是认为应该削减监狱经费,减少在囚犯数量的候选人,那么也许说不定哪一天真的有色情杂志送进监狱,甚至你们真的有走出监狱的那一天。”

监狱内逐渐安静下来,险恶的苍老囚徒们似乎开始认真思考。

铃声响起,在军警的严密看管下,帕布尔被押回单独的囚室,他按照日程表连续做了二十个伏地挺身,喝了一杯白水,然后坐回桌前开始给各级议员写信。

目光从纤维信纸挪到桌前的像框上,像框中帕黛尔正甜甜笑着望着他,帕布尔微微一笑,在心中默默计算再过多少天就是探视日期,而再过多少年自己才有可能出狱。

……

……

联邦与帝国谈判期间,号称暂时休战,实际某些星球地表上依然不停出现冲突,为了替己方在谈判桌前争取筹码,没有任何一方会选择在此时束手沉默等待。

某军营中,数十名战士围着刚刚带领他们穿越包围圈,平安回家的少校营长,七嘴八舌表示感激,有名下属好奇问道:“营长,是不是通过国防部特殊招募计划被招进来的军官,都像你这么生猛,居然那么陡的崖都敢往下爬。”

营长叼着烟说道:“我以前在联邦调查局,没接受过军事训练,在战场只要你们能够体会到一句话,就算是合格了。”

“什么话啊?”

“除了生死的事儿,都是他妈的闲事儿。”

“精辟啊!营长!”

“这句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谁啊?”

“许乐上校。”

沉默很长时间,有战士震惊问道:“营长,您还认识这种大人物?”

营长吐掉含的有些发苦的烟头,抬起下颌骄傲得意说道:“废话!难道我曾经审问过他也要告诉你?”

……

……

几名平日里无比高傲得意的联邦顶级交际花,想着先前那刻三林联合银行后勤主任讨好的笑容,才知道面前这位看上去年华将逝,毫不起眼的会所董事长居然拥有极深的背景。

其中一人讨好媚笑说道:“露露姐,真没想到你能耐这么大。”

穿着大露背装的露露姐用两根手指夹着烟卷,看着众人的寒冷眼眸里忽然泛起一媚意,说道:“废话,难道我和帝国太子爷上过床也要告诉你们这群丫头?”

……

……

每隔一段时间,每被那群男人想起,便会无缘无故挨上一通痛揍的姜睿医师,终于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永恒的折磨,他鼓足勇气走进陆军总医院的住院部大楼,厮缠住一名女护士痛哭流涕。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