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6、约会(1 / 2)

河马失恋了,也消停了不少日子。她这么一消停,还真有点不习惯。女生里她是为数不多把我当人看得。我们算是朋友吧,不确定,我将我们的关系定义为哥们,一种纯洁的革命友谊。

亮蛋总是传我和河马有一腿,可河马这个人太闹了,思维简单又很粗鲁,我作为文艺青年还是喜欢聪明、温柔的飞燕。

周末约河马吃了饭,就是为表示对她失恋的一种关怀。地点定在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吃部。

为此,我还精心的打扮了一下,换了件白衬衣,虽然是旧的还特意熨了熨,卷毛鸡窝头也梳的一丝不乱。用爸爸的刮胡刀,把青春的小胡须一扫而光。

照照镜子还真人模狗样,这话说的,应该是一表人才才对。我先到的,小吃部的条件一直都是这样,几张破桌子,塑料板凳,地是红砖铺的,我们这些学生也就消费得起这里。

平时没觉得怎么样,现在觉得在这里请这么一个大小姐吃饭寒酸了点,毕竟人家是银行行长家的千金,不过我还是得保持贫下中农子弟的本色,不能爱慕虚荣。

眼看十二点了,小吃部的人也多了起来。等的有点着急,心里想着这老娘们不会放我鸽子吧,应该不会这老娘们还是很守信的。尽量安慰着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

想想心里还有点小忐忑,平常在一起打打闹闹,口不择言,此刻我竟不知道她来了和她说点什么。

我怎么会有点紧张,这是怎么了,这算是约会吗?我恋爱了吗?喜欢上河马了?不,我对野生动物的爱,是纯洁的,百分之百的爱,没有一丝邪念。再说我也不能跨物种啊,主要是我得为下一代考虑,生出一个小河马来我怎么和爸妈交代,我脑子里神马奔腾,胡思乱想。

“呵,挺像样啊!相亲来了”,熟悉的声音把我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相亲?来看你,就当逛动物园了”。我反击道。

平时梳的干净利落的马尾辫不见了,头发散着,显着有点落寞,让人有一点心疼。合身的针织衫。粗腿裤并脚时像一席长裙,穿了一双漂亮的绿色凉鞋,白净的小脚玲珑漂亮。

河马整个人站在那,在这个环境衬托下显的有些光彩夺目,吃饭的人都看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小美人。

河马坐在了我的对面,老板的女儿赶紧过来问我们吃什么,我装模作样的和老板女儿要菜单。

这小丫头一点脸没给我留:“哥,闹那,第一次来,哪有菜单”。

“叫谁哥那,你比我大好嘛,我是很帅,也不能叫哥,叫老弟就行了”。

尴尬了,天天来这个下雨天都得打伞的破地儿吃饭,就没见过菜单,有菜单也没菜啊。

我要了一份炒饼,因为平时有些同学来吃饭也会偷偷的喝点小酒,小丫头也就随口问了我一下要酒吗,我直接拒接了,要了一瓶可乐。

说来也奇怪,我就是喝不了酒,刚进青春期躁动的那几年,偷偷的也练过来几次,假装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爷们了,可喝完总得输几天液,慢慢的就发现我和酒,别管什么酒都做不了朋友,之后也就不再碰了。

我争求了一下河马的意见问她吃什么,她也要的炒饼。

小丫头问河马:“姐,也要可乐吗?”

河马的爽朗的回了一句:“来两瓶啤酒”。

河马硬朗的性格我是了解的,但这老娘们喝酒我是刚知道,主要是在这样一个场合和爷们的可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感觉搭配反了。

小丫头转身走的时候低声和河马说:“姐,你真漂亮,没和这个穷逼搞对象吧?”一听我就火了告诉小丫头赶紧做饭去。

“怎么着?和周洋黄了?”我关心的问河马,河马没吱声。

我马上换了个策略安慰她:“哥们不是劝你,不是劝你啊!绝对不是劝你,年轻人就该以学业为重,周洋那个王八蛋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我要能打过他,早就揍他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