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遇见(2 / 2)

小姑娘了,看了一条项链,可能是喜欢就试了一试,这一试不要紧,可能项链不便宜不让试,老板骂了女销售一顿,女销售把火都撒在小姑娘身上了,非叫她买。

销售骂的也实在太难听了,我看不下去了,问了一下眼熟的姑娘:“咱们认识吗?”

姑娘抹了抹泪:“李大嘴,你是那个魔怔李大嘴。”大庭广众之下就别叫我响亮的外号了,她这么一说,我们还真应该是同学。

“你是哪班的?”“咱俩一个班的,三年都是一个班。”这就尴尬了,我天天忙着闹事儿,一个班的同学都不认识,而且还这么漂亮。

我叫住销售:“别说了,东西我买了。”

女销售一看我这身打扮气焰更嚣张了:“你买了?你买的起吗?”。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掏出卡在柜台的刷卡机一刷,叫女销售输钱数,她输了个8800,我按了密码,消费存根快速的打了出来。

“狗眼看人低,叫你们经理来。”女销售也是被我镇住了,乖乖的把经理叫来了。刚才小姑娘一试项链,到提醒了我,女人都爱漂亮,喜欢首饰,河马一直大大咧咧我到是忽视了,该给她买件首饰。

正好戏谑这间珠宝店一下。“您是经理啊!”我还算客气。

经理知道我买首饰的事后,到殷勤起来:“这位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我拉着经理到了另外一个柜台问经理:“这个柜台是你们的家的东西吗?”

“不好意思,这家不是,您需要首饰到这么边选。”说完恭敬的伸手引导我。

“哦,不是你家的,那我就从这家买了,我就叫你确定一下。”我叫了这家的女销售,买了她家最大的一个三克拉的钻戒。这里不比省城,三克拉已经算最大的了。经理看完我买的钻戒后,二话没说回去继续骂女销售了。

“同学,你的项链。”姑娘见我要走,把刚才的项链递给了我。

“送你了,我要这东西也没用”。

姑娘没直接回答我,反而问:“钻戒给谁买的?”

我想了想还是坚定的说:“女朋友”。项链姑娘执意不要,我直接扔到垃圾桶,姑娘捡回来,非要留我电话,这我到没拒绝,毕竟刚送了人家8800的项链,留个电话也不过分,再说是她要求的。

留了电话我才知道姑娘叫刘芳,三年的同窗今天算正式认识了,她个子不高,一直坐前排,虽然以前飞燕也是坐前排的,那是因为飞燕学习好,老师特意安排的。

前排一直不是我的势力范围,再说我当时一直关心的是飞燕,不留意这位也正常的。

我掏手机的时候,看到我的2100,刘芳怀疑我是怎么买的起那么贵的首饰的。换号码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位刘芳,还真是够漂亮的,还化着淡妆,个子虽然只有160左右,但身材绝佳,牛仔裤把屁股包的紧紧的,显的圆润俏丽,坚挺的胸部把整个腰身显的那么性感。

不行不能再看了,再看就想入非非了,我赶紧溜之大吉。

过了几天,亮蛋给我打电话说班内男生小聚。到地方才发现这哪是男生小聚,纯是显摆女朋友来了。

几个平时关系就不太好同学招呼:“吆,光棍来了。”看了一圈才发现,还就真我一个人来的。

席间这帮孙子,除了显摆自己的女友,就剩下挖苦我了,我穿的爸爸的工作服上写的机械厂的字样,一下成了他们的话题。

一个说:“看见没,这就叫艰苦朴素。”

另一个说:“准是精心打扮才来的。”

我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的,但还是觉得有点别扭,男人嘛!都是有点虚荣心的。于是给刘芳拨了个电话。

别说这姑娘够聪明,一到就看出这是个痛虐单身狗的游戏,来的时候还精心化了妆,这几个男生眼都直了,就差流口水了。

姑娘们看见自己的男朋友瞧刘芳的眼神,都翻起了白眼,一点没有刚才挖苦我的嚣张气焰。

“对不起,我来晚了。”刘芳很有礼貌的很大家打着招呼。

亮蛋的小王八眼都要把眼镜眨掉了:“我说老李可以啊!飞燕没成,河马走了,把这么个大美女弄到手了。”

大家刚才要是挖苦的话,现在就对一朵鲜花插到狗屎上的嫉妒。对本来不喝酒的我展开了轮番的攻势,刘芳一杯一杯的替我挡了过去。

几杯酒下肚大伙都玩开了,玩起了划拳,要说刘大美女真不是盖的,划的这群王八蛋都喝的东倒西歪的。

玩的兴奋的时候,还突然的亲我一下,我的脸一下就红觉得刘芳玩的有点大了,大家都没注意到我脸上的不自然,反而是醋意四起。

聚会终于,在多名同学及其女友的呕吐后结束。

临走的时候,亮蛋用嘴里含着茄子的口音和我说:“别中计啊!据说这个刘芳不是什么好同学,姓蒋还是姓汪还不一定,搞地下工作的同志们要多注意,小心是潜伏进来的敌特。”

我送刘芳回的家,对这个女人我也有点疑惑,她虽然漂亮,但总是有那么点风尘气,喝酒划拳还那么厉害,不像一个学生该会的。

到她家楼下,她拉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她的腰间,深情的问我:“我有机会做戒指的主人吗?”

我心里想,这都是哪啊!咱们又不熟,一条项链就被打动了,再说我已经有河马了,起码心里容不下别人了。

“太晚了,回家吧!”我没多说别的,转身就走了,我不知道她怎么想,我只是觉得我的故事已经有女主角了,不希望再有别的故事了,一个开始也别有了。

过年了,一家人聚在一起。二十年了,我从没过过这样踏实的一个年。家里不再为了物质上的需求而苦恼!

文涛给我拜了年,说那车在村里老牛逼了,没说完就说去接亲戚去了。刘芳也约了我好几次,都推了,我想河马了,很想。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