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8、镜湖(1 / 2)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该深深的爱在心里。我承认自己在感情方面是个摇摆不定的人,但我很爱文月。

和文月打过好多次电话,她都没接。她还学别人给我发邮寄,我问她澳洲那边就没QQ这种便捷的通讯工具,她说资本主义国家那边不流行QQ这玩意,

这腐化堕落够快的,这么快就随了那边的生活习惯。邮件没几句话,都是她在悉尼、堪培拉、墨尔本、布里斯班各地游玩的照片,看她笑的那么开心,我也就放心了,听说最近还去了新西兰。

我真想告诉她,她走的这段日子,除了胡折腾几天外,还是很消停的,我身边有两个女人,但我会时时想她,我从没背叛过她。

可想想我和她之间,都不是异地恋,是异国恋,沟通好像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还是不是我认识的样子。我真的有些迷茫和惆怅,我和她到底会怎么样。

“哥,你快看,这不是你同学,梅总嘛,就那个三胖子。”袁华拿着冀州省晚报给我。

报纸的大标题:我国经济飞速发展,农民企业家豪气冲,现金买走数辆豪车,惊动省城衡州。

看到这,我真是服了三胖子,乔装买车,引起了这么大的广告效应,看来是他早计划好的,三胖子确实不是昔日偷矿石的三胖子了。

文涛拿了另外一份报纸:“这还有那,神秘买家扫货省城豪车,江山集团年轻掌舵人是何方神圣?”

别说,这广告做的不错,省里的报纸竞相报道,还上了省新闻联播。画面上三胖子在提车仪式上笑的春风得意。

又一个学期的课程基本都结了,就等考试。人一闲下来,就喜欢胡思乱想。想想高中时那些胡作非为的日子,想想我那些狐朋狗友。

也不知道亮蛋怎么样了,还有三胖子到底上没上学。飞燕还是总缠着我,每次,我都叫文涛开车带着她去购购物。

开始还行能对付几天,她以为我接纳她了,时间长了就不行了,她以为我在耍她。

“李大伟,你这算是什么?养鸟吗?”飞燕质问我。

“胡闹,哪有这么漂亮的鸟啊,再说鸟可不粘人。”

“成,我走了行了吧?”她甩身就走。我真不想伤害她,可能没了男朋友,她只是缺少一个玩伴,我就是那个玩伴,陪她几天,她不伤心了就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是真不想留她,怕留住了懒着永远也不走,曾经的女神,怎么搞的关系这么不清不楚。

我还是把她追回来了,可能我心里还有她吧,要不都骂男人是狗东西那,就是花心,虽然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但放不下这个放不下那个,也算花吧!

“怕你了,别生气,我就这样,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要不我带你去找亮蛋他们玩玩吧。”

“就是那个王八眼吗?”

“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喜欢吐脏字了,一点不注意自己美女的形象,人家那是王八眼吗?那是小王八眼才对。”

我边说边用手比划亮蛋的眼睛有多小,逗的飞燕咯咯直乐,马上就多云转晴了。我掏电话想叫文涛送我们去,电话还没打通,飞燕夺过电话打了个车直奔火车站。因为她想我们像别的情侣一样,坐普通的交通工具,来一场两个人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绿皮车最慢的那种,车厢里很挤,都是外出打工或探亲访友的普通老百姓。

“老弟让让。”一个大哥提了两只大鹅从我身边过去了。

“老弟辛苦辛苦。”又一个大哥提了个麻袋过去了。

还有好几个孩子在车厢不大的空间打闹。我也是普通老百姓,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下,也不会有现在的生活,人生幻得幻失,有时候我真会觉得眼前的一切不真实。

这车看风景不错,因为慢。车经过农田、村庄、城镇,人们上车下车,我有时候我会好奇,每经过一个站点都想下去看看,看看那里的人是什么样的,他们怎么生活,他们在想什么干什么。

人生就像辆列车,上车下车,人来人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站了,所以该多看看沿途的风景,想到这一种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

飞燕到是十分开心,一会儿逗逗旁边的孩子。一会儿,买点车上的零食。我们面对面,但心情截然不同。

她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怎么第一次和我出来玩,就愁眉苦脸。”

“没有,没有,我是看到这么多和我一样的穷人,帮不上他们的忙发愁那”我依然犯贫的为自己辩解。

“穷人,你也是穷人,高中就没看出来,你隐藏的够深的,你那路虎哪来的,老实交代。”

“那车是三胖子的,叫我玩两天。”

“哪个三胖子?”

“梅青山。”

“他这么有钱吗?李大伟,你就骗我吧,以后有你好日子过。”飞燕的口气就好像我媳妇。

“李飞燕同志,你看你,就一点不注意学习,前一段你没看报纸电视报道那个买豪车的神秘买家嘛,那就是梅青山。”

“你们都是一丘之貉,隐藏的深。以前也没看出来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