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0、失去(1 / 2)

挖心一样的痛,折磨了我一夜。第二天,我坐特快带飞燕赶回衡州,一路上我们谁都没说话。

我叫文涛送飞燕回学校。

“大伟,你没事儿吧?”飞燕不肯走问我。

“没事儿,女人多了,少一个少一个呗!又不是特别漂亮。”我假装无所谓。

“别强撑着,难受就说出来吧!”

“说了没事,你先回学校,过几天,我陪你南方玩。”

文涛看我神色不对:“大伟,怎么回事?”

“送飞燕回去吧,我静静。”我将飞燕硬推上车,直到车走远。

安顿好飞燕,我疯狂的给文月打电话发邮件,希望得到她的回复,每次都是石沉大海。

我不能再等了,我迫切的相见她,想知道她的消息,我叫文涛送我到了天津,想从她父亲的那里知道她的境况。我在上次到过的别墅,一连等了几天,才等到了何庆天。

“叔,您好!”我神情萎靡。

“你是?”几天的等候,加上失魂落魄,蓬头垢面,还长出了胡子茬,何庆天没认出我,或者他压根没记住我是谁。

“我是文月同学,上次咱们见过面。”

“哦,想起来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叔,我就想知道现在文月她……”我话没说完。

何庆天神色露出一丝威严:“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不要再骚扰文悦了吗!”

“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敢说别的。

“你走吧!”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现在不说我怕再也没机会说了。

“我喜欢文月,我很上进的,您看我有车,不是那辆破捷达了,我有一辆路虎,我有钱,我知道这些对您来说不算什么,我想和文悦在一起,希望您能给我个机会。”

我努力想向何庆天证明着自己。何庆天不知是无奈还是不屑的哼了一声和我说道:“自古寒门难出贵子,你这种人不会和我们的家族有任何瓜葛的。在普通人家,你已经很优秀了,可你的优秀,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

“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我会很有钱,我会很努力的。”我极力的说服何庆天。

显然我太幼稚了,在这个前行长,现在的巨富面前,我说什么都是无谓的挣扎。

“我就不应该叫文月在县里上学,和你们这些人有任何交集,我已经和你说的够多了,你走吧。”

何庆天的无动于衷使我有了些愤怒:“不就是钱嘛?为了钱,您就出卖您的女儿。”何庆天没因为我话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出卖?这只是你的臆断吧?文月是我的孩子,我给了她充分的自由,但孩子总归要长大的,她应该回到被属于她的生活轨迹上来。”

“她的轨迹就是你们这种联姻吗?这样她会幸福吗?您到底为她的幸福考虑过吗?”

“我是她的父亲,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幸福,你怎么就知道她不会幸福,她现在很好,不需要你操心。我想文丽是明白我做为父亲为她做的一切,她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孩子,而你太浮躁自私了。”说完何庆天不再理会我,进了别墅。

我自私吗?说到责任,我对文悦的了解,她还真的会她的家庭付出一切的,可我又算什么。

“大伟,咱们走吧!人家这是瞧不上咱们。”

“你回去吧,我想静静。”文涛怕我想不开,极力劝我回去。

“我没事儿,不就是一个富家女嘛,哥这么大本事还会在乎吗,我不是还要两个吗,你回去把那两个给我看好了,别全跑了,我就想静静,你先回去,回头我就回。”

我这么一说,文涛以为我没什么大事,可能就是想散散心,就开车回去了。走的时候,一再和我说有事儿打电话,好来接我。

我沿着和文月一起走的过的街道,漫无目的的一直走,自言自语的说着以前和她说的话,就好像她在我身边一样,偶尔还会傻笑。

周边的一切都没变,现在唯独只剩我一个人了。来往的人群有谁知道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想找个人倾诉,可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好想回到妈妈身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或许只有妈妈才知道我的委屈。

文月你知道我想在的感受吗?你会不会和我现在一样心痛。以前天天在一起,我怎么就不知道和她合个影,现在看看也是个念想,我真的怕自己忘了她的样子。

天黑了,我没地方可去,就进了一个网吧,继续给文月发邮件,把所有能说不能说的全说了一遍,就盼着她能回复我。

几天的折腾,我看着面前模糊的显示屏睡着了。

我醒的时候,回件箱有一个未读邮件,我几乎颤抖的点开,文月回复了我:开心点,别再找我了。

这算是道别吗?如此简单,曾经的热情似火,现在竟然如此的冷漠,或许她也是言不由衷。

我继续发着,追问她,可再也没回复。这能这一切一开始就一个错误吧!命运在我备受打击的时候,把文月带到了我的身边,我以为这是命运对我这样一个平凡屌丝的一点特殊关爱,我感谢它。

可它就是这么顽皮,和我逗着玩,说好给我的关爱说带走就带走了,叫我伤的更重了。我只能说命运这玩意,真是无法抗拒。

我无魂的游荡了好几天,文涛和雨齐一直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接。文月算彻底没了消息,我不想留在这个叫人沮丧伤心的城市,还是得回去,虽然回去也是在对文月的思念中煎熬,起码还有朋友陪着我分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