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第1章 宜开市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章 宜开市(1 / 2)

何记饭馆开在长安的安仁坊里。饭馆位置不大,正好能摆五六张桌椅。掌柜何宝进带着一家老小住在店后头的两间平房里。

何宝进刚进京的时候,起先在城里支了个小摊子,因为手艺好脑子灵活,不过两三年已攒了笔银子,足够叫他在城里租个店面开家铺子。可他一连跑了几天,都没找到合适的。地段好的租金高,租金便宜的位置又实在太过偏僻,愁得他几日没睡好觉。

正巧这时候听人说城东有家铺子招租,他过去一打听,发现这地方不但周围热闹而且价钱开得也不高,这倒叫他心里打起了鼓: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

替他搭线的中间人一见他这模样,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伸手捋了捋胡子,高深莫测道:“不急,这价钱开得低,自然有他的道理。”

原来这店主人开了两个条件:其一,这铺子上下两楼带着后头的小院加两间平房,整层都可租出去,但二楼主人家要留着自用;其二,听说这店租出去是打算开个饭馆子,若能每日替他也简单准备三顿饭食,可抵部分租金。

何宝进听了有些犯难,这第二条倒是容易,他们开店做生意的,每日做饭顺便多做一份不是什么难事,主要是这第一条……叫个外人住在店里,不说方不方便,就怕日后出些纠葛弄得两不愉快,到时候可不是简简单单再搬个店的事情。

那中间人听了点一点头:“你有这顾虑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这家主人并不在京久居,城中也有其他的落脚处,只是为了方便偶尔住在这里,否则这地段也不会只租这个价钱。你不妨回去再考虑考虑。”

何宝进回家考虑了两天,又去别处看了看,到底没有比城东那处更合心意的。过了两日,到底下定决心付了定金将那铺子租了下来。

不过即便是签字定契那日他也没见着这家铺子的主人。饭馆开张半年,二楼始终空着,就在他以为店主人已将这处忘了,再不会有人搬进来的时候,一日早上,店外停了辆马车,上头下来个女冠。

说是女冠,也不过是因为对方穿着一身青莲色的道服,自称出家人,若要何宝进来说,这位道姑与他寻常见过的那些道长实在无一处相像。

道家多半身形清瘦,她却身量高挑,身姿绰约;道家多半气质出尘,端方肃穆,她却生得眉眼灵动,未语先笑;道家多半穿道袍戴黄冠,她却一身不知哪门哪派的道服,头上束着一根银簪……

女冠取出房契,何宝进一看确实不假,便帮着将她的行李搬上二楼。等从楼上下来,就叫他媳妇陈氏偷偷拉去一旁打听这道长的来历。那女冠自言姓秋,是静虚山弟子。这地方二人却皆未听说过,陈氏期期艾艾地开口道:“我倒不是担心旁的,但你看那道长的模样,就怕她是顶着个道士的名头,暗地里做的其他生意……”

“别胡说!”何宝进小声呵斥道,“她再怎么也是这家的房主,每月收收租金就够度日,干什么去做这种生意。小心这话叫她听见了,反将我们赶出去!”

陈氏叫他训斥的喏喏几声,到底不敢多言,只心里记挂着准备明日找人去打听一下这个静虚山是什么来头。

倒是何宝进训完了媳妇,心中也有些犯嘀咕。城中这样的事情他也听人说过不少,年轻貌美的小娘子住在道观里自言出家做了女冠,暗地里与人勾结做些皮肉生意,或者有钱人家的大人养了外室,就将其安置在道观里掩人耳目。又想起当初租铺子时,中间人提起这二楼是主人家留给自己做生意用的,越发觉得心慌。二楼这么大点的地方她一个女冠能做什么生意?

何宝进夜里翻来覆去睡不好,暗暗下了决心,她若当真是顶着个出家人名头的暗娼,这铺子便是咬牙赔些银子他也不能租了。

不过好在第二日,那陈氏从外头买菜回来,欢欢喜喜地将他拉进后院:“我都找人打听清楚啦,那静虚山听说是个了不得的地方,皇帝都去过。那秋道长要当真是从那里来的,应当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

何宝进闻言这才稍稍安心,后头的日子又开始留意这位秋道长到底打算在楼上折腾些什么。

这样过了几日,楼上终于有了动静。

某天一大早,二楼临街的窗户开着,挂了张黄布,上头写着“算卦、解签、摸骨、测字;合八字、看手相、观风水,测吉凶”。窗边立了一块幡子,上头白底黑字四个大字——“一卦不错”。

这样一来,别说何宝进就是这临近的百姓也全都争相探头看起热闹来。毕竟这口气,怕是全长安都找不出第二个算命先生敢说自己一卦不错的。

她这招牌一打,不乏有些好事的上门求签算卦,想要一证真假。来的人多了,何宝进又发现这位秋道长的第二处怪异来了。

寻常挂摊,若非摊主家中有事,出摊时间固定。这位秋道长出摊却全凭心情,要想光顾,只看那临街的二楼小窗开不开,若开着窗说明今日出摊,若窗扉紧闭,则说明今日谢客。

出摊时间不定也就罢了,更古怪的是这位道长每回替人算卦收取的银钱也没个定数。同一个人今天来和明天来收的数额不一样,同一件事不同人过来问收的数额也不一样,像是全凭她心情一般。

何宝进初发现时,只觉得这般做法生意必然做不长久。却不想也不知是她当真算卦奇准还是众人就吃这一口,她性情越是神秘,做法越是古怪独特,上门来找她算卦的人竟是越多。

如此一来,她这算命铺子在何记饭馆开了不过两月,在长安城中却已有了些名声,更有不少人专门前来花重金请她算上一卦的。

没有了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