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第19章 宜探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 宜探病(1 / 2)

到公主府门前,出来开门的是刘伯。刘伯见了她倒十分热情:“秋司辰可是许久没来了!”

秋欣然将带来探病的礼物交给他,有些惭愧道:“岁末宫中事忙,这才抽出些空来探望。”她问了几句夏修言的伤势,听说已无大碍也松一口气:“秋猎刺杀的刺客可抓到了?”

刘伯摇头叹了口气:“未听世子提起,恐怕是难以追查了。”

秋欣然闻言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好在刘伯很快又打起精神同她说起一些旁的事情,乐呵呵地领着她往后院的书房。二人一路上又闲聊了几句其他,等到了书房外,刘伯还在说:“秋司辰晚上留下来用了饭再走吧,今日厨房熬了鱼汤,熬了一天了。”

他这么一说,秋欣然好似当真闻见了后头飘来的香味,不由又想念在公主府蹭饭的那段时光来了。

“这可是太麻烦了。”她委婉道。

“不麻烦,多一双筷子的事情,有什么麻烦?”刘伯笑呵呵的,“一定要留下来吃饭,我这就去同张婶说一声。”

他一边说一边隔着门同里面禀报道:“世子,秋司辰到了。”

里头半天没什么动静,过了一会儿才听得个男声懒洋洋道:“让她进来。”

秋欣然推门进去,刚进屋便觉屋子里暖烘烘的,同外头天寒地冻的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小一间书房里生了好几个暖炉,屋里的书桌后放着一架卧榻,卧榻附近铺了一层地毯,这种天气便是光脚走在上面也不觉的冷。西边的窗子开了一道小缝用来换气,旁边还摆了一盆绿植,整个屋子看上去相当的舒适。

这书房的主人此时正半靠在榻上,身上还盖了张薄薄的裘被,手上拿着本翻到一半的书,听见她进门的动静,轻轻掀了掀眼皮:“把门关上。”

秋欣然转身合上了门,走到书桌前将带来的书册子递过去:“世子,这是这两月天文课的笔记,老师特意托我给您送来府上。”

“放桌上吧。”榻上的人这回连眼皮都没抬半下,语气冷淡道。

秋欣然将册子放在书桌上,开始后悔起先前答应刘伯要留下来吃晚饭的提议了,否则这会儿送完册子岂不是略坐一坐也就走了?

先前她来公主府有个练箭的名头,倒也不觉得同他待在一处不自在。如今两人这样在屋里干坐着,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夏修言依然翻着手上的书,过了一会儿才像是想起她来,抬起头问:“刘伯是留了你在府上用饭?”

秋欣然如蒙大赦,连忙点头解释道:“不错,我方才也是盛情难却,但……”她话未说完,夏修言已自顾点了点头,秋欣然才注意到他只穿了件单薄的中衣,同在宫中相比带了几分难得一见的闲散。

“把我的外套拿来。”盘腿坐在榻上的人十分自然地同她使唤道。

秋欣然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书架后的衣架,那儿果真挂着他的外袍,看来这书房对他来说应当是比府中卧室还要常待的地方。

她起身绕过书架将外袍拿来递给了他,夏修言接过以后披在身上低头系着扣子,一边道:“你若是无聊可以去书架上找本书看。”秋欣然估摸着这便是默许了她要留下来用饭的意思。

如今天色不早不晚,张婶的鱼汤又确实很有吸引力。秋欣然略一沉吟,便也不再推拒,又回到书架旁看了起来。

这书房不大,屋子的格局像是后来叫人改动过,又添置了好些东西,如墙角摆着盘下了一半的棋局,卧榻边还有个小匣子,上头是些干果蜜饯。书桌下头的扶椅旁有个茶炉,边上还摆了几个茶叶罐子,像是哪个文人雅士的书屋。

但仔细去看屋里立着的书架,上头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书架杂乱无章,搁着几本四书五经,仔细看大部分都是历朝历代的兵书,看得出已有了些年头,书页卷边发黄,纸张也叫人翻烂了。书架后头摆着一排兵器架,甚至还放了个排兵布阵的沙盘,叫这屋子看上去显得十分古怪。

“这书房原本不是我的。”屋里另一个人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头也不抬地解释了一句。

秋欣然指着书架后头积了灰的箱子,好奇地问:“那箱子里的我也能翻吗?”

夏修言探头看过来,皱了皱眉似乎也没有想起来那里头放着什么,想来是些书架上放不下又一时难以处理的东西,便点点头:“翻完放回去。”

秋欣然于是蹲下身认真翻起来,里头果然都是些旧物,什么话本子、古旧的连环画、孩童启蒙用的《千字文》、《三字经》,还有一堆写大字用下来的字稿,上头的字稚嫩生涩应当是孩子的手笔。

她忍不住窃窃笑起来,引得榻上的人朝这边看过来。

“你还没好?”夏修言警觉地掀开薄毯,作势要过来。秋欣然忙站起身,捧着个铁盒子从书架后头出来,举给他看:“这也是夏将军的吗?”

夏修言对这铁盒子没有一点印象。等秋欣然打开铁盒,才发现里头放着一叠叶子牌。

“原来你们也玩这个?”她笑起来,语气有些亲切。夏修言却瞧着铁盒里那一叠东西皱眉道:“这是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