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第 4 章(1 / 2)

迟云含一直想这个事,她有那么那么色吗?

她从来不乱释放信息素好吧?

除非被Twilight气的!

她生着闷气走到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江暮凝已经把碗洗了,挽着一只袖子,手臂很细,带着水珠,有了几分烟火气,走过来两个人打了照面。

江暮凝走进房间,又推门出来,目光扫视着她,重复问了一遍,“你晚上不出来吧?”

“……不出来!”

迟云含气呼呼地关上门,在心里发誓,这辈子都不出来,江暮凝喊她,她都不出来,除非江暮凝来敲她的门给她道歉。

呵呵,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就叫你高攀不起!

迟云含咬牙切齿的想着,越想越生气,心里有点“恶毒”的想,江暮凝赶紧到易感期,今天就到,然后急切又难过的跑过来找求,趴在她床边求她,“求你求你摸摸我,抚慰我,好难受啊……”

那委屈巴巴的小模样,要多可怜又多可怜,什么高冷、什么不可侵犯,在她面前统统都丢在了地上。

画面刺激,她幻想的有点美,翘着二郎腿哼了两声,心情好多了,翻身起来,又去敲江暮凝的门,“我觉得有必要解释解释,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在你不想要疏导前,我不会强迫你,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我是个很正经的人!”

她在门口认真地说:“我发誓,我发誓强迫不会你,我是个很讲信用的人,你应该相信我的!”

说完,四周又变成了刚出来那么安静,静悄悄,听不到别的回声。

迟云含又敲了敲门,“你睡了吗?”

这时,屋里有声音了。

江暮凝沉声说:“你不是说晚上不出来吗?”

“……”

想骂人,迟云含转身朝房间走,扭头盯着门看,道:“那不一样,我又不是晚上出来就穿的光光溜溜,到处放荡的女人,我是个正经的黄花大闺女!”

“我没说你。”江暮凝解释道。

不过声音太轻了,迟云含听到跟没听到一样,她这人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跟江暮凝讲完话,闷一会,翻个身就睡着了。

就是对江暮凝说的“放荡”耿耿于怀,晚上她穿了胸衣才睡觉,她以前一个人在家里,睡觉的时候都不穿胸衣的。

早上起来略有些不习惯,她歪歪脖子,出来看到江暮凝已经在浴室里洗漱了,江暮凝在刷牙,唇上全是泡沫,斜了她一眼开始漱口。

“你穿这么厚不热吗?”迟云含打了个呵欠,看着她上上下下穿得那么严实,其实想说,在家里就不用穿西装西裤了,多闷啊,太约束了,穿得轻薄一点,多舒服啊。

像她放假就喜欢在家里穿睡衣,睡觉什么样,起来是什么样,多自由啊,不会给身体造成负担。

她再看过去,瞧见江暮凝给自己打了个领带,江暮凝将领带放进胸口,整整衣服说:“不热。”

算了,江暮凝都说凉快她能怎么办?

迟云含等她出来,才去刷牙,挤着牙膏说今天的安排,“我今天要回去一趟。”

“去哪?”江暮凝问道。

迟云含咬着牙刷,说的含糊不清,“我父母家,我搬出来住了,他们叫我回去吃饭。”她看着江暮凝的表情,试探地问:“你要一块过去吗?”

江暮凝说不用了,迟云含哦了一声,先是遗憾,又松了口气,就她家里那个情况,她要是江暮凝跟着一块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江暮凝弄得早餐,吐司里夹的鸡蛋,放了芝士片,很简单的食材,味道还不错,迟云含以前不吃早餐,她喝了口牛奶,心里温暖,压根不想回去。

“你脸色很差。”江暮凝瞥了她一眼,突然说。

“没什么,就是想着路有点远,不太想去。”迟云含耸了耸肩膀,又有些期待地看着江暮凝,说:“他们对我不好。”

她就很想要个安慰。

江暮凝性格很冷漠,说话慢吞吞的,她只是吃着手里的东西,像没听到,有点不太爱搭理人。

迟云含遗憾死了,起身出门准备走。

到了门口,就听着江暮凝用很疑惑地语气说:“我并不觉得跟不喜欢的人交流,能创造什么商业价值,等同于和垃圾交流,浪费彼此时间。”

“突然的示好,只是想榨干你剩余的价值。”

迟云含:“?”

江暮凝问她,“你要做垃圾站吗?”

迟云含连连摇头。

江暮凝说:“我建议你放弃这个职业,如今垃圾站已经被四大公司承包了,你一定要干,只能做废品回收。”

江暮凝说完,抽出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嘴。

迟云含听得一愣一愣的,虽然她老婆说话不好听,但是一针见血,太可爱了,老婆说的太对了!

为什么她说话这么一步到位。

突然觉得温暖有力量,她用力点头!

“我会早点回来的!”

……

迟云含成年后就从家里搬出来了,很少回去,昨天她跟迟雨容聊完,迟雨容就叫人带信息说家里叫她回去吃饭。

她没直接过去,去鹿向媛家里帮鹿向媛搬家,鹿向媛感觉最近有人尾随她,就换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小区,一直弄得到晚上,迟云含在路上买了一瓶矿泉水瓶,和一点礼品才去迟家。

迟家不是豪门,就是个中产家庭,他们在市内有一套二百平米的房子,她妈是大学教授,她爸是医生,她姐,也就是迟雨容是调香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