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章 第 6 章(2 / 2)

她喃喃地说:“不应该用这个香的,你得用柑橘、柠檬,一点点罗勒……薄荷也要,还有一个什么……”

“对了!还要加你的信息素,甜甜的!”

江暮凝脚步停了下来,道:“我没有喷香水,这不是香水味儿。”

迟云含眨着眼睛看她,看江暮凝的眼睛有些晃神,“我闻到了,你这个是、是那种香……”

“是我做饭沾的味道。”江暮凝说:“我晚上在家里做了饭。”

迟云含喉咙一咽,哑哑的,痒痒的,她把后面那句补上了,道:“……是烟火香,你是晚上做饭等我回家吃饭吗?”

“没有,我自己吃了。”江暮凝淡淡地说着,走的很快,迟云含跟在她身后嗅她身上的味道。

烟火香,也是一种香,只是现代人远离厨房,喜欢更主流的生活,自古以来,人们热爱高级香。

花香、水果香、金属香……

迟云含眯着眼睛,也是第一次对烟火香有了新的定义,“原来这个味道这么好闻,在你身上。”

她絮絮叨叨的掰着手指说香料,江暮凝按电梯的时候认真地说:“我的信息素不是甜的。”

“本来就,就很……”

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开了,迟云含走进去就忘记要说什么了,电梯往上升,她一个没站稳,险些撞倒在电梯墙上,得亏江暮凝伸手及时搂住了她。

狭窄的空间,两人靠的很近,呼吸交融,能闻到身上很近的信息素味道,又温度从她们接触的地方开始蔓延。

电梯在五楼打开了一次,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情况,忙退了一步,“不好意思,打扰了。”

江暮凝眉头蹙了蹙,“你又变香了。”

说着她松开手,迟云含贴着墙根笑着,脸上泛着红,道:“别胡说八道了,我信息素没有味道。”

“有,很香。”江暮凝坚定的说。

迟云含小声嘀咕,“本来就没有,真的没有……腺体坏掉了啊……”

不过,哪个omega不想被自己的alpha夸香呢。

她用力点头,“你说香,那就香吧,可能是很香。”然后抬起袖子,只闻到了烧烤味儿,道:“我也觉得挺香的。”

迟云含的租房在十八楼,很有点高,两人说了好几句话才到楼,迟云含掏出钥匙,慢吞吞地开门,往锁孔里塞了几次,才把钥匙塞进去。

进了屋,迟云含扑在沙发上,去拿笔电,她还记得有个甲方叫Twilight,明天是截稿日,再不交稿,她得收东西滚蛋。

“我要工作了!”她揉揉眼睛,看清电脑,画的东倒西歪,“我这个甲方,一言难尽,她就是特别挑剔,事精,一直要我改稿子,又不说要什么样的,让我自己想象!”

江暮凝疑惑地反问:“根据香水气味设计,很难吗?”

“我怎么知道香水的气味,我闻都没有闻过,她们说这是机密,调香室那边也没有给过样香,叫、叫我自己画。”迟云含想想就来气,“然后,然后她就卡我卡我,我问她喜欢什么样儿的,她说不喜欢,她说就讨厌我。”

江暮凝沉默的听着,好了一会,道:“你这个甲方在故意针对你。”

可能觉得这样批判一个人不够狠,又加了一句,“她就是在浪费时间,你没必要画下去了,不管你怎么画,她都会给你打回来。”

有老婆帮忙说话,迟云含心里舒服多了,感动地说:“你说的真对,要是我的甲方是你就好了。”她说了几句彩虹屁,又道:“你去洗澡吧,我再画一会,明天画好交给她就行了,过不过听天由命了。”

江暮凝起身去浴室的时候,又听着迟云含哭着喊:“呜呜呜呜,老天爷你开开眼,保佑保佑我。”

她回头看着迟云含,给了她建议,“你去她们的官网看看,一般官网上会提前预告,比如说夏天,会是偏向清凉的夏香,你知道什么叫夏香吗?”

迟云含用力点头,“我懂!香水我比较懂!这种香多用淡香,水灵灵的感觉,一般多用果香,和一些清淡的花香,闻起来宁静安心。”

她说:“那么瓶子,就不能太热情火辣。”

江暮凝摇头,“有时候小清新也可以用火辣热情的,毕竟在夏天,清凉过头就会变成辣,你看看她们主打的系列,如果时间允许可以去试香。”

迟云含点头,盯着电脑看,然后在网页上打字搜索,搜索:PFE季度新香。

上次出的是“极简性冷淡风”,也是最近很火的一种香,不等于性.欲香,而是简单、干净,有种办公白领感,瓶子也非常简单,没有多余的设计,正方形,长方形,顶多盖子做点设计。

她往下翻,果然看到了PFE的新季度预告!

下期预告就是:花草香!

草草草!她之前怎么没看到!

再看看气味描述,之前她画的都是啥哦,的确不能贴合主题,她拿着笔,在上面打草稿,画这个是技术活,她又喝过酒,没一会就开始打盹。

直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迟云含惺忪地说:“你来了,沐浴露好香。”

江暮凝嗯了一声,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衫,出来的时候水没擦的太干,有些地方贴着肉,露出粉。

“画的不太好啊。”她扫了一眼。

电脑上全是乱七八糟的线,迟云含问:“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喜欢的啊……”

迷迷糊糊间,迟云含感觉有人在她耳边说:“我喜欢热烈的,奔放的、最好放.荡的,比如说……充满情.欲的晚香玉。”

晚香玉又名夜来香,香水界的肉.欲之花。

花香浓重、馥郁,有种粗暴的压抑,在夜色中又热烈奔放,持久留香,很多人会晕这种香,适合这种香的人,都是带着浓烈的欲望,香艳。

迟云含曾经调过这种香。

她困顿的睁眼,看得晃神,依稀能看到正经八百的江暮凝,坐在她旁边,一颗一颗的将白衬衫解开,白色的蕾丝下是丰满的起伏……

好美的晚香玉哦。

江暮凝上挑着眉,轻轻柔柔地问她:“要我帮你吗?”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