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1章 第 2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1章 第 21 章(1 / 2)

腺体是omega最脆弱最私密的地方,迟云含摇头说了几次不行。

江暮凝都是置若罔闻,捏着她的下巴,一点点的靠近,要去标记她。

Alpha发情偏向兽性,她们所有的理智和体力都会变成欲.望,随着最初的本能,捕捉自己的猎物。

显然,迟云含现在就是她的猎物。

迟云含被压在座椅上,江暮凝撑在她身上,捉住了她的手,膝盖抵住了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

“江暮凝!”迟云含喊她,试图喊回她的理智,她真的不想在车上,就跟江暮凝做这种的事!

然而,江暮凝只是挑了挑眉,被她喊的动作更大了,道:“你知道在床上不能随便喊女人的名字吗?”

迟云含抢着回答,“知道,就是让你停下来,江暮凝你赶紧放开我,我送你去医院,不然……不然,你这就违规了,你算强迫了啊!”

江暮凝摇头,“回答错误,在床上叫女人的名字,就是希望她不要停。”

说着,她就将迟云含的领子往下拉,露出了小片肌肤,白皙的,能散发出甜美信息素的地方。

“江暮凝、江暮凝,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害怕。”迟云含瑟缩地看着她,哽咽了几声。江暮凝动作顿了顿,似乎找回了几分理智。

只是她来不及开心,江暮凝手指又往下滑动了一些,指甲在她肌肤上滑动,“别怕。”

这次迟云含清晰地感觉到了Alpha可怕,她缩在角落里,想退又没地方退,她紧紧地闭上眼睛。

“不行,真的不行……你别、别看……”

迟云含胡乱的说着,挣脱的手捂着脖子,很着急,怕被标记,又怕自己的丑陋被发现了。

她把自己腺体藏的很严实,从来没被谁看到过。

“乖。”江暮凝移开她的手指。

果然,目光触及的那瞬间,她手指跟着顿了一下,原本生长Omega腺体的地方,有一块疤,像是一条狰狞的蜈蚣,盘踞在了她的脖颈上。

迟云含脖颈很漂亮,是现在很多女孩子追求的天鹅颈,长、细,搭配直角肩,很美很欲,这条疤纵纵条条的贴在那儿,就破坏了所有的美感。

江暮凝一定觉得很丑。

迟云含很自卑的想着,她虽然过的很糙,其实心里也爱美,尤其是腺体,Omega最性感、最隐私的地方,只会在喜欢的人、未来伴侣面前展露。

“我就说了让你别看了。”迟云含耸耸肩膀,想躲开江暮凝的控制,把头发拉下来遮住脖子。

但是,江暮凝没有收回力气,手指贴在上面,轻轻地抚摸着,道:“哇,真可爱的小蜈蚣。”

迟云含抖动的动作停了下来,感觉有什么也跟着在往下飘,眼睛有些酸涩,她含着一包眼泪,怯弱地看向迟云含。

江暮凝又重复了一遍,指腹贴在上面抚摸,没露出一点嫌弃的样子,“怎么会有条小蜈蚣呢?”

小蜈蚣。

迟云含心里腾然来了种冲动,她怯怯地说:“你咬我吧。”

江暮凝哄她,“就一口。”

她的理智已经到了边缘,俯下身的瞬间,迟云含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江暮凝的撕咬。

牙齿在脖颈四周碾磨着,呼吸一声比一声粗.重,接着抵在了她的腺体上,有点痛,紧跟着肌肤是温润的热度,像是又被亲了一下,很酥麻。

江暮凝声音温柔,“感觉我都要被你毒晕了。”

刚刚被吓出的那包泪,没出息的掉了下来,迟云含抬手抹掉,问:“那你好点了没有?”

江暮凝没有应声,她又问了第二遍,还是没等到回答,她猛地偏头,就见着江暮凝闭上了眼睛。

“江暮凝?江暮凝!”

完了,人是真的晕了过去。

……

江暮凝醒来的时候,人躺在医院里。

她盯着天花板,等意识回笼,听到声音后,迅速偏头,问道:“我的Omega呢?”

进来的是江暮凝的秘书,她敲了敲门,道:“江总,你现在感觉如何?”

江暮凝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我的Omega呢?”

秘书说:“她现在去休息了,并没有什么大碍,您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江暮凝撑着手坐了起来,在记忆搜索了一遍,道:“把西装给我。”

“好的。”秘书去旁边的柜子,把她西装递给她,她等着江暮凝的提问,发现江暮凝全程很淡定,示意她出去。

秘书出去了一次,再回来,江暮凝一身西装,凌乱的头发被打理好了,头顶有几缕睡得翘起来,但是依旧掩盖不了她身上那股严谨的气息。

江暮凝坐在病床旁边的沙发上,交叠着腿,面容严肃,手里拿了个巴掌大的笔记本。

那个严肃的江暮凝又出来了。

秘书也跟着站直了身体,问道:“江总,您怎么不问问您为什么出现在医院。”

江暮凝似乎了然,道:“迟云含送我来的。”

“对。”秘书点头。

江暮凝主动问道:“她都知道吗?”

“并不知道,您放心,我说我是您的同事,然后用最合适的借口把这件事敷衍过去了,她并没有起疑心,不过迟小姐非常担心你。”

是司机打电话通知秘书来的医院,当时,迟云含已经把江暮凝送过来了,但是迟云含不认识她,不肯相信她的话,硬是在门口坐了一晚上。

秘书道:“也就是天亮,听医生说您的确没事,她才离开,她对您的那份担心做不了假,江总,您这次匹配的Omega很好,您当初的决定很对。”

江暮凝嗯了一声,她将笔记本翻开了一页,道:“字写的真丑。”

秘书本来想接一句,这不都是您写得吗,可惜没胆子,只好闭嘴了。

江暮凝连续翻了几页,表情越来越凝重。

笔记本上是这么记录的:

1:香水配方是迟云含的,臭。

2:迟云含很香,非常香,太香了,真想长在迟云含身上,天底下怎么有迟云含这么香的Omega?

3:迟家父母身份存疑,扣押迟云含的户口,可能不是迟云含亲生父母,记得调查(一定要调查)

4:这Omega香爆了,刺激,再闻一口。

5:我想标记她。

江暮凝手指用力,差点把笔记本撕碎。

她攥紧了手,平息了好一会,重新把笔记本抚平,再看了几遍,有几条她没看懂。

秘书看她脸色不好,问:“您想起昨天的事了吗?如果没有想起来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不用了,我已经想起来了。”江暮凝拿了一支笔,面无表情地化掉了笔记本上的一些字,然后把笔记本好好的收拾起来,道:“你用最快的时间,查一下迟云含父母的身份。”

“好的。”秘书迅速应下,等待江暮凝的下一步吩咐,没等到,她就主动问:“是不是还有一些事,您忘记了?”

江暮凝又想了想,道:“和法国的合作,怎么样了?”

“暂时延期了,他们得知您晕倒了,很担心你的情况,您看看什么时候合适,再跟他们洽谈。”

江暮凝点点头,对秘书处理事情的方式很满意,她背靠着床头,端着旁边倒好的热茶喝。

她再看向秘书,秘书还站在床头,似乎有话要说,问:“你到底要说什么。”

秘书说:“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讲。”江暮凝最讨厌这种磨蹭的态度了。

“您就不好奇您是怎么晕倒的吗?”

江暮凝还真不好奇,她来医院是家常便饭,无非就是发情期到了,信息素暴动,她没控制好,就晕倒了。

然而,下一秒她就听到秘书说:“您没有控制好暴动的信息素,咬伤了您的Omega后,没顶住就晕倒了。”

噗地一声,江暮凝把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噗了出来,她还被呛到了,不停的咳嗽,脸咳的通红。

秘书继续说:“我询问过医生,您的发情期并不是在昨天,约莫是在月底,是您抱着您的Omega毫无节制的闻信息素,导致发情期提前,才昏厥的。”

江暮凝彻底风化了,无法想象出那种画面,但是她的嗓子被呛过,她又忍不住咳嗽,震惊地问:“还有这种事?”

震惊完,她又严肃地否认,“不可能,我不会做这种事,这其中应该有误会。”

“确有此事,行车记录仪记录了一切,我已经帮您确认了,不出意外,您应该标记了你的Omega。”秘书似乎一早准备好了,她去门外,从助理手里拿了电脑过来,里面存着一个音频。

江暮凝还在持续震惊中,一字一顿地道:“我标记了我的Omega?”但是我并不知道?

“是的。”秘书俯身,帮她把音频打开。

很快安静的办公室,响起了诡异的声音。

“给我闻一口。”

“再给我闻一口,你好香,比任何香水还香。”

“你知道在床上不能随便喊女人的名字吗?”

音频没播放完,被江暮凝强制按了暂停,可能是被呛到的后遗症,江暮凝的耳朵和脸,全红透了,她捏着电脑的手指,发出肉眼可见的颤动。

就算她在严肃在正经,也无法否认了。

她脸上只剩下四个大字“晴天霹雳”。

晴天霹雳啊!

秘书都有些后悔告诉她这些事了,毕竟白天的江总,一直很禁欲,严于利己,从来不近O女色。

再看一眼江暮凝的脸,又从红色变成了白色,跟昨晚上送进医院一样。瞧把江总吓得,她安慰道:“您可以这么想,晚上那位并不是您。”

江暮凝侧头看向她,低下头,又重复了那句话,“我标记了她?不,我的omega被别人标记了,我……标记了她?”反复几遍,逻辑不清,最后冷声道:“就不应该让她出来。”

说到这个,秘书也疑惑,她们江总白天把自己管得很严,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晚上那位跑出来,已经五六年没出现这种状况了,她免不得好奇。

问道:“您没吃药吗?”

江暮凝没回她的话,把电脑推开,手指不小心滑动了触摸屏,声音再次跑了出来。

“在床上叫女人的名字,就是希望她不要停。”

秘书猛地一呛,把那一句“江总”呛了回来。而江暮凝用力合上电脑,深呼了一口气,迅速从沙发上起来,然后离得远远的,站在落地窗前。

滚开,这该死的床。

好几分钟,门被敲响,医生从外面走进来,瞧了一眼江暮凝,道:“江小姐的情况还没有好转,怎么从床上下来了?”

秘书夹着电脑,推了推鼻梁的眼镜,道:“大概是床有点烫人吧。”

“啊?”医生没听懂。

“我只是讲个冷笑话,不用在意。”秘书收回表情,严肃地问:“您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医生道:“我是过来通知你,带江小姐去做个检查,对了,我刚刚在楼下碰到了跟你们一起来的Omega,如果是第一次标记,Omega是需要自己的Alpha陪伴,给她安全感。”

“她来了?”江暮凝扭头看过来,随即又转回身体,看着窗外的大树,收敛情绪,“我知道了。”

医生愣了几秒,再看看秘书,道:“赶紧带你们江总去检查,我看这后劲有点啊,以后不能闻那么多信息素。”

秘书点头说是,“我待会就带她过去,她现在暂时没回过神,还需要再等一会,麻烦您了。”

医生又叮嘱了几句,给她开了个单子。

秘书把人送走,走到玻璃窗前,问江暮凝,“江总,您要见你的Omega吗?”

江暮凝嗯了一声,又突然说:“电脑留下来。”

“嗯?”秘书疑惑地看着她。

“还有耳机。”

“好的。”秘书贴心的帮她把一切都准备好,电脑插上耳机,问她:“您在床上听,还是……”

“出去吧。”

“好的。”

房门掩上,屋里的光线暗了一些,四四方方的屏幕上泛着白光,江暮凝愣了几分神,戴上了耳机。

就坚持了几秒,她嘴里断断续续的吐出了几个字,“奔放、不知羞耻、毫无道德感……”

“我标记了我的omega,但是我不知道。”

门外秘书和助理站在一起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站着的笔直,难免腰酸背痛。

助理没秘书那么好的定力,问:“江总在做什么啊?怎么一直在骂人?”

秘书说:“她在回味,顺便……生自己的气,再骂骂自己。”

……

迟云含还在楼下打转。

昨天她把人送到医院,一直守在医院,后来秘书她们来了,说认识江暮凝,出示了信息证明身份,她才回去休息。

她是第一次接受Alpha的标记,又惊吓过度,一时体虚累倒了,一直睡到现在才起来。

迟云含一边给鹿向媛,一边往病房走,鹿向媛挺关心她的,一直在问她情况怎么样,说下午过来看她。

“不用那么麻烦,我很快就好了。”迟云含说,“而且你过来像什么话,不知道还以为你标记了我。”

鹿向媛可不管那些,继续叮嘱她道:“我跟你说,你别不当回事,Omega被标记后,只是暂时抑制发情,下次你发情,就得结合,让Alpha打开的一的生殖腔标记你。”

迟云含纳闷了,怎么鹿向媛一个Alpha,比她一个Omega知道还多,说这些都不晓得羞涩。

听着鹿向媛在电话里叨叨,她有点烦了,“知道啦,我现在就在医院了,江暮凝会安抚我的,下次在跟你聊,拜拜。”

说完,她抬头看了看,深吸了一口气。

就挺不好意思的,突然去见江暮凝。

迟云含做了一会心理建设才上楼,她正要敲门,江暮凝先打开了门。

迟云含收回手,感觉有点尴尬,她礼貌地问:“我可以进来吗?”

等江暮凝点头,迟云含才进来,她在床边站着,好看了不大合适,又去找了一把椅子,她坐在床边。

江暮凝躺回床上。

目光交接,两个人都有些紧张。

“待会让医生给你看看。”江暮凝看向她的脖颈,迟云含披散着头发,看不到腺体,并不知道情况如何。

从音频里听,过程很激烈。

迟云含问,“你呢,好点了吗?”

“我很好。”江暮凝回答,迟云含总觉得她要在后面加一句,“离我远点。”

但是,江暮凝回了一句,“很痛吗?”

迟云含昨天一个人睡觉,好怕江暮凝一觉醒来不认人了,回到冷漠的样子。脑子里还时不时会想起江暮凝失控的样子,说不上敏感,就是很恐慌。

现在她被江暮凝关心了一句,心里暖暖的,她忙点头,点完又觉得不对,再用力摇头。

“就、就也不是很痛,怎么说呢,可能是临时标记吧,也不知道你标记上了没有,我也不确定。”

迟云含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感觉被咬破皮了,但是江暮凝晕的太快,好像没有注入信息素,她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我把你毒晕了吧。”

江暮凝眉头皱了皱,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却装作很懂的点头,“还是得让医生看看。”

一直聊这个怪羞人的,话题结束,脸上阵阵发热。

迟云含试图找别的话题,看了一圈,目光落在江暮凝身上,道:“你怎么又把西装给穿上了?”

江暮凝刚要开口,迟云含看看旁边的秘书,小声说:“也对,旁边都是你朋友,你放不开。”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江暮凝没有任何印象,不过,以她对自己的了解,肯定是做了什么……她咽了口气,低着头,手指贴在笔记本最后一行字上摩擦。

迟云含起身,走到秘书面前,道:“能不能麻烦您出去一下,我们聊一会。”

秘书看看江暮凝,她第一次从江暮凝眼睛里读出害怕,一向严肃的江总,此刻显得有点可怜。

“是这样的,我们可能还有点工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