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2章 第 2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章 第 22 章(1 / 2)

迟云含捏着手机,低头看一眼屏幕,再抬头,她把手机光调到了最大,反复几次,刺的眼珠子都痛了。

鹿向媛指着自己的朋友圈,道:“亲爱的,你别太着急,我已经在朋友圈喊了,肯定有很多单身A报名,到时候我会给你层层把关,给你挑选一个最猛、最温柔的A。”

“向媛。”迟云含吞了口气。

鹿向媛拍拍她的肩膀,“别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个A,本来你们也没有感情基础。”

她一个理科生,为了安慰好姐妹,用上了毕生绝学,高考作文都没有这么拼过,鹿向媛捏着奶茶送她嘴边,道:“宝贝儿,来,喝一口奶茶。”

迟云含吸了一口奶茶,舌尖尝到了甜,再回过神,被呛了一下,鹿向媛赶紧给她递纸巾,“好点了吧,你要是难过,就痛痛快快的哭出来。”

迟云含擦着嘴,看向鹿向媛,认真地问道:“你说有没有那种,就是没几个钱,但是砸锅卖铁,也要娶老婆,把钱都给老婆的Alpha?”

鹿向媛想说可能没有,她遇到的A,很多都带有色眼镜,瞧不起omega,就她来说,都挺现实,最爱的人都是自己,都做不到那个份上。

但是,她怕打击到迟云含的信心,道:“那肯定有啊,我跟你说,像这种老实人A已经不多了,结婚就是一辈子,她们会把所有好的都给老婆,老婆是天老婆是地,老婆就是她们的唯一。你相信我,你肯定能找到的。”

“要是找不到,我去给你找,敲锣打鼓,挖地三尺,我也给你找一个出来,别伤心,你肯定能遇到爱你的。”

“我可能遇到了。”

迟云含突然说,手指抖动。

“啊?”鹿向媛愣了一下,快速移过去看她的手机,“结婚”那两个字,直接砸进了她的眼睛。

几分钟后,鹿向媛喝了口奶茶压惊,“所以她砸锅卖铁,攒了一百万,就是再向你求婚吗?”

“目前看是这样的。”迟云含还没回江暮凝的消息,主要太震惊了。

“这、这该怎么办?”

鹿向媛也是头一回见啊,她前一秒还准备给迟云含介绍几个A,她咬了咬吸管,“一百万挺多的,你先回消息吧。”

“也、也对。”

迟云含捧着手机,把聊天记录往上滑动,得亏她手快,江暮凝没看到她骂人的话,不然,真的她就尴尬了。

江暮凝:【我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吗?】

迟云含:【并没有,我只是在考虑。】

江暮凝:【考虑的怎么样?】

迟云含:【那你想跟我结婚吗?】

江暮凝:【我在实事求是。】

江暮凝是个傲娇,她的实事求是,就是想。

迟云含能理解。

有点点可爱呢。

就喜欢她这种外严内骚,还负责的A了。

“云含,别傻笑了。”鹿向媛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催促道:“赶紧回消息啊,把重点放在结婚上啊!”

迟云含回神,打了一排“结呗,干嘛不结婚,晚上我们就去拿结婚证”,刚准备发送她又选择删除了。

迟云含:【结婚怎么能这么随便,没有鲜花没有求婚,就这么结婚,你也太容易得到我了吧?我觉得不合适。】

发过去后,她焦灼的喝奶茶等消息,有点害怕江暮凝会后悔。

江暮凝:【你说的对。】

迟云含:【?】

迟云含:【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江暮凝:【我知道。】

迟云含:【你真的知道吗?】

江暮凝:【真的知道。】

一分钟后,迟云含又问:【你到底知道什么了?】

江暮凝:【我不会让结婚变得那么随便。】

这严肃的语气,搞的迟云含心脏砰砰乱跳,江暮凝不会要给她求婚吧,就那种准备鲜花,准备戒指,当众下跪吗?

那画面想想都犯规。

迟云含咕咕地喝奶茶,她喝到底,看看对面的鹿向媛,很羞涩,鹿向媛比较茫然,还没有从反转中回神,道:“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祝你新婚快乐了?”

“没有没有,那倒不至于。”迟云含吃蛋挞,翻翻手机聊天记录,再看看上面的转账消息。

一百万哎。

她数了数零,又去看看理财的利率。

刚刚还身在炼狱气的爆炸,现在变成了富婆,迟云含一秒暴富,她道:“向媛,你还想吃什么,我请客。”

鹿向媛问:“用那一百万请吗?”

“用我自己的钱请。”

迟云含豪气的起身,她拎着包把手机放在里面,鹿向媛扫了一眼,很贵的包,限定款的!

迟云含说:“周六的时候,江暮凝送给我的,她这个人蛮贴心的。”

“其实她这个人很好的,跟别的A不一样,虽然嘴巴说话总是冷冷硬硬,她内心很骚气,对我也很好。”

“虽然刻板,是个老古董老封建,但是她很可爱,是个老实人。”

鹿向媛哦了一声。

心说:糟了糟了,就是那种感觉了。

迟名双标又上线了。

迟云含喋喋不休地把江暮凝夸了一遍。

鹿向媛听着听着,开始觉得江暮凝这个人还不错,毕竟人生里能遇到几个砸锅卖铁的alpha?

两人去隔壁的烤鱼店吃饭,一条鱼分成两半,可以选两个口味,迟云含拍了照片,想分享给江暮凝,发送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回去她双手插进兜里,严肃地跟鹿向媛说:“我觉得我不能这么早答应她,我们还没正经八百的谈恋爱。”

“你这个想法很好,但是有个问题,你的Alpha会谈恋爱吗?”鹿向媛一针见血的指出关键。

说的也是,这跳跃的太快了。

迟云含想到一个问题,江暮凝是为了负责跟她结婚,其实她是骗江暮凝的啊,她们并没那个啊。

咋办呢,要不先生米煮熟饭?

……

回到公司,味道消散了不少,听说是隔壁奶茶店的打电话投诉了,跟工商局举报她们在炸厕所玩。

工商本来还不信,过来调节,往门口一站,差点把自己醺晕过去,警告他们再把公司搞这么臭,要罚款了。

公司开了紧急会议,警告迟雨容,要么把香水配方送去给PFE,要么自己回去研究,公司不可能为了Twilight一个订单,把好好的香水公司搞臭。

调香室的工作一停,她们这边也没事要做。

迟云含偷偷瞥了一眼,开会的高层都是戴着口罩,迟雨容算是丢人丢大发了,首席调香师的位置坐不住了。

就连设计室,那些曾经爱慕迟雨容的男同事,现在都不叫迟雨容女神了,“哎,我的梦碎了,我曾经那么爱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种挥之不去的气味。”

房梦淼立马怼道:“你好意思提爱慕这次词吗?你不配,就因为调出来的香味特别了一些,你就跟着大众去黑雨容姐,在这里落井下石,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呸!”

虽然,房梦淼是在维护迟雨容,但是,迟云含觉得她说的挺对的,因为一点点味道放弃喜欢爱慕的人,那肯定不是真爱。

哪像她的Alpha,砸锅卖铁给她一百万,一百万啊一百万……迟云含打开支付宝,在上面数余额。

迟云含一直数到下班。

她就很纠结,是去医院,还是矜持一下,毕竟她现在不是主动方了,江暮凝想跟她结婚,她得装模作样一番,但是吧,她一个人回去也太无聊了。

哎。

女人太老实了也不行。

江暮凝那么老实,不会对她动手动脚怎么办?

迟云含苦恼地想着,还是打了字发过去给江暮凝,【我今天不去医院了。】

等了几秒,怕江暮凝太笨理解不了她的意思,她又补充了一句,【以后我都不会那么主动了。】

会不会太直白了?

迟云含又迅速撤掉,江暮凝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知道了?

迟云含心说你知道个啥哦,听着有人喊了一声“喂”,她心不在焉,没想着是喊她,闷头就走,直到又传来一声“迟云含”。

她抬头一看,前面的行道树下,站着一个人,这人她很熟,是江暮凝。

黑色的西装裤搭配着白衬衫,手肘上搭着西装,一丝不苟,几乎看不到一点褶皱,她板着脸,严肃的不行。

两人的视线一撞,江暮凝就把衬衫的扣子解了三颗,露出了白皙的胸膛,添了几分女人的性感。

一个严肃派被迫变成了放荡派。

不是,江暮凝在干嘛?

大街上就解扣子,也太那个了吧。

江暮凝解完扣子,就将插在了兜里,目光瞥向别处,此时太阳还没落山,阳光依旧强烈,余光撒下落在她脸上,印的脸颊微微发红。

她似乎是在等迟云含过去,但是迟云含在发呆,江暮凝又转身,一步步的朝着迟云含走去。

直到颀长的身影遮住了迟云含身上大片的阳光,迟云含才恍然江暮凝是真的来了,她道:“你、你、你出院了,不对,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接你下班。”江暮凝声音冷冽,缓解了酷暑的炎热,带了几分甘醇。

迟云含紧张死了,她经常去接江暮凝下班,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紧张,手心都开始冒汗了,她捏了捏手。

“哦,哦,你来接我下班。”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