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3章 第 2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3章 第 23 章(1 / 2)

迟云含脸上红扑扑的,可不好意思了,她把被子往上拉,医院的床比她家里的床要软上很多,还带着香味,她又扭头瞧了一眼,床上摆着两个枕头。

成双成对,真的太好、太妙了。

就是床下的江暮凝,一副“生无可恋”的绝望脸,太能装了,江暮凝演技是真的好,上次去她家里那个骚样儿,比现在还要更真实,说来,她长的这么漂亮,不去演戏真的太可惜了。

不过,演艺圈是个大染缸,江暮凝性格要强,肯定不会同流合污,肯定会得罪不少人。

江暮凝坐了一会,起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太烫了,她走到窗户边,一手插进裤兜,目光微沉,轻轻地叹了口气,瞧着多了几分惆怅。

“我也有点口渴。”迟云含说。

江暮凝过去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小心烫。”

“嗯?”迟云含豪喝的动作变成了轻啄,跟江暮凝待久了,江暮凝那些细微的情绪,她都能感觉到。

早几天,江暮凝肯定递给她就完事了,现在居然会在前面加个“小心”,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她们的感情从凉水,慢慢的烧开了,变成了热水。

要不了多久,肯定还会放上几片茶叶,清香甘醇。

迟云含慢悠悠地喝着,江暮凝站了一会,又跑到窗户那儿站着。

“你不睡吗?”迟云含问道。

“你先睡。”

江暮凝站了很久,迟云含等的花都谢了,脑子滴溜溜的转,江暮凝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她这个人心眼忒多了,坏得狠。

迟云含钻进被子里,把衬衫掖进裤子里,要是她不小心睡着了,第二天.衣服被抽出来了,就说明江暮凝对她上下其手了。

女孩子在外,一定要多多保护自己。

迟云含侧着玩手机,过了十多分钟吧,她又把目光看向江暮凝,道:“我觉得你还是得睡,虽然你请了病假,但还是要注意身体,不能熬夜。”

“知道,我去洗澡。”江暮凝合上电脑,去拿衣服洗澡,要进去的时候,偏头看了一眼,迟云含钻进了被子里,被子一直在动,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洗澡又吹了头发,推门时,热气往外冒,外面没听到动静,迟云含睡着了,只是手上还捏着手机。

江暮凝走到床边,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发现是迟云含穿得那条西装裤,当睡衣穿太约束了,她把西装裤叠好放在一边。

这些天她都是一个人住在病房,没有多加被子和床,江暮凝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药瓶子,往手心倒了几粒,含着水一块吞了。

江暮凝还是躺下来睡了,两个枕头挨在一起,她犹豫了又犹豫,灭了灯,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中,她眼睛瞪得很大,一直盯着天花板。

精神力很难放下来,江暮凝准备撑着手起来,一股浅浅淡淡的香味儿飘了过来,与此同时睡在她旁边的迟云含翻了个身,侧着身睡,背对着她。

那香味儿就是从迟云含的脖颈冒出来的,断断续续的,随着迟云含的呼吸一点点的往外冒,很香,香的她几乎要克制不住猛吸一口。

江暮凝闷哼了一声,往旁边挪,那香味儿像是长了脚,追着她一直跑,紧紧地将她包裹,并不讨厌,反而很安神,让她有种飘然、想入睡的感觉。

于是,她又被吸引了,朝着迟云含看去。

迟云含睡觉很不老实,可能是认床,一直在乱动,中间又翻了一次,平躺着,还把被子踢开了。

那香味儿就断掉了,余下的丝丝缕缕,还在坚持不懈的勾引江暮凝,让她伸出一种冲动,把迟云含抱着闻。

她深呼口气,很克制。

迟云含的腿压着被子,光溜溜的,又扭来扭去,压在了她身上,最可怕的是,她居然还磨牙。

那些声音和动作,跟深夜融为一体,成了催眠药。

迟云含彻底蹬开了被子,又背了过去。

江暮凝撑着手坐了起来,捏着被子给她盖肚子,想到之前没看清楚的字,她往下看了看,这次她看的清清楚楚,然后,默默地把被子盖上了。

粉色的内裤上,印着几个小字:【我要做富婆!】

这个omega就很有志气。

……

江暮凝醒来的时候,床上空空的,迟云含已经去上班了,枕头上贴着一张粉色的便签。

迟云含:【走了哟,衣服借我穿穿~】

江暮凝捏着看了一会,又贴了回去,起床。

这时秘书敲门进来了,她早上七点才赶回来,本来她是要去邻省办事,谁知道半路车子故障,后面的车没踩住油门,两人的车追尾,都动弹不了,最后只能报警,让警察过来帮忙拖车。

她到医院的时候,迟云含正好穿着江暮凝的衣服出来,给她吓了一跳,她一度怀疑自己挂在了高速上,自己的魂飘回来了,看到了幻觉。

迟云含挺开心的,跟她打了招呼,然后捂着脸跑开了,羞答答的。

秘书没忍住,问道:“您昨天晚上……”

“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江暮凝一口应下。

秘书一怔,听到这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看江暮凝很一本正经,她点头道:“是的,您很洁身自好。”

Omega都爬上您了床,您居然还能把持得住,不知道是不是我一语成谶,您那方面真的很不行。

如此一想,秘书的声音都轻了许多,温声道:“这么说您昨晚上的精神力并没有暴动?”

“没有,一觉睡到了天亮。”江暮凝洗漱完,神采奕奕,很放松的状态,眉头难得舒缓了,“这一晚上我都在睡觉,中间并没有醒来。”

秘书震惊,“您确定您没醒来?您以前不是也是没发现自己夜晚醒来,实际您半夜去蹦迪嗨酒,连续三天累到昏厥了,后来安装了监控,才……”

“咳——”江暮凝表情再次严肃起来。

秘书抿紧了唇,止住了自己的大爆料,重新组织语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您要不要再跟迟小姐睡一次,也许迟小姐就是您的解药,您也能早些痊愈。”

江暮凝沉默了几分钟,似乎在思考她这番话的可靠性,只是想到睡,她眼前浮现的就是那几个大字。

我要做富婆!

这是何等的志气,会把这种豪言壮语印在内裤上?

江暮凝道:“先给我安排医生。”

“好的。”秘书正在打电话,江暮凝又说:“联系奥斯莱特教授,让她尽快到国内来。”

秘书迅速切换号码。

奥斯莱特是江暮凝的主治医生,前几年江暮凝一直接受她的治疗,但是效果甚微。后来奥斯莱特想出了一个新办法,江暮凝不同意,两人出现分歧,江暮凝再也不肯接受奥斯莱特的治疗,奥斯莱特也非常没有医德的告诉她,那您就等着爆炸吧。

现在联系奥斯莱特,可见江暮凝下了狠心。

奥斯莱特飞过来最少三天,江暮凝先接受了国内的检查,都是保守治疗,不能向外界透露消息。

江暮凝躺在治疗舱里,闭上眼睛接受机器检测,安顺的样子,让整个医疗室的医生都很惊讶。

以前只要江暮凝闭上眼睛,超过十分钟,信息素和精神力都会开始暴动,最好的情况,就是探测到一点精神力,知道她大致的情况,最不好的情况就是炸掉整台机器,甚至整个治疗室。

所以江暮凝白天要保持高度的精神力,再疲惫也不能合眼睛,不然精神力和信息素变化,大家能在短短几分钟内看到好几个她。

半个小时后,安然无恙,江暮凝从医疗舱撑起身子,皱着眉,按太阳穴,医生问道:“您感觉怎么样?”

“并不是很好。”江暮凝如实说。

医生看了一眼检查结果,给她分析,“对比您之前的情况,我觉得您现在比之前好太多了,您要不要试着接受Omega的疏导,她的疏导比一切药物有效。”

江暮凝正在按眉心,偏头看她,很坚定地说:“不用。”

“……可是目前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了,您真的可以试试,”医生还在劝她,“如果不合适可以及时中断。”

江暮凝瞥向他,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同是Alpha,医生被江暮凝盯得头皮发麻,不敢再多看了,又道:“那我也无能无力了。”

机器都难以承受天她的信息素和精神力,更何况正常的人,除非是冒着生命危险试探的去疏导。

旁人不懂江暮凝的坚持,秘书自然是懂,江暮凝只是嘴冷,心很软的。

人要是不狠,只能自己受苦。

秘书把昨天的事大概说了一下,丧气的医生,眼睛陡然亮了起来。

不等她要求,江暮凝主动开口了,“我会尽力再试一次。”

医生激动的去拿笔记,道:“我一定做好记录,您放心睡,今天我就带团队再外面守着您,时刻记录您的夜里的动态。”

他比走到了人生巅峰还要开心,兴奋地跟助理和秘书商量今夜的安排。

说着说着,一股强烈的气息压制过来,他身体猛地前倾,幸好他是个Alpha,不然迎接这种压制,他少说得流一管鼻血。

江暮凝冷冷地说:“你想的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