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3章 第 2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3章 第 23 章(2 / 2)

医生傻了,他身边的助理道:“老师您胆子好大,居然敢去看江总圆房,您是当之无愧勇者。”

从检查室出来,江暮凝对着镜子照了照,整理着身上的褶皱,“现在几点?”

“您要去公司吗?”

秘书把西装递上去,江暮凝抬手拦住,然后手指落在胸口,一颗、两颗、三颗,解开了扣子。

最后把衣服拎在手里,发现领口的皱褶,她又伸手抚平,一丝不苟,严肃认真不放过一点细节。

江暮凝说:“去接我的Omega下班。”

“可是现在是上午十一点,您的Omega在下午六点下班。”秘书大着胆子说。

江暮凝动作一顿,哦了一声。

气氛很尴尬,秘书肯定要递台阶,她拿了电脑放在桌子上,道:“江总,这是‘黛兰’香水公司送过来的配方,说是缺少精油,她们想把配方卖给我们,您看看,我们要不要购买配方。”

同时,秘书又道:“我们给时间已经够多了,下个月再不上新,就要错过夏香最好的季节了,会给公司造成巨大的影响,损失也非常严重。”

PFE虽然要求苛刻,但是她们一向秉承着,香水至上,只要遇到好的香水,她们从来不在乎上新的时间,更不会在乎亏损。

“你把配方发过来。”

“已经在您的邮箱了。”

秘书提了个保险箱过来,里面放的是密封的样香瓶,还有一些闻香条,都是黛兰送过来的样香。

江暮凝扫了一眼,“怎么封的这么严?”

秘书解释道:“那边说,这次的样香气味比较独特,希望您能给一些建议和指点。”

江暮凝点开邮件,顺手拿起旁边的咖啡杯,医院的网不好她等了一会,咖啡刚拿到手里,目光触及到屏幕上的字,下一秒对着垃圾桶就是“呕”。

“江总,您怎么了?”

“那个气味……呕。”

江暮凝连续呕了好几下,脸色很白,秘书病急乱投医,拿起桌子上的香水瓶,拔开了玻璃塞,还没拿过去,她自己也跟着“呕”了一声。

香水瓶里的味道挥发性太强了,她慌忙去塞盖子,不小心撒出来了一些,两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接着,两人一起从病房冲了出来。

后劲实在太大了,把门关上似乎都能闻到味道,秘书连忙道歉,“江总,我这就去查,应该有人动了手脚,将样香更换了,没想到有人的手伸的这么长。”

江暮凝还在干呕,拿了湿纸巾捂住了鼻子,道:“不,这就是她们送过来的香,配方上写的很清楚,用了灵猫香还有吲哚,和样香一模一样。”

秘书就算不调香,也知道这两个香的气味,想不明白她们要做什么,问道:“她们这是图什么?”

香水界的人都知道,江暮凝对气味很敏感,对方还敢送这种东西过来,这不是想要她的命吗?

秘书道:“您放心,我这就去查,我们和黛兰的合作还要继续吗?”

江暮凝没直接给回答,秘书看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了,想合作,做梦吧。

秘书问道:“要不给您叫个医生看看?”

江暮凝转过身,对着风口吹了吹。

“看医生没用。”江暮凝说。

她现在内心很躁动,总觉得一种香,也只有那种香才能缓解她的状况,就是迟云含的信息素。

而且,总有种她闻过这个臭味的错觉。

江暮凝又问:“现在几点?”

秘书:“刚刚过去半个小时。”

江暮凝:“我再等等。”

“不过,我现在建议您过去。”

“为什么?”

“我是怕您再缓缓,自己就晕好了,等不到您的Omega来。”秘书说完,再看江暮凝的表情,总觉得她可能会冲进再闻一口,把自己闻到抽搐。

下一秒,她就听着一向爱香如命的江暮凝,愤怒地道:“做出这种香的人,真是个败类,香水界的毒瘤。”

……

公司里,迟云含正坐在茶水间跟人吹水,听着外面一阵阵骚动,她端着杯子过去凑热闹。

就见着一群人往调香室走,迟云含还挺惊讶,道:“不是吧,现在大家都这么勇的吗?调香室才恢复运转,气味都没散完,大家就敢上去了?”

想想,她心里有点不爽,迟雨容这么快死灰复燃,她都没点报仇成功的快感。

“什么呀。”隔壁部门的同事道:“是警察过来了,要把迟雨容叫到所里听训,她犯事了。”

“嗯?”迟云含这就来兴趣了,“什么事?”

正说着,迟雨容被带下来了,她身上的工作服还没有脱,一边耳朵挂着口罩,晃晃悠悠的,以前瞧着很有个性,是温柔的御姐风,现在怎么看怎么狼狈。

迟雨容很努力的在辩解,“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怎么可能是我做的?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迟小姐,刚刚我们同事在你的调香室已经找到了物证,还请你配合我们工作。”那警察是个Alpha,说话的时候,面容有点扭曲,“这个味儿,的确有点重,难怪Twilight受不住。”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迟雨容爱面子,尤其是迟云含还端着茶杯过来,一副来凑热闹的模样,她咬了咬唇,瞪着迟云含,跟在警方身后走了。

“她到底怎么了?”迟云含用手肘怼着旁边的人问。

那人压着声音,小声说:“听说是Twilight报警了,她说迟雨容想毒杀她……”

“噗——”迟云含被呛到了,“迟雨容毒杀Twilight?这、这怎么可能?你确定消息没错?”

另一个同事也用力点头,道:“错不了,我也听说了,就是毒杀Twilight,你知道迟雨容这几天调的香吧,那臭味儿,一般人都顶不住。她居然把配方送过去了,还送了精华样香,啧啧,Twilight打开后,就闻了一口,口吐白沫,两眼一翻,晕了。”

迟云含听傻了,“这么严重啊?”

“就是这么严重,Twilight是识香师和品香师,嗅觉比调香师要敏感,那种香味……那种臭味,对她来说,就是慢性.毒.药,算一种另类谋杀了。”

迟云含肯定知道,但是她没想到迟雨容真的敢送过去给Twilight,迟雨容就没想过这个后果吗?

迟雨容想过,她肯定想过。

为什么这么做呢。

因为配方是迟云含给的,迟雨容没少从她这里要过配方,得到的都是好处,她自然敢拿去赌一把。

公司爱听八卦的人多,很快就打听到了消息,说是迟雨容只送了配方,但是公司想跟Twilight合作,为了讨好Twilight,把调出来的精华送过去了。

没想到,就这么阴沟里翻船了。

迟云含听完,心里还挺虚的,配方是她给的,的确有点对不起Twilight,但也没有太心虚,她真没想到迟雨容会调的那么臭,公司又出了这么一手。

她发了条信息给Twilight,关心的问了两句。

Twilight没有回她,她等了一会,瞥向了江暮凝的账号,又想给江暮凝发条信息。

到下午,迟雨容人还没回来,公司里的信息传的更凶猛了,连她们设计室的人也在讨论这个事。

前面的小李说:“你们知道吧,调香界是有规定的,如果犯了错,会被剥夺调香师的身份,这辈子都不能调香。”

迟云含回到自己位置上,这个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之前迟雨容可没在公司嘲讽她,恨不得拿大喇叭跟别人讲,去戳她的痛处。

小李说:“一:就是使用致瘾精油,做出上瘾的香水,也就是‘香水毒品’,这个好像以前有个未成年做出来了,当初的处罚特别严格。二:为了哗众取宠做出另类香水,就是有毒的臭味气体。”

香水,不用多做解释就能知道是什么意思,首先就是香,增加情调,是Romantic的化身,可以随用随换,不能让人产生香瘾,更也不能让人厌恶、恶心。

很显然,迟雨容是踩雷了第二条。

小李道:“迟雨容这次是翻车了,Twilight要是告她,她就完蛋了,肯定会被吊牌,之后怕是不能做调香师了。”

迟云含听到这个就很开心,她很恶毒地希望,Twilight赶紧告迟雨容,她问:“真的会吊牌吗?之后不能在调香界混吗?”

所有人都点头,“那肯定的啊。”

迟云含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妈的,太爽了,晚上下班回去她就下单买个唢呐,之后去迟雨容面前可劲的吹。

哦,还要买点吃的,跟江暮凝庆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江暮凝之前去她家里说过,就喜欢看她父母被气到无法呼吸的样子。

不知道江暮凝知道这件事,会有多开心。

嘿嘿。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