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4章 第 2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章 第 24 章(1 / 2)

迟云含一下班就急匆匆的跑回去了,去找江暮凝,发现江暮凝居然换病房了,好在并不远,她又往楼上跑,累的气喘吁吁,她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迫不及待跟江暮凝分享。

“我姐终于遭殃了。”

江暮凝正在看文件,闻言合上了文件,问:“怎么说?”

“你记不记得上次去我父母家啊,我写了一个配方给我姐。”

江暮凝动了动眉,表情变得很复杂,道:“记得,怎么了?”

迟云含还没说就开始笑,“哈哈哈哈,她天天在公司研究配方,搞的我们公司臭了几天,隔壁商铺说我们在炸厕所玩。”

江暮凝眉头微拧着,偏头看着她,比平时都要认真一些,她问:“然后呢?”

迟云含轻咳了一声,“然后,我姐就把配方送到她的合作方手里了,给她的合作方臭晕过去了,哈哈哈哈哈……”

哈着哈着,她没听到江暮凝的声音,感觉江暮凝脸要严肃到扭曲了。

迟云含不敢笑了,只犯嘀咕,怎么回事,难道不好笑吗?江暮凝怎么有点生气?

她疑惑地问:“上次,你不是还说……喜欢我这样吗?”

江暮凝皱眉,“喜欢什么?”

“就喜欢我歹毒的样子,还说喜欢的不要不要的,让我之后一定跟你分享结果吗?”迟云含一边说一边观察江暮凝,最后目光落在江暮凝的胸口。

“你今天没有解扣子哎。”

江暮凝低头瞥了一眼,“病房里开空调了,解扣子冷。”

又补了一句,“是挺喜欢的,你、你做的很好。”

“嘿嘿。”迟云含开开心心地笑了,一只腿跪在椅子上,认真地看向她,“那你笑一个啊,不然我看不出你是喜欢。”

江暮凝眉头用力的拧在一起,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压住了喉咙里的冲动,迟云含越蹭越近,“感觉你像在骗人。”

“没有。”江暮凝躲避着她的视线,几秒钟又转回来看向迟云含,一板一眼地说:“哈、哈、哈哈哈,真好笑,我真喜欢。”

“哈哈哈!”迟云含被她的严肃逗笑了,太有意思了,她第一次见有人这么笑的,一时笑得停不下来只打嗝。

她拿起之前买的小吃,把包装拆了,“你来尝尝。本来我是想着一边说一边吃的,这样才有庆祝的意思。”

但是看到江暮凝那个表情,总觉得一边看她一边吃更有意思,迟云含戴着手套捏了个鸭脖递给江暮凝,“来来来,吃这个,这个超级好吃的。”

江暮凝扫了一眼,瞧见了上面的麻椒,道:“我不吃辣。”

“尝一块。”迟云含吞着口水,“你再不吃,我就要吃了哦。”

在她手要收回的时候,江暮凝微俯身咬住了鸭脖,又辣又麻,没多少肉,就是尝尝味道,还被呛了一下。

迟云含吃的很开心,双手都戴着手套,慢悠悠的品味着,“对了,我姐还被告了,今天直接被警察带走了,听说她的合作方,闻到那个味道,直接两脚一蹬,口吐白沫,晕了。”

“咳——”江暮凝被猛地呛了一下,把嘴里的骨头吐了出来,端着茶猛喝了一口,“谁跟你说的?”

“外面都这么传呀,听说还在抢救,哎。”迟云含感叹道,“其实那个配方调出来,并没有那么臭,让我调肯定能调好,我姐真的太垃圾了。”

“那你姐的合作方呢?她也很垃圾吗?”

“啊……这个怎么说呢,反正我不喜欢她,因为她,我姐没少嘲笑我,说因为她香调的好,合作方就要为她收购整个公司。呵呵,我姐的香调的好?那么糟糕还算好,反正,我对她喜欢不来。”

迟云含为自己辩解,“我给的那个配方,其实可以调出很美的香味,是她自己不会调,跟我没有关系的啊,不是我把她合作方毒晕的。”

“嗯?”江暮凝看向她,表情稍微好了一点点,“你还会调香吗?”

“肯定会啊,就是不能调而已。”迟云含说着说着降低了声音,她把电脑旁边的钢笔拿过来,手指掂了掂,并不是很重,写起来很顺。

她跪在椅子上,没有个正形,她在四四方方的笔记本上写着,晚香玉(30滴)高音、橡树苔(x滴)……最后写到关键的吲哚、鼠尾草和灵猫香。

迟云含转为了口述,“吲哚和鼠尾草,可以稍微多一点点,灵猫香一定要少,要淡。你知道森林里的什么最神秘吧?对,就是动物,这个香要淡的闻不出来,才有神秘感,要有走进森林的探寻感……这样滴滴,在那样滴滴,噢,对了吲哚浓度要稀释,一定要稀释,不然就是厕所臭了……”

“稀释之后它会有幽静的花香,幽幽花香,和灵猫动物香不是绝配嘛,哈哈哈哈,步骤一定要记好啊,一步都不能错,错了就是我姐调的那个味儿。”

突然感觉桌上的阳光被挡了一半,江暮凝靠了过来,手指贴在桌子上,问道:“吲哚具体稀释到多少,吲哚和灵猫混合,经常出现廉价香,比如说,痱子粉、花露水,如果香水出现这种味道,很容易被消费者吐槽。”

“稀释到这个范围,具体要根据精油浓度,看购买的精油品质,而且我不认为痱子粉和花露水的香味廉价,你不觉得这种香味,和小宝宝身上的奶香混合,就是很美妙吗,那种柔软、稚嫩的初生感,是很独特的,大概没人能抵住这种香味吧。”

江暮凝一手撑着桌子,沉思了片刻,点头,认同道:“你说的对,的确,这个只是看使用人群。”

迟云含:“我一直觉得,配出来的香水都不完美,都是用来掩盖自身的香味,要是能跟自身的体香融合,能更香,更能体现出香水的价值,你觉得呢……”

“是个很好的建议。”江暮凝又指了一处,“看看这里,用水蒸馏法,会使植物失去固有色,相比这个,我更喜欢二氧化氮的萃取法,而且能保持植物的新鲜度,更有夏天的意境。”

“那也太直白了,我觉得无色的状态能闻出夏天的味道更好呀,你看现在七月了,再过几天就是……”迟云含看向江暮凝,突然开始发呆了。

“过几天怎么了?”江暮凝敲着桌子,提醒她继续说。

在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情人节啊!

迟云含暗示的眨眨眼睛,江暮凝一脸茫然,她被迫回到香水上,道:“就是再过一段时间,夏天就过去了,要到秋天了,那时候这瓶香水,不仅仅是感受夏天的气息,还可以做为夏天的回忆。”

江暮凝反驳,“秋天会有秋天的香,主要是做季节香,按着你这么说,它就不是夏香,而是一瓶夏秋香,失去了大部分价值。”

两人在病房里,小小的书桌旁,一会指指笔记,一会又用电脑调出资料,你一句,我一句的反驳对方的观念,本来还刻意的保持着距离,现在面对面说的面红耳赤。

迟云含气愤地说:“哎,你这个人,你这个人好犟,干嘛那么一言堂,这可是我的香,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也很固执己见,不接受别人的意见,在闭门造车,无法得到进步,听说过吗,调香师是制作者,但她不是消费者。你个人喜欢,不代表整个群体喜欢。我一向不喜欢别人说,我喜欢我自己的作品就好了,既然要制作要销售,就要做的出色做到极致,不然就失去了价值。”

好气哦。

迟云含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就算是老婆,也不能随便指指点点吧,尤其是她讲不出来话的时候,江暮凝眉头还往上挑了挑,一副她吵赢了,必须听她的样子。

迟云含往椅子上一站,笔直笔直的,从上面俯视江暮凝,道:“再杠,再杠,信不信我亲你了。”

江暮凝张了张嘴,选择性沉默了。

但是,她的眼神还没认输,还想尝试说服迟云含,迟云含往前伸了伸脖子,两人的唇就差了几厘米的距离。

江暮凝稍微偏过了头,撑在桌子上手攥成了拳头,很久她转回来,说:“给你亲一口,你就按我说的做?”

迟云含吞了口气,感觉自己又中计了,江暮凝肯定是在故意激怒她,然后好把她的初吻夺走。

她有点想亲,又有点别扭,道:“凭什么我亲你,配方给你,我又亲你,那我不是太亏了吗?”

“那你想我亲你?”

太近了,她们能闻到身上彼此的香味。

迟云含脸上一红,道:“什么叫我想,你就不想吗?”

江暮凝目光微沉,“……不是很想。”

声音有点轻,但是迟云含还是听到了。

就很气,瞬间没了什么感觉。

迟云含扯纸巾把椅子擦干净,坐在椅子上。

两人不再说话,都低着头,趴在桌子上,各写各的。

香水分前中后调,前调是浓烈的晚香玉,馥郁诱人,在夜间绽放,中调是有幽静的森林,最后配着森林里的灵物。

写着,一张纸条塞了过来。

江暮凝:【配方很不错。】

哼。

迟云含把纸条扯下来,塞进衣服兜里,把笔记本推给江暮凝。

江暮凝打开看,手指捏着纸张,问道:“配方很香,跟你的信息素香味是一样吗?”

迟云含害羞了,脸红了。

“说香水就说香水,说这个干嘛。”

江暮凝拿着笔记本仔细看了一遍,闭着眸子,缓和的想着,再睁开眼睛道:“你怎么不去调香?你的能力比你姐好太多了,她完全没天赋可言。”

“我……哎……”迟云含咬着笔,道:“我、我是个Omega呀,咱们国家明令禁止Omega做调香师啊,我们去买调香用具,都要用身份证去买。”

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有第二性别,Alpha、Beta、Omega,信息素肆意,每个人的体质都很特殊,对气味都很敏感,国家为了保护公民,有一条明令规定,法律要求,Omega不得从事调香这一职业。

大家也普遍认为,Omega会发情,如果她们的信息素融入香水,会诱导发情、至瘾,最后引起暴动,这种香水跟毒.品没区别。

江暮凝拿起配方看了看,“这个配方很好,你很有这方面的天赋,许多调香师都没你厉害。”

迟云含被她夸的飘飘然,气散去了不少,有点美的说:“是吧是吧,我就说,是她们两个技术不行,一个不会调,一个不会品香,都不太行。这么好的配方都用不好~”

她啧啧地感叹,“失望,我太失望。”

江暮凝:“……也不能这么说。”

“反正我对她没好感。”说太多也不好,毕竟Twilight是江暮凝的老板,当着她说这个,很不礼貌。

江暮凝很小声地补了一句,“也许只是不了解,等了解可能就……喜欢了。”

迟云含想想自己跟Twilight接触的日子,算了吧,别强求她喜欢Twilight了,没打起来就算好的了。

她用力摇头,“不可能。”

江暮凝起身,走到了窗户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做了几次深呼吸。

细风吹拂,窗外的绿树摇曳着,知了蝉虫在吱吱鸣叫,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随处都是吹尘,很难见到这么夏意盛浓的景色了。

傍晚时分,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照进来,落在江暮凝的耳朵上,她感觉很烫,想伸手捏一下,又迟迟没有动作。

过了很长的时间,太阳迎着面照射,看多了会刺眼,她转过身,顺手将窗帘拉上。

迟云含坐在椅子上,偷偷喝江暮凝的茶,被抓包了也不害怕,道:“我可以去你床上躺一会吗……在办公室坐了一天,腰酸背痛的。”

江暮凝嗯了一声,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手指落在键盘上敲字,【更改夏香的主题。】

【新主题:钢铁森林。】

发完,江暮凝随意扫了一眼屏幕,各部门的高层在各抒己见,尽管没有声音,还是能感觉到杂乱的纷吵。

她看向床的方向,迟云含趴在床上,两条腿晃晃悠悠的,不知道在玩什么,时不时会发生笑声。

靠近,就听到迟云含说:“我的Alpha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她害羞了,耳朵红了!”

“就是有点圣母心,以前我说我姐姐不好,她都是跟着我一起骂的,今天居然同情我姐她们了,哎。不过这也说明她心地善良!是个超级好的Alpha!”

……

晚上,迟云含吃过了晚餐,又留在医院了,江暮凝没说让人送她回去,她也没说要走。

两人一前一后的洗完了澡。

迟云含熟练的爬上了床,又在心里呵斥自己,怎么还睡上瘾了呢。

咔哒声响,江暮凝从浴室里出来,扫了她一眼,“昨天,裤子是你自己脱的,不是我脱的。”

迟云含脸红了,她知道是自己脱的,看她那么饥渴,这不是想给她一个机会嘛,她矜持地说,“明天你再借一套衣服我穿穿,我没带衣服。”

今天早上她穿江暮凝的衣服去公司,别人都羡慕地看着她,还有人祝她新婚快乐,搞的她有点上瘾。

江暮凝道:“还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江暮凝犹豫了好一会,才道:“还有三天,我的主治医生会过来,可能会给一些治疗方案。”

迟云含对江暮凝的病情有些大概的了解,之前她也想帮江暮凝疏导,但是江暮凝老是不同意。

“你要接受我的疏导吗?”

“等主治医生过来就知道了。”

江暮凝把床铺好,刚刚迟云含在床上趴了一会,被单都卷到一起了,迟云含搭了把手,问道:“你大概什么时候出院,这个月要是可以出院,我就换个地方租房子,那个地方上班不方便。”

以前她一个人住,去公司很方便,现在去江暮凝公司就很麻烦,她想换个房子租,最好租在两个公司中间。

江暮凝道:“我让秘书去办。”

“老是麻烦你朋友,多不好啊,我有时间就去看看,你在医院好好养病吧。”

“不麻烦,她有人脉。”

两人聊了一会,迟云含先爬上床玩手机,她主要是看看八卦,刷微博,哪个明星摔倒啦,哪个明星出轨找小三啦。

她扭头看到江暮凝放在床上的电脑,江暮凝比她有志气,居然在看股票,红红绿绿的线,她一条也看不懂。

前段时间基金证券特别火,她也学人家买了几千块,不知道怎么回事,别人买的都涨,她买的那些跟死了一样,涨涨跌跌,搞的她心都崩了,日期一到赶紧卖出去了,再也不敢买了。

盯着看了一会,电脑就被抱了起来,江暮凝躺在她旁边,瞥向她,“怎么了?”

“看你睡衣好看。”

江暮凝穿的是那种特别保守的款式,长衣长裤,大夏天的也不怕热,不过,医院开了空调,睡觉也不觉得热。

“白天不要一直待在医院,能出去转转就多出去转转。”迟云含打了呵欠,又问:“股市无情,你不要投太多钱进去哦。”

江暮凝嗯了一声,把页面退了,伸手摸向旁边开关,把灯灭了。

现在才九点,睡的挺早,两人直挺挺的躺着,一点也不困,刚刚迟云含那个呵欠,就是看倦了哼了一声,根本没想着睡觉。

太无聊了,迟云含翻了两次身,再想动的时候,江暮凝的手突然压了过来,按住了她乱动的身体,给她掖被子,道:“别乱动。”

迟云含停下动作,“我没睡着,”

江暮凝又把手收了回去,迟云含偷偷笑了两声,道:“你这个人,在床上的表现,真的好无趣。”

“不要说有歧义的话。”

“本来就是。”

再过了些时候,只剩下呼吸了,夜晚静悄悄的,两人都睡着了。

接下来几天,迟云含都在医院留宿,她专门回去了一趟,拿了几套自己的衣服,当然都是睡衣。

白天她还要穿江暮凝的衣服。

嘻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