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5章 第 2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 第 25 章(1 / 2)

迟云含回来的时候,挺纳闷的,蹭到鹿向媛身边,道:“没看到你说的香啊,在哪儿啊。”

没听到鹿向媛的回答,只看着鹿向媛咬紧牙关,手指攥得很紧,很生气的样子,又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鹿向媛望天,深深地呼了口气,道:“没事,我刚刚想到我的上司,她催着我回去吹瓶子气死我了。”

鹿向媛是做香水瓶子的,好的香水瓶子都是吹出来的,用沙子烧,然后在这样吹,那样吹,做形状和色彩,这是一门技巧活,需要很强的肺活量。

超级辛苦。

迟云含问:“你不是下班了吗?她怎么还让你回去吹瓶子。”

“是呀,她出名的周扒皮。”鹿向媛叹气,指指自己的脸颊,“这两天吹的我脸颊都肿了,工资还不涨。”

的确是有点肿,迟云含碰了一下,有些心疼地说:“那你请假吧,我回公司帮你请假休息一天。”

鹿向媛点头,“谢谢。”

然后,她拿出手机在官网上搜索,戳到了PFE的页面,在上面打了三个字。

上面弹出来的结果:无

迟云含笑道:“你打错字了,你打江暮凝干嘛?”

鹿向媛又换了一个搜索,这次她搜的“Twilight”,搜到了一个最新的通知,上午九点发的。

【经过PFE一致决定,原先的“夏夜晚香玉”正式更改成“钢铁森林”,其主要的调香师也做了更改,这一决定来自PFE的执行官Twilight。】

“卧槽,Twilight处理的速度挺快,我还以为她们要等香水做出来,才会通告这件事。”迟云含怪惊讶的,就着鹿向媛的手机看了一会。

剩下的新闻,基本都是官方在夸Twilight,毕竟Twilight是她们的摇钱树,也是她们的上司。

“这个Twilight还蛮厉害的。”

迟云含说着,转过身,往江暮凝的方向看去,发现江暮凝已经忙完了,正朝着她这个方向看,手指落在透明的玻璃柜面上轻轻的点动着。

迟云含继续跟鹿向媛说话,压低声音道:“你说这个Twilight怎么这么神秘,我之前搜过她的照片,网上一根毛都没瞧见,我琢磨你说的那个小道消息是真的。”

“嗯?”鹿向媛疑惑地看着她。

“就是你说的那个啊,她成年的时候被人咬了一口,大病了一场,从那之后PFE管理很严格,不让Omega进。”

“噢,你说这个啊,有可能是真的吧。”鹿向媛在官网浏览了一圈,指了个商品给她看,“喏,我说的是这个,情侣香,你去问问柜姐,还有没有。”

“这是去年的香,过季啦,哪有买去年的情人香,送现在的恋人呢?”

恋人两个字说的很羞涩,迟云含又对着鹿向媛摇摇头,“向媛,虽然你说自己谈过恋爱,但是我深深的怀疑,你是因为太直了才分手的,真的。”

鹿向媛动了动唇,关于她那段爱情,她说累了,哎,不想回忆了,多少情情爱爱都随风而去吧。

迟云含笑了一声,再扭头猛地被吓了一跳,江暮凝在她旁边的柜台,翻上面的小册子,认真地看里面的香水介绍。

“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我一跳。”

“刚刚。”江暮凝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拿起旁边的闻香条嗅了一下,道:“还行吧。”

“你同事呢?”

迟云含四周看了一圈,刚刚跟江暮凝站在一起的人都不见了。

“回公司了。”江暮凝说。

“那你怎么不回去。”

“时间没到不着急。”

迟云含看了看表,“可是我待会就要回去上班了,你跟我一起走吗?这里离你公司好像挺远的。”

江暮凝没回答,她转过身,跟柜姐说:“这两瓶香包起来。”

那柜姐赶紧拿礼盒,装得小心翼翼的,在小盒子上扎了蝴蝶结,还送了一张贺卡放在里面。

江暮凝把香水递给迟云含,“给你。”

“啊?你给买我的啊?”

江暮凝没说话,周围人太多了,迟云含不太喜欢被人盯着看的感觉,接过香道:“那我们走吧。”

走的时候那群柜姐还跟在她们身后,热情的给她们开门,又鞠躬道:“欢迎下次光临。”

迟云含心里讶然,难怪人家PFE火,就这个服务态度,哪个品牌做的到,以前她去别的大品牌专卖店闻香水,里面的柜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拿鼻孔看人,就差没直接叫她滚了。

啧啧。

江暮凝走在最前面,步子很大,迟云含有些跟不上,鹿向媛在她身后扯了扯她的袖子,指了一辆车叫她看。

“怎么了?”迟云含瞪大眼睛。

“那是江暮凝的车,你信不信。”

然后,她就听着迟云含嗤了一声,“这怎么可能嘛,那种车我还是认识的,就是那个劳斯莱斯!”

小说里的霸总都开这个车,以前迟云含学生时代很沉迷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里面的总裁经常开一百台劳斯莱斯送女主上学。

迟云含也幻想过,别的车她可能不认识,但是绝对不会认错劳斯莱斯!

鹿向媛认真地说:“你信我。”

迟云含哈哈笑,“真不是江暮凝的车。”

鹿向媛目光转了转,走进一口的鲜花店,把门口的仙人掌拿起来,道:“如果那个车不是江暮凝,我直播吃仙人掌。”

迟云含捞捞头,道:“倒也不必这般狠。”

鹿向媛刚把钱付了,从店主手里接过袋子,就看着江暮凝面无表情的推着一辆电动车,从她们面前经过。

到了她们身边,江暮凝还看了眼手机,说:“现在不扣起步费了。”

鹿向媛瞪的眼珠子都要掉了,去掐大腿,不小心掐到了仙人球,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升天了。

这是什么魔幻世界?

江暮凝推电动车?

迟云含走到江暮凝身边,道:“算她们有点自知之明,取消了起步价,不然我祝她们早点破产。”

江暮凝只是嗯,又看向鹿向媛,道:“电动车带不了三个人,要不我们还是叫车,三个人一起比较方便。”

迟云含想想也是,问道:“你叫还是我叫?”

江暮凝很熟练的在手机上操作,先领了一个打车券,再叫车,“我有券,可以免减五块钱。”

“你朋友是不是要请假,她住在什么地方?”

忙碌了半天,她终于抽出时间看向鹿向媛,目光沉静,只有鹿向媛一个人在茫然。

“对对对!”迟云含帮忙输地址,“向媛她脸疼,到时候我给她请假,她住在……”

“不用了。”鹿向媛打断她们,干笑道:“不用麻烦,我现在一点都不痛了,我非常好,可以回去继续上班。”

“而且——”她四处看了看,瞥向了旁边的电动车,“我坐着这个就好了,我会骑电动车,打车多贵啊,哈哈哈哈。”

那瓶绿色的仙人球被放进篓子里,浑身都是小刺,这一口下去,嘴巴别想要了。

迟云含在前面开车,江暮凝跟熟练的坐在后面,一双长腿无处安放,半曲着。

烈日当头,风徐徐的吹过来,有些凉快,迟云含的衣服鼓鼓嚷嚷的,江暮凝伸手压下去,问:“你跟她很熟吗?”

迟云含回道:“熟啊,不然怎么是好朋友,我就她一个好朋友,你知道为什么吗?”

江暮凝说不知道。

迟云含道:“开始我们关系不是很好,就是普通同事,有次吃饭坐在一起了,然后我姐特别恶心,就跟向媛讲我坏话,不想让她跟我玩。然后她把我姐怼了一顿,后来,我们三观道德都很合拍,关系就越来越好啦。”

江暮凝哦了一声,“你知道她家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

“就是她的家庭。”

“跟我差不多啊。”

不过鹿向媛的感情比较丰富。

好朋友嘛,迟云含跟鹿向她关系好,她自然要给鹿向媛保密,不能随便乱说。

江暮凝也没往下问,迟云含觉得怪怪的,她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认识向媛。”

江暮凝说:“不认识。”又加了一句,“我认识的一个人好像认识她。”

这扯的有点远了,迟云含没深入往下问,都在同一个城市、一个地区生活,有认识的人不奇怪。

她先把江暮凝送到地方,挥挥手,看着江暮凝回公司,江暮凝扭头看向她,“注意安全。”

“晚上我来接你,你身体不舒服就早点回医院~”

迟云含再折回去,鹿向媛蹲在公司大门口,热火朝天的,她也不怕热,表情还很复杂,唉声叹气的,像是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见她回来,鹿向媛起身,用手扇扇风,跟在她身后,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迟云含教育她,“我跟你说,她就跟你一样是普通人,你可不能戴有色眼镜啊。”

“我……”鹿向媛说不出话。

好吧普通人。

迟云含抱着那两盒香水,闻闻走走,嘀咕着,“我就说她会给我送东西,你还不信,看吧,我现在都不知道回什么礼物给她了。”

她停下脚步,扭头看鹿向她萎靡不振,关心地看着她:“讲真的,你脸到底痛不痛啊?”

鹿向媛欲哭无泪。

回办公室,她去请假了,用了年假。

请假理由:脸痛,痛得不能说话,痛的不能呼吸。

……

之后上班、下班,没有迟雨容来烦,也没有人来找茬,日子淡如水,有些安静过头,搞的迟云含挺不自在的。

当然,她也没有自在多久,迟家父母就来闹了,在公司门口堵迟云含。

“她配方出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迟云含看到她们就很无语。

迟妈妈今天打扮的很隆重,宛如一个严肃的贵妇,她抿着唇,还在犹豫怎么开口。

但是,她旁边的迟爸爸就很着急,轻声说:“含含,你姐姐的配方不是你给的吗?这次的责任在你身上啊。”

“有什么证据是我给你的?爸,你也太偏心了,出事就把责任赖在我身上。”迟云含表情难受,积攒了许久的委屈,也蹭蹭往外跑,道:“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道德绑架我,她出事我就是我的错。”

“可是含含,你姐姐的配方都是给你的,以前也没出事啊,只要你去跟警察解释解释,你姐姐就能出来了。”迟爸爸温温润润地道:“她毕竟是你姐姐啊,总不能让你姐姐真的坐牢吧。”

其实,坐牢还算轻的,要是Twilight不松口,迟雨容这辈子就算是完了,直接被吊销证书,这辈子都不能在调香,之前的付出都付水东流。

迟爸爸一口锅盖的非常好,毕竟是你姐姐,呵。

现代社会,最伤人的,无非就是原生家庭,好不容易拼命逃脱了,一句“毕竟是家人”,又要将剪短的丝线连接。

凭什么。

迟爸爸说:“你姐姐都是因为信任你,就算你配方不太好,调出来的很臭,她也在坚持,你姐姐就是想着表现好了,之后照顾你。”

迟云含笑了,“她所有的配方都是从我这里拿的,之前她怎么不说臭啊,怎么不说一声谢谢我?她每次说给我弄到调香室,我干到现在还是个设计师,她信任我有用吗,我已经不信任她了,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想让我替她坐牢?”

迟云含冷冷地反问,迟爸爸性子稍微软弱一些,面子挂不住,干巴巴地说:“她感谢你了,这不是一家人,感谢的话,很少挂在嘴边嘛,你能懂吗……”

话没说完,迟妈妈打断了他的话,迟妈妈很会做表面功夫,她弯弯嘴角,笑的优雅,“含含,你性子顽劣,你姐姐平时一直让着你,她还把你弄到公司,你这么害她,良心过得去吗?就算你把你姐姐拉下来,你也当不了调香师。你好好想想值不值得吧。”

说完,迟妈妈转身离开,迟爸爸扭头看了一眼迟云含,才疾步跟过去。

走远了,迟妈妈压着声音叮嘱:“有些话不能说就别说,没看到这么多人站着看热闹吗,她有可能在套你的话。”

迟爸爸一惊,道:“不会吧,云含待我的态度很好,还是把我当成爸爸的,不至于那么绝情。”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她找了个Alpha,还很有背景。”迟妈妈想到那天见到的女人,胸口还憋的痛。

迟爸爸想的比她多,不仅仅是那个女人,还有迟云含那天的打扮,身体克制不住的发颤,他问道:“那,那含含还会帮我们吗?雨容待在警局太危险了,得想个办法把她弄出来,怎么办啊。”

“急什么。”迟妈妈道:“她要是不去,我们就天天来找她,她在公司能待下去吗,对自己的父母、亲姐姐这么绝情,名声也好不下去。”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对父母在外面装的太绅士、再怎么优雅,也掩盖不了内心里的恶臭。

那两人转身一走,迟云含扬起头望着天,低声的抽泣。

旁边看了半天的同事,只听懂了一半,问道:“那两个人是你爸妈啊……原来这次的配方是你给的啊?”

迟云含没说话,只是眨眨眼睛。

同事赶紧给她递了纸巾,安慰她,迟云含擦了擦眼睛,道:“对,是我爸妈,他们特别偏心我姐。”

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迟云含父母句句都是为了她姐姐,不过比起家庭纷争,她们更好奇一点,迟雨容的配方,都是迟云含给的吗?

迟雨容可是公司的首席调香师,听说有几个高层觉得迟雨容还有价值,想着帮迟雨容聘请律师。

要是迟雨容的配方是从迟云含这里拿的,那就代表她找抢手了,这可是犯了调香界里面的禁忌。

这可是一口大瓜啊!

迟云含闷声不语,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她越是不说,大家越是好奇,全都跟在她身后。

左艺静凑的最近,“云含,这么说,你家里一直在压榨你啊,你是个Omega不能调香,她们就骗你的配方。”

“也不能这么说吧,有的香是她自己调的,去年的冬日恋歌,就是她自己的作品。”

迟雨容是去年中旬坐上首席调香师的位置,当时她的一瓶香刷新了公司的历史销量,差点被收进香水ColleHall,成为香水界的一代精品。

只是,后来迟云容的第二款香,冬日恋歌,就没激荡起什么火花,要不是上一款香积累的粉丝,这款香销售要排倒数。但是冬日恋歌后,她迅速推出了第三款香,第三款香打破了前面的低迷的局势,重新回到销售宝座。

正因为这样,公司才觉得她有价值,想着把她弄回来再调出几瓶经典,觉得他们再发展发展就有能力跟PFE抗衡。

又有同事问:“有哪几款是你的配方?”

“剩下的都是我的吧,她自己做了改进,其实,我觉得她不改进就进了香水ColleHall。”

大家都惊呆了,除了那瓶垃圾,剩下的都是迟云含的?

左艺静道:“她改进香水,是怕你闻出来吧,天啊,你姐也太恶心了,那你为什么一直给她?”

“不是我给的,我很早就被家里赶出来了。”

迟云含苦笑着,她刚成年,大学还没毕业,国家规定的义务教育一结束,那家人就不愿意养她。

之后她就是自己养活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每次回家也不会让她留宿。

迟云含低落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我对她们那么好,她们不仅把我赶出家门,还要我去替我姐坐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