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5章 第 2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 第 25 章(2 / 2)

平时迟云含咋咋呼呼的一个人,很有活力,这会看到她坐在办公桌前,颓废的样子,大家心里都开始同情她,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

当然,也有人反驳她,房梦淼挤过来插话,道:“既然不是你给的配方,那雨容姐怎么拿到的配方,难不成还能是雨容姐偷的?你又不住在家里,她上你脑子里偷吗?这话完全没有逻辑好吗?”

“你这话说的就很关键。”迟云含一脸赞许,“你可以去问问公司的调香师,她们比我懂,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

迟云含起身,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礼盒,起身道:“我待会去一趟,你们帮我请个假,”

“你这是要去哪啊?”大家给她让开路,还有点担心她,“不会真的要去见你姐姐吧?云含,你得想清楚啊,这不是小事,你父母对你又不好,你可别替她们坐牢。”

“我知道,就是去看看。”

迟云含把小盒子拿起来,道:“本来想着情人节给她们送个礼物的,哎,可能就因为我是个Omega吧,重A轻O的原生家庭,呵。”

她朝着门外走去,大家跟着送了几步,有的人则转身去了楼上的调香室,八卦地去问,为什么被赶出家门,迟雨容还能偷走迟云含的配方。

调香师都觉得好笑,这还不简单吗,调香师注重的就是灵感,人不在,但是她的笔记本啊、记录本在,那不就轻而易举的偷走了吗?

大家恍然大悟,说的对啊!

只要不把话说透,别人脑补的永远比你厉害,而且还会大肆宣言,迟云含在家里什么情况,不用她自己哭诉,大家就帮她脑补的差不多了。

这是个艳阳天,迟云含勾起唇,手指放在眼前,重重地呼出了口气。

总觉得之后看不到阴霾天了呢。

一路直接坐到警察局门口,鹿向媛给她来了个电话,打电话呵斥她,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给你当后盾。”

“嘁,你就是想过来吃瓜吧。”

“别这么说,我们可是好姐妹。”

“你要来就来吧。”迟云含看看附近的店面,她发现警察局附近没什么店做生意,唯一一家是卖酸梅汤和手工凉粉,多年老字号,一看就很真。

迟云含去店里点了一份凉粉,坐在里面喝,等着鹿向媛过来,约莫半个小时,鹿向媛戴着帽子和口罩出现了,还穿了一身黑衣服,搞的店主一直看她。

“向媛,你这是……”

“脸肿了,我遮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怕你这个装扮太吓人,待会去警察局,警察小哥把你抓起来,先考量一番。

迟云含给她要了杯草莓味儿的凉粉,两人一块往警察局走,看着一个警察小哥压着一个人,那人就戴着黑帽子,迟云含忍不住说了,“你把帽子摘下来吧,怪怪的。”

鹿向媛左右看了看,还不太敢摘帽子,她叹气道:“我可太难了,对了,江暮凝怎么没有陪你过来?”

“她去接朋友了,她朋友要从国外过来,这事我还没跟你说过,到时候一起吃个饭吧。”

“朋友?什么朋友?”

“听江暮凝说是个脾气很奇怪的人,以前关系还可以吧,后来出了点事就去国外了,她之后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迟云含说着,感觉身边有风吹过,再偏头,看到鹿向媛在百米冲刺。

再眨个眼人不见了。

这?

这是怎么了?

迟云含一脸茫然,想着去追鹿向媛,听着有人在她身后喊了一声,“云含。”

声音很耳熟。

迟云含扭头,警察局门口的台阶上,站着个男人,那男人朝着她看了过来,站得笔直,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很低。

他喊道:“……云含,好久不见。”

这人就是樊朝鸣,迟雨容的未婚夫。

他站在门口,目光黏在迟云含身上,叫了她的名字,倒是没来跟她说话。

迟云含也不想跟他说话,就当没有看到他一样,她走进警察局,问道:“我来了,有什么事?要我跟迟雨容谈谈吗?”

迟妈冷漠地扫向她,算到她会来一样,抱着手臂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她哼了一声,“没良心。”

“哎,我来太早,你们见面的机会不是少了吗?”迟云含跟她扯了一会嘴皮子,有点累了,道:“毕竟,我来是让她伏法的,爸妈,你们好狠心。”

迟妈被她气的到想打人,但是警察小哥很负责的把她们隔开了,道:“不想见面就算了,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迟妈从迟爸手中抢过了茶,呼呼地吹了两口,瞪着迟云含。

迟云含靠着在门口站着,有阴影投过来,她低头看了一眼,又跑到另一边,她踮着脚,跟樊朝鸣对上了视线。

樊朝鸣这个人很奇怪,他性格阴郁,看人的时候有点冷,看迟云含更甚,阴沉沉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跟她说。

迟云含一直往旁边移动,和他拉开距离,她给鹿向媛发信息,问她怎么跑了,顺便说:“樊朝鸣一定想打我,想给迟雨容报仇,只要他敢动手,我就把他脑壳敲破,以前的、现在的全都还给他。”

好在樊朝鸣没过来,避免了一场暴力事件。时间差不多了,迟云含跟着警察去见迟雨容。

迟雨容在警局待了一天,尽管换了干净的衣服,情绪依旧颓废了不少,她看到迟云含,眼睛缓缓亮了起来,坐下来,道:“我之前对你的态度,是恶劣了一些,可是没想过要害你。”

迟云含没说话,只是把礼盒放在了桌子上,上面帮着精致的蝴蝶结,迟雨容纳闷地看着,道:“等我出去就把你的配方还给你,你想当调香师,我就去跟公司说,公司也有意向要招聘你。”

这房间是有监控的,只要迟云含点头,承认了配方是她的,迟雨容只是用了她的配方,就不存在故意伤人,毒杀也是子虚乌有的事,她就能出去。

可是,迟云含只是从盒子里掏出了一根唢呐。

对,乐器之王,唢呐。

迟雨容没懂她的意思,继续说:“配方都是你的,我不要了。”

接着,迟云含优雅把唢呐放在唇边,闭上了眼睛,迟雨容愣了几秒,就听着迟云含“叭叭”地吹了起来,“曲一响,布一盖,全村老小等上菜~”

“云含?”迟雨容懵了,坐在椅子上不能动,迟云含就走到她身边继续吹,“叭叭~曲一响,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白。”

声音太大了,吵得她耳朵嗡鸣,这几天积攒的火气蹭蹭地烧了起来。

迟雨容忍了又忍,崩溃了,大喊道:“迟云含!迟云含!你给我等着,等我出去我一定收拾你……”

迟云含起身,把门打开,就好像在说“你有本事过来呀”。

她吹的声情并茂,“棺一抬,土一埋,亲朋好友哭起来~哭起来啊哭起来,兄弟亲戚通通跪下来,初听不知曲中意,听懂已是棺中人~”

警察小哥拉着她往外走,憋不住笑,赶紧把会面室的门关上了。

迟云含一边走一边吹,又完整的来了一遍,迟家父母脸色变了几遍,樊朝鸣走到了她身边,“云……”

“含”字还没出来,唢呐的小喇叭对着他的一阵吹,抑扬顿挫,悲鸣苍凉,高昂激亢,吹的可动情了。

“咳咳。”旁边的警察们示意了很多次,都没得到迟云含的回应,捂着嘴也跟着笑了起来。

可把迟妈妈气死了,对着他们一通咆哮,“你们到底有没有专业素质啊,她在警察局里这么吹,你们还管不管啊!还笑什么笑啊!”

“是这样的……咳,一般情况我们是不笑的,而且她是您的女儿,我们劝了半天,也没劝住,您上去管管……哈哈哈,我们也是实在忍不住了。”

警察哈哈笑了起来,还拿着书本敲着桌子,实在忍不住了,严肃地道:“别吹了,别吹了,再吹得用扰乱治安罪给你关起来了啊。”

“叭~”最后一个音落下,迟云含的演出结束,她大口喘气,“不好意思啊警察叔叔,我平时不这样的,我是个很含蓄的人,只是想到我姐姐要蹲苦牢,不由得悲从中来,忍不住吹一曲,给她送送行。”

笑的笑,气的气,一时还真不知道把她怎么办。

警察局外,黑色的商务车停下,秘书从车上下来,疑惑地看着屋里发生的一切,她没听到里面的声音,只看到迟云含快快乐乐的拿着唢呐吹来吹去。

片刻,她转过身给江暮凝打了个电话,道:“江总,我看到了迟小姐,对,现在就在警察局。”

“她正在奏乐,看起来很开心,具体吹的什么曲子并不知道,有一个Alpha一直跟在她身后,不是鹿小姐,是个男人。”

“对方……”秘书又扫了几眼,如实说道:“对方是一个很高,长相有几分帅气,从穿着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家底殷实的Alpha。”

她认真地汇报着,犹豫着要不要用手机拍张照片发给江暮凝,毕竟Alpha的占有欲是很强烈的。

电话那头没声音,秘书又道:“您放心,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他对迟小姐做出什么。”

“嗯。”

电话挂断。

秘书走进警察局。

迟云含已经吹完了,正在深鞠躬,准备擦擦唢呐,收乐器回家了。

只是樊朝鸣一直挡着她,弄得她有点烦躁,正想喊警察,秘书过来了,她站在门口,冲着迟云含稍稍点头,很有礼貌地说:“迟小姐,您遇到麻烦了吗?”

迟云含看到她还挺稀奇的,转念想到她是PFE的人,用力点头,“她们想拉我顶罪,我不乐意。”

“含含,你在胡说什么?”迟妈妈瞪过去,她伸手要把迟云含拉回去,她们还等着迟云含跟PFE的人谈,逼着迟云含承认,这事跟迟雨容没关系。

秘书先一步挡了过来,意思要维护迟云含,迟妈表情很不悦,“你是谁?这是我们的家务事,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不好意思,这件事我必须管了。”秘书拿出一份和解书,道:“这是您早上邮寄给我的,我来还给你。”

迟妈一愣,茫然的伸手去接,而下一秒,秘书手中的文件跌入了垃圾桶,迟妈手中空空如也,脸上火辣辣的痛。

秘书拍拍手,道:“首先,如果要和解,赔偿金额就不对,我们老板一天的工资最低是六千万,按着误工费赔偿,你们的十万块,还不够交税。”

“可是……”迟妈想反驳,秘书又道:“这只是工资,还有耽误的合同,以及这几天股票损失,你们最好准备一个亿。”

“对了,不要说找人顶罪,我们老板说的清清楚楚。样香是迟雨容送过来的,那么她就应该付出应有的代价,最好把牢底坐穿。”

几句话下来,迟妈都不敢吭声。

秘书说完打了个电话,再进来的全是律师团了,足足十个人,西装革履,各个人高马大,站在警察局黑压压的。

就很像□□。

警察看着都不舒服,把她们赶到外面院子,“去外面谈,堵在这里像什么话。”

但是秘书话说完了,不想跟迟家父母谈了,任由迟妈迟爸尴尬的站在院子里,脸上的色彩很丰富,五颜六色的。

迟云含被秘书的一套动作快闪瞎眼睛了,道:“你刚刚好厉害啊,我都没有你打脸。”

太拽了。

秘书回:“都是我们老板厉害,我也是狐假虎威。”

对哦,她们是Twilight公司的人,拽很正常。

迟云含转头继续走,抬头的时候脚步跟着停了下来,下意识开口,“Twilight?”

门口被她喊的人稍微抬了抬头,露出那张熟悉的脸,迟云含忙仰头,“江暮凝,江暮凝?你怎么来了?”

江暮凝站在警察局门口,面容微冷,看看迟云含,又往她身后看了看,表情有些阴沉。

秘书在迟云含身后出来,看到眼前的画面惊呆了,低头瞧了瞧手表,这就过去十分钟而已。

坐火箭过来的吗?

刚刚不是还在电话里很冷淡的“嗯”吗?

江暮凝淡然地说:“刚刚从机场转过来,顺便过来看看。”

“噢。”迟云含发现她们最近偶遇的频率挺高的,以前都碰不到,她走过去看看江暮凝身后的车,没瞧见司机,问道:“这车是……”

“不是我的。”江暮凝看向秘书。

“那是我们老板的车。”秘书自然的接过话,走到车旁边,掏出车钥匙,摁了一下,车响后,她拉开车门,道:“正好我还有事要处理,把你一块送过去。”

“我能坐吗?”迟云含不太好意思上,这车瞧着就不便宜。

秘书道:“没事,我老板是个很好的人,乐于助人,她要是知道你坐了她的车,一定很开心。”

迟云含先上去,江暮凝弯腰上车,又停顿几秒,扭头看回去,站在门口的樊朝鸣沉着眉,尽管故作冷淡,可眼神落在迟云含身上的瞬间,变得晦涩难懂。

江暮凝伸手扶住迟云含的腰,道:“别碰到头。”

“好滴。”迟云含坐到里面,沙发垫好软,她舒服的哼了一声。现在的好老板不多了,她礼貌地道谢,又问:“对了,你是哪个高层的秘书啊。”

她就知道秘书跟江暮凝是同事关系好,但是不知道她跟的是哪个高层,坐了人家的车,肯定要记着人家的好。

“Twilight啊。”秘书如实说着,就听到了一声咳嗽,看到后视镜里的人,默默地抿上了嘴唇。

迟云含很惊讶,秘书的直系上司居然是Twilight,她往后靠了靠,又一阵阵庆幸,幸好她只跟江暮凝吐槽过Twilight,没有跟秘书讲过Twilight的坏话。

不管是谁,听到别人讲自己坏话,都会不开心,她闷着想了一会,就听着江暮凝说:“很臭。”

迟云含抬起袖子闻了闻,她刚刚在小黑屋里待了一会,有烟味,道:“应该是我身上的,那我去外面站一会。”

江暮凝微起身,把车门拉上,顺手按向车门上的按钮,车顶就换成了透明的。

车座往后压,江暮凝半靠着,膝盖上放着一个文件夹,她一边看文件一边补充:“我不是说你臭。”

那就好,迟云含往后靠了靠,享受着车的柔软,有钱人的车就是不一样。

车上有小电视,还能打游戏,难怪别人说一辆豪车能顶一套房子,看看这设计,能吃能喝,休闲自在,还能到处跑。

她点进游戏,里面有很简单的推箱子游戏,卡在了第十二关,她拿着游戏手柄这里推推,那里也推推,就剩最后一步了,她又退出来,不打算保存。

“推过去啊。”江暮凝突然说。

“不了吧,坐别人车,还乱动别人东西,多不好啊,而且游戏这个东西,很敏感的,她要是想自己通关呢。”

江暮凝翻了一页文件,对着前面轻咳了一声。

秘书就道:“迟小姐不用紧张,我们老板就想有人帮她通关,你要是能多打几关,就帮了我一个大忙。”

“真的吗?”迟云含坐直身体,在秘书点头后,重新拿着游戏手柄,很快她过了五关,她道:“那种竞技类的游戏,我一窍不通,这种我超级会,我能打最后一关。”

她玩的很开心,又换了几个游戏玩,什么拳王啊,消消乐,贪吃蛇。

她躺着玩,坐着玩,很痛快。

偶尔她能听到江暮凝跟她说话,江暮凝问:“你刚刚在警察局里干嘛?”

“没干嘛,我在里面吹唢呐。”迟云含集中精神打游戏,回的断断续续,“我吹的可好听了。”

“吹的什么曲子?”

“你跟她们很熟?”

迟云含过了一关,捏着拳头笑。

“耶~”“欧耶~”“欧耶耶~”

车不急不缓地开着,一直等迟云含玩累了,朝着窗外看去,车子才加速,开到目的地停了下来。

迟云含刚要推车门,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句,“那个男人是你的前男友?”

声音冷冷的,来自江暮凝的嗓子,她扭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暮凝身上的西装已经脱了,连扣子都解到了三颗,江暮凝坐着,就很容易看到里面的光景。

迟云含吞了口气,眼睛不由自主地往下瞥。

江暮凝又冷着脸补了一句,很嫌弃地说:“他身上的信息素很臭,所以,人品一看就不怎么样。”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