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7章 第 2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7章 第 27 章(1 / 2)

迟云含哭的声音很小,闷闷的,很难过又要被迫将音量调小,成年人总要被迫承受生活的压力,变坚强,因为这是一个成年人必做的事。

江暮凝想到迟云含跟她讲的那些。

没有人喜欢她,她也要喜欢自己,她这个人很坚强,她不想当Omega,想当普通人去调香。

迟云含吸着鼻子,呜咽了两声,很放不开,声音越来越小,流眼泪是自己的事,让别人看到了,这得多丢人啊。

她在江暮凝后背蹭了蹭,很不好意思。

“如果难过,好像把声音哭大点会好很多。”江暮凝突然轻声说着。

迟云含问道:“真的吗?”

江暮凝嗯了一声,手往上托,以免她掉下去,突然的就听得一声尖叫,差点震破了她的耳膜。

声音持续性太强,她睫毛一阵抖动。

迟云含一通乱喊:“呜呜呜~神经病!全都是神经病!凭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我艹你大爷!”

“死批!狗屎!垃圾!毁灭吧!我艹你大爷啊啊啊!”

“听到了吗,我艹你大爷!艹你大爷啊!”

“草草草草!”

街上人来人往的,这会又是上班的高峰期,很多人从这边经过,各个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她们。

江暮凝眉头狠狠地抖动,道:“听到了听到了,别喊了。”

“可是老天爷听不到啊!听不到就不能艹她大爷啊!”迟云含很愤怒,不能喊又开始哽咽了。

她趴在江暮凝的肩膀上,脸颊是湿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水特别多,打湿了江暮凝的衬衫。

哭出来的眼泪还有几滴,滚进了江暮凝的衣服,顺着她敞开的领口一直往下落,冰冰凉的。

没多久,迟云含又不甘寂寞起来,问:“不艹老天爷的大爷,艹你的吗?”

热气喷在江暮凝的耳朵上,酒意熏着她,她歪了歪头躲避这种不适,但是迟云含追的太紧了,还在她身上乱动。街上的人都看到了这样一幕,一个歪头美女,背着一个傻里傻气的女人,要是她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可能还会有人给她们丢一块钱。

惨,太惨啊。

江暮凝脖子转痛了,想偏回来,又怕撞到迟云含,只能道:“我没有大爷,我爷爷现在七十岁。”

“太老了,那我可以艹……”

“不可以!”

江暮凝直接打断了她,往前看了看,终于看到了秘书,忙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过来搭把手。

可恨的是,天太黑了,秘书没接收到她的信号,还以为她在瞪自己,忙转过了身,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江暮凝很艰难的背着一个醉鬼到了车旁边,咳嗽了一声,秘书打开车门,见她面色阴翳,低声问道:“江总,您怎么一路把迟小姐背过来了?”

然后又夸了一遍,“江总,您的体力真好。”

江暮凝把车门关的一声响,似乎不愿意接这句话,等秘书上车,她又回了一句,“她心情不好,带着她散了一会步。”

迟云含换了个位置坐,瞬间没有安全感可,在椅子上乱摸,摸到旁边的阻隔,道:“这是什么垃圾车,呜呜呜,江暮凝呢,我的Alpha呢,呜呜~”

江暮凝的动作顿了一下,身体都绷紧了。

我的Alpha,这是多美的情话啊。

秘书都没好意思打扰她们,握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看,江暮凝板着脸,盯着前方,迟云含还在乱摸,摸到了她的大腿,捏了两把,“好硬哦。”

有往中间摸的趋势时,江暮凝冷着脸把她的手拿开了,顺手把中间的阻隔压下去了,迟云含赶紧黏过去,黏着她很有安全感,抱着她的肩膀,在她身上乱蹭,一遍蹭一遍笑,“江暮凝,你身体好硬好硬哦。”

Alpha的身体能不硬吗?

秘书感觉有车从她身边碾过,怕出什么交通事故,她又检查了一遍安全带,问:“江总,我们待会是回医院,还是送您去别墅,开发商很热情,一直邀请您过去看看户型,您带迟小姐去看看?”

车在公路上奔跑,城市的夜永远不安静,处处的灯光打在车窗上,后面的声音就一直没有断过。

“江暮凝我是不是很重啊。”

“嗯,很重。”

“我就知道。”

迟云含小声嘀咕着,“就知道你不会说好听的话。”她越嘀咕越皱眉,扭头看江暮凝,“你不能说不重吗?”

江暮凝抿了抿唇,迟云含总觉得她下一句要说“为什么不重,你明明很重”,想想就很火大。

江暮凝起唇,道:“重,但是不胖。”

迟云含:“……”

她一定是醉的太死了,不然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迟云含喝醉,也属于那种会发酒疯的人,会呜呜的吵个不停,一会要这一会又要那的,特别折腾人。

好不容易到了门口,扒着门口怎么都不愿意进去,“江暮凝你会亲我一口吗,亲我一口我立马滚进去你信不信,我真的会滚哦。”

说着,她就要给江暮凝表演,放手一放,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在毛毯上滚来滚去,“哎呀,好舒服好舒服,太舒服,什么时候垫了毛毯子啊。”

江暮凝在拿遥控器,刚要弄来天花板的灯,扭头听到了“呼呼”的声音,迟云含睡着了,正张着嘴重重地呼吸,她又把遥控器放下,道:“去房间睡。”

迟云含嫌弃她烦,翻了个身,背对着她继续说,嘴里嘀咕着:“好累,好累,要睡觉了。”

可能是平时压抑了太久,只有在不清醒的时候,才会大着胆子放纵一下自己的心情吧。

江暮凝半蹲着看了一会,再起身去房间拿了被子过来放在地上,她换了个方向蹲在,在旁边喊迟云含的名字,迟云含觉得烦,又换了个方向滚。

“别一直叫我名字,好不好,好不好。”

“在床上叫女人的名字,就是让她不要停。”

“好困,睡一觉就好了,你也睡觉啊。”

就几分钟迟云含滚到了被子上,哼哼唧唧的倒是睡得很熟,一点也不认床,江暮凝蹲着看了一会,才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

翌日,迟云含从地毯上醒来,她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又看,心里不停的感叹,这个灯怎么这么好看呢,像金色的星星,不,像水里的小鱼。

看了一会她清醒了,迅速坐了起来,四周很空旷,贴着白瓷砖的地面,双人沙发,还有轻吧台。

我这是从五百百平方里的大床上醒来了?

做梦吧!小说看多了吧我!

太疑惑了,迟云含人特别懵,用力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痛得她眯了眯眸,也不是在做梦啊。

迟云含爬起来,看看地上的被子,灰色的,摸着感受一下,手感滑滑的,比她平时睡的一件套舒服多了,她把被子叠起来,努力回忆昨天的事。

她就记得自己跟鹿向媛一块喝酒,喝着喝着就醉了,然后两个人一块下楼,下楼后面就忘记了。

总不会她被有钱人捡回去了,然后在人家客厅里睡了一觉吧,这也太不好意思了。

待会见到人家要好好谢谢。

迟云含起身走了走,脑子有点痛,她揉了揉后颈,总觉得自己好像见过了江暮凝,走到楼梯那儿,看着江暮凝端着一个盘子,从上面下来了。

江暮凝穿着西装,一手插进兜里,很严谨的模样,表情却很疲倦,冷声问道:“醒了?”

“对,醒了。”迟云含挠挠头,不太明白现状,道:“我、我们现在在哪儿,我怎么在客厅里睡了一觉,是你过来接我的吗?”

江暮凝嗯了一声,走到旁边的请吧台,把盘子放在吧台,自己坐在椅子上,道:“吃早餐了。”

做的是牛排,江暮凝一路拿过来的,盘子周边带上了一些酱汁,她用纸巾把盘子四周擦干净,才递给了迟云含。

一举一动透露着一种贵气,迟云含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这儿不会是江暮凝的家吧?

正想着江暮凝又起身去了一趟楼上,这次端了两个盘子,同样的牛排,还有一份甜点,迟云含又想说话,刚张了嘴,江暮凝切着牛排,教育道:“吃饭别讲话。”

“可是我忍不住啊。”迟云含心情很复杂,可劲的挖自己的回忆,她昨天到底干什么了?

她又扭头看向地板,被子被她叠放的很整齐,这房子除了她和江暮凝,并没有看到别人过来。

迟云含嚼着牛排,眼睛亮了亮,很好吃啊!

江暮凝很淡定的品味着餐点,不露喜色,迟云含忍不住小声问道:“这是你给我做的吗?”

之前在小房子里住,江暮凝也做过菜,但是味道没有这个绝。应该是装盘和环境导致的,在这种装潢豪华的地方吃饭,吃块小饼干都觉得是人间美味吧!

穷人迟云含胃口大开,但是牛排太少,品的在细致也是几口就吃完了,她又吃了几口甜品,勉强填肚子。

江暮凝看了一眼,道:“楼上还有粥。”

“……哦。”迟云含把小面包塞进嘴里,准备去楼上拿,下椅子的时候问:“这是你做的吗?”

江暮凝点了一下她,迟云含嘀咕道:“里面不是个厨房吗?在轻吧台里面。”

江暮凝按着她说的往里面看,哦了一声。

实锤了,肯定不是她家,都不知道厨房在哪儿。

迟云含去楼上找厨房,二楼房间多,她站了一会,顺着食物的味道找到了厨房。

这厨房——

迟云含用她贫瘠的语言能力来形容:大、整洁,还有就是豪华,U形设计,东西厨分成两边。

讲真的,她一个吃货,看到这样的厨房,想到的全是美食,蛋糕、提拉米苏,烤鸡烤翅烤鱼……

迟云含盛了两碗粥,端着下去,中间怕不够吃,她找了个大瓷盆,跟大别墅有点不搭配啊。

两人一起解决了早餐,江暮凝把客厅的被子收到了楼上,看看表,就带着迟云含出去了,大门关上,迟云含往后退了退,想看看房子的全貌。

迟云含想,有一天她一定要买这样的房子!

人穷志不穷!

看完,她偷偷拍了张照,她跟江暮凝说:“总有一天我要住进这样的房子,每天睁眼从柔软的大床上醒来。”

“喜欢这套房子?”江暮凝问。

迟云含点点头,豪宅谁不喜欢啊。

她哈哈地笑,又道:“不要急,我们可以慢慢奋斗,就算买不起,买个小房子也能住得很开心,房子不在大,要温馨,我也蛮喜欢小房子的。”

主要就是怕江暮凝压力大,现代人都是在为房子车子劳累,这套房子价格最低千万,结合现实也要奋斗好多年,迟云含不想给江暮凝有压力。

江暮凝说:“喜欢就好。”

她又补充了一句,“很快就是你的了。”

迟云含傻笑。

咦,她老婆很有上进心嘛!

就算以后她们奋斗不出这样的房子,就靠江暮凝这句话,她也能开心一辈子,这是一个承诺!

……

回到公司迟云含就用百度搜,还真让她搜到了,碧满庭刚出的别墅房,六百平方米,有四层,什么前面环树,后面临湖,环境优美,现在只要两千七百万。

只要两千七百万……

两千七百万

还只要……

给她拖出去按斤卖,都卖不到这么多钱,有同事走过来,啧啧地感叹,“牛批啊,组长,你现在连豪宅都买得起,真的要爱情事业双丰收啊!”

“没有,没有,我就看看。”迟云含解释了两句,又忍不住吹嘘起来,“我昨天在这里睡了一夜,在里面吃了一顿早餐,你敢相信吗?”

“卧槽!卧槽!真的吗?”左艺静也凑过来,欣赏着室内图片,“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那种一觉从五百平方米的大床醒过来的刺激感?爽不爽?”

迟云含点头,“一开始茫然、震惊、无措,后来吃饭的时候感觉饭菜都可口好多倍,哎,舒服死我了,真想在里面睡到天荒地老。”

一群人围过来听她讲睡后感,听到她说是江暮凝带她过去,忙道:“你确定你的Alpha不是个隐形富婆,别墅区的房子,岂能随便睡睡就睡睡的?”

迟云含道:“她就是个很平凡的白领而已,也不是一定要找富婆,两个人在一起幸福就好了。”

同事说:“说真的,我第一次见到她,以为她是个富婆,每次她来接你都开很贵的车,那次我们去森林公园吃烧烤的时候,你们还记不记得,她坐了一辆幻影!”

坐豪车算什么,江暮凝还跟她坐过电动车呢,迟云含看了一会文件,又瞅了一眼电脑,目光在电脑屏幕上转了一圈,道:“她要是把这一套房子送给我,那她就是富婆,超级富有的富婆。”

问迟云含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一定毫不犹豫地说,要一个家,家不用大,够生活就行了,每天跟房子另一个主人一起上班,一起做饭,周末出门逛逛超市看看衣服,要是上班累了,就窝在家里看电影。

每个女孩子都有这样的梦想吧,简单的快乐,不一定要多有富有,平稳踏实,就能幸福一辈子。

迟云含处理完手上的稿件,本来想看看租房的软件,想想以后的日子,忍不住去看房子,瞧瞧首付瞧瞧全款。

同事给她推荐了几个房区,地段还不错,坐公交都挺方便,搭搭地铁就能去购物中心,就是死贵死贵。

大城市嘛,寸土寸金,好地段的房子,每年都在涨价,一百万都不够买人家一个客厅。

她去交了一份文件,碰到了调香室的总监,张总监昨天找过她,今天看到她也是面对微笑,主动跟她打了个照顾,眼镜下的眼睛,很是深邃,显得他这个人老谋深算。

方才看房子,她顺便看了一下公司的微博,并没有看到公司对迟雨容的公开处罚。

张总监问道:“云含,你考虑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调香室?”

“不好意思,我昨天有点事,去向媛家里了,还……还没考虑清楚,能再给点时间吗?”迟云含礼貌地回应,的确如此,她还没跟江暮凝商量呢。

“向媛身体怎么样,恢复了吗?要不让她去医院看看,可以走公司的医保。”张总监温柔地问着。

“还好,谢总监关心。”

电梯要往上走,迟云含的办公室在下面一层,她往后退了一步,做了个请的姿势,“您先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