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8章 第 2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8章 第 28 章(1 / 2)

“你怎么现在才下来啊,等你老半天了。”迟云含把手机塞进包里,又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比之前要惊讶很多?

“有点事。”江暮凝说。

看她身后这么多人,应该是突然被喊回去加班了,这万恶的资本家,迟云含心里骂,嘴上很体贴的问:“那你忙完了吗?要不要继续忙,我可以等。”

“已经忙完了。”言必,江暮凝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她伸手就把电话摁断了,把手机往兜里塞。

她今天穿的西装裤比较修身,塞进去就凸起来了,有点明显,显得怪怪的,迟云含把包打开,“你把手机放我这儿,回去我在拿给你吧。”

江暮凝把手机关机递给她,迟云含背着包跟着她走。里面有个人往前追了两步,喊了一声“江总”,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被秘书给拉了回去。

迟云含起初没发现不对,到后面才想起来,问道:“她们怎么叫你江总。”

“你们公司什么样的人叫总。”

小员工看到谁都叫总,总经理是总,总监也是总,迟云含想了想,玩笑道:“碰到总裁才叫总!”

“哦,那我就是总裁了。”

“别闹!”

迟云含用胳膊肘撞她,嘿嘿笑,“你升职加薪了?当上经理了吗,还是总监?能管很多人吗?”

“有的人也管不住。”江暮凝冷冷地说:“很烦。”

迟云含扭头看了一眼,发现PFE的员工都很焦灼,跟热锅蚂蚁似的,一通乱转,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

她点头:“的确,官做的大,相对的责任就大,我当组长也很累,有时候屁大点事都要我扛下来,我对她们好,她们还不领情,我懂你。”

江暮凝也点头。

去打车的时候,两个人心情都不好,干脆沿着路散步,太阳还没落下去,天上就乌云密布的,估计要下雨。

迟云含伸着懒腰说,“今天肯定要发生什么很惨烈的事,老天爷都生气了。”

江暮凝很少说话,都是迟云含在自言自语,迟云含东说一点西说一点,“我今天拒绝了我们老板开的升职条件,想想还有点可惜,但是答应他们,我会很不开心。”

“我一直觉得开心大过天!”

“开心大过天!”“大过天!!!”

迟云含插着腰对天大吼,轰动一声,天打了一声惊雷,发了很大的脾气,吓得迟云含往江暮凝身后躲,路上的行人也纷纷看向她,再仰头看向天。

“卧槽,我有超能力了。”迟云含惊悚地说。

江暮凝纠正她,“你是老天爷惹生气了。”

这么说迟云含更怕了,抓着她的手臂一直不敢松开,瑟缩着躲在她身后,“快快,快走,我怕老天爷还不解气。”

说着她又开始后悔,“也不知道把老天爷惹生气了,他还会不会保佑我发大财,搞的我心里好着急。”

江暮凝说:“会,上天有好生之德。”

天空扯出了一条闪电,像是把天空撕裂了,紧跟着又是打雷,这天气,来的也太突然了,怕是不是下雨那么简单,得是下暴风雨。

公交在前面,两个人还得往前面走,好在她们脚步快,在雨下来之前,赶到了公交站牌下。

雨哗哗地落下来,马路上的人把包举在头顶上,抬腿就往站牌下跑,等人的,等车的,小小的站牌下,没一会就塞满了人。

雨点砸在雨棚上,声音有些吵耳朵,迟云含和江暮凝被挤到角落里,风吹过来,雨水往里面灌。

迟云含跟江暮凝换了个位置,江暮凝看着旁边挤过来的人,问迟云含,“为什么要换地方?”

雨水合着Alpha信息素的味道,着实不好闻。

迟云含没听到,垫着脚看了一眼,迅速拉着她上公交,江暮凝跟在她后面,看到了她的后背。

白色的衬衫湿透了,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迟云含冲着她喊,“别愣着,快上来啊。”

车上人挤人,站着的人的空间很有限。

两个人坐公交的钱,其实跟坐电动差不多,就是今天下雨,迟云含怕把两人淋湿了才带她上公交。

江暮凝脸色很差,太挤了,有两个人男Alpha站在她旁边,她是高精神力的Alpha,很排斥其他Alpha的信息素。

车身一抖,人都要甩出去,大家撞来撞去,五脏六腑都跟着难受,江暮凝正要发火,低头瞧见了迟云含的后背,湿了的衣服有些透,露出了里面粉色的肩带,她往窗外看看,雨水更大了。

“靠近点。”江暮凝俯身在她耳边说。

“嗯?什么?”车里有点吵,迟云含仰头和她说话,就感觉腰被人贴住了,属于江暮凝的气息也扑了过来。

很干净的感觉,跟青草一样,又有点像森林气,她感受了一会,车停下,有人要下站,她猛然反应过来,她被江暮凝抱住了。

在上上下下拥挤的车上,江暮凝一手环着她的腰,耳边吵杂的声音和淅淅沥沥的雨声融合了,公交车走走停停,雨水在灰蒙蒙的车窗上扑打,模糊的视线瞧不清外面的样子,渐渐的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再渐渐的感觉车上也没几个人了。

公交摇晃的很厉害,所有人都随着节奏晃来晃去,迟云含一手扯着吊环,感觉自己要倒了,又去抱座椅。

“别乱动。”江暮凝手紧了紧,两个人贴的很近,迟云含那句“我要倒了”,默默地吞了回去。

只感觉耳边有呼吸声擦过,热融融的,晕了好一会,江暮凝问:“到站了没有?”

“啊?哦……哦,我看看。”迟云含从包里翻手机,看地图,哎呀一声,“完了,过站了。”

不止过了一站,公交都快开到站点,等公交车停下,江暮凝的手松开,两人一块下车,迟云含低着头看被江暮凝搂过的地方,衣服掖了进去,她正想拉一拉,江暮凝的西装落在了她肩膀上。

“顶着。”江暮凝说。

她疾步走到了前面广告牌下面躲雨,迟云含捏着衣服追了过去,地方很窄,只能简单的避雨。

再等一辆公交过来,指不定会湿透,干脆叫了车,司机还挺好,没嫌弃她们身上雨水弄脏车,还给她们拉到了医院里面。

到病房,迟云含把外套脱下来,道:“你先去洗个澡吧,衣服都脱给我,我先帮你泡着。”

“嗯?”

“去霉运,太倒霉了,洗个澡,再迅速把衣服洗了,这样就能把脏东西去掉了,好运自然来。”

“哦。”江暮凝进浴室,在里面把衣服脱了,想了想又把门打开,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门口。

迟云含扭头瞅了一眼,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也太老实了吧!

完全可以洗完了再把衣服送出来啊!有亿点点的笨呢。

迟云含本来觉得今天够倒霉的,先是被公司羞辱了一番,下班还遇到了暴雨天,被淋了个透。

但是呢,江暮凝抱了她,还把西装借给她,之前的那点烦闷散去了不少,她把江暮凝的衣服放盆里,先用洗衣液泡着,习惯的去掏衣服兜,摸到了一个小样香瓶子,她用纸巾擦了擦,问了一口。

是香水。

浅绿色的香水。

迟云含深深地嗅了一口,是她给江暮凝那个配方做的香水吧,比她幻想的味道要好很多,哎。

她拿着闻了一会,想起来在车上闻到的那个味道,江暮凝是喷了这个香水吗?

“我可是个Omega哎。”

迟云含感觉心里酸胀胀的,“胆子可真大。”

直到江暮凝从浴室里出来,江暮凝擦着头发,这会时间还早,江暮凝也有工作要处理,她穿了一件长款睡衣,两条腿光溜溜的,被迟云含盯的不太自在,她偏了偏身子,道:“你进去洗吧。”

“好哦。”

迟云含吸了吸鼻子,进去的时候,瞥了一眼江暮凝,她晃着神脱衣服,学着她把衣服放在门口。

再出来,桌子上摆好了吃的,是汉堡和烤鸡,迟云含疑惑地看着江暮凝,江暮凝把衣服穿严实了,西装裤贴的很紧,她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吃这些能开心吗?”

回来的路上,迟云含觉得太倒霉了,心烦意燥跟江暮凝抱怨过,说想吃汉堡烤鸡,把自己吃到撑,就舒服了。

当时江暮凝还说不健康呢。

显然,江暮凝也回忆起自己说的这段话,道:“偶尔吃一次,还算健康。”

迟云含闻到香味,就有些等不住了,她戴着手套,慢吞吞的吃着,把酱抹好,撒辣椒粉,扯了一根鸡腿,刚要往嘴里送,又送到江暮凝嘴边,江暮凝摇头不吃。

迟云含一个人吃的开心,期间江暮凝瞥了她一眼,给她递了张纸巾。这次,迟云含再给江暮凝递吃的,江暮凝就咬了一口,吃了一嘴的油。

江暮凝说:“难怪那么多人爱吃快餐食品,味道也不算太糟糕。”

迟云含嘿嘿笑,觉得她别扭的样子可爱死了。

吃饱,她又喝了可乐,一直打气嗝,晚上她没有工作,准备去洗衣服,拿盆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洗了,就剩下一条内衣内裤放在盆里。

房间就她们俩,也没别人了,迟云含迅速看向阳台,两人的衣服挂在一起,被风吹动的晃动,就等着护工拿去洗了。

江暮凝是田螺姑娘吗?这么贤惠!

江暮凝在工作,看起来遇到困难了,眉心蹙在一起,脸冷飕飕的,像是有冰块冻结在上面了。

迟云含没去打扰她,自己跟自己玩,困了跟江暮凝说晚安就睡着了,江暮凝听到她均匀呼吸,停下手中的事,就安静的看着她。

屏幕上弹出来一条又一条信息,她鬼使神差的发了晚安,然后关掉电脑。

迟云含睡觉喜欢乱动,经常脸扑在床上,她弓着后背,跟猫一样,但是猫也不像她这样,猫都是趴在地上,懒洋洋的,她反倒把屁股撅的很高。

很不雅观。

江暮凝喊了她很多次,让她换一个姿势睡觉,她都没听到,哼哼唧唧的越撅越高,逆反心理很强,总是想让人打她一巴掌。

江暮凝的手掌几次要落上去,又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弄了半天迟云含才伸直了腿。

“你好烦啊,睡觉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