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8章 第 2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8章 第 28 章(2 / 2)

江暮凝沉默不语,把被子给她掖好,自己躺到了另一边,闭眼睛的时候,闻到了一点香,她又撑着手凑过去。

迟云含蜷缩着,手上握着东西,两个手捂着,瞧不见拿的什么,似乎是怕别人抢走了。江暮凝悄悄扒开了迟云含的一根手指,发现是那瓶浅绿色、装满浓浓夏意的样香。

——

日子平静如水,下了一晚上的雨,四处都湿漉漉的,地上都是积水,早上迟云含买了手抓饼和包子,走的小心翼翼,吃东西也是慢吞吞的。

在前面可以去坐挤公交,想到事情她就问江暮凝,“你住院花了多少钱?手上还有钱花吗?”

“没花多少钱,还有钱。”江暮凝看她有些忧愁的样子,“别想太多,我很有钱,PFE的工资很高。”

迟云含咧着唇笑,舔掉了唇上沾的酱,道:“那就好,没钱告诉我啊,我就是希望你早点好,对了,你朋友怎么还没过来?”

“上次她让我去机场接她,但是我没接到人,她生气了,不来了。”江暮凝说。

迟云含惊讶了,“你们不是朋友吗?”

“算不上,然后,我叫了另一个医生过来。”

这其中的关系怪复杂的,一时半会讲不清,江暮凝没细说,迟云含又问了一句,“能治好吧?”

“不清楚。”

依旧是去坐拥挤的公交,自动门缓缓打开,喷出一股难闻的味道,江暮凝说:“坐电动车吧。”

车上全都是泥,迟云含刚吃完饭,看着有点反胃,她去把电动车骑过来,江暮凝坐在她车后。

车奔驰的时候会溅起泥,会弄脏裤腿。

迟云含开着车,听着江暮凝轻声说了几个字。

她没听清江暮凝说的什么,不好扭头,就连续问她了几句,江暮凝没在开口,仿佛只是她的错觉。

到公司,经理来了几次,说是让她们赶紧把这个季度的设计弄出来,公司要在这两天推出新香。

按道理来,迟雨容出事,公司应该会龟缩几天,突然搞这么轰轰烈烈,胆子很有点肥。而且,没有迟雨容和她的配方,公司推不出什么好香。

刚打印完资料的小李道:“蹭热度呢,你们没看热搜嘛,PFE的这个季度的香又一次延迟了,粉丝不乐意,现在都在骂她们不守承诺没有信用。”

迟云含昨天睡的早,这条热搜她还真没看到,她拿手机上微博看,现在热搜已经降下去了,只保留了一个话题在热搜尾巴上。

再大的公司,没有如期推出商品,也会让粉丝不满,更别说还是PFE,国际大牌,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拥有的大批的粉丝,粉丝一躁动,品牌形象不保。

迟云含戳进去看了一眼,骂的不堪入目,还有人打话题#Twilight什么时候死#,一群人在里面打卡,看着真的很恶心。

Twilight管理PFE的手段狠厉,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刚接手PFE那会,她疯狂开除调香师,整个公司经历了一次大换血。当然,开除调香师事小,她还在许多公开场合评价,近几年进入香水ColleHall的作品都是垃圾,是一种散发恶臭的废水,是流水线作品。

香水ColleHall,顾名思义,香水收藏馆,香水殿堂,只有被大众评为经典的作品都会进入收藏馆,成为古董香水,其收藏价值,一瓶过亿。

可想而知,江暮凝的话会得罪多少人,想看她笑话的人不计其数,算得上是调香师的公敌了。

迟云含扫了一眼收回来了,道:“我觉得Twilight做的挺对的,如果不适合上新,就不要上新了,以次充好是在欺骗消费者吧。”

“嘘。”左艺静压了根手指在唇上提醒她,“这话可别让公司高层听到了,公司现在就是想利用粉丝的逆反心理狂推香水,能挣一笔是一笔。”

也不止她们公司这么做,一眼看过去,铺天盖地的都是香水广告,迟云含刷个朋友圈,都能看到塞进来的香水广告,就剩没在上面打上几个大字:黑心PFE倒闭了,Twilight带着样香逃跑了,现在我们顶上了,买我买我。

迟云含之前坐过Twilight的车,说实在的,看别人这么骂她,心里很不舒服,她给江暮凝发了一条短信。

迟云含:【我跟你说,别听外面瞎逼逼,我觉得你们老板做的没错,不合格的香水延迟发布也没什么,加油!】

发过去感觉怪怪的,突然关心人家老板,她又补了一句,【要是你最近会很忙,以后下班,我就去接你~发工资我们就去买车,以后我载你~~我是关心你,怕你加班,身体不舒服,连带着关心关心你老板~】

网上热度一阵阵的,只要PFE不出新香,都逃不过一个骂字,迟云含关注这个事也就那么一阵,她平时不太关注这些,主要每次看到调香师的名字,心里就会酸,酸的咬牙,太难受了,自然而然的不关注了。

日子照常过,小人物的生活,没有什么风波,就是江暮凝下班太晚,每天要等到九点,晚上回去还要加班,她们的互动少的可怜。

眼瞅着情人节到了,迟云含挺想跟江暮凝一块出去吃个饭,晚上回来再拉个手什么的,但是江暮凝一直没主动说,搞的她也不好意思主动。

七夕的晚上,有对象的同事都走的差不多了,没对象的慢吞吞的收拾东西,一边感叹人生不公平,一边说没对象好,不用出去消费。

大家就很奇怪迟云含,她今天明明盛装打扮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出去。迟云含感叹了一句,“我这不是处于,有女朋友又没有女朋友的阶段中嘛。”

“?”

大家满头问号没听懂意思,这是什么新型虐狗的语录。

在安慰与不安慰之间徘徊着,就见着迟云含拿着手机跳起来,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收,捏着拳头说,“欧耶!我走了,拜拜了~明天见了!”

那喜滋滋又春风得意的样子,真的好欠揍。

迟云含背着包下楼,她今天特地穿了一件碎花的粉红裙,化了个淡妆,编了一根马尾。早上出门的时候,故意走的比江暮凝早,没叫江暮凝看见。

效果很显著,江暮凝看到她愣了几分神,迟云含别扭的捏着包包的带子,第一次穿的这么清纯,就很不好意思。

她打量江暮凝,江暮凝应该是刚下班过来,身上的衣服还是西装,并没有特地去换,像她这种性格的,能主动约人去约会已经不错了,不强求。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旁边的广场走,迟云含走的很慢,江暮凝停下来,斜了她一眼,道:“你今天穿的高跟鞋。”

迟云含有些无所适从,她平时都穿小白鞋和帆布鞋,被她这样问的很别扭,道:“怎么了?不好看吗?我觉得还不错,哈哈哈哈,同事都说好看。”

“脚踝红了。”

“……”

迟云含笑容僵硬,江暮凝上辈子可能是把直尺,或者她是直尺成精变成了人。

她在心里吐槽,两人慢吞吞的走着。

前几天下过雨,街头都湿透了,冲洗了城市的灰尘,同时把情人节的装扮摧残的稀巴烂,但难不倒精明的商家,重新换上彩纸,门口摆上玫瑰,玻璃上贴出红色的心形图案,依旧有了情人节的浓情。

迟云含低着头从兜里拿出巧克力,掰开一半放在嘴里,另一半准备塞给江暮凝。

她包里还装着送给江暮凝的礼物,犹豫着什么时候拿给她合适。

“从这边走。”江暮凝说。

“啊,不去吃饭吗?”迟云含站在中心广场上,后面的喷泉噗呲噗呲的喷着水,溅到了她身上,她往前走,“去吃饭呗,有个贼好吃的店。”

主要是情侣设计,她当时抢了半天,差一点点就抢不到位置了,要是过了点去,人家不给退钱,多浪费啊。

但是江暮凝这个人有点不讲道理,直接往另一头走了,迟云含只好跟上去了,“哎,你要去买什么东西吗?”

江暮凝回答,“不买,就看看。”

“好吧,那你不饿吗,吃了再看也行啊。”

迟云含其实不饿,但是要图一个氛围啊,气氛好,那干啥不都很方便吗?

江暮凝太笨了,要不是匹配到了她,呵呵,以后能找到老婆就奇了怪。

这么想着,她还是跟上了江暮凝的脚步,这条街相对安静一点,卖的都是奢侈品牌,什么衣服什么口红化妆品,还有香水,听说PFE在粉丝的强烈要求下,推了另一款新香,香水就在今天销售。

好像风暴过去,迎来了崭新的开始。

“等一下,给你个东西。”迟云含喊住江暮凝,江暮凝扭头看她,迟云含手心摊开,把巧克力给她,“吃吗?”

江暮凝没拿,迟云含又往回收,道:“算了,我再给你拿一块吧,我买了一盒,有牛奶和抹茶口味的,你要哪种?”

“牛奶。”

迟云含拿了一颗没拆包装的给她,江暮凝却把那颗拆了包装的拿走了,“吃不了太多,一半刚刚好。”

巧克力含在嘴里,江暮凝不知道是被甜到了,还是不爱吃,一直看着迟云含。

迟云含被江暮凝盯的很不好受,道:“你干嘛用这种很愧疚的眼神看我?”

“没什么。”江暮凝转过身,低声说:“你换衣服,我没换,很抱歉。”

“就这,就因为这啊?我也没怪你啊。”迟云含感觉自己快不行,她手指贴在脸上小声嘀咕,“你这个人,说话怎么总是那么认真,搞的一本正经,听的别人心脏砰砰乱跳。”

刚夸完,江暮凝很一本正经地问她,“谁心脏乱跳了,我怎么听不到?”

让你听到那还了得?

早送到医院去抢救了好吧。

迟云含摇摇头,一路走走,一路看看。

到了前面的地方,路过的PFE的专卖店,江暮凝停下了脚步,问迟云含,“现在几点了?”

迟云含去包里拿手机,拉拉链的动作一顿,有所感的偏头,金色的暖光打在玻璃上,衬的整个店高贵典雅。

就算是大品牌PFE,也要迎接情人节的喜气,今天要推新香,里面的装扮,做的比外面任何一家店都要奢华高调,吸引着消费者进去试香观赏。

就简单的一眼,迟云含的脚步停下,突然变得沉重,视线聚集在PFE专卖店的玻璃橱柜上。

最中心的展台上,放着两个玻璃瓶,长条的树形玻璃瓶里是浅绿色的香水,安静的,仿佛扎根了一般,在它旁边是正方形的玻璃瓶,是透明的、无色的,肉眼无法去探寻它的味道。

身体发麻,迟云含唇变得很干,再眨眼玻璃墙上倒映着后面的大广告牌,她扭头看过去。

每年PFE会在这个城市,也不止这个城市,她们是在国内外最大的LED广告牌上投放新品宣传。

消费者、旅客们,走走又停停的人,每次路过这么大的广告牌,都会有意识无意识的抬头看看。

Perfume季度情侣夏香“SteelForest”

主调香师:迟云含

副手:PFE调香团

新香图片闪过,是一段广告语。

“She'sagoodgirl.”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