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29章 第 2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第 29 章(1 / 2)

LED广告屏很大,动态视频不停的变化,光影投下落在地面上,印在擦拭干净的玻璃上,所有的商店专卖店都有了它的几分影子。

有情侣从专卖店的门口经过,女孩指着广告屏说:“看到了没有,上面说的,She'sagoodgirl,我是一个好女孩,懂吧,你懂吧?”

男孩点头,“懂了,懂了!你是个好女孩。”

两人一块朝着店里走去,亲密的牵着手,女孩幸福的笑了笑,又嘀咕了一句,“PFE最近换宣传部了,还是Twilight学会做人了,怎么会把广告写的这么煽情。”

以前PFE的广告都很简洁,可以说很随意,就剩没把:你爱买不买,翻译成英语,挂在广告屏上。

She'sagoodgirl.

她是个好女孩,她很乖。

甜蜜的认可,又甜蜜的告诉全世界,比那些为了踩热度疯狂上新的公司,多了无数倍的诚意。

进PFE的消费者很多,在门口就开始议论,问“迟云含”是哪位厉害的调香师,居然让整个PFE调香团给她做副手。

期间有个女孩进去的时候,看到站在玻璃门旁边的迟云含,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关心地道:“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谢谢你了。”迟云含接过她的纸巾,胡乱的擦擦脸,哽咽着说:“我没事,就是太激动了,谢谢你了,你进去试香吧,我待会就好了。”

迟云含说的语无伦次,吸着鼻子,把纸巾攥的皱巴巴的,那女孩子挺好心的,以为她失恋了,琢磨着请她进去试香。

“她哭一会就好了。”江暮凝突然从后面走了过来,那女孩儿才意识到身后有个人站着,问道:“你们是一起的吗?”

江暮凝点点头。

那女孩儿说了两句就跟同伴一块进PFE,小声说:“这也太直了,女朋友哭了都不安慰一下,好歹哄两句啊,女孩子哭了都是要哄的,哪能一直哭啊。”

江暮凝眉头皱了皱,看向满脸湿痕的迟云含,想到了那天的大雨,也是这样滂沱不停,她问道:“你要我安慰吗?”

迟云含说不要,她就哦了一声,站在后面一动不动,看起来很像一把直尺,在测量玻璃的高度。

幸好,迟云含知道她是性格闷骚,不然谁受的住她这么直,迟云含偏头看着她,扭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女孩子哭,就是要你哄她的嘛。”

江暮凝想了想,摇头道:“没听说过。”

“……”

迟云含眼泪又往下掉,哽咽地说:“那我告诉了你啊。”

“哦。”

江暮凝没动,迟云含转身扑过去,抱住了她,感觉到迟云含的僵硬,她又收紧了手指,“谢谢你,江暮凝,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超级谢谢你。”

江暮凝被她撞得不知所措,往后退了一步,迟云含动作有些霸道,埋头在她怀里,不知道是哼还是在哭,发出细微的声音。

江暮凝问:“你谢我干嘛?”

“是你弄的吗?”迟云含问道。

江暮凝没说话。

迟云含道:“我就把配方给你了。”

再多的话,迟云含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难怪这段时间江暮凝忙的厉害,有时候她睡了江暮凝还在工作,江暮凝一定废了很大的精力才弄成这件事。

“说服Twilight应该很困难吧。”迟云含问她。

“困难。”江暮凝嗯了一声。

怎么不困难呢,整个调香界没有Omega调香师,PFE没有一个Omega员工,甚至说她是迟云含。从说服自己,再到整个公司,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江暮凝又说:“最难说服的是公司股东。”

迟云含仰头看她,眼睛红红的,她一个小员工不太懂里面的弯弯绕绕,更不懂股东会的暗地较量。江暮凝也没打算多说,道:“还是你自己有实力,不然谁都说服不了。”

突然被她肯定了,迟云含心里鼓鼓嚷嚷的,再好听得甜言蜜语,都抵不过一句,你有实力。

“江暮凝……”

迟云含又想哭,江暮凝动了下眉,身体往后退,道:“别哭了,我衣服都被你弄湿了。”

“不好意思。”迟云含吸吸鼻子,手却不舍得松开,又用力抱了抱她,从这边路过的人,或多或少的把目光转过来看她们。

“别抱了。”江暮凝闷声说。

迟云含跟没听到一样,脸可劲的往她怀里蹭,夏天的衣服本身就薄,很快就听到了江暮凝的心声,砰砰砰的,声音特别大,好似很慌张一样。

她忍不住去想,江暮凝推荐她、力排众议的时候,有没有害怕过,会不会像这样心跳加速过?

眼睛热热的,哭太久了,眼睛很干,她又闷声的说了好多句谢谢,江暮凝动了动胳膊,迟云含还以为她想放开,犹豫了一会准备松开手,突然后背被轻轻的拍了两下,江暮凝在安慰她哄她。

女孩子哭就是要你哄的啊。

江暮凝嘴上说不知道,心里却记得很清楚。

街头上来来往往的人,情侣占大多数,她们站在这里拥抱,也不是什么很惊悚的事情,就是江暮凝的脸,从别扭变成了冷冷的,倒是蛮有意思,大家路过的时候,就喜欢看她一眼。

十分钟后,两人终于分开,一起走进了PFE的专卖店,柜姐正在跟来试香的顾客讲解,“对的,这是我们PFE第一次推出来情侣香,这是闻香条,您闻闻看。”

顾客翻看旁边的讲解说明,看到主调香师名字后面有个Omega,惊讶地问:“Omega不是禁止做调香师吗?为什么还会请Omega做主调香师?”

她这么一问,很多人看了过来,尤其是正在嗅香的小姐姐们,立马把闻香条放下,迅速翻动手中的介绍书。

柜姐不慌不忙,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对,我们的主调香师是个Omega,配方是她写的,但是配香的是我们PFE整个调香团,期间主调香师并没有参加香水制作,这个您大可以放心,这款香水,它就是单纯的香,单纯的好闻,没有添加任何Omega信息素。”

对方还有点不信任,道:“可它就是Omega香水吧,国家明令禁止Omega做调香师,不合适吧。”

“国家是禁止Omega做香水销售,但是没有禁止试用Omega的配方,我们可以保证这瓶香水从制作到现在没有一个Omega接触过,而且我们……”

那顾客直接打断她,“要是出了事怎么办?一切都是你在说,你别忘记了,Omega的信息素一旦融入香水就是至瘾毒.品。”

“不会。”柜姐很笃定的说,顾客还想嘲讽她怎么证明,柜姐笑着打断了她,“我们执行官,Twilight,亲自试用了一个星期,期间,没有任何至.瘾反应,这样说,您还有问题吗?”

“Twilight亲自试香?”

店里的顾客听到都有些惊呆,迟云含也是,她偏头看向旁边的江暮凝,江暮凝很安静的站在柜台旁边,她翻动着手中的小册子,似乎没听到柜姐的话。

也许她不是没听到,而是一早就知道,所以并不是很惊讶。

柜姐点头,“是的,我们的每一款香都要送给Twilight审核,Twilight用过,确定通过,我们才会发布销售。”

那购买者人都听傻了,谁能想到Twilight亲自去试香……也难怪外界对Twilight的评价那么疯。

都到这种地步了,还能有什么问题,就是有点难以接受,一直喃喃的说“Omega调香”如何如何,那柜姐就道:“如果您觉得这款香不适合您,还有别的香给您试用,那里是Alpha香水专区……”

进店来试香很多人,Alpha、Omega、Beta,在知道主调香师是一位Omega后,许多都露出怀疑的神色,同样也有很豪气的Omega听完,直接说要打包带走几个礼盒。

PFE的柜姐都会很有礼貌的告诉对方,这款香是限定款,只预售七百瓶,每个人只能带一盒,又请对方留下联系方式,后续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她们。

迟云含也过去试香,两瓶香的颜色不同,味道也有很细微的变化,绿色的适合炎炎初夏,带着清凉感,另一瓶比较干燥,相对于适合夏末试用。

哪怕柜姐解释了,难免还是有人议论。

坐在迟云含旁边,有位戴墨镜的Omega,翻着手机冷哼了一声,“Alpha就是矫情,都说了主调香师没接触香水,甚至Twilight亲自试香了,还哔哔赖赖,生怕自己被毒死,也不怕笑掉大牙,也不怕闻空气被空气熏死。”

PFE并不是盲目的投放香水,在专卖店里和外面的大广告屏上,她们都投放了香水制作的过程,她们是再三确定香没问题,不会影响到消费者的身体,才选择销售这款香。

迟云含走的时候带了一盒,深呼吸,她把盒子拎在手中,道:“PFE服务态度真好,PFE真好。”

第一个敢用Omega调香师的公司,也是第一个敢把Omega的名字打在宣传名单上,而不是把“调香师”三个字换成什么“配方师”、什么“指导师”,给了她一个调香师身份和尊重。

迟云含问跟在她身后的江暮凝,“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维护Twilight,喜欢Twilight了。”

她以为江暮凝会疑惑,但是江暮凝回答的是,“没有维护Twilight,我也不喜欢她。”

迟云含听到这个回答很意外,她一直以为江暮凝把Twilight当偶像对待,上次她们争执的时候,江暮凝还说Twilight这个人,接触了之后就会喜欢上。

“为什么啊?”迟云含问。

江暮凝脸上很难看到情绪表情,顶多皱眉,让你知道她生气了,这次却沉了沉脸,多了几分黯然,“因为……”

说着,她的目光另一条街道,声音很轻,“因为太没用了。”

太没用了。

Twilight是一个没用的人吗?

Twilight为人处事,经常得罪人,尽管荣誉加身,但是没有一个人喜欢她,都说她毒舌,说她发疯。加上她平时管理公司的手段太凶,公司上下的股东对她也是不喜。

“才不是。”迟云含道,“你知道我姐为什么一直讨厌我,针对我吗?”

江暮凝疑惑地看着她,“嗯?”

“因为她不如我,又干不掉我,所以针对我,哎,没办法,谁让我天生这么优秀,还不玻璃心。”

迟云含说:“Twilight很优秀,她很有用!我觉得她的决策非常对,没有她哪有现在PFE,很多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虽然嘴毒,但是说的都是大实话!”

“她嘴毒吗?”江暮凝抿了下唇。

迟云含将她的动作收进眼里,心里痒痒的,Twilight毒不毒她深有体会,但是江暮凝的嘴毒不毒,她还没有感受过。

看样子很毒,有诱惑力,明明都没有摸什么口红,就想让人亲亲她。

迟云含拉着江暮凝的袖子,在江暮凝看过来的时候,她突然踮起脚,闭着眼睛,伸着脖子往前凑,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两人的动作实在太突兀。

江暮凝被吓了一跳。

“女孩子把眼睛闭上,就是让你亲她的。”迟云含唇一动一动的,说的理所当然,像是在教江暮凝知识,偏偏迟云含又说:“这些都是你教我的哦。”

“我……”江暮凝眨眨眼睛,呼吸把迟云含的睫毛都吹动了,她往下凑了凑,又偏过头,只是搂住了迟云含的腰,带着她往前走,一本正经地说:“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女孩子把眼睛闭上,只是让你抱抱她。”

她用力点头,给自己话添加佐证,“对,就是这个意思,之后不要乱改话。”

“嘁。”

迟云含被她搂着走,眼睛转来转去,还是很开心的,江暮凝主动抱她了,关系多突飞猛进啊,看看大街上,这些动作都是热恋期的情侣才会做。

她心里甜滋滋的,晃晃手里的礼盒,跟上江暮凝的步伐,“走那么快干嘛,我都跟不上了。”

“你不是赶着去吃东西吗?”

“对哦对哦,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两人到餐厅,情侣餐厅,来的很及时,入桌就能叫服务员上菜,实际环境跟照片稍微有点差误。不过在可以接受范围,迟云含给江暮凝拉开椅子。

餐桌旁边摆放都是花,玫瑰和蔷薇,味道闻着还不赖,迟云含拿着小水壶,给花瓣喷了喷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