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0章 第 3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0章 第 30 章(1 / 2)

迟云含没接过吻,只是偶尔幻想和喜欢的人接吻,一定是Alpha先吻她,她再羞答答的吻回去。

突然这么主动,的确是她把持不住。

今天的江暮凝太可人了。

迟云含亲着,又抬抬头去看江暮凝的表情。

黑漆漆的,看不清,她拿起手机照着看,江暮凝嘴巴有点红,还带着湿意,是她刚刚亲出来的。

我真是个变态。

我居然不要脸的偷偷亲人家。

突然,听着江暮凝哼了一声,江暮凝偏头,躲开后置灯强烈的光,说:“刺眼,把手机拿开。”

“……哦,你没睡着啊。”

其实她知道江暮凝没睡着。

江暮凝被她问的很尴尬。

迟云含把手机拿开,她人还撑在江暮凝身上,偷偷在心里琢磨,江暮凝只是叫她把手机拿开,不用把手拿开,那是不是还能再亲亲啊?

她内心犹豫,动作却不犹豫,她慢吞吞的往江暮凝那儿凑,江暮凝感觉到她的靠近,却没有推开她。

迟云含假模假样的哎呀一声,又趴在江暮凝身上,在她唇角亲了亲,除了牙膏的柠檬味,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她比上次亲的要更会一点,舌尖轻轻的扫着唇线。

痒痒麻麻的,江暮凝的呼吸很紧,她没什么经验,瞪着一双眼睛,感觉这样不好,眨了眨眼睛,看着乱亲的迟云含。

身体不太舒服,像是被迟云含压的胸口发闷,只想喘息,她只能努力维持平衡,眼神都带了几分冷漠,弄的迟云含心里一咯噔。

江暮凝是不是在嘲笑她,说她技术不行?

迟云含是没什么技术,但是自尊心强,直接深吻,撬开了她的嘴,咬她的嘴唇,没有章法,偏偏这样也是一种技巧。

她亲的上瘾,又辗转到江暮凝的下唇,用力咬了两下,手指不自觉的摸到了江暮凝的腰。

“嗯……”

江暮凝闷哼,又嘶了一声。

这声音把迟云含刺激到了。

尤其是想到一个Alpha被她压在身下为所欲为,她就很有成就感,很想把江暮凝弄得乱七八糟。

等她再狂野一点,江暮凝握住她的手,制住了她,呼吸急促,道:“迟云含,你到底是Alpha还是Omega?”

“Omega啊……”

“哪有Omega像你这样!”

迟云含不服气的反驳,“我们Omega都这样的啊,Alpha不行,就换我们Omega上……”

不等迟云含把话说完,江暮凝猛地咬住了她的唇,用天生比Omega大的力气,狠狠的□□她。

迟云含还不急回应,江暮凝就急匆匆的撬开了她的唇,另一只手拽着她的衣摆往下拉。

隐隐的有什么失控了,两人的嘴唇都要咬破了,手指几次想把对方推开,又抓住对方的肩膀。

再往下亲,信息素就控不住了,在江暮凝的手摸到迟云含脖子的时候,她强迫自己停了下来,仿佛跑了一千米,深吸了一口气,倒在了另一边。

两个人有反应了。

寂静的夜里只听到两人起伏的呼吸声,很急促,在做最后的平息,这种感觉很其妙,完全是控不住,随着本能的在去拥抱彼此。

江暮凝动了动,衣服散了不少。

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我把她糟蹋了。

迟云含侧过身默默地把睡裤扯上。

心里:江暮凝真的好猛哦,坏坏的!

一夜两个人背对着睡觉,呼吸都不稳定,动作却十分安静,像是吵架了一样,用无形的拉锯战把两个人分开。

睡到半夜,江暮凝起床了,去浴室洗了个澡。

第二天从床上起来,两人看着彼此的唇,趁着对方没发现,偷偷舔一下,痛的眉头颤动,再摸摸发现都肿了。

大早上的,两个人都没讲话,一直在浴室里磨蹭,你照完镜子再换我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新香才上市很多事要处理,秘书早早的来送文件,先看到江暮凝,惊讶的只瞪眼睛,“江总,你嘴巴怎么回事?看着都破皮了,被什么啃了吗?还是过敏了?”

“啃?”江暮凝疑惑地看着她。

“一般情况下,咬不出这种严重的伤口,要不找医生给您……”说着,秘书瞧见迟云含嘴巴同款啃痕,话瞬间转变,“您昨晚上一定睡的很好。”

江暮凝拿过她手中的文件,去沙发上看,背对着门,迟云含也蛮羞涩的,用手挡着嘴,朝着医院外走,在一楼看到上早班的医生,心里开始后悔。

怎么这么笨呢,下来的时候拿个口罩啊,待会去办公室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肯定有很多人要问,现在人可八卦可八卦了。

迟云含眼睛乱瞥,瞥到了旁边买一次性口罩的柜子,她眼睛转了转,假装没看到,迅速走出医院去坐早班公交。

果不其然,到公司,立马有人来问她的嘴怎么回事,问完又问她香水的事,搞的她这里来来回回都是人。

每个人走的时候都要说一句,“迟组长厉害了,你走到人生巅峰了啊,爱□□业双丰收。”

“不要乱说,这一点点的成就怎么能算巅峰?”迟云含一本正经,很认真地道:“我只是把香水配方给了PFE,写了详细的步骤而已,是她们调香团自己调出来的,我就是挂个名字而已。”

大家听得只感慨,“谦虚了,组长谦虚了,组长昨天晚上很兴奋吧,这嘴都被女朋友咬瘸了。”

迟云含咳咳两声,严肃地瞪她们。

被这人多人包围,她一时间还挺不习惯的,聊了一会经理来了,大家迅速散去,迟云含作模作样的工作,等着经理离开,拿着杯子去茶水间倒水。

刚把杯子倒满,准备离开,就听着一声笑,吓得她手指发抖,咖啡直接烫到了手指,她回头看过去,发现是部门经理。

经理人高马大的一个Alpha,之前还对迟云含有意思,后来迟雨容讲她坏话,经理就没怎么理她。

现在看到她,经理笑得跟朵花一样,道:“云含,你是要准备跳槽了吧,什么时候去PFE啊。”

经理是出了名的笑面虎,一张笑贴在脸上,很难分清他是在笑,还是在嘲讽你,迟云含听着不舒服,道:“目前没这方面的想法,经理就别开我玩笑了,那个,经理你先弄,我等会在倒。”

迟云含让了个位置,经理到前面倒着咖啡,刚准备跟她展开聊聊,扭头一看,迟云含已经跑了。

有些话跟同事炫耀两句就行了,迟云含可不敢在经理面前乱说,更别说她现在还在公司上班,前段时间把总监的合同拒绝了,高层心里肯定恨她。

哎,小员工的日子可太难了。

迟云含喝了一口咖啡,速溶的,感觉有颗粒没泡开,她皱了皱眉,拿着勺子搅动,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听着鹿向媛的声音。

鹿向媛一手拎着包,喊她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化了个浅妆,现在看着容光焕发,走路都带风,迟云含问她:“你、你这是坐火箭了?前几天不是还颓废的要出国吗?”

“哎呀,一个月总有那么几次的,颓废期而已,我现在想开了。”倒不是想开了,是早上,她听迟云含说江暮凝要出院了,危机解除,她就复活了。

鹿向媛道:“这几天在家里闷死我了,哈哈哈哈,我必须得好好工作,挣一笔大工资。”

做玻璃瓶是技术活,工资比设计师高几倍,好的话,一个月能拿两三万,但是鹿向媛总是能快速花完,手上从来攒不住钱。

迟云含工资不高,攒不住钱情有可原,可是鹿向媛攒不住,就很难理解,她一个人住,又没什么爱好,花的比迟云含还快。

迟云含叮嘱了她几句,能攒就攒,以后讨老婆,就不会像她这样束手束脚,又说让她周末陪自己去挑一下车。

“我那款车就挺好用,到时候我带你过去提车。”鹿向媛给她推荐,“车,必须买好的用,你记得买那辆粉色的,超酷炫,保证开出去回头率贼高,没有猛A抵得住。”

迟云含点头,具体到时候过去再看,听鹿向媛的语气,知道她活了,迟云含也放心了。

回到办公室,迟云含把邮箱点开,上面还有她和Twilight的聊天记录,她给Twilight发了几次信息,Twilight都没有回复,这次PFE上新,用了新瓶子的设计,怕是她们之间的合作直接黄了。

开始迟云含挺生气的,觉得Twilight在耍她,现在想想,Twilight肯定是在忙香水的事,没时间回复她的信息。

迟云含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想了想又删除。

情有可原。

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期间迟云含上微博看了看,依旧是腥风血雨,很多人在拿国家的法律说事,说Omega不能做调香师,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待着,不要惹是生非。

更多人说PFE是黑心资本家,为了钱不管社会法律,直接拿人体做实验,要是大家上瘾怎么办?

网络世界,大家面不碰面,你骂我,我也骂你。Omega们也争气,并没有很柔软的挨骂,直接怼回去,你一个男Alpha,对女士香品头论足的,是不是变态,哪个法律规定不能Omega的配方了,香水的质检、检测都没问题,就你一张嘴哔哔赖赖。

其中有个挺火的女明星,转发了这条信息,对着媒体一通骂,挺狂野的,亲自跟营销号撕逼,还把自己的好友圈艾特了一遍,回她的明星少的可怜,转发更是寥寥无几,她也不怕,越骂越嗨。

就冲这个劲,一向不追星的迟云含,把她关注了。

说实话,迟云含心里真的感动,原来不是她一个人觉得不公平,很多Omega跟她是一样的想法。

凭什么呢?

我付出了几倍的努力?凭什么要受这种歧视?

迟云含情绪很容易被调动,义愤填膺的跟着乱转,骂了几条微博,把手机退出来,闷了一口热茶。

两边的情绪都很高昂,期间迟云含的名字跟着上了热搜,不过很快,一晃影就下了,应该是被PFE买下来了。

PFE这么维护她,迟云含是真的没想到,毕竟她是上了黑名单的人,可PFE知道这件事还把她的名字打上,真的……

太感动,迟云含眼睛红红的。

她是那种别人帮她,她就会想着帮回去的人,就很想帮PFE做一些事。

幸好,她的香水争气,买到香水的人,没有一个说香水不好闻,都是喊PFE让他们快点上新,要给身边的人买,那些没买到的人,也会在官博上催。

不管是被骂还是被催,PFE都没有出来回应,主页放的是香水制作过程,和香水生产合格证。

到七月中旬,PFE才上线发布了通告,第二次预售即将来临,这次是面向全世界,香水依旧是限定销售,不会批量生产,能不能买到看大家手速,等夏天过去,这款香不会做任何生产。

就那一天,热搜都快爆了,国内国外的专卖店排了长队,香水供不应求,两个小时就消失空了,大家都在哀嚎。

至于说的上瘾反应。

有吗?

并没有,这款香它就是好闻,调香师就是厉害。

网民忙,PFE忙,迟云含也忙。

江暮凝要出院了,她们得从之前的出租房搬出来,地方是江暮凝托人找的,离两人的公司都挺近。

也是到这个时候,迟云含才反应过来,好家伙,房子在中间,上班的时候,岂不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吉利,太不吉利了。

迟云含叹着气,回了小出租房,一段时间回来,家里的东西都上灰了,她把家里的东西打包好,准备叫搬家公司,瞅了一眼要三百多块钱。

有点贵。

迟云含想了又想,有点东西扔了算了,省点空间省点钱,还可以用省下来的钱买新的。

挑挑拣拣,她看向江暮凝的房间,从江暮凝进去到现在都没出来,她敲门,“江暮凝,你会收拾房间吗,要不要我帮你收拾?我这边弄好了。”

江暮凝将门打开了,她手里拿了根铁链子上面还戴了把锁,迟云含好奇地问:“你要养狗吗?”

“不养。”

江暮凝表情不太好,把链子塞到包里,她拿的还是从救助站出来拎的那只包,灰色的,里面装得鼓鼓嚷嚷的。

她目光扫向客厅,迟云含说是收拾,其实跟拆家差不多,江暮凝皱眉问:“这算你收拾好了?”

迟云含抿抿唇,小声说:“这不是我房间收拾好了么,你房间东西都弄好了吗。”

江暮凝来住了这么久,她还没有看过江暮凝的房间,垫着脚往里面看,空荡荡的,好似从来没有人进去住过,她真怀疑江暮凝平时睡得是木板板。

江暮凝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弄。

迟云含慢吞吞地去拿东西,江暮凝说:“拖把不用带,那里都有……菜刀也不用,家具都是齐全的。”

“啊,这么方便的吗?”

江暮凝点头,迟云含遗憾地道:“早知道这样我拿到二手市场去卖了,指不定能卖出个搬家费。”

“我叫车了。”江暮凝说。

迟云含被她的全面考虑弄得很不适应,她每次一个人搬家都是从早上收到晚上,偶尔鹿向媛来帮忙,两个人也是忙的团团转,现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就是有了家人的温暖吗?

最后该扔的扔,弄了两个行李袋,被子在迟云含的强烈要求下,还是带上了,迟云含说:“去哪里都要带被子,这样晚上睡觉就不会害怕了。”

后备箱被塞的满满当当的,迟云含坐在副驾驶位上扣安全带,“你从哪里弄得车啊。”

“借同事的。”江暮凝熟练的开车,离开这个狭窄而憋屈的小区,迟云含心情比较沉重,可能是要去一个新地方,对陌生的环境感到害怕。

“新地方比这里好。”江暮凝僵硬地安慰她。

迟云含用力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