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1章 第 3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1章 第 31 章(1 / 2)

这事吧,也就一个帖子,不能全信。

说真的,全世界的人都去蹦迪,迟云含都觉得江暮凝不会去蹦迪,就她那样儿,知道的人以为她去蹦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警.察过来查岗的。

迟云含不信这个邪了,挨个扒,在帖子里疯狂的搜索江暮凝的名字,然后弹出来的结果相当打脸,她想当成一场误会都不行。

江暮凝的名字在哪儿都搜不到,偏偏巧了,只要在这种深夜酒吧、夜店的论坛里,或多或少能搜到江暮凝的名字。

帖子的时间都比较在早,在四五年前。

那时候混吧的没人不认识江暮凝,这真是奇了怪了。

从帖子里看,江暮凝不仅是夜店的小野猫,她还是江湖传说,很多混夜场的Alpha、Beta、Omega都知道她的名号,都想把她追到谁,但是江暮凝太傲了,没一个人能把她这朵刺玫瑰摘到手。

帖子翻的差不多了,看到最后一个帖子,疑似是在说江暮凝,因为没提到她的名字,不敢实锤。

【X夜店】:最近跳舞的小姐姐没来,是出了什么事吗,突然好担心她,有哥哥姐姐妹妹知道吗?

1L:楼主,你一个猛A,能不能别用这个语气说话,太恶心了。

2L: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吧,前几天我还听到她说身体不太舒服,应该是去做检查了,安心等吧。

6L:的确,我要是一连崩三个晚上我也吃不消,她都不带睡觉的,我观察过,从她来夜店,我就没见她休息,一直蹦,时刻保持着高精神力,靠近她的Alpha都受不住,就一些Omega敢靠近她。

26L:Omega有话说,小姐姐真的很温柔,还跟我约定下次教我跳舞呢,怎么她就不来了?

66L:同Omega,我也碰到过一次,跟传闻中的撩姐不一样,眼睛就往我身上瞥了一下,我感觉我要被冻死了,就差没让我滚远点了。

67:可能你长的丑吧。

78L:小半个月了,她还没出现,怎么回事啊,不会真出事了吧,有谁认识她,给她打个电话问问看?

99L:完蛋,我四处打听了,老板都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指不定名字都是假的,哎,别等了,应该就是随便玩玩,可怜啦,夜店生活重回枯燥~

166L:一年了,还没出现。

174:打卡打卡小姐姐快回来。

200L:三年了,还没回来。

201L:快四年了!

后面再没有人回复,要不是迟云含把帖子捞起来,这个帖子依旧沉在大海里。

哎,毕竟都是寻欢场,夜店永远不缺漂亮的小姐姐,大家都是陌生人,出了门谁都不认识谁。

想来还是有点感慨。

迟云含放下手机,在心里琢磨,如果这贴子说的是江暮凝,那江暮凝是出了什么事,才放弃了夜店生活,最后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变化实在太大了,简直不敢相信。

迟云含翻来覆去的想这件事,躺半个小时她又起来翻帖子,可惜上面的信息量太少了,从时间上推算,江暮凝那会二十出头?

难怪江暮凝去她家里演那么熟练,感情是本色出演,人家就是夜店小野猫,解解扣子释放本性。

知人知面不知过去往事啊。

江暮凝居然曾经这么浪荡过。

迟云含开始好奇江暮凝的事了。

说起来她对江暮凝的了解特别少,主要她平时也没问,信息都是来自救助站的匹配资料,是时候问一问她的家庭,她的父母了。

现在四点多了,再过几个小时要起床上班,迟云含怕自己猝死,赶紧强迫自己入眠,艰难的睡着了。

等再醒过来,头重脚轻,感觉像是平地摔了几次,迟云含脑袋都要炸裂了,太疼了,还特别困。

而江暮凝已经醒了,在客厅里坐着吃东西,桌上铺着餐巾纸,她拿着面包,吃的慢条斯理,安静、优雅,像是天生的贵族,出生就含着金汤匙。

察觉到她的出现,江暮凝稍稍抬起头,“早。”

迟云含点点头,说的没精打采,去洗了把冷水脸,清醒清醒,回应了她一句,“早。”

她打着呵欠,吃着吐司面包,一边吃一边看江暮凝,目光难以置信。江暮凝吃了两口,放下刀叉,似乎很无奈地看着她,道:“有事吗?”

“有……”迟云含把嘴里的吐司吞下去,犹豫着怎么开口比较合适,总不能上来就说是小野猫吧,“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我就是昨天搜到一些东西,关于你的。”

江暮凝动作一顿,看向她都多了几分严肃,还不等迟云含说,她立马反驳道:“网上的东西半真半假不可信,多数都是绯闻,那些信息不可信。”

“不是,我就是好奇,搜到你……”

“我就是我,不是任何人。”

“……”

能不能让她把话说完啊。

江暮凝吃完手中的吐司,纸巾擦手,冷酷的一批,“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反正说什么都会打断。

迟云含啃着吐司,目光还是在江暮凝身上来回,打量的非常细致,江暮凝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她抿紧了唇,不想跟迟云含搭话。

放下筷子,碗碟送到自动洗碗机,两人一前一后的出院子,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别墅的“贵”,四周的环境一尘不染,听不到喧闹的车声。

树种的茂密,瞧不见一点垃圾,空气清新,踩在石板上就跟踩棉花一样,迟云含几次差点撞在树上。

她停下脚步,认真看迟云含,“你又有什么事?”

这次迟云含一头撞在她的后背上,“我发现你最近扣子都没解开了,好像变严肃了,有点不像你了,你以前是不是……”

“天气转凉,早上出门,解太开很冷。”江暮凝一本正经地说,“而且,下午还要见客户,那样穿不合适,以后那样的画面你应该见不到了,你不用太在意。”

不让人把话说完,一听就是有鬼。

两人走出别墅区,迟云含才想起来问她,“昨天借的车是不是还没有还回去?为什么不开车上班?”

江暮凝说:“我以为你想走着去。”

搁在平时,迟云含是想走着去,但是她昨天熬夜了,真的好累哦,她往前走了一步,额头贴着江暮凝的后背,“去开车吧,我走不动,很困。”

“你昨天做什么了?”

“还不是怪你!”

迟云含幽怨的瞪着她。

江暮凝沉默了片刻,道:“我去开车,在这儿等我。”

“好的。”迟云含四周看看,准备去找个树靠着眯一会,刚往后退了一步,额头上多了双手,江暮凝摸着她的额头,又严肃地收回去,“去等我。”

迟云含傻愣愣的往后退,靠着树,手指在江暮凝摸过的地方碰了碰,不烫没发烧,但是她的脸好烫。

唇角不觉往上勾,她抬抬头,阳光穿过缝隙,折射成了五颜六色的,晴天白日,似看到了彩虹。

困极了,她闭上眼睛打盹,三分钟就隐隐有要睡着的趋势了。

“迟云含。”江暮凝喊了她一声。

迟云含眨眨眼睛,不太想睁开,随手抓住了她的后背,靠着她后背往前走,期间踩了江暮凝一脚,上车连安全带都不想系,有点撒娇的意思。

江暮凝手指落在方向盘上,轻轻地点了点,她看向迟云含,等了几秒钟,低头把她的安全带系上了,又把车座往后压了压。

车先往迟云含公司开,预计十多分钟的车程,开成了半小时,迟云含睡的越来越熟,完全没有要醒的趋势。

江暮凝喊了她两声,迟云含才睁开眼睛,拿了袋纸巾擦擦脸,江暮凝说:“你请一天病假,我待会再送你回去。”

“没事,我现在好多了,设计室工作不多。”

迟云含来了点精神,“干一上午没事,到点可以午休。”

“工作不多,也不能在办公室打瞌睡。”江暮凝严肃地说,“就请一天,我在这儿等你,你请完我送你回去,或者你直跟上司打电话请假。”

“真的不用,要是请假,我一个月的全勤都没了,而且,打瞌睡不是正常的嘛,哪个员工不打瞌睡的?”迟云含说的理所当然,哪个社畜不摸鱼?

每个月努力工作,工作完了还得被老板拉去做额外的事,工资就那么一点点,做不好还得挨领导的骂,她再提着头跟老板打工,那也太傻了吧。

“你放心吧,我工作都做完了,我手速很快的,偶尔偷懒也没人管的。”迟云含去解安全带。

但是江暮凝直接摁住了她的手,冷声道:“请假。”

我天。

迟云含本来就没睡好,烦躁的火气蹭蹭的只冒,“江暮凝我发现你最近很不一样啊,有点飘。”

江暮凝皱眉,“你现在才发现吗?”

不是,同样都是小职员社畜,何苦互相为难。

“回去睡觉,别在公司睡……”

“我偏不!”

迟云含就要下车,江暮凝还是不松手,摁住她的动作,自顾自的把后面的话补全了,“身体重要,在公司睡不好。”

熊熊燃烧起来的怒火,蹭地一下熄灭了,迟云含舔舔唇,羞涩地说:“果然是夜店小野猫,好不讲道理,好凶。哼,那我听你的好啦。”

“嗯?”江暮凝原本深邃的眼睛,更加深邃了,深深地看着她,“你刚刚说什么?”

“我听你的啊,请假回去睡觉。”

江暮凝没说话,倒是手指从安全扣上松开了。

迟云含懂她在问什么了,说:“夜店小野猫啊,我早上就想跟你说这个了,但是你一直不让我开口,我都知道了……”

她故意拉了个长音,“你以前很浪、很骚气。”

迟云含说完这句话后,江暮凝的表情变得很复杂,然后就让迟云含下车了,车头一掉就跑了。

什么鬼?迟云含疑惑地看着车尾巴,不是让她请假吗,不是说让她回去睡觉吗,一句小野猫就吓到了?

看来江暮凝,真的是个有故事的人。

……

江暮凝一路开到了PFE。

车停了半天都没人来开门。

主要是,大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毕竟执行官最近走低能环保路线,每天坐公交、地铁来上班。

江暮凝冷着脸,一手插在兜里,下车闷往前走,跟守在门口的助理道:“通知舒秘书,让她现在、立刻马上,迅速去我办公室等着。”

最近新香上市,不能出一点错,助理忙点头,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江暮凝还没到办公室,秘书已经准备好了,怀里抱了一大堆文件,她跟在江暮凝身后,道:“江总,从目前的销量来看,新一批的香水已经售空,美、法专卖店发了几次S通知,希望主公司增加销量。”

“目前一共有五起消费者投诉,我已经让人把消息都封锁了,安排专业人士去调查了,很快就能……”秘书说着手机响了,她迅速接听,半分钟后道:“已经核实了,其中四起是恶意黑,试图敲诈勒索,另外一起,是对方本身有异食癖,喜欢喝香水,并不是致瘾反应,已经派律师过去了,很快对他们进行起诉。”

到办公室门口,秘书为她推开门,江暮凝坐在办公椅上,表情瞧着非常愤怒,秘书心里一惊,难道是股东会出了什么问题?那群人又挑事了?

一大清早的,真特么事精。

秘书在心中骂了一句,又道:“江总……”

“别叫我江总。”

秘书冲她点了下头,比之前多了几分严肃,道:“执行官,股东会那边的确有声音,意思是希望再追加一些香水,香水的销量比上个季度卖的都要快,希望再追加两倍,卖整个夏天。”

“让他们滚。”江暮凝表情不是一点难看。

“可是……根据市场反馈,这次投放的香的确少了,如果只做限定,我们的价格就定的太低了。”

“不会追加。”

江暮凝态度强硬,“卖外了就卖完了。”

当初发布香水,很多人反对,都觉得这款香卖不去,PFE要迎来一场空前绝后的灾难,可谁都没想到,SteelForest香水这么争气,直接卖爆了。

现在大家都觉得这款香发售少了,都希望大挣一笔,但是江暮凝就是不批,就是不愿意多生产。

其实,不管是哪个公司,饥饿销售只是为了宣传,表面上只生产那么一些,只要市场反馈数据好,多多少少会再做一些特辑,放在专卖店给人抢购。

秘书多嘴问了一句,“是因为迟小姐吗?”

尽管江暮凝嘴上说的“不是”,秘书却在她脸上看到了几个字:口是心非

香水出来后,迟云含身为一个Omega调香师,掀起了轩然大波,各界人士、各界的媒体、甚至上头都来询问过,江暮凝却把消息压的死死的,没有透露迟云含一丁点消息。

只要迟云含上热搜,不管多少钱,江暮凝都会让公关部买下来,那些骂她的黑话,直接限流,这一笔下来花费了不少。

都说商人唯利是图,江暮凝把大好的炒作机会,各种推销量的渠道都避开了,很多人不理解,明明江暮凝为了让这款香上市,自己还亲自试香一个星期,跟股东会闹矛盾,也要让这款香上市,现在说不卖就不卖了,到底图什么啊,到底在想什么啊?

江暮凝道:“待会去下通知,下午三点开会,我亲自跟他们说。”

“好的,您放心,这次香水成功上市,大大挫伤了他们的锐气,他们现在等着您拿决策,希望多追加一些香水,不会在跟您叫板了。”

“都是些没用的人,叫不叫都无所谓。”江暮凝冷然地说着,完全没把那些人当成人看待。

秘书汇报完工作准备走了,但是看看江暮凝身上依旧笼罩着阴鸷未散的气息,估计自己走到门口又被叫回来,就在她旁边站得笔直。

等了一会,没听到江暮凝说话,琢磨着应该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她主动问道:“和您的Omega闹别扭了吗?其实夫妻吵架是常有的事,正常。”

见江暮凝看过来了,她又安慰道:“床头吵架床尾和,Alpha有时候低头认错不丢人,只要不当着人的面跪搓衣板,一切都好说。”

“感情嘛,就是不停的磨合,要是没有磨合算什么谈恋爱,谈恋爱不就是吵吵架,牵牵手,亲亲嘴嘛,是吧。”

她说的认真,都快成恋爱专家了,却听着江暮凝说了一句“不是”。

艹,不是您听得那么认真,还一副在吸取经验的样子,什么事啊?

秘书被口水呛到了。

江暮凝说:“她知道了。”

她呼着气,皱眉更紧了,“之前夜店的新闻和信息,不是都花钱删除了吗,怎么现在还有?”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秘书也纳闷,她在网上在平板上搜“江暮凝夜店”和“Twilight夜店”,只要含这个关键词,基本被删除的干干净净。

只有几个乱七八糟的网页,秘书进去就退不出来,幸好办公室就她们两个人,秘书把平板强制关机再打开,道:“迟小姐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是不是故意套路您?”

“不是,她早上就开始说这件事,应该是从哪里看到了,你再仔细排查,想办法把信息清理了。”

“突然清理,迟小姐会不会更怀疑?”

气氛僵硬,这种感觉比江暮凝面对香水的问题还要棘手,江暮凝的表情变得很凝重。

秘书大气都不敢出,她艰难地开口,“执行官,那你今天怎么回答迟小姐的,说服她了吗?”

江暮凝不说话,那只有一种可能,她落荒而逃了。

天可怜的见,秘书帮忙出谋划策,“如果她只是知道您曾经蹦过迪,并不知道您是蹦了三天三夜,把自己蹦晕了,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年少轻狂,谁没点黑历史,您就当自己放纵……”

“我没有。”江暮凝严肃制止她,“别胡说。”

“好的,执行官。”

江暮凝坐了一会,又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无处安放似的,抬起又落下,来来回回好多趟,直到另一个助理进来送东西,江暮凝才转过身。

江暮凝嗓音低沉地说:“她肯定知道我的自己蹦晕了,她叫我夜店小野猫。”

去一次酒吧,叫见世面。

去两次酒吧,叫放松。

去一次了又一次、还把自己蹦晕了,叫小野猫。

正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