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1章 第 3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1章 第 31 章(2 / 2)

秘书帮着助理整理东西,“那、那这就没办法了,我……我也想不到怎么办了……”

说完,顶着江暮凝凌厉的视线跟着助理一块出了办公室,门掩上拔腿就跑,太难顶了。

一直到下午开股东会。

秘书去准备资料,顺便叫江暮凝。

江暮凝从办公室出来,手指插在兜里,突然跟她说:“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啊?”

秘书愣了愣,不过看江暮凝表情轻松了许多,压迫的气势也消散了,心里还是佩服起来,执行官不亏是执行官啊,好像没什么事情可以难倒她。

与此同时,黛兰公司。

迟云含刚刚午休醒,太困了,她连午饭都没吃,让左艺静帮忙倒了杯咖啡回来,喝了两口,发现手机在半个小时前来了条信息。

还是江暮凝发过来的。

她揉了揉眼睛,举着手机看。

下一秒就瞪大了眼睛,坐直了身体,有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可能还没睡醒,环顾四周后,她掐了自己一把。

操,是真的。

江暮凝:【有时间一起去蹦迪。】

后面跟的是句号,肯定句式,意思就是必须带她去蹦迪。

迟云含:妙龄少女看手机.jpg

她脑子闪过无数种可能性,把咖啡最后一口喝了,又去洗了把脸,回来把手机放在眼睛前面看,好家伙,她真的没有看错,江暮凝就是约她蹦迪。

迟云含:【咋的,你们A德班不开课了?倒闭了?】

江暮凝没回复,迟云含依旧觉得不可置信,她继续发:【你确定是蹦迪,不是去扫.黄?】

实在想不通,迟云含又把这惊悚的信息发给鹿向媛,鹿向媛跟她同样的惊讶:【白天就变了?】

迟云含:【是的,她居然约我去蹦迪,给我人都吓傻了。说起来,我长这么大,没有去过一次夜店。】

江暮凝是不是哪坏掉了?

聊完,江暮凝的信息来了。

江暮凝:【嗯,就是蹦迪。】

……

这条信息给迟云含的冲击实在太强了,她整天都在想这个事,下班的时候,鹿向媛从办公室追了过来,道:“她真的要去找你蹦迪吗?确定吗?”

“嗯,感觉奇奇怪怪的。”

鹿向媛道:“那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去蹦迪,又不是蹦一天,蹦一会开开眼就回去。”

迟云含从来没去过,还有点纠结,鹿向媛拉着她上电动车,“蹦完了,上你的别墅看看,我好久没住过别墅了,让我感受一下住别墅的快乐。”

迟云含怪紧张的,坐在电动的后座,让鹿向媛带着她,问:“听你的语气,你以前也蹦啊?”

“在没认识我前任的时候,蹦过,后来认识了就再也没蹦过,不瞒你说,我以前可是夜店酷A,只要我出场,没有人不尖叫,那些ABO们都爱我爱到疯。”

她的描述让迟云含想到论坛里对江暮凝的描述,道:“向媛,你可以跟江暮凝比拼,看看谁蹦的好。”

“哈哈哈哈,正有此意,不过那得等到很晚,她那个样子怕是蹦不了。”

“太晚不行,我昨天晚上没睡好,蹦一会就行了。”

“OKKK!”

到了PFE,迟云含刚从车上来,摘下头盔就看到江暮凝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秘书。

江暮凝抬眸看到她,脚步下意识顿了顿,又疾步走了过来,问道:“她今天怎么过来了?”

“不是你约我去蹦迪吗?”迟云含有点不好意思,“这不是不好意思嘛,就喊向媛一起去了啊。”

江暮凝道:“我不是说有时间吗?”

传说中的有时间就是:星期八?

谁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

迟云含问:“你今天不是提前下班了吗?没时间吗?”

江暮凝表情有些僵硬,旁边秘书在心里念叨了一句失策了,马失前蹄了,翻车了,要崩人设了。

“你在幸灾乐祸什么?”江暮凝偏过头。

“您看错了,我没有。”秘书把车钥匙拿过来给她,江暮凝刚要上主驾驶位,瞥了一眼想上车的鹿向媛,又把钥匙抛给秘书,自己去后座。

鹿向媛换到副驾驶,就听着江暮凝冷冷地说了一句,“PFE门口扒手多,你的车不想要了吗?”

秘书配合地道:“也不用担心,我们公司门口安了监控器,丢了应该能找回来,鹿小姐?”

鹿向媛哪舍得自己的小粉色电动车,咬着牙,又去把车推了回来,戴上头盔,跟在她们车后面。

几千块钱的小电动,怎么可能追的上几百万的豪车,鹿向媛的车一直跟在后面,要不是豪车配置高,不然得熏她一脸黑气。更要命的是,江暮凝也不知道是要去哪个酒吧,跑了好几个区,鹿向媛的车快没电,屁股都坐麻了。

等车停下,前面是别墅,根本就不是夜店,江暮凝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找不到路,只能回来了,不好意思。”

鹿向媛咬着牙笑,“没事,正常,毕竟很多年没蹦了,正好我车停在你们家,咱们在坐车去。”

秘书道:“可能不行,我待会要把车开走……”

“算啦算啦。”迟云含打圆场,热情地邀请她们,“大家都进来玩吧,一起吃个饭?”

江暮凝转身往院子里走,到门口回了一句,“我去做饭。”

把人请进来,迟云含招呼大家坐下,鹿向媛屁股刚要沾沙发,赶紧去推电动车,给电动车充电。

再回到客厅里,就听到迟云含问秘书,“你全名叫什么啊,一直叫你秘书,好像挺不礼貌的。”

秘书道:“没事,你叫我秘书就行了,就是一个称呼而已,平时也不是很在意。”

“那哪行啊,你是江暮凝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时间多过来玩玩嘛。”迟云含很热情的招待她,“你以后叫我云含就行了,不用叫我迟小姐,听着蛮生分的。”

秘书嘴唇动了动,道:“宝贝。”

“?”

迟云含没听明白,鹿向媛喝茶被呛了一口。

秘书说:“我名字叫宝贝。”

姓舒,叫宝贝。

这么一听,好像的确叫名字不太好。

迟云含眨眨眼睛,努力不笑,“你名字挺好听的,以后你找到对象一定非常甜蜜,那平时我还是叫你秘书比较好,比较霸气,符合你的身份。”

再想说些什么,几个人一起抬头,就看到江暮凝拿着把菜刀站在轻吧台那儿,慢慢的擦拭着上面的水渍,配着她那张寒冰脸,有种恐惧片的感觉。

江暮凝说:“你们晚上想吃什么?”

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回答,不挑嘴,你做什么我们吃什么,我们都爱吃。

江暮凝又回到厨房。

秘书转身看向迟云含,正经地说:“我还是叫你迟小姐吧,这样比较顺口。”

“……行。”

晚餐还算丰盛,每个盘下都放着餐巾布。

江暮凝吃饭,一向很有格调。

迟云含习惯了她这样,就没有太约束,直接入坐了,鹿向媛和秘书就是客客气气的坐下来。

江暮凝做菜的时候,她们聊得还比较嗨,但是入坐就没什么话说了,迟云含缓解尴尬,道:“明天周末,大家有时间一块玩啊。”

江暮凝问:“你要去哪儿?”

迟云含还是想去夜店看看,越是没去成,越好奇,犹豫着怎么开口,鹿向媛道:“那还是去夜店酒吧玩呗,只要会用地图,就能找到地方。”

鹿向媛拿着手机调出了地图,在她们别墅区前面,就有一个酒吧,看评价环境挺不错。

江暮凝低头吃着菜,没说话,秘书道:“我应该去不了,我有事。”

江暮凝肯定是有时间的,迟云含从来没看到她周末去公司加过班,而且她也没有什么社交活动。

迟云含问:“你去吗?你有时间吧?”

江暮凝点了下头。

鹿向媛吃东西的时候,偏头笑了一声。

江暮凝冷冷的斜了她一眼。

两人是暗地争锋相对,没明面上来,一直持续到了饭后,秘书帮忙收拾了餐具。鹿向媛去看了她的电动车,电充的差不多了,足够她待会骑回去。

弄得差不多,两人就准备回去了,江暮凝说了一句,“这么晚了,留下来住,明天再走。”

这话对着秘书说的,但是鹿向媛也能听到,毕竟两个客人,不能区别对待。

秘书折了回来,说了一句谢谢。

鹿向媛还有些迟疑,江暮凝这么好心?

江暮凝说:“不用谢我。”然后指了指迟云含,“她是房主。”

迟云含怪不好意思的,刚刚她怕江暮凝不乐意都没开口留人,但是江暮凝说她是房子的主人,她可以拿主意,她就很兴奋,赶紧把鹿向媛拉进来。

迟云含道:“住下吧住下吧,正好给我的房子增添点喜气,两个人住这么大房子怪冷清的。”

鹿向媛犹豫地点头道:“那行。”

这么晚了,回去也不方便。

这别墅比她想象的都要大,想住。

迟云含给大家安排好房间,就去鹿向媛房间坐,问道:“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江暮凝啊?”

今天来的路上迟云含就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有敌意,只是那会不好说,她向着谁都不太好。

鹿向媛点头,“她是你的Alpha,我喜欢她干嘛,肯定不喜欢啊。”

“哎呀,我不是说这个,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迟云含让她正经一点,好好回答这个问题,想解决她跟江暮凝之间的矛盾。

鹿向媛笑了两声,“没有不喜欢,只是我也是个Alpha,跟Alpha天生相斥。而且我俩关系好,你O我A,她肯定有危机感。你没发现吗,今天你坐我的车过去,她眼睛都暗了,她是在吃我的醋啊。”

迟云含摇头,她真没发现。不过,她又很激动,“真的吗?她说她从来不吃醋。”

鹿向媛说:“放心吧,江暮凝看着还挺老实一个人,做你的Alpha我没什么意见,只有有点小问题,就像爸爸看女婿,怎么看都不满意,懂吧?”

迟云含点头,点完就觉得不对了。

“你谁爸爸啊,别乱辈分!”

“好好好,我只是你的娘家人。”

迟云含睨了她一眼,“真的是因为这个吗?”

“那可不!”当然不是,鹿向媛跟江暮凝之间还有一段仇,弄得两人谁也不待见谁。

鹿向媛挥挥手,送她出去,道:“你别在我这里待太久,待会江暮凝的醋罐子倒了可咋整?”

“那我走了。”

鹿向媛点头,又叮嘱她,“早点睡,明天去蹦迪,哈哈哈哈。”可能是想到明天蹦迪的画面,她一时没控制住声音,笑得感觉整个楼都能听到。

迟云含一边走一边想,鹿向媛说的有道理,她现在是个有妻之妇,不能像以前那样大大咧咧,不能跟别的Alpha拉拉扯扯,虽然她也不认识别的Alpha。

她刚走出来,就看到了江暮凝。

江暮凝站在楼梯口,低着头看表,一副刚上来的样子,但是,迟云含去鹿向媛房间的时候,江暮凝明明就已经上楼了。

果然吃醋了!

啧啧啧!

迟云含假装淡定,她走去自己房间,和江暮凝肩膀而过的瞬间,她刻意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江暮凝只是侧过身,就是没说话,迟云含都走到屋里,她都没吭声,迟云含心想:江暮凝一定是干大事的人,她肯定会发达,太沉得住气了!

她自己退了出来,“你就不问问我跟向媛聊了什么?”

“问你就会说吗?”

迟云含用力点头,意思让她快问。

江暮凝说:“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是大事,你应该是气冲冲的走过来质问我,但是你刚刚在笑。”

“……”

怎么听得这么火大呢?

迟云含问:“你学微表情的啊?”

江暮凝摇头:“没有,只是跟你待久了,发现你喜欢把表情写在脸上,所以,一看就知道……”

正说着,迟云含的手指指着脸,问她:“麻烦你看看,我现在是什么表情,内心是什么状态!”

“……噢,生气了。”

“不,我是特别想揍人!”

迟云含对着门来了一拳,没把门怎么样,倒是她的手指头有点痛,“算了,不跟你讲话,去睡觉!”

……

迟云含气着气着,很早就睡了。

一般周末迟云含不会起太早,但是家里来客人,迟云含身为主人肯定得早点起来,帮着招待客人。

她穿好衣服从江暮凝房间路过,扭了一下门把,门是开的,江暮凝已经下去了,到秘书房间,秘书应该也醒了,一条走廊下来就鹿向媛还在睡。

啧啧,说好的早起去蹦迪呢。

迟云含揉揉眼睛,她趴在栏杆上往下看。

客厅里江暮凝正在看报纸,门口有个行李箱,迟云含吓了一跳,卧槽,江暮凝不会害怕蹦迪,害怕的要离家出走吧?

迟云含忙往下跑,突然又觉得不对劲,江暮凝淡定的样子,不像要出远门。

难道家里来客人了?

迟云含站在楼梯往下看,这次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女人正坐在江暮凝旁边沙发的扶手上。

她穿着黑色的裙子,头发特别长,只是用了一根皮筋扎了起来,真的又直又长,都到了腰下。

女人似乎在打量家里的装修,很安静。

察觉到迟云含的目光,女人偏头看过来,一缕头发从额后逃逸,贴在侧脸上,她抬手将头发撩到耳后,冲着迟云含笑了笑,“你是Omega吗?”

“啊?”迟云含愣住了,可能没睡好,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她点点头,“嗯,我是,你是谁?”

女人很有礼貌地说:“你好,我叫路茗嘉。”

“是江暮凝的主治医生,之后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打扰了。”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