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2章 第 3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章 第 32 章(1 / 2)

“啊,您是医生啊,您好您好。”

迟云含从楼梯上下来,跟路茗嘉打招呼,说个不好意思的,刚刚看路茗嘉坐在江暮凝旁边,她还以为自己碰到了情敌,心脏咯噔咯噔的跳。

路茗嘉轻轻地笑着,就很有范。

迟云含坐在她们对面的沙发上,想了想,又赶紧给对方倒了杯茶,问道:“之后要麻烦您了,您别客气,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路茗嘉说了句谢谢。

迟云含对她来的到来并不是很意外,因为之前江暮凝说过,她又换了个医生,最近就会过来,就是没想到是个美女医生。

这时江暮凝抖了抖手中的报纸,打断了迟云含关注的目光,迟云含自觉不礼貌,摸了摸鼻子。

迟云含主动问道:“江暮凝这个病严重吗,就是情况如何,具体要做什么啊,需要我配合吗?”

“具体得去做检查,我拿到的数据是上周前的,已经没有参考价值了。”路茗嘉抿了口茶,“你有时间陪她去医院做个检查,给我一份新数据。”

“好的……到时候麻烦您了。”

“你太客气了,应该的。”

路茗嘉眉眼微微一弯,笑得很温柔,感觉她是个很温柔的姐姐。

就是路茗嘉总是盯着她看,弄得她有点不太好意思,“一路赶过来很幸苦吧,要不要带您去吃点什么,或者,楼上有房间,带您去睡一觉?”

“不用麻烦,我之前在酒店休息了一天。”路茗嘉道,“我坐一会就好了,你可以去忙。”

迟云含不太会应对陌生客人,咳嗽一声,问:“那个,要不做早餐吧,早上吃点什么好呢,您有什么忌口吗?”

路茗嘉摇头,意思没有。

迟云含去催江暮凝做饭,江暮凝放下报纸,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不是还有一个没醒吗?不问问她吃什么?”

“不用,她什么都吃。”迟云含很清楚鹿向媛的口味,而且鹿向媛是一代睡神,每次到周末,她能睡到天荒地老,你不喊她,她能睡到下午。

说完,发现路茗嘉在往她的脖颈处看,眸子有暗光浮动,迟云含拉了拉领子,解释了两句,路茗嘉回了一个笑容。

江暮凝把报纸最后一点看完,就去厨房准备弄早餐,迟云含就去拿门口的行李箱,带路茗嘉去看房间。

行李箱拎在手中,并不是很重,好像没有装几件东西。

路茗嘉站起来的那瞬间,迟云含发现路茗嘉的身材很好,个子高,一袭黑色的长裙子,像是医生的白衣大褂,只是少了严肃和庄重,多了几分优雅,宛如气质高贵的黑天鹅。

迟云含在前面给她带路,上楼梯的时候,顺便介绍道:“二楼住着我朋友,她待会想去蹦迪,您要不要一块去?”

就路茗嘉这淑女气质,看着也不像是去夜店的样子,但是,路茗嘉点头了,道:“很久没去了,可以去看看。”

迟云含心下讶然,现在都流行长相乖的妹子,去酒吧蹦迪夜店嗨皮吗,搞的她都不太好意思自称坏女孩了。

迟云含把门打开,把行李箱提进去,她道:“您看看这间怎么样,不喜欢,我再给您换,隔壁住着我朋友。”

路茗嘉进去看了一圈,很满意的点头,道:“你不用一直用尊称,你直接叫我茗嘉就好。”

迟云含试了两次叫不出口,说:“那多不好意思,一时间不好改口,要不我叫你路医生吧。”

“可以。”

路茗嘉只是把行李箱顺到一边,又跟着迟云含出来了,迟云含带着她四处看,上面还有一层,算是别墅的休息区,修了一个泳池,正好现在是大夏天,最适合泡在泳池了。

迟云含兴奋地说着,路茗嘉只是点点头,看起来兴致缺缺,迟云含默默记下客人的爱好,再往上走,就听到了楼下开门的声音。

她笑道:“我朋友醒了,待会可以介绍你们认识,说起来还有点点缘分,我朋友的姓,跟您的姓是一个音。”

路茗嘉的眼尾翘了翘,“很巧,我也遇到过很多跟我的姓是谐音的人。”

迟云含笑,“我怎么没遇到呢。”

楼上装修的简单,泳池配阳台,可以坐在上面吃甜点,游游泳,旁边还有一个小健身房。

迟云含寻思着,今天蹦完迪,明天可以在自家阳台上开个小Party,几个人嗨一嗨,非常舒服惬意。

坐着聊了会天,迟云含手机响了。

鹿向媛:【你在哪儿,怎么一觉醒来,整个房子就剩下我跟江暮凝了?两A相处必有一伤啊!】

迟云含:【我在楼上,正好介绍个人你认识!大美女!她还是个……】

她往前路茗嘉身上瞥了瞥,再打字,把后面的话补充了“她还是个Omega,淑女、温柔,是那种所有Alpha的梦中情人O,你快上来看看”。

鹿向媛:【哇哦,你等我,我这就去换套衣服!】

迟云含:【你有衣服换吗?没有的话,可以借用我的穿。】

鹿向媛:【我一个猛A怎么能穿你的衣服!】

但是,好像也没有别的衣服穿。

鹿向媛身上穿的是浴衣,得亏她昨晚上想着自己身为娘家人,怎么着也得给迟云含挣几分薄面,提前把自己的衣服洗了,还拧得干干的。

这会衣服干的差不多了,就是牛仔裤的屁股有些湿,鹿向媛拿吹风对着一阵吹,摸着干了,迅速换好衣服,她把自己好好拾掇了一番。

梳妆台上有化妆品,专门为客人准备的,还是大牌子,鹿向媛抽了一只比较艳的色号给自己抹上,又把头发放下来,她是长卷发,这么一捯饬。

啧啧,那个知心、温柔的御A又出现了。

鹿向媛撩了下头发,低着头给迟云含发信息,【美女蹦迪吗,要是美女不好这一口,我换个模式。】

迟云含:【蹦,三差一就缺你了!】

鹿向媛:【我来了!!!!等我!】

鹿向媛迅速出门,瞥到楼下在系围裙的江暮凝,一身西装系个粉红色的围裙,她勾唇轻嗤了一声。

江暮凝仰头,看到她,却没理她。

鹿向媛一边走一边给给迟云含发信息:【猛A来了,给我让个座位。】

迟云含陪着客人,不好一直看手机,看信息都是三分钟后,她正敲着字,突然就听到砰砰的滚动声,好像是什么摔倒了,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她站起来没看到人,走过去看,就看到“猛A”鹿向媛一只手撑着地面,很努力的爬,瞪着一双大眼睛,褐色的瞳孔里分明写着几个字:我要爬!

“向……”

“别喊我!”鹿向媛越爬越快,不知道以为她是特.种兵学过两下子,她在地上匍匐前行,当伏地魔,爬行的速度贼快。

迟云含看的目瞪口呆,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真的是她的姐妹,猛是有点猛,就是不太A,像个大傻子。

她扭头一看,发现路茗嘉趴在她旁边,跟着她一块看,好奇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我朋友……我朋友有点事。”要是让路茗嘉看到鹿向媛此刻的样子,她觉得路茗嘉肯定认为,她朋友智商有问题。

迟云含又往下面瞅了一眼,太一言难尽了,她好想把自己的眼睛珠子扣下来,好歹站起来走路啊!

两人折了回去,继续跟聊天。

鹿向媛终于爬到了门口,拧开门把钻进了进去,迅速把门反锁了,反锁了还不算,又找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要不是柜子抱不动,她会把柜子推过来。

她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气,全身上下哪哪都痛,手臂还磕青了一块,她痛得咧嘴,但是她不想在意这个了,只觉得庆幸,幸好她上去前看了一眼,不然得把一生交代在哪儿了。

难怪昨天江暮凝滥发好心,让她留下来住,原来是背地里弄着损招呢!

要不是说她烦江暮凝!

鹿向媛给迟云含发消息,怒斥:【云含,你跟江暮凝一块演我呢!我对你太失望了!我要回家!】

迟云含:【?】

【我怎么演你了?不是,你到底怎么回事?】

鹿向媛脑子很乱,打字也不注意语气:【你不是说江暮凝的医生已经走了吗?她不来了吗?这给演我大变活人呢?我脑子现在乱得狠!她到底什么时候来的!】

迟云含被她的语气弄得茫然:【是走了啊,之前那个走了,然后她又换了一个啊!今天早上才过来的,我也是才看她的,你怎么火气这么大?】

鹿向媛:【之前那个叫什么?你不是说她很怪吗?】

迟云含:【的确很怪啊,江暮凝没去机场接她,她转头就走了,不给江暮凝看病,这不奇怪吗?名字都很奇怪,你知道叫什么嘛,叫奥特曼!】

奥特曼?哪的医生会叫这个名字?

鹿向媛想了想,回道:【她叫奥斯莱特啊!奥斯莱特!你怎么不早说!我天!】

迟云含:【你也没问啊。】

这时,迟云含已经感觉到了鹿向媛的怪异,心里慢慢有了一个很清晰的答案,【冒昧的问一句,你跟路医生……路医生,她不会就是你那个……】

隔着屏幕,迟云含就看到了鹿向媛的愤然。

【对!她就是我那个前任!!!!!!!】

迟云含偷偷打量路茗嘉。

不管从哪里看,路茗嘉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高贵的气息,像极了一个名媛,很难和鹿向媛形容的偏执狂联系在一起。

但是再深入想想,变态,不都是表面温柔,身后藏手术刀嘛,再去看路茗嘉,迟云含感觉头皮发麻,更可怕了。

路茗嘉在看风景,手指搭在桌子上,无意识的敲动。

她偏头,褐色的瞳孔似乎都变得漆黑了,“迟小姐,你盯着我看了半天,是有什么事吗,你朋友还来吗?”

“啊,她啊,她不来了。”迟云含尴尬地道:“应该是还没有睡醒,待会我去楼下看看她。”

路茗嘉嗯了一声,一口茶喝到底了。

干巴巴的坐在一起,也没话可以讲,之前迟云含还能夸鹿向媛两句,试图拉进她们的关系,现在她只希望路茗嘉对鹿向媛没有兴趣。

简单的聊了两句,早饭就做好了。

江暮凝站在客厅解身上的围裙,围裙是迟云含买的,上面有个粉色的兔子,一开始她给江暮凝穿,江暮凝眉头皱的特别紧,怎么都不愿意触碰。

后来嘛,江暮凝低头了一次,用了第二次,就习惯了,有次做饭,江暮凝在厨房找了半天,出来问迟云含,“我的围裙呢?”

迟云含说洗了,她迟疑了片刻,没多久迟云含去拿包裹,发现江暮凝去买了一件同款的围裙,为了区分两个围裙的不同,另一个图案换成了胡萝卜。

可可爱爱的。

西装和围裙绝配!

江暮凝换下围裙,擦着手,请她们过来吃,安排了四套餐具,路茗嘉旁边是空的,路茗嘉动筷的时候,瞥了一眼,问:“不叫你朋友下来吃早餐?”

“不用,她这个人比较抗饿,平时她只吃午餐和晚餐。”迟云含这么说着,在桌子底下按手机,给鹿向媛发信息:【要不要待会给你送点吃的?】

鹿向媛:【不用了,吃饭不要紧,你记得把她支开,我好溜走。对了,你有帽子吗?墨镜也行。】

她还得把脸遮一遮,以防被认出来。

迟云含回了句没有,一手拿筷子,一手敲字,道:【你跟你女朋友之间是不是有误会,她看着很淑女啊,好像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鹿向媛:【那是对你,对我就不一样了。】

迟云含再打字,江暮凝的视线移了过来,冷声道:“好好吃饭,有客人在,别玩手机,不礼貌。”

“哦,好的。”

迟云含把手机放到一边,发现路茗嘉冲着她笑,迟云含后背立马绷紧,心里虚的一批,生怕自己和鹿向媛聊天的事让她知道了。

路茗嘉说:“迟小姐,你家教很严啊。”

家教,是说她妻管严吗?

迟云含没觉得丢脸,反倒有些心潮澎湃,她偷看江暮凝,江暮凝没反驳,就说明她是一家人咯。

她们是老婆跟妻子的关系哦。

迟云含羞涩地说:“是有一点点。”

饭桌上,江暮凝的话很少,应该说她几乎不说话,三个人很安静的吃完饭,又用纸巾擦着嘴。

迟云含准备起来去收拾盘子,想着装点菜待会给鹿向媛送去,现在都是十点了,估计中晚饭要一起吃,把人饿坏了可怎么整。

她装了满满一盒,放在热温箱里,出来的时候,江暮凝和路茗嘉坐在沙发上聊天,似乎没有要换地方的意思。

迟云含道:“要不去楼上阳台坐着聊,在客厅好像挺没趣,是吧。”

江暮凝抬头看向墙壁,迟云含也跟着看过去,挂钟上显示十一点,再过一会就到太阳最强烈的时刻,再让客人去楼上玩挺不合适的。

路茗嘉道:“迟小姐不用麻烦,我们在客厅聊聊天,坐一会就好。”

“……哦,那你们聊。”

迟云含咬了咬唇,去冰箱里拿了水果,放在桌子上,她坐在江暮凝旁边,心里想着事,实在坐不住就踱来踱去的,时不时瞥她们一眼,发现这两人耐力是真的好,坐了半个小时,一动不动的。

路茗嘉跟江暮凝在聊香水的事,聊着就夸赞道:“迟小姐很厉害,我还是托了几个朋友,在国内外跑了好几圈,才买到一瓶香水。”

迟云含含蓄地摇头,“也没有那么厉害啦,就是调调香水~”然而,她得意的眉头一直跳动,就差没把“吹我快吹我”几个大字写在脸上。

她趴在沙发靠上一起聊,越来越嗨,手机都快把大腿震麻了,她才想起来鹿向媛还在楼上,她起身道:“你们先聊,我去楼上书房一趟,还有点事。”

“您请便。”

路茗嘉笑着,继续跟江暮凝聊天,只是在迟云含开门的时候,身体往后靠了靠,跟江暮凝说:“你的书房修的跟客房一样,很别致。”

江暮凝嗯了一声,“可能里面藏着宝藏。”

……

楼上房间。

“要不你下去跟她说清楚,我看路小姐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迟云含说。

鹿向媛惆怅是真惆怅,以前她提到前任,都是回忆,会用开玩笑的口吻,现在就很严肃,低着头吃饭,几口就没滋味了。

她焦灼的在屋里走来走去,又问迟云含,“你跟她说过我吧?没提过我一个字吧?”

迟云含摇头,“没有。”

“那就好。”

鹿向媛走到窗户前,伸着脖子往下看,迟云含刚要把她拉回来,鹿向媛自己又退了回来。

豪宅一层的高度顶出租房的两层,她计算了一下,跳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她晚上肯定会睡觉,到时候我再跑。”

鹿向媛郑重地说。

目前也只能有这个办法了。

鹿向媛又在房间待了一个下午,肯定得想个办法走,不然被前任抓到,后果不堪设想。

她咬着唇,看着迟云含,有苦难言。

白天路茗嘉跟江暮凝在客厅聊了一天,晚上倒是没在说话,吃完饭,就各回各家,迟云含给路茗嘉发了暗号。

鹿向媛推开门,扫视着客厅,没有人。

她猫着腰往下走,屋里怪黑的,她也不敢开灯,就把手机屏幕点开。

终于成功下楼,鹿向媛松了口气,朝大门奔去,待会她就骑着她的小电动车跑路,她想好了,回去就带着所有的存款,买一张去国外的飞机票。

今天的月光很大,鹿向媛就扒开了一条缝隙,那瞬间,白茫茫的月光,顺着台阶蔓延到了屋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