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2章 第 3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章 第 32 章(2 / 2)

后颈突然凉飕飕的,有冷风从屋里往外灌,那种冷意很强烈,她扭头看了一眼,就看了一眼。

身后的沙发上坐着人。

路茗嘉交叠着长腿,她头发很长,不像之前那样扎起来,这次披散着,黑色的瞳孔眨动着。

鹿向媛喉头发紧,下意识只吞气,脚灌了铅,猫似的,继续去扒着门。

偏偏,这防盗门厚重的要命,她扒了半天愣是没动一点,稍微用力就发出“吱吱”的声音。

鹿向媛用力闭着眸子,扒的万分艰难,她挤着往门外钻,刚钻到一半,路茗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

“晚上好。”

声音有些慵懒,似乎还打了个呵欠。

鹿向媛卡在了门里,她倔强的抓着门往外拉,想一鼓作气,谁知道磕到了膝盖,门是打开了,膝盖却是钻心的痛。她再移动了两步,腿突然发软,朝着路茗嘉的方向直接一个半跪。

路茗嘉似乎被她的动作吓到了,斜斜地扫了她一眼,唇角弯起时带一点笑意,虽说不是嘲讽,但是比嘲讽更让人难以面对。

多年不见,以下跪的方式重逢。

就很别致。

鹿向媛挣扎了两下,腿麻了。

路茗嘉起身,朝着鹿向媛走了过去。

身影修长,投下来的阴影,落在鹿向媛身上。

黑色的,紧紧的将鹿向媛包裹了。

鹿向媛双手遮着脸,在心里默数:快走快走,不要看到我,千万不要看到我,我们不认识!

跪了快十多分钟,鹿向媛手指间露出一个缝隙,眼珠子转动着,想给自己一个体面,谁知道腿一个发麻,整个人对着地来了个平地摔。

更没眼看了。

路茗嘉压根没走,就是半蹲,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鹿向媛欲哭无泪,额头贴着地,太狼狈了,分手多年,跟前任遇见就算了,居然还是这么难堪的画面重逢。

尽管路茗嘉没笑出声,但她总觉得路茗嘉在跟她说话:多年不见,你怎么混成这个鬼样子了?

问就是丢脸。

鹿向媛打算这样躺到世界末日,路茗嘉的手却伸了过来,白皙而修长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你好,我是路茗嘉。”

鹿向媛吞着气,这是要装作不认识吗?

那、那可太好了。

她正要撑着手站起来,和路茗嘉对上视线。

路茗嘉弯了弯眉,褐色的瞳目,在此刻变漆黑,原本就很难辨的情绪更加深沉,瞧不见任何亮光,偏偏她就是在笑。

这种笑容她并不陌生,那是她们第一次见面,路茗嘉也是这么笑容温柔,一眼就让她沦陷。

路茗嘉手轻轻的抖动。

更多记忆猛地涌上,鹿向媛胸口钝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把手给她,不能变成她的掌中之物。

鹿向媛很有骨气没接她的手,自己站起来,痛得两条腿颤颤,然后迅速冲了出去,她用了一生的力气,骑着她的电动车,跑了。

只要我跑的够快,前女友就追不上我。

的确,她走了,屋里就变安静了。

……

迟云含蹲在楼梯那儿看,心里松了口气,江暮凝从房间走了出来,她身上的衣服穿得好好的,瞧着也是没有睡觉。

“你知道路医生是向媛的前女友吗?”迟云含问道。

“算是知道吧。”江暮凝回答的很模糊。

有些关系稍微一顺就知道,江暮凝认识路茗嘉,知道路茗嘉的前任是鹿向媛,那就是说她们都认识……

正想着,客厅的灯全打开了,迟云含再往下看,和路茗嘉对上视线。

偷看被别人发现,就怪不好意思的,迟云含回了个尴尬的笑,道:“路医生,你还没睡啊,现在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啊。”

“不着急,我再坐一会。”路茗嘉不紧不慢的转一圈,又问道:“迟小姐,你家里的路灯在哪儿?”

“路灯啊?”迟云含没用过家里的路灯,过来帮忙找,最后在玄关口找到了,路茗嘉把所有路灯的开关都摁开了,顿时外面灯火通明。

迟云含问:“你要出去散步吗?现在天黑了……那我陪你出去转一圈。”毕竟刚刚和前任见面,又发生了那么“惨烈”的画面,心情郁闷也是难免的事。

路茗嘉摇头说:“不是我要出去。”

不是,这话怎么听着那么难懂呢?

天都黑透了,她家里还要来谁?

迟云含脑补的有点狠,琢磨着不会是路茗嘉要派出什么保镖团,去逮鹿向媛吧?那、那也太可怕了。

她想着得给鹿向媛通风报信,顺便说服路茗嘉放弃这段感情,毕竟过去的都过去了,想开一点。

迟云含道:“路医生,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人嘛,总是要学会放下,如果对方执意要走,说明缘分未到,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你。”

“而且路小姐你这么漂亮,完全可以慢慢等,找个跟你匹配度百分之百的天命番!天命番哎!”

尽管天命番很难遇到,但是天命番是每个人的理想型嘛,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幻想过,和自己的天命番来一个浪漫的邂逅。

迟云含觉得自己安慰真的很好,一般人听了会想的比较开吧,与其跟一个匹配度负一百的Alpha纠缠不休,不如换一个正值,爱爱的时候都比较香。

鸡汤说完,路茗嘉表情淡淡,只是和迟云含目光对接的时候会有适度的微笑。

她问道:“那如果一个人走走又回回,该怎么办?”

情感导师迟云含被她的问题弄晕了,路茗嘉自问自答,“对于这种人要么打断腿,要么关起来,来来回回太累了,是吧。”

她脸上盛开一个微笑,像是大朵的粉色蔷薇,带着清晨的露气绽放,纯洁又干净,迟云含再去品味这句话,突然好有说服力。

迟云含差点跟着点头,最后的理智把她拽了回来,她道:“现代社会,不能太任性妄为,怎么能把人家的腿打断,这多血腥啊。人和野兽的区别就是在于有理智,能克制自己的本能,不能变成野兽。”

她也终于明白江暮凝为什么每次会长篇大论了,他妈的,说不赢,只能靠字数来凑。

向媛啊向媛,我今天为你的腿费尽了口舌,之后你可得争点气!

迟云含叹了口气,有点同情鹿向媛。

突然就听着路茗嘉说:“Alpha算什么人。”她又笑了笑,“开个玩笑,迟小姐别当真,我只是觉得Alpha这种生物,平时更恶劣,更像怪物。”

迟云含身为Omega,自然深有体会,她同意的点头,觉得路茗嘉没有那么可怕,挺纯良无害的。

顶多算是被Alpha伤害过的Omega。

迟云含顺着路茗嘉的视线,朝着门外看去。

灯火通明,路灯把四周照亮,树影扑在地面,影影绰绰,满天的繁星,应该是一个很安静的良夜。

先是听到车声,再然后,远远的就看到刚刚骑走的小粉色电动车,它居然骑回来了,比跑的速度还要快,电动车在门口一停,鹿向媛摘下头盔。

脸吹的有点干,她揉了一把,跨坐车上喘气。

“?”

就有点想不通。

迟云含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跑到门口去看,真的是鹿向媛,鹿向媛又把车骑回来了,自己送上门了,并不是她的错觉。

鹿向媛把粉色头盔挂在车把上,走了进来,往屋里看了一眼,压着声音跟迟云含说:“你的信息我收到了,我仔细想了想,的确不对劲,感觉像圈套,我要是跑了,回去就把我逮走了。”

“那你可以去找个酒店啊!?”

“要是酒店也有人蹲点怎么办,我当年去酒店住了一天,就被她找回去了,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敢住酒店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都整出了心理阴影。

迟云含随意的接了一句,“那你就不怕,她是故意吓唬你,就等着你回来吗?”

鹿向媛沉默了片刻,可能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声音就更小了,道:“这不是还有你在吗?”

迟云含也不知道怎么说她好,自己也跟着挺茫然的,脑子里转来转去都是路茗嘉的话:打断腿。

她道:“那、那你进来吧,你前任就坐在客厅等你回来呢。”

这话听得鹿向媛腿发软,但是她站得笔直,不停的安慰自己,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有迟云含在,路茗嘉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对,就是这样!

鹿向媛在门口站了一会,目光再次往里面瞥,路茗嘉还坐在原来的地方,面对着大门,看她的目光淡淡,并没有太过惊讶,反倒有种陌生的冷漠。

她跟在迟云含身后磨磨蹭蹭走进去,不敢靠的太近。

迟云含顶不住鹿向媛的怂样儿,道:“啊,那个,路医生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朋友,你们之间应该……应该都见过面了,那我就不做介绍了。”

鹿向媛站得笔直,没一会,她又坐到椅子上,依旧是挺直背,前任见面,不是红脸就是红眼。

迟云含自觉往后退,发现江暮凝坐在轻吧台那里看报纸,一副“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悠闲,甚至于说,她都没有要看好戏的想法。

鹿向媛和路茗嘉面对面坐着,两人都没说话,时间被定格了一般。

鹿向媛舔了舔唇,“我刚刚……”

“药箱在茶几上。”

路茗嘉羽睫微抬,语气温柔。

茶几上有一个银色的药箱,和冒着烟的茶杯放在一起,多了体贴的意思,显得鹿向媛更狼狈了。

她无所适从一般,不知道该怎么放置自己的手脚,往后靠了靠,束手束脚的,道:“不用,我没怎么受伤,就是吓了一跳,哈哈哈,其实……”

“我以为你早上从楼梯上滚下来,伤的就已经很严重了。”路茗嘉笑,“当然,你没有受伤,的确不需要这些东西。”

“……”

鹿向媛眼睛乱瞟,看看迟云含,迟云含也看看她,不是,她这是又爬又卡门缝,是要闹哪样儿啊,感情人家早就发现她了。

迟云含都替鹿向媛感到尴尬,她低声问:“原来,路医生那时候就知道向媛在这里啊?”

回答的是江暮凝,她道:“……算是吧。”

怎么叫算是吧,发现了就发现了!

江暮凝说:“你没闻出鹿向媛的信息素味儿很冲吗?她那个信息素,一闻就知道是她。”

迟云含摇头,“没有,还挺好闻的,就是闻多了容易醉,容易上头。”

“你闻过?”江暮凝抬眸。

迟云含跟鹿向媛做好朋友这么久,总能碰到对方的特殊时期,鹿向媛的信息素她肯定闻到过啊。

干邑白兰地,葡萄酒蒸馏浓缩后的烈酒。

想不到吧,还是最纯最纯的那种。

公司里的员工经常称呼她是最纯的A,是个人闻一闻都得醉,还说她这种A,发情期到那能得了,小O一靠近她,先醉为敬,再亲两口就去垃圾桶吐。

顶不住,度数太高了。

江暮凝又低头,翻的报纸一声响,“本来就很冲,难闻死了。”

“可能是你们AA相斥比较严重,向媛的精神力也挺高的。”说真的,鹿向媛天天跟她一块玩,都不像个A,但是她跟江暮凝还有路茗嘉相处的时候,就很A,还有种怎么说……像是一类人的那种感觉。

迟云含低了低头,看着手心,用力掐了一下。

那边,鹿向媛抬头挺胸,两条长腿分开,又交叠着,交叠了一会,她又换了一条腿,几次换来换去。

最后,腿落下,她想了想,往前移动,把医药箱拿过来,手指扒拉了两下,就把密码打开了。

气氛很尴尬,分手多年还记得人家的密码。

鹿向媛掀开盖子,摸到了上面的纹路,看不清是什么,就是摸着像什么动物的角。

路茗嘉说:“棕色的瓶子。”

鹿向媛找了一圈,眯着眸子看说明,再把牛仔裤往上卷,贴身的牛仔裤,只能卷到小腿肚,她象征性抹了抹就去擦手臂。

早上她一脚踏空滚下来的时候,手臂擦到了台阶上,手腕划开了一条口子,现在血已经凝固结痂了。

药倒在伤口上,刺痛,她眯了眯眸,又去拍了拍淤青的地方,上完用药棉擦瓶口,再拧紧瓶子放进去。

鹿向媛礼貌地道谢,“我好多了。”

“不用谢。”路茗嘉回的冷淡,鹿向媛不主动说话,她就不会主动问回去,好像,她们是简单的医患关系,准备医药箱也是举手之劳。

鹿向媛就很不自在,起身在沙发旁边转动,给了迟云含一个暗示,自个先走到里面的厨房,一手撑着玻璃门,懊恼的用头去磕玻璃门。

迟云含叹气,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道:“我给你泡碗泡面吧,你这一天没吃多少。”

“咳咳。”鹿向媛在她耳边提醒,“给我点面子,稍微提拔一下我的形象,毕竟我前任还在。”

迟云含琢磨着,她今天也没啥形象了。

但,她还是努力了一把,“好的,那请问您要用餐吗,你想吃泡面,还是吃剩菜剩饭?”

鹿向媛吞了下口水,忍了。

迟云含觉得她有点可怜,道:“没办法,我家里不是我掌厨啊,要不我去喊江暮凝给你做。”

“别。”鹿向媛摁住她的肩膀,脸上是笑,嘴上却说:“我鹿向媛,就算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摔死,也绝对不会吃她的饭,之后再也不会吃。”

“向媛,你以前跟江暮凝是不是认……”说着,迟云含又抿上了唇,拿出手机,“算了,你真的不吃吗?要不给你点个外卖?”

鹿向媛凑过去看,还没说要吃什么。

江暮凝的声音跟着响起,“睡觉。”

然后,她冷冷朝着这边看过来,把报纸放在桌子上,意思让迟云含跟她一块上去。

迟云含哦了一声,准备跟着一块上楼,鹿向媛却摁住了她的肩膀,回头,似笑似非地说:“江暮凝,今天这个情况,您还睡得着吗?”

江暮凝微抬眸,“你还有事?”

不仅江暮凝这个表情,迟云含心里困惑,鹿向媛惨的都快赶上用单架抬了,她居然还要上节目。

鹿向媛看到江暮凝,回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气不打一处来,咧着唇,“江暮凝,睡什么睡啊,出去嗨,去夜店蹦迪啊。”

说着,她看向迟云含,认真地说:“云含,你不是想去见世面吗,让江暮凝带你去蹦迪,她以前可是夜店小野猫,连蹦三天,把自己蹦上了头条。”

那瞬间,迟云含从鹿向媛脸上看到了几个大字。

都别想活了,毁灭吧!毁灭吧!全都毁灭吧!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