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4章 第 3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4章 第 34 章(1 / 2)

迟云含好歹一个成年人,自然知道江暮凝是在说什么,脸蹭地红了,她用力眨了眨眼睛,再去看江暮凝。

一定是她想歪了,江暮凝那么正经,怎么可能说这种有歧义的话!一定是昨天蹦迪,把脑子给蹦没了。

江暮凝只喝了一口水,又把杯子放在了一边,问她:“看够了吗?”

迟云含先摇头,又点头。

江暮凝笑:“要是没看够可以下来看。”说着,她撩着衣摆,“给你看个好东西。”

迟云含跟着她的动作往下看,她可记得江暮凝下面是什么,她很清晰的摸过一次,是马甲线!

说起来,她只看过江暮凝解扣子,看过她的胸口,但是没看过江暮凝别的地方,她故意逗江暮凝,“光说不做假把式,你有本事把裤子脱了给我看。”

反正江暮凝就是没本事的,说了也不会做,迟云含很挑衅地看着她,道:“你会吗,你会吗?”

“嘶……”江暮凝托了一个长音,道:“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狂野了,这样不太好吧……”

听吧听吧。

迟云含翻了个白眼,“你都没本事。”

“大晚上的就知道干撩,没意思,你要是敢脱,我敬你是个猛A。”

说到这个她就有点感叹,感叹道:“可惜啊,上帝没有给我一个猛A之身,不然我能把你日的喵喵叫。”

有些话,迟云含憋的太久了,说的时候就没把持住,她低头往下看,江暮凝不见了,呵呵,真是个怂货,刚刚还装模作样的撩她,现在就怕了吧?

她转身准备回去,就听着一声呵斥。

江暮凝站在楼梯那儿喊:“你站住。”

迟云含惊了个呆,刚刚不是还在楼下吗,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

她站直身体,不动就不动,特别硬气,我迟云含不怕,待会怂的就是你。

江暮凝走到她面前,微微俯下身,手撑着栏杆,“喵喵叫?我好怕哦,但是我更想听你呜呜的哭。”

“猛O流血不流泪!有泪不轻弹!”迟云含说的很狂妄,“我才不会哭!”

“那我可能会哭。”江暮凝认真地说。

迟云含呵呵笑,刚要说她没出息,江暮凝又加了一句,“应该会爽哭。”

“?”

迟云含一愣,踮着脚往前靠,没闻到酒味儿,道:“你刚刚喝的真是白开水吗?”

江暮凝摇头,“我喝的是热茶,去我房间喝热茶吗?”

声音微哑,带着某种的暗示,迟云含心跳加速,仔细看向江暮凝,怎么好端端的江暮凝,又跟她演上了?这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进来吗?”

江暮凝侧一下身子,让她能好好的看到自己的房间,房门并没有换严实,迟云含的视力特别好,能一眼就看到屋里的画面。

被子是掀开的状态,江暮凝像是刚刚睡醒,突然去找水喝,然后就被她碰到了。

此刻落在迟云含的眼中,像极了伊甸园的门,充满了诱惑,诱惑她往前走,而江暮凝就是伊甸园里的美人蛇,让她摘下红色香甜的苹果。

江暮凝问:“敢吗?”

迟云含一口应下,“怎么不敢,我什么都敢!”

江暮凝笑了笑,带着她往前走,在门口又对她勾了勾手指,迟云含脑袋甩甩,跟上她的脚步。

门掩上,房间里开着灯。

江暮凝往前逼近。

迟云含身体贴在门上,道:“你别忘记了啊,我进来是看你脱衣服的,你得脱给我看。”

“有道理。”

江暮凝解开了衬衫,习惯性的解了两颗扣子,道:“我一个人脱吗?要不你自己来,你想看哪儿脱哪儿。”

迟云含慌是慌了,脑子里却浮出一个想法:还有这种好事吗?

色字当头,其他都是屁。

迟云含说:“上面我都看够了,我要看下面的。”

“哇哦,你进化了啊。”江暮凝一副给她随便处置的样子,她笑着道:“来,你随便脱。”

迟云含也没带任何犹豫,手指贴在她的腰上,上次她摸过这里,还没有确定的看一眼,她扣开了一点,低着头往里面看。

“黑漆漆的,看不清。”

迟云含抱怨了一句。

“那你上手啊。”

迟云含上次摸过,应该是很熟练的,偏偏听她这么说,没由来的一阵怂,有点害怕,好像是第一次摸江暮凝,要去非礼她。

当然喽,她不会在江暮凝面前怂的,她可是一个猛O,猛O只干不说,她把江暮凝的衬衫往上拉,顺便问了一句,“你……你是不是刚刚洗过澡。”

身上香香的,有点把持不住了。

“你是闻到我的信息素了。”江暮凝说。

迟云含仰头看向江暮凝,江暮凝眉头动了动,似乎有点难忍,但是还在苦苦强撑着。

看吧,憋不住了。

迟云含想着就把手伸了进去,胆大包天地说:“那信息素出来,不是代表你要发情了吗?

“江暮凝,你会发情吗?”

还是之前的触感,硬硬的,是那种练过身材的紧致,但是带了几分滑腻,像是抹了很多润肤乳。

江暮凝没回答她,但是她的眉头轻轻地挑了一下,分明是有了感觉。

迟云含用指腹掐了一把,江暮凝皱了皱眉,哑声说:“嘶,你真掐啊,这么大劲,你想掐坏我吗?”

迟云含继续掐她,故意似的,每按过一个地方就要掐她一下,直到江暮凝说:“掐久了没意思,要不,你咬吧,你帮我咬。”

迟云含眼睛瞬间瞪大。

江暮凝又轻轻地重复了一遍,“猛O不敢吗?”不仅如此,她还把衣摆撩起来,咬住了。

迟云含喉咙不觉一咽。

她的身材是真的好,马甲线,没有一丝赘肉,窄的想让人捏一把,江暮凝叼着衣角,眸中是欲望的期待,一只手又拽住裤腰,往下扯,露出了肚脐,很野性的动作,像是有什么东西克制不住。

迟云含想到了上次摸江暮凝的时候,江暮凝明明是动了情,有了感觉,所以才会呵斥,让她松开手。

江暮凝是真的不想要吗?

她就没有偷偷想要过?

此时的江暮凝仿如压抑疯了,怎么野怎么来。江暮凝还在她耳边轻声说:“你是有什么不满意吗……”

迟云含是挺好色,馋江暮凝的身子,但是只敢偷偷的摸两下,江暮凝真要是这样对她,她就、就很羞涩,很怂……

“满、满意的。”

非常完美的身子。

“快点呀。”江暮凝说的含糊不清,往前逼近,“刚刚你怎么说的,不是说要脱我裤子吗?”

她压着扣子往下摁,裤腰就开了,迟云含瞅了一眼,江暮凝里里外外穿的都是黑色,保守的风格里又透着一种难言的骚气。

“你要是不脱,我要脱你的咯。”江暮凝空出的另一只手握住了迟云含的腰,她用力捏了一把,迟云含整个人都绷紧了。

“等一下,等一下。”

“不等了,就要你现在帮我。”

迟云含慌了,她明明一个新手上路,口嗨两句,就被江暮凝折腾怂了,她苦兮兮地说:“江暮凝,你是不是在演我啊,你、你也太拼了吧。”

“不拼我就输了,不想输了。”

“那、那我输了。”

迟云含怂兮兮的抵开她,扒着门把手想要跑,江暮凝捏她的腰往下移,拽着她的裤子往下扒。

吓得迟云含提着裤子乱蹿,难道她人生中的第一次要被摁在门板上吗,正急的捞门,听着后面一声轻笑,不轻不重地给了她屁股一巴掌。

江暮凝说:“你哭一下,哭了就放过你,不然就让你爽哭。”

迟云含呜了一声,江暮凝笑着松开了手,迟云含裤子都掉了一半,赶紧弯腰把裤子提了起来。

然后,推开门跑了出去。

她越跑越快,出来就看到了路茗嘉。

路茗嘉正在开鹿向媛的房门,听到动静扭头看向江暮凝,说了一句,“怎么,你又没吃药啊。”

“对对对对!她又没吃药!”迟云含迅速把门甩上,大口的喘着气,吓死他了,没想到江暮凝来真的!

江暮凝居然那么狠!整个人都爆发了!

喘了一会气,迟云含又把门打开,偷偷开了一条缝隙往外面看。

路茗嘉跟江暮凝说:“你今天怎么没有把自己锁起来?”

江暮凝冷漠地扫了她一眼,又转身回到房间,说:“这跟你有关系吗?”

……

周一,工作日。

早上还是江暮凝做的早餐,四个人坐一起吃饭,很安静的用餐,到吃完饭。

江暮凝擦完嘴,跟路茗嘉道:“下午我们都不回来,你有事给我打电话,中午会有人来送餐。”

路茗嘉回道:“我可以自己做,不用麻烦,你记得吃药,药我已经给你换了。”又看向迟云含,“你记得叮嘱她。”

迟云含用力点头:“我保证完成任务。”

交代完事,两人一块去公司,她们坐轿车,鹿向媛依旧是骑着她粉色的小电动。

江暮凝坐在副驾驶位上,系上安全带就开始看文件,表情很沉重,翻着就把资料甩到了中控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迟云含关心地问。

“公司的事。”江暮凝冷哼着,很大的火气,“想不通,为什么有些人明明那么普通,却总是那么自信。”

迟云含听到这句话就想笑,忍不住哈哈两声,江暮凝很严肃地说:“很好笑吗,我只是在阐明一个事实。”

“我没笑,我是替她们感到悲哀。”迟云含板着脸,看着前面的车,堵住了,应该得等个三四分钟。

迟云含又道:“我今天就去买车了,以后咱们也是有车一族了,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车呀。”

江暮凝脸色好多了,“你喜欢就好。”

顿了顿,又道:“你喜欢什么车型?”

迟云含说:“我都没要求的,只要坐着舒服就行了。”

江暮凝道:“我明天不忙,我跟你一块去看。”

迟云含摇头:“那不行,我自己去买,我都看好了,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说着,又问:“晚上我带你去兜风啊,你要是去,我提了车晚上去接你,你要是不去……”

迟云含一直冲着她眨眼睛,就差没把“你去,你必须去”写在脸上了,江暮凝翻动资料,道:“晚上我有个商会要参加,各个大品牌商都会来,不能迟到,里面的人都很烦,都不好应对。”

“那我可以开车送给你过去啊。”迟云含说:“我给你当司机,我的车技你还不放心吗?”

看江暮凝开始犹豫她下了一击猛药,“我就想买车第一个带你啊,向媛想坐我都不让的。”

“你带她干嘛?”江暮凝紧着眉,道:“如果你来的早,我就坐你的车过去,到时候你给我发信息。”

“OK!”迟云含抿着唇偷乐,她就知道这样说有用,就跟小孩子打架一样,都喜欢挣个第一。

江三岁很可爱的!

前面的车通了,迟云含打着方向盘,江暮凝继续翻文件,两个人都很开心,嘴角轻轻地往上翘。

江暮凝问:“你几点过来?”

迟云含回答:“大概六点半吧。”

迟云含先到公司,就把车让给江暮凝开,提醒她记得把车还回去,一直开别人的车不好,说完她还趴在车窗,认真地看着江暮凝的侧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