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4章 第 3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4章 第 34 章(2 / 2)

“怎么了?”江暮凝不解。

“你看,路医生都来了,你得抽出时间去医院做检查,我跟你一块去。”迟云含认真地说,在江暮凝要开口的时候,她又抢词,“必须去检查。”

江暮凝沉默了片刻,应了一声好。

车开走,迟云含去办公室。

她又把江暮凝存在救助站里的病历拿出来看,精神力太强,没有经历过信息素的疏导,时间长了就会精神失常,轻的话失忆,严重就变成疯子。

每个字她都看的很认真很严肃。

看完,迟云含给店家发信息,说晚上去提车。

鹿向媛听说她要买车,休息的时候过来跟她说,自己也想跟着她去开开眼,迟云含冷酷的拒绝了她,第一开眼也得是江暮凝!

迟云含关上电脑,道:“向媛,问你个问题。”

等鹿向媛看过来,迟云含再问:“是不是因为江暮凝跟路医生关系很好,你吃醋,所以跟江暮凝关系不好啊。”

鹿向媛摇头,“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为什么。”

鹿向媛呵了一声,“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我去酒店被路茗嘉找到了嘛,其实,那天我在酒店碰到江暮凝了,第二天,路茗嘉就找了过来,是她告的密。”

迟云含听得咂舌,“不会吧……”

鹿向媛冷笑,“怎么不会,她们俩从小一块长大,是特别好的朋友,江暮凝那个人也很护短,占情不占理,你别看她说的头头是道,好像是道德标兵,但是,那只是对待陌生人,你别被骗了。”

迟云含点点头。

鹿向媛又说:“你说我能不讨厌她吗?”

好像是该讨厌。

迟云含又想辩解,“就、就江暮凝是路医生的朋友嘛,她们两个说一说也正常……好比如,我找江暮凝,你要是知道她在哪儿,你也会告诉我她的行踪,是吧,说明她这个人……重情重义。”

“云含,你实在夸不出来就逼自己了,我都懂。”

懂你是个大双标!

“我还没有说完!不过!不过啊!”迟云含抬了抬声音,严肃地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这么做肯定不对,你放心,我一定会狠狠地惩罚她,让她付出沉重的代价!”

虽然迟云含说的有点色情,鹿向媛心里还是得到了一点点安慰,好歹有一只胳膊是往她这里拐的,鹿向媛说:“放心,我还是赞成O压A的。”

“嗯?”

迟云含狐疑地看着她。

鹿向媛拍她的肩膀,很郑重。

这个思想不止一点点的超前哦。

她有点点怀疑鹿向媛是下面那个。

……

晚上,迟云含去提车,然后迫不及待的去接江暮凝下班,江暮凝今天下班比较晚,七点才出来。

天黑的晚,出来的时候刚刚日落。

“车呢。”

江暮凝扫了一眼,问她。

“当当当~”迟云含蹦开,手指向旁边的电动车,“有没有被吓一跳!我买的哦!是不是很炫酷。”

江暮凝看着眼前的豪车,眉头用力的抖了抖,喉咙里卡了词,“这就是你说的豪车。”

迟云含用力点头,看江暮凝不说话,又问:“是不是开心的说不出话了?以后咱们就有私家车了,不用羡慕别人!”

说着她还有点羞涩,道:“来吧,上来吧,我还从来没有带过别人呢,第一个带的就是你哦。”

江暮凝看看附近的车,在看看迟云含的深红色的电动车,车后座的薄膜还没撕,迟云含爱不释手的抚摸,瞧见后盖上溅到了泥,撕了张湿纸巾擦。

“以后咱们要经常去洗车,不然就跟向媛那台粉色的电动一样,黑漆漆的,脏的没眼看。”迟云含擦完,跨坐着,“这是最新款的车哦!有智能语音播报,可以开导航,可以提醒充电,还防盗。”

“你把导购小姐的词背下来了?”江暮凝问。

“我肯定要看看性能怎么样,在考虑买不买,总不能买一台不好的车回去吧,看多了就记住了。”迟云含扭头看她,“坐不坐啊。”

江暮凝上车,嘀咕了一句,“我要去商会你知道嘛?”

迟云含把车把上的头盔递给她,“我知道啊。”

江暮凝不会戴头盔似的,扣了半天,还是迟云含从车上下来给她戴上,迟云含疑惑地说:“你今天怎么这么笨啊,像个新手一样。”

“因为激动。”

红色的头盔戴在江暮凝脑袋上超级可爱。

买车的时候她琢磨了一下,黑色太严肃了,总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她想江暮凝开心一点,就选了最明亮的颜色。

而且,这个颜色骑在公路上多潇洒啊,没车的人看到她们,肯定会羡慕她们。

果然,效果非常好。

迟云含调好导航,准备带她体验体验整个套餐,她把地址都输入进去,低头看看上面的提示。

有导航提醒,的确省事多了,不用走走停停。

她们从天桥上开过,下面是一条很宽的河,电视里,一般经过这种地方,情侣们都是张开手臂吹风,当然,这个动作太危险了,两人都没乱动,就迎着江风吹。

像是在追逐日落,朝着远处的夕阳驶去,等最后一点残影消散,夜幕缓缓降临,她们就从白天闯进了黑夜。

“你还喜欢吧?”迟云含轻声问道。

江暮凝嗯了一声。

她们的车虽然比不上旁边的轿车,但是浪漫没有减分,迟云含偷偷放慢了速度,道:“今天路医生给你的药,有没有好好吃呀,不能随便断药。”

江暮凝的声音被风吹散,说的并不是很清晰。

迟云含迎着风吹了吹,道:“我妈又给我打电话了,说是SteelForest上市,就证实了香水是我的,我姐符合取保候审了。”

“正常。”

香水成功销售,迟雨容就跟香水配方没关系了,当然,她也不可能彻底撇清自己的关系,江暮凝道:“你妈妈是不是让你撤销指控,说明香水配方是你主动给的,并不是‘偷’的?”

“对的,你好聪明啊。”

香水成功上市,就证明配方没毒,也只能关迟雨容一阵,剩下的指控就是盗窃了,她们不敢跟Twilight硬碰硬,但是敢来烦迟云含。

柿子可不得软着捏。

江暮凝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每次跟她讲话,我都录音了,哈哈哈哈,随便她说呗,我又不搭理她。而且,我姐出来之后肯定不能当调香师了,没公司会要一个找抢手的调香师吧?那得多耻辱啊。”

“你姐什么时候出来?”

迟云含回答:“后天吧。”

江暮凝嗯了一声,“那我们送她一份大礼。”

迟云含哼哼唧唧的,“哼哼,你居然还送她礼物。”

江暮凝回:“你想要,我也可以给你一份。”

声音酥酥麻麻的,江暮凝似贴在了她身上一般,弄得她心脏乱跳,总觉得她应一声,江暮凝就会接一句“那把我自己送给你好了,你敢要吗”。

羞涩羞涩。

迟云含坐直了身体,把车骑的稳稳当当,她说:“那你可以抱我的腰吗,电视里都这么演。”

没听到江暮凝的话,她又问:“每次看你坐车都板着脸……你、你喜欢做我的车吗?”

“哎呀,你别不说话,回答一下嘛。”

对话被突然来的沉默终止,身后的人没有动,很安静的坐着,身上的气息柔和了许多,感觉不到那股压人的精神力了,江暮凝好像很放松。

这样应该是喜欢的吧。

车过了大桥,朝着前面的商业区开去。

穿过了热闹的街道,风热热的,扑在脸上很灼烫,很突然的,迟云含感觉腰被握住了,江暮凝贴在她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腰,比之前要热情许多。

她说:“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怎么了?”迟云含吸了口气,感觉江暮凝抱的好紧。

江暮凝轻声道:“没事,就是一睁眼发现……发现你骑这个玩意很帅。”

她好像有些不自在,移动了两下,把迟云含抱的很近了,好一会,她才说:“不错,和敞篷风跑车一样,漏风,舒爽,待会多带我转几圈。”

“好啊,你喜欢就好。”迟云含心里甜蜜,终于听到江暮凝的心里话了,她也羞涩地回:“我也喜欢带你。”

江暮凝轻轻地笑了一声,贴着她的耳朵,又说:“而且坐这种车很有安全感,感觉很不赖,尤其是抱着你,不用看乱七八糟的文件,就看你,很安静。”

迟云含有点难顶,受不住她的情话,脸都红了。

同时她默默记下江暮凝的喜好,以后有钱就买敞篷的。

就是不知道这种车耐不耐用,下雨会不会漏雨,嗯……等有钱了,可以随便换车,也不在乎。

刚买了新车,就开始想别的车,太不专一了,朝三暮四可不是一个好司机,迟云含在心里痛斥自己。

然而,等车开到前面的商业区,迟云含看到一排排的商务车、百万豪车,想换车的心思更加猛烈了。

来这里的人很多都是西装精英,他们从豪车下来,手上拿着文件,朝着会场里面走,那样子,简直就是人上人。

江暮凝叹气,道:“不想去这种场合,烦死了,待会你带我骑一圈,晚上咱们不回家。”

“行。”

迟云含想着把她带到前面下车,免得让人看到,谈个生意什么的,还是得装模作样一番,有了底气,就不用看脸色。

要是让人看到她们坐电动,还没有上谈判桌,就跌了几分面子。

江暮凝倒没怎么在意,“你在旁边停吧。”

“没事。”迟云含一脚踩油门,她捏着车把,刚开出去,突然电动车叫了起来,吓了两人一跳。

江暮凝问:“怎么回事……”

电动车不停的叫:“您已经偏离目的地,您已经偏离目的地,您已经偏离目的地,请原路返回三百米处……”

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响亮了整个夜。

那瞬间,无数双眼睛看了过来,他们盯着从眼前而过的“小红人”,江暮凝脑袋上的头盔红的耀眼,红的刺目,红的一眼能认出来是她。

很快,那些人都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样子像下巴要脱臼。

江暮凝人都傻了,哪经历过这种状况,她催促道,“快,你快把车倒回去!”

“哦,好的。”迟云含也急了,赶紧掉头回去,谁知道速度太快又开超了,电动车叫的更欢了,连周围路过的车都停下来看着她们。

走走停停。

迟云含后背微麻,江暮凝的额头贴在了她脸上,说:“迟云含,我麻了。”

真是没脸见人了。

车开到会所门口的正中央,电动车终于停止了吼叫,两个人如同去了半条命,身上出了一层汗。

呼。

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盯着她们看。

江暮凝闭了闭眼睛,再睁开,长腿一挥,摘掉了红色的头盔,露出她那张识别度很高的脸,动作很潇洒人也很帅。

她把头盔扔给迟云含,淡定的对着站在门口的人勾了下唇角,朝着台阶上走去,礼貌不失礼。

没事,小问题,什么场面没见过,只要死不承认,只要我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了……

然而,身后的电动车不甘寂寞地再次叫了起来,“您已到达目的地,电量过低,已为你搜到最近的免费充电站。”

江暮凝嘴角狠狠地抽搐。

我特么、造了什么孽。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