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9章 第 3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9章 第 39 章(1 / 2)

虽说有基因检测,但是基因检测也有可能作假。

江暮凝没把迟云含喊起来,让她好好的睡了一觉,等迟云含第二天空了,打起十二分精神,她才跟迟云含说了这件事。

“你说我爸妈不是我亲生父母啊?”

迟云含并没有太惊讶,捏着牛奶盒,喝了一大口,道:“其实我想过这个问题,从我记事他们对我就不太好,而且我那时候没有分化成Omega。”

并不是重A轻O,就是单纯的讨厌她。

小时候她跟父母吵架,质问过他们,既然不喜欢自己,为什么要把她生下来,这样对她不公平。

她妈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说:“你要是不想活了,可以从这楼上跳下去摔死,没人会关心你。”

逐渐的她就不期待了。

江暮凝道:“你想他们是你父母吗?”

“肯定不想啊!”迟云含道:“我又没有受虐倾向,让他们当我父母干嘛,可是不太期待了,她们不是能怎么样呢,总不会给我蹦个亿万富翁的父母吧。”

“亿万富翁的父母可能没有,但是你可以拥有两百平米的房子,两层楼,价格在千万以上。”

迟云含瞪大了眼睛,她可不傻,江暮凝说的房子就是她父母住的房子,每次回家,家里都不想让她留宿,这房子怎么可能是她的?

江暮凝把昨天秘书查到的东西告诉迟云含,顺便就问了她,“你知道这个房子在你名下吗?”

迟云含用力摇头,“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她很惊讶,问了几次江暮凝,“这套房子在我名下,我让他们从我房子滚出去,他们能滚吗?”

“看情况,如果对方能拿出出资证明,就算这套房在你名下,你也拿不到多少财产,如果没有出资证明,这套房子是你的,你可以把他们赶出去。”江暮凝看她眼睛暗淡了,又补了一句:“倾向于他们没有出资证明。”

迟云含抿了抿唇,想到了一件事,如果这套房真的是她的,那……那给她这套房的人,会是她的亲生父母吗,这样是不是代表她也有人喜欢。

二十多岁的人,居然还期待被人疼爱,期待自己能被父母当成掌上宝,这是她心中不敢示人的秘密。

江暮凝说:“已经让人去查了,很快就能出结果。”

“谢谢你。”迟云含认真的道谢,道:“你可以从我爸那里查起,他对我好一点点,之前我以为他是喜欢我的,现在想想,可能是他胆子小,怕我之后报复他吧。”

江暮凝把她的话转述给秘书,安慰她道:“我会帮你请律师,肯定能从他们身上咬一口肉。”

不管这套房是不是迟云含的,只要在迟云含名下那就是迟云含的,想要回去,不可能了哦。

“谢谢你。”迟云含挺茫然的,主要这个事太突然了,她把最后一口牛奶喝完,又站起来,认认真真地跟江暮凝鞠躬道谢,“谢谢你帮忙。”

江暮凝被她的举动弄懵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路茗嘉从楼上下来,看到她们这诡异的一幕,道:“一大清早的,你们就在这儿拜堂吗?”

迟云含脸蹭地红了,站直身体,连连摆手,道:“没有的事,我是在感谢她,她一直给我帮忙。”

“那是她应该做的事,你也给她帮了很多忙。”路茗嘉走在楼梯上,胳膊搁在扶手靠上,道:“不要妄自菲薄,你们不是救助关系吗,一个救人,一个人救心……嗯,算是互相救助吧。”

听她这么说,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她们在彼此帮助,努力把对方的难过降到最低。

迟云含揉了揉脸,不太好意思了。

路茗嘉道:“那个救助站挺好的,很多Alpha和Omega去配对吗?”

迟云含摇头,其实去救助的人很少,因为去救助站的人,都是有缺陷的。

现代社会,有残疾或者严重疾病的人,更多选择隐瞒,他们才不会告诉你自己有没有病,结完婚,直接被婚姻束缚。

能去救助站就说明,对方品行不坏吧?

迟云含道:“我记得救助站匹配对象,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匹配,救助站会提前把大家的信息总起来,查看有没有案底,确定没有才会安排匹配。”

不然匹配出来一个道德败坏的,不仅没有达到匹配的意义,指不定还会毁了另一个人的一辈子,这方面,救助站考虑的还挺全面。

“挺好的。”路茗嘉趴着想了一会,又从楼上下来,认真地问江暮凝,“你怎么去匹配这个了,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个人隐私,不方便透露。”江暮凝说的很冷漠,起身道,“我去处理工作,你们聊吧。”

路茗嘉跟她挥挥手,正好她要跟迟云含聊江暮凝的救助方案,两人正说着,又听着江暮凝补了一句,“不要乱讲话,尤其是我的坏话。”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迟云含向她保证。

“不是说你。”

江暮凝扫向旁边的路茗嘉,路茗嘉叹着气点点头,道:“行吧,我也不会说你的坏话,去工作吧。”

说完,她跟迟云含抱怨,“江暮凝这个人特别事儿,你感觉到了吗?”

江暮凝本来要走到书房了,又停下脚步来看她们,迟云含忙说:“怎么会,我觉得她很厉害啊,会做饭,还会整理家务,你看我们住了这么久,都是她一个人在弄,很幸苦的。”

路茗嘉认同的点头。

但是,江暮凝还是没走,她站在楼道上,一直听她们讲话,听到她们开始讲别的东西,没有议论她的病情,小声说,“不是说聊治疗方案吗?”

楼下两人在聊最近的八卦,哪个明星整容了,在网上蹭热搜,说话不经过大脑,看的她们都跟着着急,想募捐一个脑子给那些人。

聊着聊着,又八卦到了路茗嘉身上。

“向媛啊,她是个好人。”

路茗嘉提到鹿向媛轻轻地笑了一声,“不是给她发好人牌,就觉得她是个很好的人。迟小姐也是这么想的吧,否则不会跟她做这么久的好朋友。”

这话倒是真的,鹿向媛性格很好,从没歧视过Omega,迟雨容找着她说坏话,她都没信,只相信自己看的和听到的。后来跟迟云含玩好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迟云含受到欺负,她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迟云含那边,比着释放精神力,打架冲到前面。

迟云含挺惊讶的,原来她们两个是分化前就在一起了,她多问了一句,“你们的斥敏反应是分化后出来的吗?”

路茗嘉抬了抬眸,似乎没想到鹿向媛会把这个告诉她,迟云含忙道:“要是不方便回答也没事,向媛也没说太多,就是有次喝醉了,她才说的。”

“对,是分化后出来的。”路茗嘉唇角微动,没向之前那么和煦的笑,面上露出了一些讽意,“有没有觉得我们很可怜,居然有人的匹配度是负一百……当时检测结果出来,整个实验室都惊呆了。”

可不是么,迟云含听到鹿向媛爆出这个数字,她也是震惊,AA之间存在负值,倒也正常,谁知道她们1A1O还能负到顶,检测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负值对Alpha的影响很大,精神力会受到攻击,长时间下去,的确难以承受,这就跟受酷刑一样。

迟云含道:“你们是因为这个分手的。”

“这是次要吧。”路茗嘉说,“检测出来,她并没有跟我分手,一直靠机器做精神力疏导。后来才分的,她没有跟你说过,我们为什么分手吗?”

说你关着她啊。

迟云含没好意思说,感觉怪不礼貌的。

路茗嘉说:“感情变淡了吧。”她说的淡然,笑起来的样子却是有些难言,一杯茶喝成了咖啡。

她又问迟云含,“你知道为什么大家在结婚前要去做匹配检测吗?甚至谈恋爱都要去测一测。”

迟云含摇头,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检测这个已经成了一中习惯,就是想看看默契度高不高,之后生活能不能和谐。

路茗嘉说:“因为感情会变淡,信息素不会,哪怕之后的生活没有感情,也会受信息素牵绊。”

对哦。

迟云含认同的点头,这么说很有道理。

路茗嘉叹了一声,伸了个懒腰,道:“要不要出去走一圈,怪累的。”

“可以呀。”迟云含同意。

这会还没有到正午,空气很清新,她们搬过来这么久,还没有好好逛过,两人一边走一边说。

聊江暮凝的病情,江暮凝的精神力攻击性很强,不能强硬的给她做疏导,否则就跟实验室力的机器一样,扛不住就崩溃了,人顶不住就挂了。

路茗嘉的意思是让她哄哄江暮凝,江暮凝性格,硬碰硬不行,但是软碰硬,还能有点机会。

“我知道!”迟云含很有自信。

相处这么久,迟云含早就把江暮凝的性格摸透了,不只是哄,偶尔跟她撒个娇,她能更软,夹心糖似的,咬开里面的壳子,里面就是流心的甜。

“暮凝能遇到你,很幸运。”路茗嘉认真地说着,地上铺的鹅卵石,往前走,就到了一个人工湖泊,有几个人拿着在钓鱼,抛线,甩杆,特别像样,还有一个漂亮的贵妇人在旁边唠叨。

“钓什么钓啊,天没亮就来钓,我吃鱼都吃腻了,也就四十岁,你看你,晒的跟树干似的。”

叨唠着叨唠着,贵妇看到了迟云含,对着她们挥手,道:“云含云含,过来玩,来拿鱼回去吃。”

迟云含来这边就住了小半个月,没想着对方还认识她,走过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叫人。那贵妇戴了个帽子,摘下来冲着她笑,风韵性感,很漂亮。

她就叫了声姐姐,把贵妇逗的只笑,道:“哎呀,我都四十多岁啦,叫我阿姨吧,姐姐听着太嫩了。”说着,她把旁边的小桶子拿起来,又嘀咕她先生,“听到了没有,咱俩差不多的岁数,人家叫我姐姐,叫你叔叔,差辈分了。”

迟云含不好意思的笑,看小桶子里的鱼活碰乱跳的,个头也挺大,想着白拿也不好,准备给钱。

贵妇忙摇头,“这要什么钱,咱们住前后门。你不会还不认识我吧?”

还真不认识,迟云含也就是离职后才有时间出来散步,之前她总是早出晚归,没怎么认识领居。

这位贵妇主动自我介绍,姓李,住在迟云含家旁边,对迟云含印象非常深刻,李夫人道:“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你推着电动车,送你家那口子上班,突突的,有一天你们回来不是还一直报语音吗?”

“对对对。”迟云含点头应下。

毕竟是富人区,家家户户都有豪车,特别潮酷,就迟云含是个例外,每天骑着一台电动车。

特别低调、特别实在。

迟云含被夸的羞涩,不好意思告诉她,不存在酷不酷,她就是纯粹的穷,买不起车而已……

“谢谢您了,要不您中午来吃饭,我家那口子做饭贼好吃。”迟云含脸热热的,这个阿姨心地一定非常善良,讲话简直不要太好听。

“不用不用,家里有保姆做。”李夫人叹着气说:“哎,你看你瘦的,你爸妈简直不是东西,你姐就是垃圾,你现在日子过好了,之后就不要再跟他们往来了,气死他们。”

“啊?”迟云含没想到李夫人连这个都知道。

“就网上说的啊!今天在热搜挂了一天,不少人都在骂,帮着艾特公安,想想都要气死我了。待会我再去买个头条,送她们全国出道。”李夫人愤怒地说着,又扭头问自己先生,“上次采访你的那个国际媒体还在吧,把这个新闻给她们,送她们全世界出道,让她们不敢在世界上待下去!”

迟云含刚刚出来还看过手机,那会热搜还没影,她吐槽了两句,出来就十多分钟,飚热搜了?

跟李夫人道完谢,迟云含拎着小桶子往家里跑,跑的太快,里面的鲫鱼掉了出来,她又回去捡,一捏一滑,溜的特别快,路茗嘉来帮她捉。

两人捉的冒汗,手上抓的都是泥,迟云含用桶里面的水洗手,再提起桶,就听着一声冷哼。

她仰头一看,发现江暮凝站在三楼的露天阳台上,一手搭在栏杆上,因为她背着光,很刺眼。迟云含眨着眼睛,手挡在额前,道:“你工作弄完了吗?”

“没有,出来透气。”江暮凝看着她手中的桶子,“你们去捉鱼了?人工湖很深,不危险吗?”

尽管太阳很大,江暮凝的脸,还是能很清晰的看出来,阴沉了。

迟云含甩甩手上的水,道:“没有,我们就是走到那里去了,鱼是隔壁阿姨给的,你看,我裤腿都是干的。”

她扯了扯裤腿给江暮凝看,干净的,没有一点湿迹,江暮凝瞥了一眼,没再说话。

迟云含拎着桶子进门,路茗嘉玩笑地说:“今天估计要做酸醋鱼了,味道好冲。”

她们到客厅,江暮凝也从三楼下来了,把鱼倒进池子里养着,待会再杀。

迟云含趴在沙发上,抱着手机看,迟雨容的名字在热搜上挂的那是一个刺激,营销号转发的都比较直白#迟雨容垃圾#和#迟雨容找抢手#

各中杂七杂八的话题带出来,不少吃瓜网友点进去,看到视频内容,把迟雨容的爹娘不认识,不对,连迟雨容的爹娘也跟着骂,名声算是臭了。

迟云含看的只笑,也跟着骂。

她还没退公司群,溜进群里看公司的动态,大家都说,迟雨容今天来公司,就没出过办公室,她实在没脸,办公室里的同事也刻意和她保持距离。

迟云含平躺着,手机放在胸口上,深深地呼着气,好开心啊,以前受得那些,全部都还回去了。

“这样就满足了?”江暮凝戴着塑料手套,准备去杀鱼。

“满足了,以后迟雨容算是完蛋啦,我以前被她搞臭了名声,现在也让她们尝尝这个滋味。”

迟云含闭着眸子,好放松,好放松。

听着,厨房里的砰砰声。

她现在像是活在人间天堂,有个漂亮的老婆,有房子有车子,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可能她从小受尽了委屈,觉得这中生活,已经达到了她的理想,她暂时想不到更美好的画面。

也不对,非要加一个。

那就是她和江暮凝能结婚就好了。

嘿嘿,美的冒泡了。

“咳咳——”迟云含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她爬起来喝了口水,把家里的扫地机器人打开,去厨房帮忙杀鱼。

江暮凝多弄了几道菜,迟云含问道:“家里要来客人吗?谁啊?”

等饭菜做好,往桌子上端的时候,院子里多了两辆车,其中一个是秘书,另一个人看着很眼生。

秘书拿着文件进来,跟迟云含介绍,道:“这位是燕律师,燕书伶,之后负责帮您打官司。”

“啊?”迟云含愣住,瞥向她手机的文件。

牛皮纸袋,厚厚一叠,似塞了很机密的东西,封口的细线,缠好几道。

秘书动了动唇,不知道该怎么说,找不到适合开口的词,就把文件拿去给江暮凝,道:“资料我都找到了。”

……

几个人上桌,文件袋放在桌角,并没有直接打开来看,迟云含特别想瞅一眼,吃一会就抬头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