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39章 第 3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9章 第 39 章(2 / 2)

“好好吃饭。”江暮凝很严格的说。

“我在好好吃饭了。”迟云含闷声说着,端着饭菜可劲的往嘴里扒,眼睛瞥来瞥去,一不小心吃到了鱼刺,眼睛都冒出泪花了。

秘书有些于心不忍,“要不让迟小姐看一眼,她应该很想知道自己的事。”

江暮凝去拿了醋水过来,迟云含猛灌了一口,酸的只闭眼睛,把刺吐出来,她眨眨眼睛,道:“我就看一眼啊。”

她擦干净手,把文件打开了。

里面的东西很多,秘书归类的特别齐,都是她爸妈的资料,上面显示,她父母的确有两个女儿,大的叫迟雨容,小的叫迟云含,两个孩子差了两岁。

所有资料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和迟云含认知里的“父母”是一模一样的,还有一份她出生后做的基因检测。

甚至秘书找到了一张照片,二十年前的相机,拍出来的画面不够清晰,面对镜头的女人笑得很开心,依旧能辨别出来抱着她的人,就是现在的迟妈。

所以看下来,她依旧是那两个人的孩子吗?

“没事,其实我也不是很在意这个。”

迟云含把资料装进去,准备吃饭了,她握着筷子,准备扒饭,江暮凝按着她的碗,道:“把鱼刺挑干净了在吃,没有人跟你抢。”

“好的哦。”

迟云含慢吞吞的鱼刺弄出来,吃的很细致,路茗嘉把果汁递给她,道:“暮凝还在看,她应该能找到问题。”

迟云含点点头,抱的希望不大。

江暮凝翻的速度很慢,迟云含饭快吃完了,她才看到一半,迟云含道:“你先吃饭吧,待会再看,我不着急了。”

“你先吃。”江暮凝修长的手指压着书页,又捏着照片摩挲,似乎在思考什么,想的很入神。

桌上几个人同时停下筷子,跟着一起紧张了,半晌,江暮凝问道:“没有迟雨容的资料吗?”

“啊,她的也要吗?抱歉,我还没有找过。”秘书忙起身去打电话,在门口说了十多分钟,她再后回来,站得笔直,低着头:“抱歉,是我的失职,没有考虑全面,已经派人去查了。”

“坐下吧。”江暮凝皱了皱眉。

秘书非常标准的坐直身体,一副等着江暮凝吩咐的样子,迟云含看得一愣一愣的,“舒秘书,你别这样,本来就是托你帮忙,你弄得我就挺不好意思的……你吃饭,多吃点菜。”

“她现在跟我了。”江暮凝抬眸,看向秘书,道:“因为业务能力不过关,被老板降职,现在是我的秘书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找她去办。”

迟云含满脸疑惑,“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没听到你们说过啊。”

就刚刚的事。

秘书心里苦,但是她不说,因为降不降职她老板都是同一个人,影响不大,她抿着唇,用力点头,“降职这事略有些丢人,我不好意思开口。”

“你别难过,我们江暮凝也不是很难相处的人。”迟云含安慰她,“你也是第一次查这个,特别谢谢,要是我自己去查,肯定查不到。”

秘书心里舒服多了,有这样的老板娘很不错。

江暮凝看完了所有资料,抽了三张出来,道:“这个提到工作变动,有仔细查过原因吗?”

“查过,是这样的,以前她们在洛城工作,后来工作升迁来到了首都,房子也是那时候买的,不过是买在了迟小姐名下,迟雨容的名下我也查过,她有一套房,在洛城,应该是她们以前的房子。”

在江暮凝眼睛看过的时候,秘书连忙道:“我已经派人去洛城查了,应该下午就能有答案,如果您不放心,我可以买机票,直接飞过去。”

“不用了,报警。”江暮凝说。

“啊?”几个人全看向她,迟云含茫然地问:“现在报警吗?要是报了,没证据,就是民事调解。我小的时候,我妈打我,我跑到警察去了,警察也是叫我爸妈来接我,我妈跟警察说我没考及格,我是个熊孩子,又给我送回去了。还批评我不要撒谎,要好好听爸妈的话。”

警察就算信她的话,往下一查,迟妈是个老师,她的户口就在迟妈名下,而且……她真的没考及格,成绩也不咋地,基本就是觉得她不听话。

“你已经长大了,他们会信你的话了。”江暮凝说:“而且网上有你姐的言论做舆论,现在我们的证据找到了,他们不可能不查。”

“我们的证据在哪儿?哪找到的?”

迟云含一脸茫然,她怎么不知道。

江暮凝指着桌子上的文件,道:“你父母为什么给你做了基因检测,为什么没有给你姐做?你再仔细看看,这份检测,是你跟谁的检测?”

“我跟我妈啊……”迟云含眼睛陡然一亮,对啊,基因检测,不应该是她跟她爸吗?跟她妈做什么检测?

“把基因检测给我看看。”路茗嘉擦了手。

差点给忘记了,她们现场就有医生。

路茗嘉拿着文件翻,速度很快,直接过了一遍数据,道:“迟小姐,你是个Omega对吧?”

“对,我妈我爸都是Alpha,我姐也是,就是我是个Omega。”迟云含认真地回答,不露细节。

“和你一起做鉴定的人,应该是个Omega。”

路茗嘉让她看最上面一排数据,迟云含看不太懂,路茗嘉简单的介绍了一遍,道:“这排数据有人动过,如果不仔细看会认为是个Alpha,但是改数据的人并不是很聪明,他改了信息素参数,却没有增加精神力参数,基因检测报告,如果是母方是Alpha,会清晰的把母亲的精神力打在表格上。”

而这份报告上没有母方精神力。

路茗嘉道:“还有一点,双A父母生下的孩子,只有5%的可能性会是Omega。”

迟云含听得怔然,又问了一句,“那、那双A的父母生下Beta的可能性是多少?”

“有50%,更大的可能性是Alpha,比如说你姐姐,就是一个Alpha,她的精神力应该不低。”

“……哦,是这样啊。”

迟云含往后靠,继续听江暮凝的分析。

江暮凝又找到一处违和,她母亲以前在洛城很有才华,首都学校请了她好几次,才把她请过去当了教授,但是她来首都后资质平平,并不出色。

她母亲平庸也就算了,甚至连她爸也是资质平平,当了很久的医生,一直没有被提拔成主任,上次搞项目,弄个小儿颗粒药物,都要问迟云含弄什么味道比较好。再加上路茗嘉说的,有一大半的可能性,迟云含不是她们亲生的,甚至她们在冒充迟云含的父母。

江暮凝跟秘书说:“你联系警方后,可以再联系媒体。”

舆论就是双刃剑,只要利用的好,能杀人也能助人。她们报警,一来让警察查,他们渠道多经验足,查起来方便,二来有警方参与,有了可靠性,

她们把所有违和点翻出来,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写了满满一页纸,桌子上的饭菜都凉了,弄完资料到下午四点,不打算继续吃了,直接去警察局报案。

坐在车上,迟云含有中不真实感,一直看向窗外,思绪很飘,不知道在想什么。

“要是不开心可以看看手机。”江暮凝说。

“我知道。”迟云含把手机打开,看热搜。

迟雨容这次学聪明了一点,大家骂她,她都截图了,像模像样的准备告人,还请律师发律师函。

迟云含收到了左艺静的信息,左艺静说,迟雨容直接来办公室把律师函给她了,说是要告她造谣,告她侵犯自己的隐私权,让她赔钱。

左艺静:【太贱了,我待会就去咨询律师,问问她这个算不算恐吓,我也给她整个律师函!】

迟云含旁边就有律师,她去问了,再给左艺静回信息,道:【放心吧,你这个不算侵权,你就是曝光了她,并没有恶意抹黑她,受害者是我。要是她告你,我出钱给你打官司,谢谢你帮我。】

左艺静:【哎呀,这是什么话,我们是好朋友啊,除了这个,我不能帮不上什么忙,你可得开开心心的,不要被迟雨容影响到了。】

迟云含:【知道的,放心吧!】

两人聊了一会,左艺静感觉迟云含不是很开心,又给她转发了几个恶搞的视频,迟雨容现在都成了“恶心”的代言人,大家玩出了梗,纷纷称呼她为“调臭大师”。

迟云含挨个看了,没笑出来,表情很沉重。

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大家注意到这点,都没有去打扰她,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会,只是会经常关心的看向她。

迟云含闭着眼睛,深呼吸。

到了警局,她没有直接进去,在副驾驶位上坐着,眼睛痛痛的,鼻子也开始泛着酸。

江暮凝推测出,那两个人不是她父母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释然,而是闷的慌,特别的难过。

没由来的委屈,一阵阵的压迫她,想到了小时候,想到了长大。她觉得自己特别的贱,父母对她不好的时候,她总是想着表现好点,讨父母开心。

只要父母给她一点点的甜头,她能高兴好久好久,努力读书、努力生活,努力的让别人觉得她真的还不错。

现在说,那两个人不是她父母。

她就觉得自己好贱。

她经常骗别人说,她跟爸妈断绝了关系,偶尔贱兮兮的想,她爸妈会突然跟她讲和,让她回家。

迟云含吸鼻子,有点憋不住了。

手肘边的玻璃被敲了两下,江暮凝站在车门旁,道:“下来,我们一块进去。”

迟云含小声嘀咕着:“我还没有好。”声音哑哑的,手指在软皮垫子上摩擦,来来回回的不安。

江暮凝说:“你下来,我安慰你。”

“嗯?”迟云含很怀疑地看着江暮凝,“你怎么可能会安慰人。”

七月下冰雹,江暮凝都不会安慰人。

江暮凝很严肃地说:“我会。”

样子太一本正经了,迟云含郁闷、自卑的心情被打破,忍不住笑了一声,觉得不合气氛,又偏头不去看她。

江暮凝又轻声说:“你不是说女孩子难过,就是要哄的吗?你到底要不要我哄?”

迟云含微愣,忘记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她推开车门从里面下来,道:“那你要怎么安慰我,抱我吗?还是说,你想亲我?”

“你想要哪样?”江暮凝问着,一副一定满足她的样子。

“……我想想哦。”迟云含抬头看江暮凝,她第一次看别人哄人,还板着脸,正经八百的像是要去打一场硬仗,“我想看看你怎么哄,你主动一点。”

江暮凝的手本来是插在兜里的,听到这话,把手拿了出来,手指轻轻地捻着,迟云含低着头看。

几秒钟后,江暮凝把手扬了起来,落在迟云含头上,轻轻地揉着,一下,两下,还轻轻地说:“不要难过,都会过去的。”

迟云含鼻子陡然一酸,眼睛很热很热的看着江暮凝,“谢谢你,我不难过了。”也谢谢你,在这中时候陪着我,帮我那么多。

后面有点矫情她说不出口。

来这里陪她的人很多,很熟的、刚刚认识的,还有顶着见前任风险的,跑过来要给她撑腰的。

眼前这个酷酷的也是。

她跟着江暮凝走进去。

带来的资料都给警察了,律师在旁边讲解。

唯一不好的就是,她们说的都是推测。

“还有别的证据吗?”警察问了一句,翻完了她们准备的资料。

江暮凝皱起眉,“要是所有证据都在,也不用来报警了。”

警察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肯定会查,只是直接性的证据,方便判定查找方向。”

没充足的材料,他们也不能随便立案调查。

江暮凝问:“你们的意思是材料不充分。”

“是这样的,我们的数据库跟医院互通,刚刚调查过来的基因检测报告上显示,迟小姐跟她父母的亲系数据是99%,在血缘上应该是亲属关系。”

警察给她们看报告,又道:“这样,我们出面安排你们先去做个基因检测,再根据数据来……”

“还有一个证据。”迟云含突然说。

资料她们都带过来了,并没有什么遗漏,几个人看向迟云含,意思问她还有什么证据。

迟云含刚刚一直在车上想这件事,没想到现在就能派上用场,她说:“对,有一个。”

警察说:“那太好了,聊天记录和信物,都可以作为证据,方便我们查明真相,到时候一定让他们绳之以法。”

“我不知道算不算。”迟云含用力闭了闭眼睛,呼了口气,“我是之前听路医生说,我才想到的,她说双A的父母生下Omega的几率很小……”

警察点头:“对,但是也能生Omega,这个不能算证据,不过也没事……”

“不是那样。”迟云含把领口往下拉了拉,露出了她的脖颈,上面有一条很狰狞的疤,“我的证据就是,我的、我的Omega腺体被他们破坏了……”

说完,迟云含憋了很久的眼睛开始酸涩,泛起了水雾,她努力不让眼泪往下掉,哽咽着道:“你们可以看看,我的腺体坏了,上面还有切割的痕迹。”

Omega的腺体被破坏了,白皙的脖颈只能看到疤,似割除的太仓促,没有彻底切除,导致那一块凹凸不平。

迟云含回忆着,断断续续的说:“我觉得,她们应该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Omega,所以破坏了我的腺体……而且,她们也以为割了我的腺体,我就不会去参加比赛了。”

但是那天,迟云含跑了,挣扎着还是去比赛了,她带着伤去参加比赛,脖颈上贴了一张创口贴,血染红了她的领口,麻药过后,疼的冷汗直冒。

大赛的负责人发现了她的异样,瞥到了她的脖颈,所有人、整个调香界都知道她是个Omega了。

可是,那时候她已经不是个Omega了呀,她腺体都被破坏了,怎么还是不能参加比赛。

迟云含问:“这样算、算证据吗?”

说着,她被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江暮凝拥着她,把她按在怀里,掩好她的领口,不让别人看到。

迟云含总是穿领子的衣服,哪怕天气再热,她里面穿小吊带,也要配个薄外套,实在热的受不了,就把头发放下来,一定要齐肩,要遮住脖子。

她藏得很严实,不让任何人看到。

那狰狞的伤口,是一道无法愈合的疤,永远钉在Omega引以为傲的脖颈上。

江暮凝抚着她的脖颈,说:“没事了。”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