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41章 第 4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1章 第 41 章(1 / 2)

迟家父母的事,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时间线太长了,很多信息都被新的更替了,翻来覆去的找,最后把全部信息量放在迟云含带来的资料上。

估计迟家那几位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们为了增加可信度,整出来的这些东西,成了破案的关键,最后败在了自己的手上。

两边警方合作起来,查了几天才把迟家的关系理的差不多,迟家父母的确有两个女儿,大的叫迟雨容,小的叫迟云含。迟家父母能力很强,一个是儿童医生,在医学领域很有建树,另一个是调香师教授。

中间又去调查他们的亲属关系,发现这两人结婚的时候,遭到了家里的反对,两边的亲戚断的差不多,后来举家搬迁,更是和洛城那边没了往来。

辗转几个地方,还找到以前在迟家做工的佣人,佣人年纪也不小了,以前给迟家当司机的,佣人道:“家里除了我,还有保姆跟管家,都是在迟家工作了六七年的,跟先生太太关系都很好。”

警察就问,那个保姆和管家什么情况。

老佣人回忆了很久,道:“人是罗文轩找过来的,也就是管家找过来的,说是同乡,人还挺机灵的,手脚也很麻利。迟先生迟太太人都挺好,看我们文化水平不高,经常会教我们一些东西,就是我年纪大了,实在听不懂,另外两个学的就还行。”

“后来先生太太要升迁搬家,我年纪大了,她们给了一笔安家费,让我回来养老了,也是路程远了,每次说是想去看看他们,实在抽不出时间。”

老佣人说的时候一阵感叹,“先生太太都是很好的人啊,心地善良,尤其是太太,她虽然是个Omega,但是不比Alpha差。”

警察找到了关键,“迟太太是个Omega?”

问的时候,老佣人连连摇头,不太愿意说,警察把迟云含的事跟他说了,他震惊的人都开始哆嗦,这才把第二性别的事说了。

那个年代做检测并没有现在这么方便,迟太太一个Omega被测成了Alpha,去Alpha学校读了几年书,后来遇到迟先生才知道自己是个Omega。

那会她本来可以当调香师,因为第二性别,放弃了这个职业,去当了调香教授,后来他们是打算去首都生活,准备安定下来,再去更改第二性别。

家里的人都知道她的性别出错的事,包括保姆和管家。

老佣人气的胸口不顺,“这两人怎么能干出这种缺德的事,当年迟先生迟太太对他们很不错的啊,这两人结婚的时候,迟先生迟太太还特地收拾了一间房子给他们住!把他们当成亲人对待!!”

警察把之前资料里的照片拿出来给老佣人看,他们查过,之所以管家和保姆能这么多年没被发现,跟这张照片有关系,因为这张照片上过报纸,就很容易让人把保姆当成迟太太。

老佣人道:“当时太太生了孩子,怎么可能在抱着孩子接受采访?保姆就把孩子抱出去了,先生本来在陪产的,有个急诊手术,他就赶过去了!谁知道记者把保姆说成了太太,太太很低调的,觉得就是一个报纸,没有什么,就没去跟记者澄清。”

说到这里,老佣人几乎是老泪纵横,要是知道这些小事会成为这对恶魔用来伪装身份的关键,他那会一定要去阻止,哪会出后面这么多事啊。

还害得迟家小闺女那么遭罪!简直不是人!

老佣人抹着泪,“管家跟保姆还有个闺女,就比迟家大闺女小三个月,应该就是现在的迟雨容,我还有照片,是她们一起拍的,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翻!”

这张照片保存的很好,还是彩色,能清晰的看出来,两个女人坐在一起拍照,怀里都抱着孩子。

另一个女人比较瘦弱,骨架很小,模样跟迟云含很像,可以说迟云含是按着她的模子刻出来的。

尽管猜到了是这样的结果,查案的警察心里还是生了一股无名火,这两人是从寄生虫变成了鸠占鹊巢,谁能想到现实中,居然有这么恶心的人。

你鸠占鹊巢,好歹有点良心吧,对人家的闺女好点,看看人家闺女折腾成这样了,要不是职业素养高,他们都要诅咒两句。

至于迟家父母到底是怎么不在的,是不是这一家人杀的,他们还得再往下查,但是有了这些东西,批逮捕令是足够的了。

……

现在的“迟家父母”,这几天都住在酒店里,看着平息了几天,警察也没有来找她们的事,就各干各的事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尤其是迟妈,抱着课本很高调去上课,发现底下的学生比她想象的要多,还有点得意。

迟妈敲敲讲台,准备上课。

底下有人举手,直接问道:“迟教授,听说你的身份是盗来的,请问你之前的名字叫什么,以你现在的实力,你真的配当教授吗?”

“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是毁谤!我可以告你!”迟妈发着火,要把底下的人赶出教室。

那人直接掏出了相机,道:“您好,我是日报的记者,今天专门过来采访您,想做一期恶人专访,走进你们的内心世界。”

迟妈一听是记者,下意识就是挡脸,再就是想跑,谁知她刚往后挪动了一步,底下的人全站了起来,只有一两个是学生来听课,剩下的全是记者。

居然还有人搞直播。

吓得迟妈夺门就要跑,把门拉开,门外也是记者,跟拍电视剧似的,机拍,追着她一直跑。

她用书本挡着脸,到楼下看到了穿警服的人,更是慌了神,拔腿就跑,那些警察腿脚很快,一边追一边喊:“目标嫌疑人,正在逃亡,申请警队帮忙,尽快封锁所有的路口。”

迟妈坐上自己的车,惊魂未定,压根没理清现在的情况,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警察,她们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警察怎么突然就来抓她了!!

家里回不去,住酒店不安全,迟妈摸着手机打电话,先打给了迟雨容,迟雨容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半天没有接,打给迟爸的时候,迟爸接了。

迟爸急急地道:“咱们跑吧,跑到国外去,医院全是记者,他们想在人多的地方抓我们,想让我们全国出名啊!”

迟妈懵了,现在跑吗?

不对啊,她们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就算真的被查到了,就说是迟云含亲生父母的临终遗言,他们也是受托付才当迟云含的父母的嘛。

怎么现在就要踏上逃亡之路?

太猝不及防了。

迟妈扯着嗓子就骂:“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出国,谁让你出国的,那是潜逃!是重罪!”

迟爸被骂懵了,想回头的时候来不及了,已经有警察过来摁住了他的手,给他铐住了,说:“跟你老婆说,让她别逃了,她的签证已经作废了。”

迟妈听到话,人惊了,车直接冲出了路障。

才猛地反应过来,她也算畏罪潜逃啊!

眼前一黑,人要晕过去了。

最后迟妈是被拎出来的,现在不能叫迟妈了,叫连凤兰,只是鸠占鹊巢,霸占了迟家的财产。

连凤兰被拉上车的瞬间,觉得是做梦,不敢相信是真的,怎么她被抓了,明明一切都安排好了。

到警局的时候,迟雨容已经被扣押了,落魄的样子比他们还要惨,脸上的抓痕没有消失,狰狞又恐怖,她想为自己辩护,道:“警察你看,我脸上的抓痕,都是迟云含弄的,我什么都没做。”

“她什么时候抓的?有证据吗,当初怎么不说,现在都结痂了,我们怎么接到通知说是你母亲抓的?你这是嫁祸给迟云含,诬告也是罪啊。”

迟雨容欲哭无泪,一家三口狼狈不堪。

而门口的记者,则是把她们的逃亡、被抓、诬告拍的清清楚楚,全放在网上直播,让网民欣赏。

像这种新闻时效性低,大众们看看就过了,谁知道闹得这么轰轰烈烈,甚至传到了外网,被大家称为“腺体案”,还扒出了迟云含调香赛的事。

全世界的头版都在议论这件事。

居然有人恶劣到去破坏腺体,哪怕被抓了还在诬告受害者,不仅丧尽天良,甚至恶上加恶!

一定要重判,追加死刑!

迟云含去警局,看到蹲点的媒体,有点茫然,她以为抓到人就行了,没想到还能让这些人世界性死亡,心里的气,出了太多了。

那些记者都想采访她,被江暮凝的人拦住了。

警察给她们倒了茶,道:“你爸……罗文轩和连凤兰以前是你们家的管家和保姆,你亲生父母都是好人,只是遇到了恶魔。”

在路上迟云含都听得差不多。

那母女俩的嘴很硬,一直在辩解,说是迟家父母托孤,她们养不活孩子,才想着鸠占鹊巢。但是,罗文轩比较怂,警察一问,他就什么都说了。

当年迟家举家搬迁,迟家父母是想着辞退他们俩,后来看他们实在可怜,心软了,把他们也带上了,谁知道中途出事故,车翻了,夫妻俩全没了。

再问夫妻俩的大女儿呢,罗文轩就说,翻车的时候,迟妈护着那小孩,小孩受了重伤,并没有断气。但是,连凤兰恶向胆边生,想取代他们一家人,他们不仅见死不救,甚至把车推到了山下。

当时迟云含是被保姆抱着,车跟在后面,躲过了一劫,后来想着她名下还有房,这一家人又怕被拆穿,就把她留下来了,迟云含这才免了一死。

林林总总,罄竹难书。

在场的人听完,都觉得荒唐和恶心。

迟云含深呼吸,来时她觉得可以抓人了,那些人可以坐牢了,很开心,现在只觉得压的喘不过气。

江暮凝握着她的手,压了跟手指在唇上,示意让警察别说,只需要告诉她们,之后会怎么判刑。

警察说:“他们故意杀人,侵占财产,虐待Omega,盗窃她人的成果,破坏尸体,到现在死性不改满口谎言,还试图逃亡,可以追责到死刑。”

“死不足惜。”甚至死都不能解气。

天底下居然有这种魔鬼。

太恶心了。

迟云含浑浑噩噩的听完,心口憋的特别难受。

江暮凝护着她,道:“我先带她回去,之后有什么事,你们打我的电话就行。”

听到这种结果,没有出气的感觉,只会难过。

江暮凝把人牵出来,有记者举着相机对着迟云含拍了几张照,看到迟云含失神的样子,心里也跟着蛮难受的。

有些记者挺感性的,做不到这个时候去拍受害者,去把她的痛苦的放大,再让所有人看到她有多难过,默默放下了相机。

于是,他们把所有的好奇和愤怒,全部放在警局那三个人身上,用笔墨把他们的恶行写出来,一条条的、格外清晰的、不美化任何形象的放出来。

……

来回只有半个小时。

迟云含坐在车上,后背贴着椅子靠,习惯性地说:“我是不是应该觉得我很幸运,毕竟我……”

“不幸运。”江暮凝打着方向盘说:“等判定死刑,这三个人彻底消失,你才算真正的幸运。”

“嗯。”迟云含用力点头。

眼睛里蓄满了泪。

她就是倒霉透顶认识了这三个人,从没有幸运这一说话,她的幸运在未来,未来她会很幸运。

迟云含痛痛快快的难过了一回,看天,觉得天是灰的,要下雨,下雨啊,湿淋淋的,太倒霉了。

向日葵慢慢的转过身了,对着太阳低下了头,露出了自己的阴暗面,这几天就不要向阳而生了。

江暮凝打着方向盘,手指摩擦的有些用力,问道:“刚刚从警察那里拿到了你的父母的照片,你要不要看?”

迟云含还是看着窗外,江暮凝又道:“难怪你长的这么好看,你妈妈就是个很漂亮的人。”

迟云含动了动唇,还是闭上了嘴。

江暮凝继续说:“你长的很好看,比……比所有人都好看,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特别的惊讶。”

迟云含经常跟别人讲她第一次见江暮凝的画面,江暮凝是如何如何,从来没有听过江暮凝讲述,她眼中的她。

那时候她们都是第一次见面。

迟云含在外面焦急的等待,她第一次领Alpha,很激动,看到江暮凝想着她好可怜,想跟她拉手。

她看江暮凝。

江暮凝也在看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