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第42章 第 4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2章 第 42 章(2 / 2)

“其实……你们不用说话的。”路茗嘉很认真地回她们,过来人,她真的什么都懂。

“……哦,菜真好吃。”

这几天迟云含不太想出门,也不想去管那些事,就在家里玩,弄了一块空地,准确来说,是江暮凝找人来修的,修在了门口和围墙上,又弄了几块大石头,准备修个小水池,之后在里面养养鱼。

迟云含就很惊讶,道:“修这么好我都不敢随便种了,而且玫瑰花挺难种的,以前我在网上买了很多盆回来,后来种的就剩几个枯根,再后来连根都没了。”

“那是你不会种,我会种。”

江暮凝把工具给她,自个手里拿了本书,认真翻页,“先清根,把死掉的叶子剪掉,然后……”

迟云含挺无奈的,把花盆抱过来,放在通风的地方,等着花适应好了再移植,这些花可娇弱了。

那几天,迟云含没事就去摆弄花,闻着清香,心里的郁结也能快速打开,中间路茗嘉去提了一只鸟回来,挂在了她们门口的树上。鸟是橙金色的,迟云含开始以为是个鹦鹉,在旁边教它说了半天话,鸟都没搭理她,才知道是个金丝雀。

迟云含问:“不用把笼子打开吗?”

路茗嘉把鸟食放进去,点头说:“这种鸟最适合在笼子里养,放出去没有生存能力,这样就挺好。”

“也对。”迟云含逗了一会,“有名字吗?”

“有,小麋。”

“小米啊,一听就知道吃的很多。”迟云含给它喂了几颗米。

家里的小花园修好了,迟云含把花移栽了,准备再去一趟警局,她这次去,是打算见一见那几个恶魔。

之前她是恶心那几个人,不想见。这次她变坚强了,她先见的罗莉悦,就是抢了她姐名字活了二十多年的罗莉悦。

到探监室,迟云含坐了一会,警察就把人带回来了,迟云含喊道:“罗莉悦。”

第一次喊的时候,里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她,等看到迟云含的讽刺她明白过来。

“你乱喊什么,我是迟雨容!”罗莉悦瞪着迟云含,恨不得把她撕碎了。

迟云含笑道:“你也觉得恶心是吧?觉得罗莉悦不配做人是不是?所以一直霸占我姐的名字。”

罗莉悦表情愤怒,却也是无能狂怒。

迟云含笑道:“要不要我跟你说说现在的情况?”罗莉悦显然不想听,不停的喊警察过来,要结束这次对话。

可是她越这样,迟云含越说的痛快,“你爸为了能免除死刑坦白不少事,当初割坏我腺体是你提议的,那时候你已经成年了,躲不掉了哟~”

“还有,你妈也说了,你妈说,你从小学就开始偷我的东西,初中偷看我的调香笔记,长大了,成年了,开始偷用我的香水配方,就算你跟法律说你那时候未成年,也只能证明一点,你的本性很坏。你逃掉死刑,也逃不掉无期徒刑,起码做二十年的牢吧……”

二十年。

差不多把她的青春年华全蹉跎进去了,当然还不止如此,迟云含又加了两句,“等你出狱了,会戴上电子追踪器,永远不能靠近我,不能从事任何调香有关的行业,履历上永远有这精彩的一笔。”

“迟云含,你给我闭嘴,我会请律师的,律师会帮我的,而且我有朝鸣,他是我未婚夫……”说着,罗莉悦就说不下去了,猛地尖叫了一声。

迟云含太平静了,平静的嘲笑她,褪去了“迟雨容”这个名字,她身上再找不到一点光鲜亮丽。

只有背上“迟”姓,她才能镀上一层金,一层用来伪装的皮,她害怕丢失这张皮。

迟云含那么优秀,生命力那么强悍,天赋那么高,哪怕被踩在脚底,也能生根发芽,不停的往上生长,迟云含天生就比自己高贵,是磋磨不灭的。

以前她可以用身份碾压迟云含,现在呢,她就是一坨泥,在臭水沟里发烂发臭,没人瞧得起。

罗莉悦不是第一次进局子了,那时候她住在监管所,现在不一样了,她是被安排到了监狱,没有单间给她住,环境差,里面的人一个比一个狠。

进到监狱里的Alpha,都是放纵自己欲望被抓进来的,是失去了理智的兽性的动物,她们可不会怜香惜玉,只会对突然闯入自己领地的陌生Alpha发动攻击。罗莉悦的日子苦不堪言,那些人不会明面上动手,只会用精神力碾压她,真要是过二十年,她不如一死了之。

越想罗莉悦越愤怒,不停的去挣脱,释放精神力,迟云含打了电话,让警察进来,道:“罗莉悦发疯了,想逃跑,她准备用精神力攻击我。”

门打开,几个警察看着面容扭曲的罗莉悦,道:“真是死性不改,还不如你父母坦白的多。”

像罗莉悦这种人,是恶到极致了,甚至把恶当成了自己的准则,觉得自己不是恶,是人的本性。

不过,罗莉悦还是如愿的跟樊朝鸣见面了。

也就是她的未婚夫,罗莉悦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愤怒,装柔弱,装以前的温柔,她道:“朝鸣,有些事我真的不清楚,只是我爸妈说含含不听话,我才会对她那么严格,我是真的把含含当妹妹……”

“罗莉悦,你不是云含的姐姐。”樊朝鸣冷声说着,看她的眼神全是厌恶,目光落在她身上的瞬间,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想要眼睛扣下来洗。

“可我是你的未婚妻啊……”罗莉悦说的梨花带雨,她是看上了樊家的钱不假,但她是真心喜欢樊朝鸣,现在连爱情都要失去了,真就一无所有。

她有些不甘心地问:“所以,你就从来没喜欢过我?”

“要不是你当初骗我,我看都不会看你。”樊朝鸣冷冷地看着她,以前就不冷不热,如今更胜。

罗莉悦不由得想到了每次站在迟云含身边的那个女人,也是同样的冷漠,可她看迟云含的时候,那眼神总是认真的,炽热而专注,只有迟云含一人。

她很嫉妒,樊朝鸣喜欢迟云含,她一早就知道了,没什么,她忍了,可是迟云含怎么还能遇到那么好的人?

罗莉悦咬着牙问:“最后问你个问题,之前你是真的没查出来那女人是谁,还是你不愿意说?”

樊朝鸣抬眸看她。

当一个人的真面目袒露,就会变得面目全非,昔日种种,再好的表象,也会腐烂、散发恶臭。

樊朝鸣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罗莉悦,根本不是迟雨容,不是迟云含那个姐姐,因为她很不配。

他道:“查到了。”

“谁?”

“PFE的执行官,Twilight。”

罗莉悦一顿,原本还想挣扎,甚至在心里想,以后出去了,她还可以报复迟云含,搅乱她的生活,谁知道她的Alpha,居然是……Twilight的。

难怪她诸事不顺,因为一瓶香水,会被说成毒杀,不管怎么诬告迟云含,都不成功甚至反弹。

原来迟云含的Alpha是Twilight。

罗莉悦脸色颓败,从心里开始恐惧,她已经能遇到自己的未来了,没有樊朝鸣帮她,财产全还给迟云含,请不起律师,躲得过死刑又怎么样?

她从现在开始,就是过街老鼠。

当初她从监管所出去,并不是新的开始,是彻彻底底的走向黄泉路,被警察带回去的时候,罗莉悦一步一踉跄,眼睛不看路,重重地摔在地上。

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活该!

迟云含出来深深地呼了口气,对江暮凝笑了一下,“我好多了,狠狠地把罗莉悦恶心了一番。”

江暮凝伸手摸她的头,安抚她。

迟云含现在不会哭了,很坚强,她叉着腰,看向在跟警察说话的律师,“就等着法律判定了。”

江暮凝目光是落在迟云含身后,樊朝鸣从里面出来,两人对视着,都在防备彼此,有硝烟升起。

樊朝鸣过去跟迟云含说话,“我们可以聊聊吗?”

迟云含往后退,后脑贴在了江暮凝的胸口,很警惕地看着她,道:“我不可能放过罗莉悦,他们一家人必须付出代价,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要是帮她说好话,就别来恶心我了。”

她说的认真,直接把樊朝鸣的话堵了回去,樊朝鸣干巴巴地解释,“不是,我不是来很他们求情,我只是想关心你,想跟你道歉……”

“那不用了,如果你怕警察找你麻烦,你就去跟警察解释,你有没有参与他们的事,警察会调查清楚,你跟我说也没用,也不可能给你开脱的。”

迟云含把界限划分的很清楚,不给樊朝鸣一点机会,解释不解释,道不道歉都无所谓了,在她心里,樊朝鸣早就不跟她一派的了。

以前她把樊朝鸣当好朋友,樊朝鸣跟她告白,她好紧张,怕自己拒绝,连最后一个朋友都没了。

在那时,樊朝鸣也是唯一对她好的人。知道樊朝鸣是戏弄她之后,她伤心了好久,再也不想交朋友了,自闭了很长一段时间。

樊朝鸣说:“我当时不是戏弄你,我是真的喜你,是罗莉悦骗我说,刺激一下你,你就会……”

“你喜欢谁都跟我没关系,她说刺激我,你就刺激我,她说让你跪下来给我道歉,你会吗?我以后的对象,绝对是听我的,不听外人的,懂?不跟你说了。”迟云含不想听他说话,觉得他很烦人。她去警察那边,问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庭审理,她不想等太久,能尽快最好。

律师也是在谈这个,现在网上讨论热度很高,牵扯到了杀人案,以及Omega群体,国家非常重视,打算提前审理。

樊朝鸣和江暮凝对视着。

“我们聊聊。”江暮凝主动开口,走到了警局外,方便两人的谈话。

樊朝鸣知道她的身份,抬了抬眸。

两人表情都不好,江暮凝比较直白,手指撑着墙,道:“你喜欢迟云含,但是迟云含不喜欢你。”

樊朝鸣刚刚被拒绝,在说这话就有些难言,“对,我喜欢她。”

“你知道为什么吗?”江暮凝似没听到他的回答一样,道:“你想知道为什么你没有机会吗?”

樊朝鸣很不想问。

但是江暮凝嘴快,她说:“因为你是个男人,迟云含喜欢女人,你性别生错了。”

“……”

樊朝鸣脸色很难看,一时无法反驳。

江暮凝继续说:“你下辈子投胎做个女人试试,当然你试也没用,她也不喜欢你这个人。”

就、很讽刺,很打脸。

樊朝鸣脸上火辣辣的痛,从没受过这种侮辱。

江暮凝转身就走,又回到警局里,让樊朝鸣享受一下烈日的暴晒,最好能把脑子里的水晒干。

案件比较复杂,一般是到三个月后开庭,对迟云含来说,时间有些长了,但是情况特殊,可以提前开庭。

燕律师就是在商量这个,一个月太短,怕还有事没理清楚。迟云含道:“不着急,我就是想着……能不能把我父母还有我姐的尸体找到。”

这么多年,总得入土为安。

警察说:“你放心,已经去找了,找到了就会通知你,你别着急。”

“那两个月□□审,我们会用最快的时间向上面申请,迟小姐还有别的想法吗?”

迟云含摇头说没有,江暮凝也跟了一句,“她没意见我也没意见。”

这话接的突兀,大家愣了一会继续说话,剩下的细节都由律师来协调,迟云含和江暮凝要回去。

秘书打电话来问迟云含要不要接受采访,迟云含觉得应该接一个,她想把这件事再闹的大点,她怕三个月后,这件事热度没了,就判轻了。

迟云含不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做不到对他们网开一面,这二十多年,如果不是她意志力坚定,早是被这几个人弄死了。

如果能用媒体把这几个人判成死刑,让她们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她一定去,天天去接采访。她一直想这二十多年,她家人会不会等的太久了。

她认恶人当父母,还去讨他们开心。

就很憋屈,觉得这些人死都不够。

迟云含对这些都不懂,问江暮凝:“你觉得我接哪个比较好?”

江暮凝说:“你觉得哪个好就好。”

“?”

迟云含是真的不懂,“我听你的意见。”

江暮凝也很认真,“随便挑,这种事……我也可以听你的。”

秘书就纳闷了,这是干啥呢?

她连道:“要不你们都听我的,乌七八糟的采访不接,我们只接官媒,上央访,再提一提调香赛的事,把迟小姐以前冤屈都洗干净,怎么样?”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