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章 【降落】(1 / 2)

职业反射让戴维脑中在一瞬间划过无数种可能。

这可不是几千年几万年前帝国与联邦还在互斗的时候,虫族的基础设施早已完善到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别说是雄虫殿下了,即便是只普普通通的雌虫也绝不可能出现查询不到信息的情况。

——除非这只雄虫自破壳之日起就一步没有迈入过任何一颗有着正常社会组织的虫星。

难道他是那些荒星之外的黑户生出的孩子?

这更不可能了,荒星上面根本没有雄虫!难道他的雌父是雌雄同体自然受精吗?更不用说帝国法律明晃晃的摆在那里,怀孕的雌虫无论犯下什么罪过都不会被当即流放,帝国会等他们将虫崽生下来后再依据判决对他们处以刑罚。

更不用说孱弱的雄虫幼崽根本无法在荒星上生存下来!

高等虫族的雌雄地位之差是全宇宙都出了名的,而雄虫的地位之所以被捧到这么高,除了天生的出生率存活率极低根本无法维持正常的虫族繁衍的缘故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雄虫独有的精神力。

无论是雌虫还是雄虫的幼崽,在幼生体阶段都需要定时接受来自于大雄虫的精神力抚慰与疏导,据科学研究表明,幼崽时期常常接受雄虫精神力的虫族在长大后各方面都会远远优出其他虫族一大截,同样,他们在一二次进化中突破原有等级的概率也会更大。

雌虫幼崽还好一些,他们毕竟体质高了一大截,没有雄父疏导精神力的雄虫幼崽几乎就没有能够自然存活下来的,这个问题至今还是虫星上无数科学家棘手攻克的难关之一。

戴维有种不好的预感。

无论真相是哪种情况,似乎都已经超出了他一个小小的信息部长能够承受的范围,尤其是他注意到了其中一点——探险小队上传的报告是被主脑转发给瓦尔的。

他看了看自己的光脑,不断增加的仍是那些外来询问情况的信息,主脑没有给他下达任何任务。

恐怕外面坐着的那些雄虫保护协会的虫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位失落的雄虫殿下的真实身份,可能只有将他迎回虫星之后通过检测基因序列才能判断出来了。

戴维擦了擦额角的汗,“谢了兄弟。”他直接挂断了通讯——他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忙,他必须现在就去安排好虫族星网的信息安全防护,做好一切可能发生的应急预案,免的被打的措手不及。

他预感自己以后都不会有消停日子了。

——————

探险小队的机甲设计伊始的目的就是用于小规模的团体外出使用,追究的是各种性价比的最大化。顾余温靠在机甲门上,透过面前小小的一块投影光屏向外看去,入目的只有灰突突的一个个小小的星球,看上去就和他小时候在河边随便捏的土球被烈日晒干了一样。

“这是曜星系?”顾余温有些不可思议,总觉得这个名字和这些行星......格外的不搭。

岂止是不搭啊,违和感简直要窜出这个星系了。

罗利冲他那个角度看了一眼,并不意外:“曜星系是因为当初第一个发现他的虫族军官而命名的。”

提起那只雌虫,罗利的表情不是很好,但还是尽职尽责回答他:“那位军官的头发与瞳孔都是灿金色的,仿佛多看一眼都能被灼烧了去,当年他授勋仪式上虫皇陛下甚至曾用‘高等虫族最明耀的太阳’这种称呼来称赞他。”

“这是何等的至高荣耀?”罗利看起来十分生气,“可是、可是谁能想到他却是北耶族安插在我们虫族的内奸!!!”

好像不小心问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顾余温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队长咳嗽了一声,罗利回过神,“对不起雄虫殿下我失礼了……我当年真的很喜欢他。”

军雌在虫族中一直是个不受待见的群体,长相性子作风冷硬让雄虫感到不适是一方面,军队的特殊性又是另一方面。

军衔高的雌虫在婚姻上多多少少都有一定的自主选择权利,部队同样也是虫星社会上仅有的唯一一个会稍稍比较偏向于保护雌虫的一方。

也只是稍稍而已。

举个例子,就像第一军团的元帅瓦尔,总不能今天嫁了个雄虫,第二天雄虫下令禁止他外出工作让他在家全身心服侍雄主,于是瓦尔就把整个第一军团的事务全都丢在脑后置之不理吧?

要是这样高等虫族都不用别人攻打了,买通几个雄虫专娶各级部门的高官就行,没过几年虫族政府自己就先崩溃了。

这也是虫族社会各级部门最顶尖的雌虫大多都是单身的缘故。

成婚后的军雌甚至可以通过军部向主脑提出申请长期驻扎部队,虽然主脑对此的审核十分严格,但一旦成功通过批准,军雌就可以无视雄虫命令直接离开。

雌虫是一种很恋家的生物,除非真的出了什么重大重大重大影响的事情,否则几乎不会有雌虫会主动选择离开雄虫,但即便是这样也仍旧有很多雄虫不愿意找部队中的军雌,因为觉得对方无法满足自己的控制欲,即便是找了也多是让对方成为自己的雌侍,很少会有选择雌虫做雌君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虫星上近些年参军的雌性数量也越来越少,不过虫族的总体数量摆在那里,军队仍旧是许多好战雌虫趋之若鹜的地方。

而直到当时的穆柯在军队中发出光热来,那一年的军雌报名虫数记录至今还没有被打破。

连罗利都是对方的小小粉丝,他甚至报考的是其他专业,因为太过仰慕战场上的穆柯元帅才转到军事学院的。

......

想到以前的事情,罗利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他只能深深叹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

可能是和雄虫殿下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罗利明明不是个多话的性格,却也开始絮絮叨叨了起来,那副样子连一旁的探险队长都忍不住侧目。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