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章 【发色】(1 / 2)

亚那那张过于貌美的脸都有些扭曲变形。

任他如何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雄虫殿下怎么就突然改主意了。

虽说雄虫殿下几乎各个都是随心所欲任意妄为的吧,但也不至于会对只雌虫这么上心啊?

与此同时他又有些担心。

给雌虫准备房间是瓦尔下的命令,他这种时间宝贵的大军团长自然不可能亲自去做这种小事,故而亚那便主动将这件事接了下来。

他其实也不是真的有意要在这种地方下雌虫面子的。

说了好多遍了,这架迅捷型机甲是临时投入使用的,上面的各种设施本来就不完善,雄虫那间屋子的家具全是雄虫保护协会临时动用特权从帝星上搬运过来的,甚至直到雄虫殿下登上机甲前不久他们还在忙着给这位殿下安置休息室。

机甲上的确有好一些的房间,但有什么给雌虫的必要吗?

他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对过别的雌虫,也不是没有雌虫直接闹了上去找雄虫哭,可这么大一颗虫星有哪个雄虫在意过?雄虫殿下没因为雌虫扰了自己安宁就不错了,哪儿会管他们住在什么地方啊,更何况据他所知虫星上有不少雌侍雌奴住的地方连这都不如呢。

今天见到的这只雄虫几乎要让他将这一辈子的不可思议都用出来了。

亚雌暧昧的目光在他罕见的发色上流连了一圈,顾余温调整了下呼吸,冲他道了声谢,拉着雌虫就进了自己的屋子。

刚刚站在门边粗粗瞥了一眼,走了进来才发现这件屋子实际面积远比他想象的大,这是一间看上去十分豪华的套房,甚至连衣帽间都有准备。从很多细小的地方不难看出之前这里经过了多大的忙乱,细微处还有没来得及清扫搭理干净的痕迹。

但要说这间屋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要数那张kingsize的大床。

顾余温只是看着那张床,脑子里莫名其妙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每天早上都从五百平方米的床上醒来。比他以前出去玩时临时住的大通铺还要大上许多,探险小队全员都能在这上面蹦个迪了。

怎么说呢……他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门——这是怎么搬进来的呢?

他抬手虚虚按在雌虫的肩膀处,手上用了些力就让雌虫坐在了床上,雌虫的神经一直紧绷着,起码在这个只有他们两个在的时候顾余温希望他能够稍稍放松一些。

他们的身上都披着探险小队给的执行任务时临时替换的衣物,穿在雌虫的身上还好一些,毕竟他虽然瘦弱但身高摆在那里,到了顾余温身上却像是只偷穿了大人衣物的小虫崽,松松垮垮套在身上几乎可以当做裙子了。

据说他们原本的外套上都残留着些荒星上的辐射,已经被探险小队拿走密封起来等着送到帝星研究机构去化验分析了。

顾余温起身去衣帽间里看了看,取了两件看着还行的衣物走了回来,雌虫就这样呆呆坐在床上保持着被他按在这里的姿势一动不动,他将衣服抛给雌虫,又将他一把按在了床上替他拉上了被子。

“睡吧。”他放轻声音,轻轻顺了下雌虫的头发,甚至悄悄动用了丝精神力。于是雌虫安安静静地注视了他一会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顾余温坐在床边没有动弹。

他虽然和这只雌虫相处不久,但却知道这只雌虫对周围环境极度敏感,别看他呼吸已经一点一点平复下来,顾余温却毫不怀疑一旦这间屋子里发出什么大的声音只怕雌虫会在瞬间惊醒并做出警戒状态。

雌虫睡梦中的样子看起来极不安稳,整只虫都恨不得将自己蜷成一个团子,他带着伤疤的大半张脸都压在了枕头上面,只留着另一侧相对而言要稀疏不少的疤痕对着顾余温。

但那张侧脸却总给顾余温一种怪怪的感觉。

他还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奇怪,只是单纯的有这样的直觉。

仿佛雌虫脸上未受伤的部分还不如他毁容的那面来的舒服。

顾余温按了按眉心,床边不远处就是那扇巨大的落地窗,他只要稍稍偏过头去就能看到一窗之外的星际中的景象。

这个落地窗给虫的体验要吊打之前探险小队光屏一万倍,充当玻璃的合成晶体应该是什么星际中特有的材质,外界的一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们似乎已经脱离了刚刚那个曜星系的范围了,面前隐约可见的星体也由灰突突的土块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土块,但由于这架大型迅捷型运输机甲速度实在是快的缘故,那些土块几乎是在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一瞬间就化作流星从他面前划过消失了。

后来顾余温才知道换做其他的虫是连土块都看不见的,他现在能看到全是因为自己的高等级与精神力的原因。

说来也是,顾余温穿越过来也有一段日子了,借着面前落地窗的反光,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还是他自己的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